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渤海鹰扬 第九十九章 夜探魔窟

【书名: 鹰扬三国 卷四 渤海鹰扬 第九十九章 夜探魔窟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仙道可期最强大脑敛财人生[综]口袋妖怪之林克神级医生[灰姑娘]王子走开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随着大将军府的盛大晚宴渐入尾声,府前再次喧嚣起来。仆役、扈从们驱赶着车马做好了打道回府的准备。一队队巡城士卒也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

    汉代有着严格的宵禁制度,虽说宵禁对于今夜赴宴的达官显贵们不过是一纸空文,然而值此多事之秋,即使权倾朝野如何进者,仍然不得不做足官面文章。这些巡城士卒是依据大将军府的事先报备而来,他们的任务便是在府前接人,而后名为沿途监管、实为护送归家。

    宾客们三三两两的行出府外,有些人显是仍然沉浸在适才的龙争虎斗之中,谈兴大发,呼朋引伴着相携而去。

    再过片刻,偌大一个帝都终于彻底沉寂下来。

    距离皇城不远的一处高阁的飞檐上,面罩黑巾、一身黑衣的南鹰一手勾住檐角,居高临下的向着对面的广大庭院俯瞰而去。

    那里便是前左中郎将袁成的府邸,如今的主人却是袁成的过继之子袁绍。袁氏一门四世三公,尊荣显贵,说是当今天下第一大族亦不为过。尤其是当代的袁家三兄弟袁成、袁逢、袁隗三人更是了得,袁逢官拜司空、袁隗官至司徒,袁成虽然逝世最早,却也做到了左中郎将的位置,可说是四世之中的黄金时代。而袁成身为袁门之长,当年执掌袁氏财富,更是家大业大,富可敌国。如今这一身的财产尽都遗给了袁绍,经过多年扩建修缮,袁府更加美轮美奂,厅堂台阁远近相连,园林美景随处可见。在黑夜之中望去,黑沉沉的大院深宅仿佛无有尽头,透出深不可测的森然气象。

    “将军!”高风亦是一身黑衣,从南鹰身侧灵猴般攀援而来。低声道:“袁绍回府已有一个时辰了……末将刚刚转着袁府看了一遍,内中守卫森严,而我们一无地图、二无内应,若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只怕是难比登天!”

    他见南鹰面无表情的“恩”了一声,仍是凝视着袁府,忍不住又道:“将军,我们目前与袁绍并无直接的利益冲突,虽然他今夜屡屡纵容属下试探我们,或许这不过是对临时盟友实力的一种评估……我们如今的精力。不是更应该集中到太后和蹇硕身上吗?若说他们现在便在策划针对我们的阴谋,末将也定会深信不疑!”

    “你懂什么?”南鹰从怀中摸出单筒望远镜,随手打开了上面的夜视功能。这支小巧的远视镜不仅可做为狙击枪的瞄准装置,更有日光充能的保障,端的是偷窥刺探的神器。

    他将镜端凑在眼前,向着袁府望去,口中轻轻道:“太后和蹇硕…….没有天子的支持,没有董卓的外力,他们算个屁?今日广场之争。已经充分暴露了他们的纸老虎面目,相信何进和袁绍也看出来了!”

    “将军的意思是?在发现太后一党的实力并不如想象中强大之后!”高风吃惊道:“何进和袁绍对于请动我们入京……后悔了?”

    “还谈不上后悔,因为错非本将,他们谁还有这个能耐?”南鹰傲然道:“比如说。他们纵然能够收买帝都的将领,也收卖不了万千将士的人心!”

    “这话没错!”高风感慨道:“就连末将看到那个场面,也不禁为之震憾。谁能够想象到,将军已经离开帝都近两年之久。仍有如此的威望!”

    “所以说,他们更加忌惮我了!”南鹰恶狠狠道:“不是本将小人之心…….如果今夜不是甘宁、典韦表现出极端强横的可怕实力,还有十余名鹰将镇场。你信不信他们会对老子动手?”

    “这不可能吧?”高风浑身一震,险些失足滑下檐角:“他们怎么敢这么做?难道不怕我们近在咫尺的数千兵马将何府杀得鸡犬不留?”

    “或者他们并不会杀了本将!而是生擒之后再逼你们就范又如何?”南鹰森然道:“一旦这种情况出现……你们会怎么办?”

    “那么……真要全军覆没了!”黯淡的星光下,高风额上冷汗涔涔而下,他颤声道:“可是,他们真能高明至此吗?”

    “哼!永远也不要低估任何一个可能成为敌人的对手!”南鹰伸手一弹高风的脑门:“这么一句老生常谈,和你们说了上百次……本将若非如此,早已不在人世了!”

    “那么将军为何不亲自去何府盯着,反而找上了袁绍?”高风全然没有感觉到额上的疼痛,细细品味着南鹰的言下之意:“毕竟他身为天干地支公子的绝大秘密,仍然被我们所掌握……他对我们应该有所顾及才对!”

    “你又错了!”南鹰冷笑道:“何进虽然老谋深算,却不够手狠手毒,且深知我扶立史侯的诚意,他对我们才是有所顾及……而袁绍,正如你所说,他有这么大的把柄落在我们的手里,怎会不想将我们除之而后快?”

    “今夜,那个梁彦和仇闻先后跳出来找碴,若非其主事先布置,他们有这个胆量和气魄吗?”南鹰不屑道:“可笑袁绍今夜藏头露尾的逼着我渤海军众将一一出手,其试探之心昭然若揭,真是欲盖弥彰!然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本将就是要借着何府夜宴展示实力,以起震憾帝都之效……而他袁本初,反倒因此暴露了自己的实力!”

    “不过,那梁彦身手高绝,比之甘宁亦强出一线,若那仇闻亦如袁绍所言与梁彦不相伯仲,那就太可怕了……”他沉思道:“这么两个绝世高手,绝不可能毫无理由的突然现世,他们或许隐藏了本名……”

    突然间,南鹰浑身剧震,如梦醒觉般的低喝道:“难道竟会是那两个人?”

    “哪两个人?”高风亦是一惊,多少年了,他几乎很少看到南鹰有如此失态的举止。

    “你听说过……咦?那是什么?”南鹰突然凑近了镜端,再次向袁府瞧去。

    高风目力惊人,亦循着单筒镜的方向运足目力望去。

    袁府内的大片黑暗之中,突然出现了一点灯火,正向着西南方向蜿蜒而去,显然是有人正在打着灯笼穿行于厅台堂榭之间。

    “或许。只是仆人们夜行办差?”高风喃喃道。

    “应该不会!护卫们隐身暗处,不会举火;而仆役们在这个时间内还会有什么差事可办?此人可疑!”南鹰缓缓调整着单筒镜,却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西南方,可有门户?”他猛然间扭头向高风问道。

    “有!是一处角门!”高风踩点时虽然不得其门而入,却已将外部环境熟记于胸。

    “快!”南鹰匆匆收起单筒镜,向下方悄然无声的滑下:“我们立即赶去角门,等在他的前面!”

    袁府西南侧,角门无声开启,一个身穿罩头斗蓬的黑影闪身而出,径奔长街对面而去。对面的高墙下。亦有一扇小小的侧门。

    那黑斗蓬刚刚行至侧门前,那门立即自动打开,随着那人进入又立即紧紧合上。整个出入过程不过眨了两下眼皮的功夫,端的是快若电闪。

    瞧得南鹰和高风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老天!”南鹰目瞪口呆道:“他们为了行动方便,又恐在自家院中仆役们人多眼杂,竟能想到如此狡兔三窟之计!”

    “厉害啊!”高风亦是瞧得矫舌难下:“这区区几步路程,任何过往行人或是巡夜士卒都绝对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行踪……”

    他瞧了瞧南鹰,有些庆幸道:“若非我们居高临下,又有远视装备在手。怕也无法查出端倪!”

    “哼!也只有袁家的财雄势大,才能在皇城之侧,瞒天过海的买下对街豪宅!”南鹰瞧着对面的高墙,一笑道:“这里必定是他们的秘会之所。应该不会有太多守卫!”

    “没办法,只有赌一下了!”高风快步行到距离侧门较远的墙下,沉腰立马,双手相交。做好送人准备。

    南鹰在他双掌之间伸足一踩,借着上抬之力纵身而起,一掌搭住墙头。再一借力,整个人已经骑坐在近两人高的墙头。

    他迅速俯身伸手,一把拉住跃起伸手的高风,将他亦提上墙头。两人均负不凡身手,又兼平日里勤加练习,这几下兔起鹘落之间,竟是轻若狸猫,悄无声息。

    高风略有些紧张的伏下身体,四下观察着墙下的动静,南鹰拍拍他的肩膀,打出安全的手语,然后一指远处。

    两人站高望远,恰见远处一所房舍边,那点灯火刚刚转入其后隐没不见。

    两人相视点头,各自纵身而下,落地瞬间同时一个前翻,卸去下坠力道。

    南鹰一指远方房舍,以手语向高风指示:周边警戒,我去详查。

    高风微一犹豫,想到自己所学均是出自南鹰,终于勉强点头。他从背后取下弩机,猫着腰迅速隐身于黑暗之中。

    南鹰仔细的清理过两人落地的痕迹,再检查了一遍全身装备,这才展动身形向前潜去,当他踏出没有几步,整个身体已经仿佛彻底与夜色融为一体,再也难寻踪影……这才是南鹰在这个时代恃之无敌的真正绝技!

    他没有费多少功夫,绕过两明一暗三处警卫后,便潜至房舍外的廊下,恰巧听得里面传来细微人声。他不由微微一笑,看来对方果然只是偶尔将此宅当成秘会之所,不仅外围设防过于疏松,连秘议场所也并没有建成深入地下的秘室或是隔音之所。

    想及此处,南鹰不由迅速从怀中取出形如漏斗的空心木筒,贴在外墙之上。既然此地不过是他们的临时会所,那么他们之间的秘会时间也必然有限,必须抓紧时间了……

    木筒内的声音一丝不漏的传入耳中,南鹰精神大振,因为此时说话之人正是袁绍。

    “……南鹰的实力果然不凡,他部下那群所谓鹰将更是高手如云,究竟如同典韦、甘宁一般的高手还有几人?”袁绍低沉的声音中明显有一丝焦躁:“今夜,你与那典韦对面交手,他的本事比你到底如何?颜良,你不妨实话实说!”

    颜良?南鹰听得险些脱口叫了出来。果然,所谓“梁彦”者,便是河北四大名将之一的颜良!那么,那个意欲寻李进比箭的“仇闻”,便是文丑了!自己真是迟钝,天地之间虽然奇人辈出,然而袁绍部下中的绝世高手,除了此二人之外,还能有谁?自己当日可以从高览之名毫不费力的联想到袁绍,为何今夜竟会如此愚鲁?

    他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凝神静听。(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