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群雄逐鹿 第三十八章 奸雄授首

【书名: 鹰扬三国 卷六 群雄逐鹿 第三十八章 奸雄授首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口袋妖怪之林克最强大脑[灰姑娘]王子走开仙道可期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铮!”清越激昂的金属交鸣声中,一柄长剑神奇般现于那女子之手,轻轻巧巧的点飞了堪堪斩至的弯刃。

    剑光连闪,道道白光有如游龙附体,将随后****而至的四五柄弯刃拨得四面乱飞。

    那女子倏的收剑而立,将长剑挽于肩后,侧身露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令殿中众人原已张口结舌的面容更显呆滞。

    “你……究竟是什么人!”董卓双瞳剧缩。

    “有劳太师动问!”那女子伸手在面上轻轻一拭,重新露出一张娇俏无双的玉容。她仍是浅笑嫣然,然而目光骤寒,语声转厉,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百战之士才能俱有的凛烈杀气:“渤海鹰将高清儿,特奉鹰扬中郎将军令,借太师项上人头一用,以慰天下忠直之士!”

    “这是易容术吗?”

    “渤海鹰将?鹰扬中郎将!”

    殿中群臣一片惊呼。

    一直失魂落魄的天子,听得“鹰扬中郎将”之名,一下子挺直了身躯,脸上尽是狂喜之色。

    恰在此时,殿外一声声雄浑高亢的大喝之声传来,尽是渤海鹰将的决战宣言。

    “明白了!全明白了!”董卓浑身剧震,却迅速镇定下来:“一切都是南鹰指使的,也只有他,才有这等本事……也只有他,才会与孤不死不休!”

    “太师明白就好!”高清儿冷冷一笑:“还请太师成全!”

    “成全?哈哈哈!”董卓猛然间爆发出一阵狂笑:“高清儿,孤知道你,也知道你本事不差!可是……”

    他细长的双目精光一闪:“吕布和你身边高手尽在殿外,能够挡得郭汜片刻已属不易!只凭你,能够在重重护卫之下伤得了孤吗?”

    “还是说,再加上这两个女子?”他戏谑的以手指点了点高清儿身边两女:“孤甚至不需要胜得你们,只需坚守弹指功夫,待殿外援军冲入,你们仍是死路一条!”

    此言一出,天子和殿内群臣一起失色。因为,董卓恰恰说中了胜负的关键所在。

    “弹指功夫?”高清儿刚刚露出一个啼笑皆非的动人笑意,她左侧的女子却是笑得弯下了腰来:“董卓,杀你们还需要弹指功夫吗?太瞧不起人了!”

    “你又是何人?好大口气!”董卓本能的感觉到危机将至,一双眼珠四处乱转,口中仍在拖延时间:“报上名来,瞧是否值得孤高看一眼!”

    “那么你听好了!”那女子挺直了娇躯,亦伸手拭面,露出一张董卓从所未见的绝美面庞,她淡淡道:“我不仅亦是渤海鹰将,同时还是大贤良师的女儿……张梦依!”

    “大贤良师!”殿内敌我双方不由同时失声大叫。

    “大贤良师又如何?”董卓硬着头皮道:“若他在此,孤当然性命不保,可是他早已尸骨成灰,凭你一个小女子又有什么能耐……”

    “忘记告诉你了!”张梦依微笑着打断他:“前日司徒府中为太师献上剑舞的,其实不是清儿,而正是小女子……如何?那一手粗浅剑法可还入得太师法眼吗?”

    “那女子是你!”董卓面色大变。凭他的眼力,如何瞧不出那一手剑法已足可列入一流剑手?眼前两个女子的本事,确实已然不容小觑。

    他环顾了一圈身侧数十名死士高手,心中陡然信心再生,不屑道:“自保尚且不暇,怎敢口出狂言?凭孤的部下高手,将尔等拿下亦只是时间问题!”

    “董卓!将死之人仍不自知,你才是口出狂言!”一个女子声音平静的响起,那声音仿佛冰寒至极,却又莫名的悦耳动听,令人生出如聆仙音的空灵之感。

    “你又是何人?”董卓微眯的双目精光一闪:“南鹰的胆量是否越来越小呢?他只敢派一些女子来虚张声势吗?”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最后一名女子缓缓走上前来,一直快要抵近那些黑衣杀手向前探出的弯刃,才停下脚步。

    董卓愕然以对,一时间浑然忘记下令出手,而那些杀手们则感受到了一股突如其来的可怕气场,浑身竟被近在咫尺的寒意激得根根汗毛竖起。

    “我很想知道一事……若你知道我是谁!”那女子旁若无人的伸手向着面容拭去:“是否仍敢出此豪言壮语!”

    “你,你究竟是谁?”董卓情不自禁倒退了一步,他猛然间看清了那女子的面容,那张清丽脱俗的绝世姿容,此时此刻落在他的目中,却无异于洪荒凶兽般狰狞可怖。

    “啊!”震撼心底的绝望恐惧之意浸遍全身,董卓终于惨叫起来:“是你!竟然是你!”

    “认得就好!那么……去死吧!”那女子单手缓缓握掌成拳,令所有人为之骇异的是,那箕张的纤纤玉指于合拢之际,竟生出一股漩涡般的狂飙,如此惊世骇俗的凌厉功法实属闻所未闻。

    “放过我……”董卓嘶哑惊惶的惨叫声中,那女子向着正在步步倒退的杀手们一拳击出……美人如玉,拳风如瀑。

    “李蒙!王方!”郭汜声嘶力竭的狂叫道:“快领本部兵马前往宫门!一定要守住!”

    “是!”李蒙、王方相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那一丝慌乱……并州军诸将,张辽、宋宪、魏续,哪一个也不是易与之辈,凭他们二人能够直撄其锋吗?然而,牛辅、樊稠已然攻向未央宫后,郭汜身侧再无可派之将,他们唯有硬着头皮顶上了。

    郭汜瞧着两将匆匆而去的身影,再转头看着玉阶上渐渐堆积而起的董军尸体,眼中闪过暴虐之色,他不顾一切的叫了起来:“弓箭手上前!听本将之命……”

    “什么!”远处,正在向着未央宫后狂奔的牛辅闻言剧震,他骇然停步,回身怒吼道:“太师仍在殿中,不可放箭!”

    “牛将军,形势紧急!”樊稠一手搭在牛辅肩上,温言道:“还请大局为重!”

    “放屁!”牛辅闻言更怒,一掌打落樊稠的手:“太师的安危,才是大局!樊稠,你难道想对太师不利?”

    “牛将军说的这是什么话!”樊稠粗豪的声音暴雷似的响起,他上前一步,几乎与牛辅面孔相对,脸上更是充满了忿然不平之色:“本将怎会对太师不利?其实……”

    他突然压低声音:“本将只想对你不利!”

    “你说什么?”牛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呆呆的转过半边脸来,恰好看清了樊稠那张一贯粗鲁呆板的面容上,竟流露出一丝奇异的诡谲之色。

    一阵森寒之意从腹间传来,牛辅难以置信的低下头来,瞧着那柄深深没入体内的利刃,眼中尽是呆滞。

    “啊!”在牛辅垂死的惨叫声中,樊稠抬腿将他一脚踢飞,高举长刀大叫道:“众将士听着,董太师大势已去,而牛辅残暴不仁,欲令我等白白枉送性命,该当如何?”

    “反了!反了!”不等忠于牛辅的董军从震惊中明白过来,数百名樊稠部属一起鼓噪起来,雪亮的长刀狠狠斩向身边的同袍。

    整座皇宫之中的董军立时大乱。

    “什么!樊稠你……”远远的,郭汜双目一黑,几乎一口鲜血喷出口来,他踉跄着,却决然的甩开了上前搀扶的亲卫,嘶声叫道:“还不放箭!”

    数百名董军箭手上前一步,将弓弦绞得嘎嘎作响,一起瞄向未央宫方向。

    “谁敢放箭!”一声狂暴的高喝突然从郭汜身后炸响,接着一股巨力如山呼海啸般涌来,狠狠击在他的背后。

    郭汜终于忍不住喷出漫天血雾,狼狈万状的直直倒下,没等他挣扎而起,便有一只脚重重的踏在了他的背上,将他重新压回地面。

    “老实趴着!”一个声音冷冷道:“适才我已经留了手,别逼我杀你!”

    “是你!”郭汜再次喷出一大口鲜血,将面前的土地染得一片通红。突然间,他心中满是惊恐,并非是因为他骤然遇袭,而是他终于听清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杀声震天的宫中突然一下子寂静下来,所有正在交战的董军都停下手来,难以置信的注视着后方突如其来的剧变。

    “华……华将军!”一名距离最近的董军军官骇然大叫。

    “华雄在此!”一名魁伟的大汉将犀利的目光缓缓扫过全场,他狠狠的再踩了一脚身下挣扎扭动的郭汜,暴喝道:“西凉军的将士们,还不给本将停手罢战!”

    “还有我胡轸!”又一名大汉与他并肩而立,一把脱下头上的皮盔,露出一张同样令董军将士记忆深刻的面容:“本将宣布,从此时起,西凉军由本将和华将军接管!”

    牛辅身死、樊稠反水、郭汜被擒,就在短短的几个呼息之间,习惯于武力解决一切的董军将士便被几个晴天霹雳炸得六神无主,而华雄和胡轸的突然现身,更是令他们仿佛置身梦境。华、胡两将可非寻常之人,均是西凉军中名噪一时的悍将,在场董军甚至有很多都是他们的旧部。一时之间,全体董军哗声一片。

    “华将军!胡将军!”

    “他们不是战死了吗?”

    “这怎么可能!”

    “我们应该怎么办?”

    原本已经乱成一团的董军,瞬间到了崩溃边缘。

    “别听他们的!”一名董将猛然间醒觉过来,他狂叫道:“他们都是叛将,快将他们拿下,救回太师和郭将军!”

    众军又是一阵骚乱。

    “砰”正当数千董军犹疑不定之时,一个硕大的身形从未央宫中扑出,狠狠跌在门前的地上。

    那人浑身浴血,颤巍巍的支起半个身子,向着玉阶爬行几步,却终于再次颓然仆下,从此一动不动。虽然那人面上污血横流,然而,明亮的火光下,还有那独一无二的肥胖身躯,却足以令所有董军认出了他的身份。

    “太师……”不知是谁首先惨叫了起来,全体董军将士呆若木鸡。

    “当啷……当啷……”之声不绝于耳,董军将士再无半分斗志,将手中兵刃丢落一地,木雕泥塑般站在当场。

    宫门方向火蛇蜿蜒,一支兵马疯虎一般杀至,当先一将吼声如雷:“张辽在此,谁敢与我一战……咦?”

    他猛然间瞧清了面前的诡异局势,脚下立时有如生根一般生生定住,再也说不出话来。(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