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群雄逐鹿 第五十八章 后勤之忧

【书名: 鹰扬三国 卷六 群雄逐鹿 第五十八章 后勤之忧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神级医生无限自由者敛财人生[综]口袋妖怪之林克[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综英美]魔王再临     烟尘大作,滚滚铁流一路北进,有如黑色长龙,隆隆蹄音更如岸礁拍浪、怒雷震空,尽显一往无前之势。

    南鹰勒马卓然傲立于道边,注目于一万七千名精锐部属快速挺进,耳畔不断响起情报官的大声报告:

    “禀报将军,我军前部已经突入涿县境内三十里!”

    “遭遇敌军骑兵斥侯,我军猎杀小队正在围剿!”

    “敌军斥侯小队全灭,敌军主力对我军闪击之势至今懵然不知!”

    “高顺将军飞鹰传书,与袁军的主力会战已经大获全胜,杀敌七千,我军损失可以忽略不计!”

    “好!大哥打得漂亮!”南鹰忍不住大声赞叹起来:“颜良那家伙,怎么可能是大哥的对手?”

    “禀报将军,前锋军发现一队异族商旅,运送的全是公孙瓒一方的物资!请将军定夺!”

    “什么?”南鹰眉头一皱,随即舒展开来:“好事啊!正好先发上一笔利市,还和他客气什么?”

    “可是那商队首领自称是您的朋友,前锋军不敢妄动!”

    “异族商旅,是本将的朋友?”南鹰愕然,突然反应过来:“别是那个阿基克斯吧?”

    “不是这个名字!”那名情报官抓了抓头,努力回想:“他说得一口好汉话,说他叫什么不二者…….”

    “是普尔彻.埃米里.李维吧?”南鹰一怔,立即回想起来,这个罗马人倒是帮过大忙,若无他教授的火山灰粘合剂,渤海全境不可能形成如此规模的交通网线。

    “他没有说谎,也算是本将一个朋友!”南鹰沉吟着,突然间一个念头浮上心间:“立即于前方设帐,本将见见他!”

    “将军!”那情报官一呆:“全军正在急行军…….”

    “传令下去!全军休整一个时辰!”南鹰挥了挥手。

    “兵贵神速啊!”那情报官倒也耿直,仍在苦口婆心:“我们既然想要一举拿下涿县,怎可于兵临城下之时止步?消息泄露怎么办?”

    “本将的命令也敢打折扣了!”南鹰瞪起了眼睛:“执行命令…….其他的,自己想办法去!”

    “是,将军!”不得不说,渤海军的军官素质确实是无与伦比,那情报官很干脆的原地一个转身,大声吼了起来:

    “全体猎杀小队出动,消灭一切可疑人等!”

    “女兵小队出发,为大军寻找藏身之所!”

    “听风小队化妆行动,打探周边情况!”

    “后勤官在哪里?立即为将军准备营帐!”

    “快,全都动起来!”

    正当他叫得声嘶力竭,将军略显满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有点意思了!本将会考虑你的擢拔问题…….”

    “上次就说要擢拔了…….”情报官不满的嘟囔着:“说话不算话…….”

    听到将军那冷冷一哼,他立即恢复了肃然之色,双足一并,再次向后转:“谢谢将军的信任!”

    大帐尚未搭好,也未等到普尔彻到来,南鹰却意外的迎来了两个久未见面的部下…….马钧和审配。

    “将军安好!”马钧一脸的春风得意:“末将配合孙策执行攻取江东的计划,未足两个月便已连下五城,陆续击溃刘繇、王朗等多路兵马,尤其是在牛渚营一战中,我们缴获了大批粮食和兵器战具,实力大增。目前,孙策正在向吴郡严白虎发起攻势…….得知将军准备攻略河北,孙策特意派末将回来助战!”

    “您是不知道啊!”他又添油加醋道:“末将一路昼夜不停的兼程赶路,连马都快累死了……本以为您在河间和安平一线与袁绍作战,却扑了个空,又是一路狂奔这才追上了您的脚步!”

    “好!这个江东小霸王,果然了得!”南鹰心里尽是欣慰,因为在他心中,孙策就象儿子一般。

    “我军伤亡情况如何?”他高兴之余,仍然问起了一个久挂心间的问题。因为,自孙策出战以来,虽然偶有传书,却从不曾提及战损数字。

    “好教将军得知!”马钧笑逐颜开道:“我军一万战士出战,一路势如破竹,不但战损微乎其微,而且沿途义士闻听鹰扬中郎将之名,纷纷来投…….至此,我军总军力不降反增,已达一万三千之众!”

    “干得漂亮!”南鹰彻底放下了心事,远征江东原本就是十拿九稳,如今开局良好,之后更加不会横生波澜。看来,孙策仍会如同历史记载一般,顺利占据南方。

    “既然如此,不用回去了!”南鹰心情大好,他微笑道:“就随本将参与本次战事吧!待孙策进一步站稳脚跟,本将还会陆续召徐晃和管亥他们回来…….早知如此,本将何必还要调李少杰领水军助战呢?哈哈!”

    然而,南鹰的好心情很快就到头了,因为他迎来了气急败坏的审配……

    “主公!虽然说诡兵制胜,可是您此次也太难为人了!”审配仍然是当初那个开门见山的臭脾气,他一见面就劈头盖脸的数落开了:“当日您急令下官从青州调拨转运征讨袁绍的一应粮草,下官前脚刚刚调派完成,您跟着又传书说要转战幽州,且大军已经向着涿县挺进…….”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他几乎是在手舞足蹈,来渲泄着激动的情绪:“现在可怎么办?怎么办?”

    “唉呀!这个嘛…….”南鹰以手抚额,有些心虚的避过了审配虎视眈眈的目光:“人算不如天算,本将也是随机应变啊……后勤之事,还请审军师费心!”

    “我?我费得出来吗?是你吧?”审配杀人般的目光落在一旁更显心虚的荀攸身上,似乎随时都要扑将过去:“为主公建言献策当然是好,可是有你这么不负责的吗?大军一旦在幽州境内开战,近两万将士的吃喝用度如何解决?你,你…….今日你若不拿出一个章程来,我审配绝不与你善罢干休!”

    眼看着审配就要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帐外突然一声高喝传来:“大秦商人带到!”

    帐中,除了某人一怔止步,尤自气忿难平的粗喘不已,所有人均松了一口气。

    久违的普尔彻.埃米里.李维笑容可掬的行入帐中,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尊敬的鹰扬中郎将阁下,几年不见,您还是一样的风采照人!”

    “李维先生!”南鹰冷冷的盯着他:“我大汉距离贵国,何止万里之遥?然而,您却生就一双快腿,可以倏来倏往!”

    “将军阁下,您误会了!”普尔彻.埃米里.李维眨了眨眼,连连搓手道:“事实上,鄙人这几年并未离开大汉…….”

    “砰!”南鹰猛然拍响了案几,吓得普尔彻.埃米里.李维骇然收声:“既然你一直在我大汉,当知本将与公孙瓒的敌对关系,怎敢与他交易?”

    “将军阁下息怒!”普尔彻.埃米里.李维一口流利的汉话终于结巴起来:“鄙人虽然与公孙将军交易,却始终不曾贩卖过军械一类物资!”

    “你们的军械,公孙瓒瞧得上吗?”南鹰锐利的目光有如寒芒一般落在普尔彻.埃米里.李维身上:“那么,军马呢?阿基克斯和你既然是合作伙伴,你敢保证他的军马没有卖给公孙瓒?”

    “这个…….”普尔彻.埃米里.李维嚅嚅道:“鄙人却不是十分的清楚!”

    “好大胆子!”南鹰杀机毕露道:“本将对你们一向关照,甚至还为你们打通了西北商道!你们不思回报也就罢了,却以军马资敌…….”

    “拖出去!”他很干脆的下达了命令:“斩了!”

    “将军饶命!”玉树临风的普尔彻.埃米里.李维瞬间矮了半截。

    “且慢!”帐口处,一个悦耳宛转的声音响起,落在普尔彻.埃米里.李维耳中,更是有如天籁,他回过头去,立时双目大亮。

    “几位将军夫人也来了!”他狂叫起来:“快些拯救您卑微的仆人吧!”

    “什么将军夫人?”马云萝和张梦依同时霞生双颊,张梦依更是大嗔道:“再敢乱说话,我直接动手杀了你!”

    “是!是!是!小人不敢了!”普尔彻.埃米里.李维在渤海呆了几个月,如何不知道几位女将军的权势?他点头直如小鸡食米:“两位将军不是夫人,是女神,有如阿佛洛狄忒…….”

    “滚!给本将闭嘴!”南鹰瞬间脸色漆黑。阿佛洛狄忒?那不就是一个荡妇吗?

    “发这么大火?也不怕失了风度!李维先生毕竟是朋友!”马云萝柔若清歌般的声音传来,立时令南鹰火气降了三分……女神就不必了,仙女倒是很贴切,前提是她没有变身成为女战神之前……

    “哼!有马将军和张将军为你说情,好大的面子!”南鹰冷笑一声:“本将是个直爽人,如果你还是朋友,就请证明给本将看!”

    “当然是朋友!”普尔彻.埃米里.李维指天划地的呼叫起来:“鄙人此前确实不知道将军与那公孙瓒的关系,如今知道了,当然不可能再与他有任何往来……”

    他眼珠急转道:“鄙人愿意将此行所有商品赠于将军,以示朋友之义,同时,也为……咦?汉话怎么说来的?对啦!为将军征讨公孙瓒一壮行色!”

    “你不要脸,本将还要点面子!这不成了巧取豪夺了吗?”听着他辞不达意的信口开河,南鹰不由哭笑不得。

    “本将不需要你的馈赠,只须与你公平交易!”南鹰向着部下们打出手势:“而且真金白银,绝不赊欠!”

    卫士们抬入一口口铁箱,箱盖开处,立时金光闪耀,刺花了帐中所有人的双目……这是第一批运抵的王莽藏金,其余部分正在源源不断的运来。

    “天神在上……”即使以普尔彻.埃米里.李维的见多识广,亦不由双目通红,呼吸粗重:“将军竟有这么多黄金?”

    “这算什么?”南鹰不屑一笑:“对于本将来说……对了,你懂什么叫九牛一毛吧?”

    见他拼命点头,不由更是微笑:“只要你提供足够的商品,这里的黄金,乃至十倍百倍的黄金,全是你的!”

    普尔彻.埃米里.李维终于色变,露出连适才生死之际都不曾流露出的骇然之色……以他精明的头脑,当然可以迅速计算出所谓百倍是怎样的一个概念!那是一笔可以买下一个国度的惊天财富!

    “将军需要购买什么?”他突然感觉到口干舌燥,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商人千载难逢的机遇。

    “本将什么都买!”南鹰坦然道:“战马、禽畜、军械、金属、种子、布匹、粮食……甚至是军队和雇佣兵,只要你能运来,本将照价付金,绝不还价!”

    “将军确是直爽人,您将是我们李维家族永远的朋友……不!是永远的恩人!”普尔彻.埃米里.李维转身就走:“此行所有商品全部赠于将军了,鄙人这就去筹集其他物品!”

    “慌什么?”南鹰不由哑然失笑:“性子比本将还急!”

    他指了指地上那一口口箱子:“带上!权当是订金了!本将还会派出一队骑兵护送你!”

    目送着罗马人欢呼雀跃着离去,南鹰露出了一丝笑容……黄金?那东西能当饭吃吗?乱世之中,有兵有粮才是王道,而随着战火越烈,大汉本土的各类物资已经愈加珍稀。若能将全部黄金换回必要的物资,他甚至不介意再去刨一回皇陵。只是可惜啊!从罗马到大汉,这一来一回怎么着也要一两年时间,远水难解近渴啊!

    突然间,他一抬眼看到帐中所有人痴呆的目光,不由愕然道:“怎么了?”

    “将军!您就这么抬抬手,就将黄金送出去了?”马钧心都疼了:“最少有七八万金啊……那个夷人食言怎么办?”

    “懂什么呀?一个真正的商人,会为了七八万金而放弃后面的七八十万金吗?本将保证,谁敢这么劝他,他一定会和那人拼命!”南鹰漫不经心的叩了叩案几:“回到之前的话题上来……攻打幽州的后勤怎么解决?”

    “司马直正在押送一批粮草星夜赶来,然而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军马的饲料!”审配一怔,回过神来,再次咆哮起来:“将士们的军粮还没有着落呢!你们看着办吧!”

    “即使以我军战车的携带能力,大军也只有五日之粮了!”张梦依也大发娇嗔道:“而我们现已进入幽州,既不可能等待后方运送,也找不到就地补给的地方……去抢老百姓算了!”

    说着,她也气鼓鼓的坐了下来。

    荀攸几乎要将脖子缩进胸膛,在之前他的进军方案中,确有就地向当地百姓购粮一项,然而幽州境内因为公孙瓒的横征暴敛,百姓自己都已经快要活不下去了,哪有余粮相卖?事先没有掌握敌占区的实际情况,这不得不说是他的一个重大失误。

    “你们不要指桑骂槐!”南鹰先是瞪了荀攸一眼,这才从容道:“本将既然同意了公达的方略,那么所有的责任,都要由本将一力承担!”

    “而你们这些人呢?平日里做些循规蹈矩的事情,倒也从容不迫。然而一旦遇上急变,却都乱了手脚!”他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是否本将今后遇有临机处置之事,都要事先向你们打过招呼才行?打仗,本来就是千变万化嘛!都想想办法!”

    “将军,若真是没有办法……”众将之中,裴元绍有些迟疑的开了口:“攻打涿县吧!如今正是秋末,各地刚刚完成了收粮,县城之中必有大批粮草存放!”

    他缓缓站起身来:“荀先生之前议定的策略,是长驱直入,直接寻找蓟县附近的公孙瓒主力决战,讲的就是要兵贵神速……末将恳请将军继续奇兵深入,由末将领两千兵马攻破涿县,再押送粮草与主力会合!”

    “不可!”帐中,几名鹰将一起叫了起来。

    “急切之间,两千人怎么可能攻得下涿县?”

    “不错,我军此次是长途奔袭,并无攻城器械随行,太冒险了!”

    “就是!一旦走漏消息,让公孙瓒有了准备怎么办?”

    “再不然?”马钧想了想道:“末将带人去狩猎吧!多少可以缓解一些!”

    “切!”甘宁第一个嗤笑起来:“附近并无大片山区,你即使猎得几千斤野物济得甚事?”

    马钧讪讪的又坐了回去。

    “够了!”南鹰忍不住又拍了将案:“至少元绍与马钧还想了办法,你们在此夸夸其谈,却又一筹莫展,这算是为本将分忧,还是添堵?”

    所有人立时静了下来。

    突然间,一个怯怯的女声道:“可能有个办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