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渤海鹰扬 第七十六章 碧血忠誓

【书名: 鹰扬三国 卷四 渤海鹰扬 第七十六章 碧血忠誓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最强大脑仙道可期口袋妖怪之林克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灰姑娘]王子走开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在遥远的海天交接之际,白茫茫一片,天空与海水仿佛合为一体,令人发自内心的赞叹这份雄奇瑰丽,更会涌出自觉卑微的情绪,深深敬畏上天造物的莫测手段。

    灵帝伸手凭栏,怔怔的凝视着远方,久久无语,突然间,他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挥了挥手。

    一瞬间,除了南鹰外,所有随侍身侧的卫士和臣子全部远远的退了开去。

    “传说中,东海之外有仙山,更有凡人未见的海外净土!”灵帝仿佛是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在询问南鹰:“所以秦朝始皇帝东望大海,并派徐福出海寻找!也不知传说是真是假?”

    “别的臣弟不知!”南鹰心中不屑,洒然道:“然而却是千真万确的知晓一事:东海之外,除了有一座化外夷人居住的倭国岛屿,绝无什么仙山净土!”

    “倭国?恩,朕当然知道!”灵帝不置可否道:“因为当年倭奴国奉贡朝贺,光武帝还曾赐予其‘汉倭奴国王’金印一方!”

    “那些倭人都是一群狼子野心的祸患!”南鹰有感而发道:“日后将会是我们的大敌,若陛下恩准,臣弟倒是很愿意奉旨征讨,彻底将其并入我大汉版图!”

    “汉扬,你相信在这世间有所谓的天命吗?”灵帝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南鹰的话,他侧过脸庞,答非所问的轻轻道。

    “天命?”南鹰细细咀嚼着这两字背后的深意,一时有些不明所以,含混道:“天命天命,即为上天意志,而天子则为承继天命之人。若陛下信其有,那便是有了!”

    “休想要蒙混过关!”灵帝摇了摇头:“你明知道,朕问此言,不是要听你的奉承之言,况且如此奉承,也太不高明……”

    “是否一个人的命运或是一个朝代的气数,从存在起便已经注定其结局?”他转过脸来,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南鹰:“朕,想听你的实话!”

    南鹰一阵迷惘,自从来到时代,他虽然成功改变了一些事件的过程,改写了一些人的命运,然而,更多的人和事,却是根本无法撼动其走向……这一切究竟如何解释?

    “如果说,一个人生来便注定拥有什么命运,那么臣弟万万也不能苟同!”他坦然道:“然而事实证明,有些事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改变其结局,这一点却是千真万确!所以说,对于天命之说,臣弟真的无法回答陛下的提问!”

    “不错,你是不信人生的命运,对于你那句‘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连朕都为之激赏!”灵帝微微一笑,重新转过脸向着大海:“可是,你相信谶言吗?”

    “谶言?”南鹰心中如同被重重捶了一下,他立时间想起了张角和襄楷均向他说过的那句神秘谶言…….

    “臣弟不信。”他强笑道:“这些方士们用来蛊惑人心的图谶预言,焉能登得大雅之堂?况直至今日,也并没有实例证明它的准确!”

    “哦?这话别人或可说得,只是你为何也这么说?”灵帝似笑非笑道:“当日帝都战韩遂,你南鹰扬一番天谴预言,那可是令多少钻研图谶终生的高人奇士都为之汗颜呢!”

    “啊!这个嘛…….”南鹰差点要伸手抓头,这可不是自打耳光吗?

    “代汉者,当涂高!”灵帝突然收敛笑容,仿佛漫不经心道:“你听说过吗?”

    “什么?”虽然南鹰已经预感到灵帝可能会说及至此,仍然浑身轻颤道:“这不过是民间流传的荒谬之说,陛下不会真的信以为真吧?”

    “什么叫民间流传的荒谬之说?连光武帝都对此深信不疑,你竟敢如此毫无敬畏之心!”灵帝淡淡道:“这么说来,你是听说过的!”

    “是的,陛下!”南鹰有些尴尬道:“不仅如此,臣弟还听人说过,这六字谶言源远流长,似乎还涉及到一桩绝大的秘密!”

    “可是陛下!”他终于忍不住道出了长久以来心中的疑惑:“这六字谶言流传甚久,无数浸淫此道的异人都始终无法勘破半分,若说有什么秘密只怕也是空穴来风。陛下又何必为此困扰?”

    “你错了!”灵帝诡异一笑,他遥望天际,悠悠道:“其一,这秘密并非是空穴来风,其二,所谓谶言,并非是六字,而是十二字才对!”

    “什么?”南鹰心中有如一道电光划过,他瞬间想起了当日张角之言:听说这一句谶言后另有一句对映之言,只有两句谶言合一,方能……

    他不能置信的退后半步,脱口道:“还有六字?”

    “不错!”灵帝睿智深长的目光令南鹰心跳加快,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静听下文:“那便是……续帝祚,海中青!”

    “续帝祚,这个好懂!”南鹰大喘了几口,才勉强压下心中震憾:“可是,海中青又是何意?”

    “这个答案,也正是朕一直从汉扬身上试图得到的!”灵帝蓦的双目神光大盛:“因为,朕一直坚信,你能够为朕解开海中青的秘密!”

    “不!不可能!”南鹰骇然道:“我不懂!”

    “知道我为何逼你出帝都?又为何令你督造战船?”灵帝苦涩一笑:“早有谶言曾经预示,大汉,只有四百年天命!朕的路,快要到头了!朕不得不为江山,为你侄儿,留一条后路!”

    “是因为这句海中青的谶言吗?”南鹰紧抿着嘴唇,艰难道:“可是臣弟,真的不知其意!”

    “你无须知道,你只须知道,你必然与这句谶言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灵帝叹息道:“海中青,海者,既指大海,亦有广大之意;中者,不偏不倚也,而青!”

    他缓缓抬手,指着远方碧海青天:“为东方色也!”

    “那与臣弟有什么关系?”南鹰怔怔道。

    “若仅凭字面理解!”灵帝沉吟道:“应该是由一位忠直重臣,护送帝王子孙出海,往东方寻找延续大汉帝祚的疆土!”

    “所以陛下命我执掌渤海,所以陛下命我督造楼船,还携着辨皇子亲临渤海检视?那完全是陛下猜测的吧?”南鹰不以为然道:“那么代汉者,当涂高又怎么解释?”

    “那仍是一个未解之谜!”灵帝怅然道:“自光武帝中兴,这句谶言便一直秘传于历代帝王。虽然代汉者,当涂高六字偶然外传,然而续帝祚,海中青却始终没有外人知晓!”

    “可笑世人无知!”他突然哑然失笑:“竟然当真有扬州当涂的高姓之人,跳出来自命天子,却落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拿出你的天子御令!”灵帝见南鹰仍是一脸不服,轻轻一叹。

    “天子御令?”南鹰一震,探手入怀摸出了那方玉牌。

    “世人只道,这三面天子令牌是大秦王安敦进献的万年寒冰所制,其实这不过是前代天子的瞒天过海之计!”灵帝接过玉牌轻轻磨裟,诡异一笑,在南鹰瞠目结舌中再次取出两块一模一样的令牌:“因为传说中的秘密,便隐藏在这三面令牌之中!这也是唯我大汉天子才能掌握的最高机密!”

    “海!中!青!”他将三面令牌一起反转,露出隐约可见的三个篆体。

    “究竟是什么秘密?”南鹰突然间想起了那日被困于嘉德殿内,便是靠着那面刻有“海”字的令牌才得以打开地底通道逃出生天,他蓦的口干舌躁,掌心出汗。

    “现在你明白了?嘉德殿落成百余年,殿中的密道机关又怎么可能靠着延熹九年才流入中土的寒冰令牌打开?”灵帝傲然一笑,突又颓然道:“可惜,这个秘密便连光武帝也没有勘破,只知其中隐藏着足以扭转大汉乾坤的绝大秘密!”

    他突然珍而重之将三面令牌一起放入南鹰手中:“今日,朕便将这令牌全部交于汉扬掌管!”

    “这怎么行?”南鹰惊得险些跳了起来:“陛下方才说,这是唯有天子才能掌握的机密!”

    “朕一直以为,谶言之中的续帝祚,海中青,是由你执掌东方一隅,一旦日后天下失守,便可由你护着你侄儿出海,去东方寻一片洞天福地,重振旗鼓!”灵帝落漠道:“可是朕猛然间发现,朕错了!从你选择出仕渤海,到朕方才听得那鹰名为海东青,只是一字之差……”

    “朕虽然决心立协儿为帝,未尝没有保全辨儿全身而退之意!”他望了望另一侧船舷上的刘辨,黯然道:“希望,你能够善待你侄儿,或许他不是一位明君,却是一个至善之人……”

    “你竟然敢这么看待我?”南鹰突然间狂叫起来:“你怎么敢这么看我?这样的事,我宁死不会为之!”

    二人一直喁喁细语,外人谁也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然而此时南鹰突然大叫,却是传得清清楚楚。远处的臣子、侍卫、将士,听得南鹰如此疾言厉色的顶撞天子,无不惊得面无人色。

    “其实汉扬应该记得,当日朕便曾说过这话,并非是一时兴起,更无丝毫试探之意!”灵帝仿佛有些动情的一把握住南鹰臂膀:“你解除天下大疫,活人百万,稳住了大汉雪上加霜的局势;你巧破马元义毒计,又击破百万黄巾,力扛大汉摇摇欲倒的华厦;还有你收降百万河北乱民、屡次大败天干地支,更凭一己之力保住了凉州叛军围攻下的帝都……还需要朕再说下去吗?可以说,没有你南汉扬,我刘宏和大汉说不定早已玉石俱焚……你定是谶言中那位延续我大汉帝祚的人,朕恨不得能够让你立即身登大宝……”

    “够了!”南鹰听得灵帝细数自己功勋,心中不由掀起惊涛骇浪,原来,他真的什么都记得……南鹰双目微湿的低喝道:“若你仍当我是兄弟,今后再不许说出这样的话来!”

    “朕知道,朕知道!朕什么都知道!”灵帝喃喃道,他轻轻拍着南鹰肩头:“无数的人,觊觎着这片大好江山,唯有你南汉扬,只要朕还活着一天,便是有人拿刀逼你做皇帝,你也是宁死不为的!”

    “你救了朕多少次?怕是你连自己也记不得了!”他将嘴唇凑至南鹰耳边:“即使是朕死了,也欠你的!”

    “陛下,您怎么可以这么说!”南鹰浑身剧震。

    “朕,最后求你一事!”灵帝低下头来:“一定要救回辨儿……至少可以令他逍遥海外,无忧无虑的了此残生!”

    “不!”南鹰一股热血直涌上头,他突然间做出了一个令外人心惊胆战的犯禁举动:他抽出了腰间的短刀。

    雪亮的刀光一闪即逝,掌间的鲜血汩汩涌出,一滴滴洒落甲板。

    南鹰瞧着面色发白的灵帝,一字一句道:“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皇帝!但我今日以血立誓,若你不测,我必会扶我侄儿为帝……天佑大汉!”

    “好兄弟!”灵帝双目中热泪终于涌出,他一把拥住南鹰,再次在他耳边低低道:“但是我要你答应我,若我和你侄儿均为应劫之人,我要你恢复刘姓,再行中兴大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