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群雄逐鹿 第六十九章 叔侄殊途

【书名: 鹰扬三国 卷六 群雄逐鹿 第六十九章 叔侄殊途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无限自由者[综]天生女配神级医生[综]师父漫威世界里的赛亚人都市至尊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口袋妖怪之林克     天色方明,在兖州刺史府内百转千折的廊间,便有一名青衣文士疾步而行。

    他那清秀儒雅的面容上掩不住一丝浓重的忧虑,所过之处不断有府中卫士和下人躬身恭唤:“荀先生!”换作平日,他必定会放缓脚步,回以一个亲切的笑容。然而此时,他却是一路恍若未闻的疾行过去,留下身后一张张愕然的面庞。

    恰恰转过一处院门,迎面亦有一人快步而来,两人险些撞个满怀,不由同时失声低呼。

    “主公!可算是寻到您了!”那荀先生面上闪过一丝喜色,他有些近乎失态的一把执住对面那人之手,叫道:“彧正有军机要事上禀!”

    “原来是文若啊!”那主公身长七尺,细眼长髯,一脸精悍之色,正是兖州刺史曹操曹孟德。他就势挽住荀先生的胳臂,微笑道:“好好好!你我正是不谋而合!且随我去瞧一件物事,而后细谈军机要事不迟!”

    那荀文若正是曹操属下第一谋士荀彧,他平日素以沉稳缜密著称,今日不知却为何一反常态,在曹操连拉带拽之下,口中不断道:“唉呀主公啊…….大事当前,你还要唤彧去看什么……好了,不要拖了…….主公,不如容彧且行且述如何…….我的娘,这是什么!”

    他絮絮叨叨的话音突然戛然而止,只因随着曹操亲手推开一间房舍的大门,一件他前所未见的物事立时呈现眼前。

    偌大一间厅堂之上,被一张丈余长宽的四方木台几乎占满。而在那木台之上,竟是一幅凿石为峰、捏土为城、水银为河的山川地理图。

    “天!”荀彧难以置信的行至台前,轻轻抚摸那山峰城池,越看越觉其艺巧夺天工,形态逼真至极,不由痴痴道:“主公竟能于我等不知不觉之中,做出这等世间奇物!真是令人叹服!”

    “嘿嘿!”曹操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本将派出数百名画师、斥侯,分赴各地先以手工绘制地图,再汇总比对,便已历时一年;而后,又使刘晔领五十名高手匠人,精选材质,秘密开工,又花费一年之久。却是瞒过了你们所有人的耳目!”

    “不过,属下观这地图,似乎并不完整!”荀彧俯身细观,很快发现了瑕疵:“此图并未覆盖我大汉十三州的全貌,尚有数州之地不在其中!”

    “文若目光如炬啊!”曹操略有尴尬道:“因凉州、益州和交州等地太过偏远,地形复杂至极,此前又没有太多旧图以供参考,所以目前尚未收录…….不过,本将派出的人手已深入其地,相信数年之后必有收获!”

    “即使如此,也算是本朝一大创举了!”荀彧终于回复从容,口中赞叹不绝:“以此为考,我军在今后的战事之中必定会占尽先机,好!好啊!”

    他突然瞧见曹操面上并无十分喜悦之色,反而尴尬更甚,不由愕然道:“主公,您还有什么未尽之言吗?”

    “哈哈!这个嘛…….”曹操稍一扭捏,随即坦然道:“明人不做暗事,这种实体地图并非是本将所创,而是抄袭了鹰扬中郎将…….当日他主持讨董之战时,本将有幸在一次渤海军的秘密军议中列席,这才见识了这种名叫沙盘的好东西!”

    “又是鹰扬中郎将!这么说他早在数年、甚至更久之前便已将此法用于战事,难怪战无不胜!”荀彧不由骇然,而后顿足道:“主公,彧适才言道有军机大事上禀,正与鹰扬中郎将有莫大的关系!”

    “哦?”曹操伸手撑住沙盘一侧,目光游动,漫不经心道:“何妨一说?”

    “主公,彧以为…….此次渤海军看似雪中送炭,实则动机不纯!”荀彧出口便是开门见山,他探手指向盘中:“依照渤海军与我军原先议定的方略,其四万五千大军进入兖州后,会从我军身后向着袁术大军发起突然攻击,一举挫其主力,然后与我军兵分两路,直指袁术盘踞的淮南!”

    “可是如今!”他有些忧心忡忡道:“渤海军的行动完成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他们于兖州境内突然分兵,高顺领兵三万猛攻袁术,鹰扬中郎将本人却亲领一万五千精兵径奔豫州而去,有消息说,其先头部队已然在荆豫交界之处攻下了张济的几处城池!”

    “此事我亦刚刚知晓,还有吗?”曹操头也不抬道。

    “是…….”荀彧微愕,立即道:“昨夜,冀北传来探报,渤海军主将李进亲领五千骑兵,直取袁绍屯粮重地卢奴,劫夺了过半粮草后从容退回属地河间…….袁绍攻打公孙瓒的易京原本已经占得上风,经此一役却因后勤不济再也无力发起攻势,两军再成对峙之局!”

    “卢奴?”曹操身躯一颤,终于回过头来,惊道:“那里可是袁绍进攻公孙瓒的重要中转据点,袁绍军几乎所有的兵马钱粮都是从此运往易京方向的!听说那里长期驻守着一支两万余人的精兵,且有高墙深池为据,李进虽勇,渤海军虽强,却又如何能以一支长途奔袭的骑兵克之?”

    “关键在于一个人!”荀彧目光闪动,深深一叹:“卢奴的守将是淳于琼,他先是借故调出了城中大半兵马,而后开城迎接李进…….李进的五千兵马一箭未发,便轻取了卢奴!”

    “竟然是仲简!”曹操剧震道:“他果然是汉扬在袁绍身边伏下的一颗棋子…….我便一直奇怪,仲简一直是先帝近臣,又与汉扬有生死之交,怎会投了袁绍?怪不得,怪不得!”

    “真是隐藏得好深!”他突然森然道:“渤海军刺探之能天下称冠,连安排卧底都是世间少有!确是令人猝不及防!”

    荀彧心头一跳,情知曹操定是再次想起了戏志才之事,只好移开话题道:“不仅如此,昨夜仍有一条探报:在青州方向,一支渤海军正在迂回向着徐州几处军事要地运动,并击溃了多路前去阻击的徐州军。陶谦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惊慌之下急调徐州各处兵马回防,连侵入我兖州的万余兵马也退回了边境!”

    “渤海军这是全面出击了啊!”曹操惊叹道:“这一支兵马是何人领兵?”

    “是原泰山群盗之首臧霸,关于此人的详情我们却并不清楚!”荀彧皱眉道:“听说他不久前刚刚归附渤海军!”

    “刚刚归附?骗鬼去吧!”曹操冷然一笑:“若真是刚刚归附的一支山贼流寇,能有这么大本事击溃了多路徐州军?南汉扬能放心让他自领一军、独挡一面?这定然又是汉扬多年前布下的一招暗棋!”

    “鹰扬中郎将…….”荀彧亦呆在当场,半晌才幽幽道:“这么说,他此番义助我兖州,果然便是因势利导、顺势而发罢了!”

    “嘿嘿!这次咱们算是做了一回傻子!”曹操突然哈哈一笑:“人家利用咱们下了一盘大棋,咱们还要对他们感恩戴德。最为可笑的是,时至今日,咱们仍然对渤海军的最终军事目的一无所知…….”

    “被人当猴耍的感觉不好受啊!”他猛然一拍木台,目光直视荀彧:“文若,你如今已是我军当之无愧的第一智者!此次既然急急前来寻我,可曾探得了什么端倪?千万…….莫要令我失望!”

    “主公放心!”荀彧心中一阵感动,信心十足道:“彧原本也是一筹莫展,然而遍寻渤海军近年所有战事旧档,再苦思竞夜之下,终于有了些头绪!”

    “自讨董之战后,渤海军便几乎没有发起过较大战事,规模最大的一次,算是攻打青州和徐州,也不过便出动了两万人!然而我们均知,在渤海军境内,至少拥有一支五万人规模的常备军力…….而此时我们更知,渤海军远不止五万人,因为他们只是此次兵分四路后的总军力,便已达到了六万,更不用说他们留守属地的兵马了!”荀彧尚是首次在曹操面前完全展现才能,迅速便进入了状态,一路侃侃而谈下去:“以渤海军一贯的强大战力来看,若他们集中所有兵马只攻一处,无论是袁绍,还是公孙瓒,都将必败,甚至他两人联手,也最多不过是平手之局!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令鹰扬中郎将这位一向作风强悍的名将故意示敌以弱,一直隐忍不发呢?”

    他见曹操听得目不转睛,口中更是滔滔不绝:“我们是否可以做出一个大胆的推测…….渤海军虽然在军力上独步天下,然而却一直在蕴育着更大的图谋,以至于他们在如今这么一个诸侯割据的乱局之中并不敢锋芒毕露,平白成为众矢之的。必须要等到一个诸侯混战、无暇他顾的良机,这才倾巢而出,去完成他们的最终目的!”

    “能令南汉扬放弃稳扎稳打的发展良策,而做此行险之举,他们的图谋必然是震动天下!”曹操悚然心惊道:“究竟是什么?说下去!”

    “很简单!”荀彧一字一顿道:“连接东西,横断天下!”

    “什么?”曹操失声道:“这岂非是拉长防线、自乱阵脚吗?我不信以南汉扬之能,会行此自取灭亡之道!你有什么根据?”

    “主公,你且瞧瞧渤海军发兵后的路线!”荀彧手指顺着沙盘上一路指了下去:“自我们两方订立攻守同盟后,渤海军由清河入境,已在兖州东北部建立据点。因为这一小片区域处于兖、冀、青三州交汇之处,所以在事实上,兖州在黄河以北的东武阳、阳平等地,均已落入了渤海军的实际掌控,至此,渤海军完全可以利用强大的水军,巡弋于黄河上河至中游,甚至可以直抵洛阳…….”

    “那又如何?”曹操有些不以为然道:“洛阳仍是一片废墟!因为战乱,除了三辅部分地区,整个司隶部都快成了千里无人烟的边荒,他南鹰就算控制了何用…….”

    “不对!”他说至此处突然一惊,习惯性的眯起了细长的双目:“难道是南鹰要突袭长安,攻杀李郭后夺回天子?”

    “南鹰如果想要夺回天子,当日攻杀董卓后就将天子带回渤海了,谁敢拦着?至于费这么大事吗?”荀彧哭笑不得道:“以彧根据种种迹象分析,南鹰另有所图!”

    “主公尚记得当日南鹰攻杀董卓的方略吗?”荀彧一指点在沙盘上“长安”以西的一点上:“原本凭着渤海军的实力,根本无力攻陷长安。然而就在南鹰大举发动前夕,突然有一支数万人的兵马现于郿坞,引得长安分兵以援,最终在吕布反水之下,长安城竟被轻易攻克!”

    “你想说?”曹操心间一跳:“这支数万人的兵马也是渤海军?这不可能,最多不过是南鹰临时借来的兵马罢了!”

    “可是他们最后打出了鹰旗!”荀彧之言几乎将曹操惊得跳了起来。

    曹**死盯着荀彧:“外界皆知,那支兵马全歼了一支李傕军的先头部队后迅速销声匿迹,而李傕对此事一直隐而不宣,更从未透露过那支兵马的来历!你却如何知之?”

    “不瞒主公,目下我荀家正有一名族人效力于长安!”荀彧坦然道:“他是李傕的主薄,在偶然的机会听得李傕于酒醉之后吐露!”

    “原来如此!”曹操明显松了一口气,却似笑非笑的瞧向荀彧:“说起来,你们荀家子弟倒也真算是遍及天下了,听说你族兄荀谌正在袁绍帐下为谋士,而你的族侄荀攸…….”

    他语声一顿,再道:“似乎正在南鹰身侧吧?”

    “主公说的不错!”荀彧再次想起了戏志才,心中不由忐忑,强笑道:“天下纷乱,各谋出路,这原是家中长辈的训诫!”

    “好一个各谋出路!”曹操出神了想了一会儿,才叹息道:“荀家人确是了得!想当初,荀爽先生亦与本将有着忘年之交,令本将获益良多…….可惜啊,爽公已经驾鹤西去了!”

    荀彧尚是首次听得曹操在他面前提起荀爽,立时想起了当年轰传一时的天干地支秘闻,不由心中砰砰乱跳,口中更是口干舌燥…….荀家向以大汉忠臣自居,若当真从曹操口中证实了荀爽曾参与天干地支的证据,那么对于荀家的清誉将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都是往事了,不堪回首啊!”幸好曹操亦无意追忆往昔,他挥了挥手道:“回到正题上来!文若,依你所说,那支调开长安董军主力的兵马,竟是渤海军属下,那么他们是如何掩人耳目长驱数千里的?”

    “不用掩人耳目,也不用长驱千里!”荀彧定了定神,缓缓道:“因为,他们一直就长期驻扎在长安附近!”

    “不可能!”曹操的眼神终于慌乱起来,他目光在沙盘上来回扫视:“数万人的兵马啊!他们驻扎在哪里?”

    “主公,不用再看了!”荀彧苦笑道:“只能是汉中!若非如此,当年先帝怎会在宜阳与南汉扬相逢?若非如此,凭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汉中太守,怎能抵抗刘焉数年之久?现在回看汉中十余年来的战事,当日旬月间平定天师道之战便是十足的疑点重重!”

    “明白了!”曹操面色转白:“汉中便是南汉扬的起源之地…….他此次如此大费周章,正是要将东西两处地盘连成一线啊!这么算起来,南汉扬部下的精锐至少有十余万之众!”

    “麻烦了!”他冷汗涔涔而下,不由在室中反复踱步:“凭着我们眼前这点实力,如何能够与之相抗?难道真要投靠…….”

    “主公,您多虑了!”荀彧终于忍不住出言:“南汉扬部属虽众,然而其敌更多,无论是袁绍、袁术、公孙瓒,还是马腾、韩遂、陶谦、刘焉、刘表之流,都已将渤海军视为头号大敌,这也是渤海军一直隐忍不发的根本原因!无论他如何强盛,至少在眼前,也绝计不是众家联手之敌!”

    “更何况!”他从容微笑道:“主公此刻所虑者,不应是如何对抗渤海军,而是借着渤海军强势而起之势,又趁着我们两家正是同盟之时,行那水涨船高之事!”

    “恩?”曹操眼神微现迷茫,显然一时没有把握住事情的关键。

    “道理很简单!”荀彧淡淡道:“渤海军借我们之手扰浑了一池之水,我们何尝不可趁乱而起?此时,袁绍、公孙瓒相攻正急,李傕、郭汜和韩遂、马腾、刘焉之流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南鹰身上。而我们的大敌袁术已成溃败之局,只要快速攻破袁术,那么距离我们更近的豫州刘备、荆州刘表和徐州陶谦,就可以成为主公下一步的踏脚之石!”

    “时不我待啊!唯今之计,必须全力攻略周边,迅速扩充实力!”荀彧目光炯炯,话语中透出强大的信心:“恕彧冒犯,若再不思进取,仍持保守之道,必当饮恨收场!”

    “彧不才!”他长掬到地:“愿随主公披荆斩棘,建功立业,还我大汉朗朗乾坤,从此一同名留青史!”

    “说得好!”曹操猛然上前,一把执着荀彧之手,眼中竟有些微微湿润:“若非文若一番抽丝剥茧,令我豁然开朗,仍处于梦中啊!你真乃吾之子房也!”

    “主公!”荀彧心头亦是一阵激动。身为谋士,能得主公如此品评,夫复何憾?

    “嘿嘿!今日收获,真是令人振奋!文若之言固然有如暮鼓晨钟,而南汉扬亦是良师益友啊!”突然间,曹操仿佛有如脱胎换骨一般,心神分外清明,他趴在沙盘一侧,顷刻间灵思泉涌:“一招长途奔袭,加上里应外合,便断了袁本初的粮道,硬是生生扼住了攻打公孙瓒的进度,令两家动弹不得,这一手要好生学习…….还有这招东西分治,也是好生厉害,竟可同时控制数千里疆土的天下大势,换作是我,还可以安排汉中太守假意加入敌对势力内部,掌握情报…….说到情报,你们荀家在李傕身边的那个族人就至关重要…….对啦!”

    他突然抬起头来,向着荀彧眨了眨眼睛:“你说,南汉扬身边的荀攸,能不能为我们所用呢?”

    荀彧正被曹操身上那惊人的变化震得说不出话来,闻言一呆道:“荀攸?属下也曾几次致书前去,却始终没有回音,或许,他正处于南鹰的严密监视之下吧!所以,这个问题请恕属下此时无法回答!”

    “是这样啊?”曹操有些遗憾道:“那么有劳文若继续关注,一有消息及时报我知道!”

    “哦!一会儿,尚要为文若引见一位我们曹氏的优秀族人!”他瞧着目瞪口呆的荀彧,又是得意一笑:“此人至今仍然不为外界所知,却已为本将秘密练兵久矣,为的便是要练出一支不逊于渤海骑兵的强大骑军!如今,既然我军决意要强力扩张,便不能再将他们雪藏下去了,文若,你且瞧瞧,我们究竟应该先取哪一座城池…….”

    他难掩踌躇满志之情,自顾自的一路说将下去,恨不得立时便大展拳脚,却浑然没有注意荀彧一时之间正已心飞神驰:公达啊,公达,此刻你究竟会在何方呢?

    “公达!公达?你发什么呆啊!”千里之外的群山之间,一队轻骑正在沿着山间的隐密小径缓缓穿行,一位黑发散肩的年轻将军同样难掩兴奋之情,正不停口的向着身边一位正自目不暇接的文士絮叨:“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看呆了吧?哈哈!多少年了,终于又快要回到家了啊!”

    “看啊!到家了!”蓦的,那位年轻将军叫了起来,手指向前方隐隐露出青山绿树之间的高大城池。身后的骑兵们也一起欢呼起来,其中一名骑兵手臂一振,“扑啦啦”一声,一头雄骏的鹰儿振翼向着远方的山中之城飞去。

    那年轻将军突然间平静下来,回首向着那目瞪口呆的文士微笑道:“还记得你我之间的两年之约吗?两年时间,转瞬即至!而即将呈现在你眼前的,便是本将最后的秘密…….待你观后,去留听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