卷四 渤海鹰扬 第二十二章 墨门子弟

【书名: 鹰扬三国 卷四 渤海鹰扬 第二十二章 墨门子弟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口袋妖怪之林克[灰姑娘]王子走开最强大脑仙道可期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阳初升,马蹄轻快,南皮城外隐隐现出几名骑士的身影。

    “吁!”当先那名骑士轻勒缰绳,凝目向南皮方向望来,却只依稀看到不远处那仍然朦胧如巨兽趴伏的高大城墙。

    “大哥!”一名少年从他身后叫道:“前辈急命我等今日赶至鹰扬中郎将帐下听令,如今南皮在望,为何踟蹰不前?”

    “不对啊!”那被唤做大哥的青年游目四顾,有些迷惑道:“前辈不是说南皮城外正在大兴土木,还有大批流民云集而来吗?”

    “你们瞧瞧!”他扬鞭一指南皮城外:“放眼过去,数里之内一切如常!我们又如何去寻找鹰扬中郎将的大帐?”

    “那就进城吧!瞧时辰正好也应该开启城门了!”另一名少年抬头望了望缓缓升起的红日:“去太守府中一问便知!”

    “贤弟你这可说错了!”那青年微笑道:“据前辈所说,这位新任太守可是至今也没有踏入过太守府半步呢!听说他一直便居于城外的军营之中。”

    “嘿嘿!这位将军倒是军人本色!”两个少年一起笑了起来。

    一个少年跃跃欲试道:“能为传说中的鹰扬中郎将效力,真是让人有些急不可待了!”

    另一个少年也眯起眼睛,点了点头。

    “那么只有设法寻找到汉军士兵了!”青年沉吟道:“走!咱们去打听一下,瞧瞧附近有无汉军营地!”

    清晨的寂静突然被隆隆的蹄声惊碎,十余名黑甲骑兵旋风般驰来。

    “黑甲?”那青年和两名少年交换了一个惊愕的神色,这可不是正规汉军的装束啊!

    “敢问几位,可是墨门子弟?”那些骑兵转瞬即至,一名军官模样的骑兵远远的便扬手招呼。

    “真是鹰扬中郎将的兵马!”那青年心中一松,拱手道:“墨门墨喆、墨明、墨成,奉本门前辈墨让之命,特来听候南鹰扬差遣!”

    “我等恭候多时了!”那军官露出欣然之色,作出一个“请”的手势:“几位先生请随我来!”

    随着旭日东升,火红的光芒洒遍天地之间,十余骑一起迎着日光向东驰去。

    “这位将军!”墨喆恰好与那军官并骑而驰,忍不住道出了心中疑惑:“不是说南将军的大营便设在南皮城外吗?为何我等仍要向东而去?”

    “墨喆先生休要如此称呼,在下不过是一个都伯,可当不得将军之名!”那军官哈哈一笑:“先生关于将军的扎营之所,定是听墨让老先生所说吧?这就不奇怪了,因为当日老先生离去之时,将军的将帐确实便设在南皮城外不远之处!”

    “哦?不知南将军因何移师呢?”墨喆一惑刚解,又生一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当然是为了大事!”那军官似乎有些语焉不详,他微笑道:“否则将军怎会敦请墨让老先生忍痛割爱的调出几位先生?须知你们之前的任务也是迫在眉睫呢!”

    墨喆想到正在紧锣密鼓开动的造船大计,不由心中一凛。自己等人奉皇命秘密潜入渤海,任务便是制造一定规模的楼船。虽说圣谕中明令自己等人严格遵奉鹰扬中郎将谕令行事,但是一举将三位墨门传人全部外调,仍然透出一丝非同寻常之意。

    “哦?到底是什么大事呢?”那个叫墨明的少年从身后赶了上来,好奇道:“可否请都伯赐告?”

    那都伯笑了笑,却是没有回答。

    墨喆横了墨明一眼,这两个小子恁的不懂事理,鹰扬中郎将何等人物?他亲自布署之事自然事关机密,怎可如此贸然相询!

    他瞧着墨明、墨成那欲言又止的神色,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墨门真的是没落了,门下弟子也是一代不如一代,连基本的稳重心性都难以炼就,怎能达到“自苦为极”的心境?不过,能够在此意外巧遇墨门中传说中的前辈高人墨让,倒是一份莫大的惊喜……

    “将军急召我等前来,相信定有军机大事!那么敢问南将军将帐如今何在?”墨喆收拾心情,刻意避开了之前的话题,这也是在含蓄的点醒两个师弟

    “先生请稍安!”那都伯遥指前方道:“其实将军的将帐就设在南皮以东四十里外,以我们的马速很快便至!”

    墨喆微一点头,暂时按下了满腹的迷惑和好奇,却情不自禁的一夹马腹。

    马儿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急切心情,发出轻轻的嘶鸣,四蹄腾飞之间放开了全速。

    一望无际的辽阔大地在马蹄下飞速向后移去,随着天光大亮,平坦开阔的华北平原风光一览无遗。

    突然间,墨喆一把勒住马缰,呆呆望着远方的景象,眼中尽是震惊之色。

    远处的平原上,一座座木寨拔地而起,隐隐形成一个巨大的环状阵形,无数蠕蠕而动的人群有如蚁群一般直排至天边,至少也有十数万之众。

    “老天!这里究竟在做什么?”墨明、墨成一起大叫起来:“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几位!请随我来!”那都伯不无自豪道:“我家将军一直在盼望各位到来,正要仰仗几位先生之力!”

    “能够面见南鹰扬,正是我等心愿!”墨明、墨成相视一眼,喜形于色。

    这两个小子,为何竟会这么激动的!墨喆微微一怔,随即摇首一笑,当年自己十七八岁之时,似乎也如他们一样意气风发吧?仰慕英雄、渴望成为英雄,正是每个少年郎的心中梦想…..想着,墨喆突然发现自己的心思也有一丝躁动,纵有一身才学,总要有人赏识才不负此生啊!

    一双双结满老茧的手里,挥动着轻快的鞭影,声声脆响之中,一头头耕牛仰首嘶鸣,带出身后条条泥浪翻滚。沉寂已久的黑土地上,再次焕发出勃勃生机,春水清润,饮野土地,无不预示着来年的生机勃发、春意盎然。

    一群群的农夫或埋首耕作,或拄锄小憩,古铜色的额头上汗水淋漓,却遮不住那一丝温暖与愉悦。有人慢悠悠的踩着农事节拍,耕耘着深褐色的沃土,仿佛要将生命和希望的种子提前播洒,有人相互攀上宽厚壮实的肩头,似乎正在通过静听彼此厚重的呼吸,感受着那份重生的喜悦,再将过往那无尽的痛苦永远埋藏。

    一个老人颤巍巍的跪倒在泥土中,用手抓起一把,放在手心细细碾碎,额上深深的丘壑突的蠕动起来,一如身边那泥土翻涌现出的浅沟。一颗浑浊的泪水缓缓落下,带着对金秋最美好的期盼,提前滋润在这片希望的田野里。

    墨喆怔怔的望着,他无法尽知这些农夫和那位老人的心中所想,却充分感受到那份压抑日久却一朝破土而出的希望。鹰扬中郎将……这位传说中的名将,一向将失败与死亡带给敌人的强者,而今,究竟他又将怎样的希望,赐给了渤海的民众?竟能令这些祖辈辈重复着农事的农夫家族迸发出如此灸烈的活力!

    喧嚣之声远远传来,一大群人沿着埂道走了过来,当先一个少年将军仪容俊秀,面容恬淡,他正遥指着远方条条不断纵横延深的道路,口中发出一连串的指令,尽是一派指挥若定的风范。

    身边数十名各级官吏无不全神贯注的侧耳倾听,不时在手中笏板上细细记录,更有人不时举手发问,尽显严谨作风。

    “听说鹰扬中郎将年方弱冠,难道说…..”墨明眼中大亮:“眼前的这位将军便是?”

    “非也!”那都伯微笑道:“这位将军是鹰扬中郎将属下军司马,兼太守府道桥掾----马钧!”

    “什么!只是一位掾史?”几位墨门英杰一起低声惊呼:“南鹰扬属下果然是精英辈出!”

    那少年将军似乎听到正有人议论于他,扭过头来向着墨门三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遥遥行了一个军礼。

    墨门三人慌忙在马上回礼,正欲下马一叙,却听远远蹄声如雷,一队约百人的黑甲骑兵疾驰而来。

    但见人如虎、马如龙,一队百余人的骑兵却现出千军万军的磅礴气势,当先一位青年大将,不怒自威,英挺之气扑面而来。

    墨喆以征询的目光向身边都伯望去,却见他正低下头去,向着那青年大将恭敬施礼,不由脱口道:“难道这位将军才是南鹰扬?”

    “先生,您又猜错了!”那都伯一直目送那青年大将远去,才一笑道:“这位将军是平川都尉李进将军,我军一等一的神射手,正是本人的直属上官!”

    “又不是啊!”墨成有些失望,却又赞道:“不过这位李进将军真是英武不凡,定有万夫不挡之勇!”

    “当然!”那都伯又是傲然一笑:“李进将军当日在长安城外全歼西凉前锋叛军,只是一刀便将敌酋斩于马下!”

    “厉害!”墨门三人不由倒吸一口气。

    嘹亮之声再次从前方传来,但见前方人头攒动,正围着一座高台静听一位英俊的年轻官员大声疾呼。

    “……各位父老乡亲,此次推行的屯田之法正是功在千秋,利在当代,每丁可获二十亩田地,第一年以什三之数缴纳田亩之税,第二年便缴什一,第三年更降到三什税一……屯田五年者,二十亩田地尽归私有…...每户若有入选军伍者,税赋还可酌情再减…….从军者若是为国捐躯,除却怃恤之资,其父母妻儿还由太守府每年拨粮十石供养…….”

    那年轻官员满脸尽是诚挚,奈何其慷慨激昂之语不时被台下不断爆发出的阵阵欢呼所断,他不仅不以为意,反而露出无比欣慰之色。

    “这位是?”墨门三人有了前车之鉴,不敢再妄加猜测。

    “这位可是我家将军的最早部下了!”那都伯微笑道:“屯田都尉枣祗!休看这位大人斯斯文文,一手剑法却是可在我军称冠!”

    “……文武兼资啊!”墨门三人又是一阵惊叹。

    “其实,说来三位先生也许不信!”那都伯似乎有意要语不惊人死不休:“刚刚见到的几位将军、大人虽然各负要职,在我家将军部下却并不算得翘楚……”

    他说着露出由衷的敬慕之色:“将军帐下,有的是武勇盖世、智计无双之才,甚至还有女中豪杰,个个都是笑傲风云的人物,日后几位一见便知!”

    墨喆突然一阵沮丧,枉自己之前还自负才华,真是有些井中观天了。还有那位领袖群伦的鹰扬中郎将,传说中,他少年**,医术称绝,更兼武艺高强,勇冠三军,如此一位大汉天骄真能瞧得上自己这么一个籍籍无名的墨门弟子吗?

    他定了定神,才道:“方才有幸见了几位将军,却不知南将军现在何处呢?”

    “哈哈!将军他?每每行事总是出人意表啊!”那都伯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他一指前方:“诸位请看,我家将军便在那里!”

    三人随着他指处望去,不由一起望呆了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