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炎汉烈焰 第六十一章 偷袭逆袭

【书名: 鹰扬三国 卷五 炎汉烈焰 第六十一章 偷袭逆袭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敛财人生[综]仙道可期最强大脑神级医生口袋妖怪之林克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     惊涛拍岸般的狂暴蹄声震得大地都在隆隆颤动,一排排董军骑兵在联军士卒惊恐的目光中,从尘沙之中现身杀至。

    第一排的骑兵们怒吼连连,连人带马一头撞上联军后营那脆弱的木质寨栅。人仰马翻的自杀式冲击之下,却将那原本便单薄低矮的护栏冲得七零八落,令一股股董军骑兵顺着冲破的缝隙,源源不断的直冲了进来。随着一些董军猛士相继以重型长兵劈砍之下,联军后营那整道形同虚设的寨栅终告全面失守。

    包括袁绍在内的所有联军将领们,都犯上了一个严重的经验主义错误……他们号称东方联军,自然对身后东方那片广袤的大地全然没有半分警惕之心,尤其是在吕布全军退守虎牢关后,数十万联军更将由西向东的地理咽喉封得水泄不通,完全不虞受到前后夹攻的可能。在袁绍等人心中,面前是战场,身后则是大后方,扼住了虎牢,则便挡住了一切敌军。正是这份轻敌之意,令他们在修筑营寨之时只顾加强正面防御,大营背后的防范则完全是虚应光景的敷衍了事,最终在敌军的突然袭击下经受了惨重的教训。

    一万名凉州骑兵在华雄、胡轸的统领下,一万名并州骑兵由张辽、宋宪、魏续等将统领,兵分两路,人衔枚、马摘铃的绕至了联军身后,然而他们并没有急于立即发动攻势,而是先行派出了精于刺杀的高手小队,将十里之内的联军斥侯小队杀得一个不剩…….当然,这也仅是他们发现的联军斥侯而已,至少渤海军派出的天眼和风语两部斥侯。董军连根毛都没有发现。

    在扫清了障碍后,华雄和张辽的两支骑兵仍然小心翼翼的潜行了数里,在几乎都能隐约瞧见联军大营时,他们才吹响了冲锋的号角,有如饿狼般分向联军、渤海两军大营疯狂攻杀而来。

    正如董军众将事先所预料的一样。由于吕布的强势邀战,诸侯们的目光一起集中到了虎牢关前,其主力部队也大多调至战场前沿,后营防御简直是不堪一击,短短光景,整个后营防线便被完全撕裂。董军骑兵踏着遍地尸骸,如入无人之境的直接杀入营内,开始四处纵火焚烧。

    一群群联军将士涌上前来,想要结阵阻挡,却在董军骑兵的万马奔腾之下。被毫不留情的冲散、踏倒。

    被瞬间打垮的联军将士终于向后奔逃而去,崩溃的乱流反而冲散了身后一个个渐渐结成阵势的本军方阵,董军骑兵们狞笑着,有如虎驱牛羊般从后不紧不慢的追逐着,雪亮的长刀倏起倏落,斩得联军伏尸处处,人头乱滚。

    华雄哈哈狂笑着,纵马穿行于联军大营之内。他手中矛出如电,将一个又一个惊惶失措的联军士卒刺倒在地,连胯下雪白的战马上。都溅满了点点红梅。

    他心中充满了志得意满之情,更为先前硬着头皮接下了攻击拥兵二十余万的联军大营而暗自庆幸…….虽说联军兵力庞大,看似是一块难啃的骨头,然而深悉南鹰厉害的华雄却总隐隐感觉到,若选择攻击兵力不过四万的渤海、长沙两军大营却更为危险,于是乎。他在董军众将的众目睽睽之下,几乎是以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豪情。生生抢下了攻击联军大营的差事儿。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无比正确。

    华雄一矛将迎面一员联军将领挑于马下。拨转马头向着西北方向眺望而去,虽然看不到张辽进攻渤海军大营的情形,心中却是更加惊疑不定。

    远远的,渤海军大营中,一处高台之上,令旗翻飞,显然是正在有条不紊的调兵谴将,完全没有半分猝不及防的慌乱…….华雄心中一凉,渤海军果然非同小可,看来张辽的突袭怕是要无功而返了。

    他猛一咬牙,大喝道:“儿郎们,再向前杀他娘的……只要烧了敌军粮库,立即撤退!”

    “何人胆敢袭我大营?”怒吼声中,一名联军大将领着数百将士横身拦在华雄马前。

    “哼!”华雄冷冷盯着那将道:“报上名来,本将华雄,从来不杀无名下将!”

    “大胆凉州鄙夫,竟敢如此狂妄!”那将横马挺槊,直取华雄而来:“本将便是东郡太守桥瑁!受死吧!”

    “哦?竟是一条大鱼?”华雄目光大亮,他端坐于马背上的身形倏的平空拔起,足尖在马鞍之上轻点一记,整个魁梧的身躯有如鹰击长空般向着纵马而来的桥瑁凌空扑去。

    桥瑁骇然抬首之间,却听华雄暴喝一声,有如晴空响了一记霹雳,双手将一柄铁矛几乎抡成了一条弧线,夹着风雷之声向桥瑁当头砸下。

    桥瑁避无可避之下,唯有横槊硬挡。

    “当”震动耳膜的巨响之下,桥瑁双臂尽断,口中鲜血狂喷的倒撞下马。

    华雄借着一击之力,庞大的身形再次一个凌空翻转,轻轻巧巧的落在了桥瑁的座骑之上。

    他俯身盯着满面惊恐之色的桥瑁,冷笑道:“凭你?也配拦在本将马前?”

    “嗖”的一声,长矛疾刺而出,贯穿桥瑁咽喉,大片恐怖的血花直溅开来。

    华雄收矛跃马,怒吼道:“谁敢阻我?杀!”

    “喝!喝!喝!”董军骑兵们纷纷欢呼着疯狂杀上。

    而联军士气更是一落千丈,有人嘶声道:“不好了!桥将军死了,逃啊!”

    恐慌的气氛有如瘟疫般扩散开来,一时之间,联军将士尽数放弃了抵抗,潮水般向后退去。

    相比于华雄的势如破竹,张辽所统领的一万并州精骑却正面临着进退两难的危急边缘。

    一片片悍不畏死的并州骑兵吼声如雷的向着高地上的渤海军大营杀上,然而欢迎他们的,却是死神肆虐。

    数千名渤海、长沙军将士站成数排,轮番将手中强弓硬弩尽情施放。蝗虫般的箭雨居高临下的飞射而至,将仰攻而来的并州骑兵射得人仰马翻。密集的箭雨甚至将地面钉得有如荆棘丛生,连战马那狂暴的马蹄都为之泥土深陷的失足翻倒。

    魏续身被数箭,座骑亦被射毙,全赖部属们舍命护卫。这才侥幸从阵前逃了回来。他浑身是血,跌跌撞撞的冲至张辽马前,大叫道:“文远,不能再强攻了…….敌军明显早有防备,兄弟们会全军覆没的!”

    “胡说什么?”张辽冷冷道:“你听听远方联军大营的喊杀之声…….华雄的一万骑兵已经成功大破数十万联军,若我们不能攻破仅有区区四万余众的渤海大营。今后你我兄弟有何面目再在吕将军帐下听命?”

    “可是文远!”魏续回想着适才扑面而来的死亡箭雨,心头尽是一片冰寒,他寸步不让的据理力争道:“渤海军虽然人少,其部属战力足可以一挡十的胜过联军那些乌合之众,你怎可纯以人数一概而论?”

    他昂然道:“非是末将贪生怕死…….你道那华雄为何抢先跳出来接下攻打联军的任务?他也不是傻子。哪头是硬茬,哪头是软蛋,他心里明白着呢!”

    “你说的,我何尝不知?”张辽瞧着又一波约四百名骑兵狂冲而上,却均无一例外的倒毙于斜坡之上,全体阵亡。他的眉头突突的跳动着,缓缓张开的口唇间尽是苦涩:“然而两部同时突袭,一部战果辉煌。一部却是惨败而回……我们并州军,丢不起这个人!”

    马蹄声急,宋宪策马驰马。人未至声先到:“文远,必须改变战法了!哪有这么拿着人命向上填的打法?”

    “然则你说,应该如何改变战法?”张辽低喝道:“敌军居高临下,据寨而守,我们才是主动攻击的一方……不攻便是败啊!”

    众皆无语,突然魏续仰面而视。骇然道:“那是什么?”

    七八个小黑点从渤海军大营中高高飞起,直向着并州军战阵抛射而至。

    张辽骤然色变。大吼道:“散开……是投石机!”

    话音方落之间,那七八个圆形物体已然落在并州军阵中。并非是想象中翻滚碾压而来的恐怖石球,那些物体一经落地,立即爆裂开来,迅速释放出大团大团的红雾。

    “这是什么?”张辽、宋宪等人一脸呆滞的瞧着那红雾将大群部属们笼罩其间。

    突然间,将士们的惨呼和战马的惊嘶之声响成一片,无数并州军战士手捂眼鼻的从马上跌落,大批战马更是发了疯一般狂跳乱窜,不仅颠落了背上的骑兵,更将不少摔倒在地的将士踩得惨叫连连。

    “有毒!”一名涕泪交流的并州军战士从红雾中冲出,惨叫道:“啊!我的眼睛!”

    张辽和并州诸将一起失色。

    遥望着不远处那座巍然屹立的大营,张辽终于下达了痛苦万分的军令:“撤!”

    这是无可奈何却又明智无比的决定,并州军连续攻势受挫,面对兵力占优的渤海、长沙四万余众,早已失去了闪电攻击的最佳时机,若再不趁着红雾未散,渤海一方亦无能追击的机会立即远遁,只怕……真是要全军尽没了。

    望着潮水般退却的并州骑兵,渤海军大营中,一个响亮的声音大笑道:“什么并州铁骑?我呸!本将主菜未上,怎么就跑了呢?”

    瞧着一脸洋洋得意的孙策,张梦依忍不住啐了一口:“是你的本事吗?制作这些毒雾弹明明都是姐姐我的功劳!”

    “都一样!都一样!”孙策腆着脸道:“渤海、长沙,亲如一家嘛!”

    张梦依正想挖苦他一番,只听身后狂蹄如潮,立即下令道:“全体弓弩手,散开通道…….放我军骑兵出营追击!”

    狂龙一般的骑兵大队从营内冲来,当先一将正是甘宁,身后管亥、侯成、强仝、姜奂、裴元绍等人盔甲鲜明、银披飘动的紧随其后,竟是一举出动了十余名鹰将。

    只听甘宁手持令牌的一路高叫道:“奉高顺将军将令,领兵出营追击…….还不开门放行?”

    “甘家哥哥,你这可也太不厚道了!”孙策冲至甘宁马前,一脸不忿道:“我和梦依姐好不容易打退了敌军强攻,怎么你们便要来抢功吗?便是在叔父面前,我也敢这么说,战胜并州军可得记我们两个的头功!”

    “什么并州军?谁和你抢功了?”甘宁愕然道:“适才高顺将军传达南将军将令,令为兄出营截杀袭击联军大营的华雄所部!”

    “什么?”张梦依亦是一脸错愕道:“并州军新退,且阵势已乱,士气尽失,正是一举衔尾全歼的好时机……南鹰是不是傻了?不去痛打落荒而逃的落水狗,反而去啃华雄这块士气正盛的硬骨头?”

    “梦依小姐,将军之命,即为铁律,本将自当遵奉!”甘宁一脸肃容道:“小姐请恕失礼……请您保持对将军的尊重,不要忘记,现在你也是渤海鹰将的一员!”

    “是!知道啦!”张梦依吐了吐舌头,退至一边。

    望着迅速开启的营门,甘宁长刀一指,大喝道:“兄弟们,轮到我们出战了!”

    “杀!”近万名渤海骑兵有如一股黑色洪流,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出营外。(未完待续)

    ps:感谢龙羽和冬不拉同学投出的月票!白雪本来认为,能有个两票已经不错了,多谢你们的厚爱了!另外致歉,昨天晚上家里网络坏了,直到今晨起个大早,才发现网络恢复。立即奉上新的章节,希望兄弟们能够满意。今天,是一位家中长辈的70大寿,过一会儿就要去为其庆祝,可能会花上一整天的时间,若无法及时更新,只有请大家体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