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群雄逐鹿 第七十五章 沧海桑田

【书名: 鹰扬三国 卷六 群雄逐鹿 第七十五章 沧海桑田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无限自由者[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漫威世界里的赛亚人敛财人生[综].[综]师父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奈叶同人之天道[HP]救世主的姑妈     “终于到了!”南鹰抬手示意,整支快速奔行的骑兵立即放缓马速,并于运动中渐渐排出一个攻守兼备的多梯队阵形。

    “不要如临大敌一般!”南鹰遥遥望向远方隐约可见的西凉军大营,向马云萝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再向着胡车儿点了点头:“暂时在此扎营等候,本将和马将军去去便来!”

    “什么?”胡车儿粗糙黝黑的面庞上闪过一丝骇然:“大将军,你怎可孤身犯险?”

    “什么叫孤身犯险?这不还有马将军同行的嘛!”南鹰大大咧咧的挥了挥手:“本将此来是为了谈判,顺便探亲,不是来打仗……服从军令!”

    “……是,大将军!”胡车儿犹豫着,偷偷向马云萝望去,见她也若无其事的打出“安心”的手势,这才勉强应了一声。

    “第一次带着媳妇儿回娘家,这叫回门……你怎么了?”南鹰轻策战马向着对面军营驰去,同时嘻皮笑脸的调侃着,却发现马云萝罕见的没有喝斥,不由讶然向她瞧去。

    “没什么……我有些紧张!”马云萝脸色微白的抬起头来:“因为,一旦踏入那大营,连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局!”

    “不用担心,一切有我!”南鹰从那对剪水双瞳中深深望去,瞬间明白了她的心思,不由微微一笑:“根据评估,最坏的结果也不过便是你的两位兄长将我软禁起来罢了,却绝对不会杀我!”

    “你还来说笑!”马云萝终于受到了他的感染,玉唇边露出一丝浅笑:“真是不知死活!”

    “那你我算不算夫妻同命,生死相随呢?”南鹰一脸坏笑:“本将决定了……一会儿谈判时,他们若不同意你我的婚事,本将当场便抽刀砍他娘的!”

    “你……”不等马云萝娇嗔出口,对面一个洪亮的声音高叫道:“末将阎行,恭迎大将军和大小姐!”

    “咦?消息传的这么快!”南鹰有些愕然,露出深思之色:“看来长安城内,他们的眼线很是不少啊!”

    久违的阎行远远而来,一脸的欣然之色:“大将军真是信人,约定的时辰分毫不差……啊呀,末将尚未恭贺您迁任之喜!”

    说着,他又转过头来,向着马云萝含笑施礼:“几年不见,大小姐不仅名震天下,容颜更胜昔日,末将不胜之喜!”

    南鹰和马云萝相视一眼,均看出对方心中的讶然。当年阎行和成公英两人率兵两万逼近长安,名义上是助战,实则是为了混水摸鱼,不料却被南鹰和马云萝设计狠狠摆了一道,与董卓军糊里胡涂的打了一个天昏地暗……他不念旧恶便也罢了,怎会如此恭而有礼?

    “多谢多谢……看阎将军满面春风,难道是有什么喜事?”南鹰不动声色的试探了一句。

    “大将军果真是洞察秋亳!”阎行哈哈一笑:“说来也巧,末将昨日刚刚迎娶了文约公的爱女!”

    他眨了眨眼,有些促狭的压低声音道:“大将军,您也总有比末将慢上一步的时候啊!”

    南鹰和马云萝同时恍然大悟,听闻韩遂曾有一子,其病逝后唯有一女,如今许给了阎行,无疑是确认了他继承人的身份,这同时也令阎行一举跃升为韩马联盟的核心人物。而眼下光景,整个凉州集团未来的命运都取决于即将展开的谈判之上,若是成功接受朝庭招安,阎行将立即摇身一变成为南鹰的部将,他又岂会没有未雨绸缪的心思?

    南鹰心中一松,与阎行谈笑风生的向着主将大帐缓步行去。

    巨大的皮帐之前,十余名凉州将领早已恭候已久,见南鹰和马云萝到来,纷纷迎上前来见礼,而阎行在一旁微笑着逐一介绍。

    “大将军,这位便是梁兴将军!”

    “参见大将军,末将程银,久仰了!”

    “末将侯选,见过大将军、马将军!”

    “这位是……”

    南鹰含笑点头,心下却是飞快盘算。根据情报显示,庞德正在扶风一带统兵,而成公英则在北地、安定一带领兵,其余凉州军重要将领,除了一个马超,已经全部在此现身……看来,韩遂和马腾这一次的诚意倒是很足,并没有私下里搞什么小动作。

    待见礼毕,阎行上前几步,亲手为南鹰撩开大帐:“文约将军和寿成将军正在帐中等候,大将军、大小姐,请!”

    南鹰愕然,听阎行的言下之意,包括他本人在内的诸多将军竟似并不参加此次谈判,而只不过便是担任迎宾的差使。

    你娘的,别是在帐中埋伏了刀斧手吧……南鹰一边恶意的猜测着,一边却是夷然无惧的一脚踏进了大帐,随即被帐内情形吓了一跳。

    没有刀丛剑林,没有貔貅甲士,甚至没有将案令台,重重帷帐之间,数十盏青铜油灯将整座大帐映得纤毫毕现。

    帐中一条案几之侧,三人端然而坐。居中那人面方口阔,相貌奇伟,正是多年前曾有一面之缘的马腾,而左首那人眉目清朗,一派名士风流,却是当日洛阳城下与南鹰曾有唇枪舌剑之争的韩遂。至于最后一人,则是一位面如冠玉、目若流星的青年,南鹰立即断定,此人必是名扬三国时代的锦马超。

    果然,身侧马云萝娇躯轻颤,脱口唤道:“超儿!”怜爱之情,溢于言表。

    而那青年听得马云萝呼唤,更是神色激动,目中放射出喜悦无限的亲切。

    待得南鹰与马云萝从帐帘处的暗影中行近,马腾三人看清两人面容,不由同时剧震。

    马腾与南鹰相见最早,光和年间的黄巾之乱中,两人便曾为了争夺人公将军张梁而在颖水之畔一战,如今已是兴平元年,算起来至少也有十年了,而中平年间,韩遂率众攻洛阳,与南鹰对阵军前,至今也有七八年光景了……他们对南鹰的音容可谓是刻骨铭心。而马云萝是他们最为疼爱的妹妹,虽然数年不见,当然也是记忆犹新。

    两个多年不见的人,以尤胜昔日的容光焕发之姿突然出现在面前,马腾、韩遂两人怎能不挢舌难下?

    而马超则是更加心中震动,当年马云萝一怒之下与马腾、韩遂分道扬镳,他不过还是一个十岁的孩童,及至今日已经成长为昂藏七尺的英俊青年。多年来虽然不曾与姑姑重逢,却尝闻南鹰、马云萝东征西讨的赫赫战绩,神驰万里之下,也不断在心目中勾勒出两人久历风霜的今日容光……然而,他万万也没有想到,当年清雅如仙的姑姑,如今非但没有在那张鬼斧神工般的玉容之上留下分亳岁月痕迹,相反竟似是更加年轻了!而这位多年来名扬天下的未来姑丈,从容貌上看竟与自己相仿,简直便是骇人听闻!

    他难以置信的站了起来,颤声道:“姑姑,真的是你吗?”

    “超儿,你长大了!姑妈知道你的事儿!”马云萝美目凄迷之中已蕴上一丝泪光:“不愧是我马家的堂堂男儿!”

    “身为马家男儿,当做光明磊落之人!”马超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姑姑当日出走之时的教诲,马超终身铭记!”

    他自幼丧母,几乎是马云萝将他一手抚养成人,早将其视若生母。多年前马云萝与马腾决裂之时,他尚是一个小小孩子,却也因此与马腾爆发了激烈的争执。

    “好啊!我们马家有此青年英杰,何愁家业不兴?”马云萝一脸欣慰,随即语声渐冷:“不似有些人,假仁假义,笑里藏刀!”

    “小妹!我们兄妹三人多年不见,你何必一见面便咄咄逼人?”韩遂看着马腾蓦然青白的面孔,立即接过了话头,他长叹一声:“当日你负气出走,我与寿成每每追忆,均是悔之不及。如今事过境迁,你又何必再执着于当年之事!”

    “韩大哥,你说得没错!事情过了这么多年,天下大势都曾几度潮起潮落,一切都在改变,而我们确实不应该再执着于当年错事,而是应该放眼将来!”马云萝玉容平静道:“只要行利国利民之事,即使沧海桑田,你我亦可问心无愧……这岂非今日你我两方聚首之因?”

    “好!说得好!那么,让我们回到正题上来吧!”马腾、韩遂相视一眼,同时起立躬身:“请大将军入座,共议大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