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 第十三章 陷阵初成

【书名: 鹰扬三国 卷一鹰飞汉末 第十三章 陷阵初成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敛财人生[综]仙道可期最强大脑神级医生口袋妖怪之林克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     山谷一角的空地上,数百身强力壮的青年身着各式甲胄,站成四个整齐的方阵。

    南鹰和高顺并肩立于方阵前的一块巨石上,赫然发现高清儿一身皮甲,英姿飒爽的立于方阵前列,正眼也不眨的盯着自己,双目眼波流转,似是大有情意。南鹰想起高顺先前之言,不由心中一慌,忙将目光毫不停留的望向别处。

    高顺扬声道:“各位兄弟,经过近2年的努力,我们终于在这里扎下根基,然山中虎患未除,山外盗匪横行,正是多事之秋。我等大好男儿若不练就一身本事如何保卫家园!我义弟南鹰武艺高强,精擅练兵之法,故我特请他来负责大家的训练,大家务要遵奉号令,勤加练习!”

    众人轰雷般回道:“诺!谨遵钧命!”

    南鹰不由吓了一跳,心道这也太热情了吧?转头向高顺瞧去。

    高顺轻声笑道:“兄弟不必惊奇!为兄也是军官出身,平日操练人马惯了,如今将这帮小子也是练的有模有样,颇有军队风格。何况…..”他凑近压低声音道:“昨日回来后,清儿和高铁他们将你独毙十几条猛虎的光辉事迹大肆宣扬,很多人对你可是佩服至五体投地呢!”

    南鹰目瞪口呆,苦笑道:“怕是也有很多人将信将疑,心中不服吧?”

    高顺狡黠一笑道:“那是自然,谁让你是初来乍到呢!一会儿怕是就要有人来叫阵了,贤弟可不要丢了大哥的脸面!”

    南鹰:“…….”

    高顺意犹未尽,一本正经道:“兄弟你要想震住这帮小子,一会可要手脚利落点,务求一战扬威!”

    南鹰忿然道:“只怕大哥也在其中煽风点火,要瞧小弟的难堪吧!”

    高顺一脸无辜,叫屈道:“我岂能如此不顾兄弟之情!”

    跟着眨眨眼道:“不过我也正在遗憾没有看到你力战群虎的雄姿,今天就让大哥见识一下你的手段吧!”

    南鹰为之气结,眼珠一翻,正要反驳。

    人群中果然有人忍不住了,重重哼了一声。

    一名大汉从队中走出,向两人行了一礼,粗声道:“昨日才听兄弟们谈论南兄弟力毙猛虎,不想今日便可当面受教,实是我等之幸!咱们习武之人素喜以武会友,还请南兄弟亲自点拨点拔!”

    高顺在南鹰身后轻笑道:“来了!此人是我以前在军中的副手,亦是我的同乡,名叫方悦,武艺仅次于我,尚在高铁高风之上!兄弟要小心了。”

    南鹰心中一震,河内名将方悦,又是一个三国知名的武将,这下乐子可大了!(作者注:方悦其人仅出现在三国演义书中,正史并无记载,精通历史的朋友不必深究。)

    南鹰自知退让不得,同时也被激起好胜之心,面上堆起人畜无害的笑容道:“原来是方大哥,小弟失敬了!这以武会友大可免了,小弟如何敢与方大哥过招呢!”

    众人见南鹰当场怯阵,不由大哗,嘘声一片。

    高清儿眼中也闪过失望之色,只有高顺暗中偷笑,心知南鹰必有下文。

    方悦黝黑的脸上现出一丝轻视的笑容,这小子果然是徒有虚名,杀虎之事只怕也是高铁他们夸大其辞。

    不料南鹰接着一句话差点没把方悦气得跳起来:“小弟初来乍到,若是伤了方大哥,不仅跌了方大哥的面子,更不好向我大哥交待啊!还是免了吧!”说着向高顺瞧去,偷偷挤了挤眼。

    高顺竟也配合的无衣无缝,忍笑点头道:“此言是矣!老方这几日正在关隘当值,职责重大,不容有失,比试之事日后再说吧!”

    两人一唱一和,众人固是听得瞠目结舌,方悦更是七窍生烟,怒道:“不成不成!定要请南兄弟赐教!”

    高顺摇头道:“老方你是不知,我这兄弟下手好没轻重,昨日一时兴起,十几条老虎都杀得干干净净,害得我都空手而回,万一你?还是算了!”

    方悦更加大怒,吼道:“哼,我就不信我比不过他!要是打不过他,我就……”

    高顺目光逼视方悦:“你就怎么样?”

    方悦气哼哼道:“我就彻底服了,今后全听南兄弟的吩咐!”

    南鹰笑眯眯道:“原来你老兄并不服我,也不想听我号令!”

    方悦昂首道:“不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别人说你杀虎厉害,我又没亲眼看到,如何能够服你?”

    南鹰不由莞尔,这方悦虽然粗鲁暴躁,却是一个直人,看来值得一交,笑道:“好!我就与你比试,不过动刀动枪容易误伤,咱们来比拳脚如何?”

    方悦大喜,生恐南鹰反悔,连忙脱去上衣,露出一身坟起的肌肉,摆出架式,口中喝道:“南兄弟昨天受了点伤,我又敬你是客,请先出手!”

    南鹰闻言对方悦更是大生好感。

    方悦见南鹰双手负在身后走上前来,仍是笑嘻嘻盯着自己并不动手,渐感不耐,刚要喝问,突然南鹰左手伸出一引,眼光不由被带得向他左手望去。

    南鹰闪电般欺身上前,一拳抽在方悦小腹,方悦登时弯下腰来,心中刚叫上当,背上已挨了重重一记肘击,正痛彻心肺间双膝后弯处又吃了一脚扫堂腿,不由自主仰天倒在地上。

    南鹰轻松的拍了拍手,将方悦一把从地上拉起道:“如何?方兄服了吗?”

    方悦疼得呲牙咧嘴,怒火冲天道:“不服不服!你方才使诈,我是中了你的奸计!”

    高顺肃声道:“老方不要让人小觑!输了便是输了!”

    方悦原本黝黑的一张脸涨得直欲滴出血来,说不出话来。

    南鹰却摆手笑道:“无妨无妨,我们再比一次!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次让你先出手!”

    方悦嘴上不服,心中却已收起轻视之心,微一凝神,大喝一声,左拳虚晃,右手一拳挥出直击南鹰面门,直听拳风虎虎,确是威猛无伦。

    南鹰眼中神光暴射,清晰的把握住这一拳的轨迹,竟然迎着拳势冲出,待拳风扑面,突然侧头矮身,身形一转。

    方悦一拳擦着南鹰肩上击空,已知不妙,蓦然发现南鹰欺入怀中,大惊失色间,两边肋骨同时剧痛,已被南鹰连环肘撞中,身体一软,浑身力气也消失无踪。

    南鹰一击得手,再不迟疑,反手抓住方悦手肘拉向自己,同时背臀部顶住对方腰部,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方悦从身后重重掷出。

    方悦腾云驾雾般摔出,在一片尘土飞扬中轰然坠地。

    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忘记了喝彩,口型都张成大大的“o”型,连本来已对南鹰实力有着过高评价的高顺,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第一次方悦败阵,众人还可以理解为是南鹰取巧或者说方悦轻敌,可是第二次,众目睽睽下方悦仍在一个照面间被轻松打倒,这就绝对是实力悬殊了。

    直到方悦呻吟着爬起,众人才回过神来,再望向南鹰目光都带了敬畏,要知道方悦可是公认的谷中第二高手,这个南鹰的实力也太恐怖了吧!

    殊不知南鹰已经暗中笑破了肚皮,情知蒙混过关。他最擅长的便是近身搏击,所学也都是教官将柔道、摔跤、空手道和泰拳揉合汇成的精华,更经历过无数次实战,真可称得上是千锤百炼。然而器械方面,除了军刺和匕首外,其他全然没有学过。说什么动兵器怕误伤,根本是扬长避短的藏拙之举,若是真刀真枪,他只怕不是方悦的对手

    方悦见南鹰仍是笑容可掬的走来,情不自禁退了一步,眼中也闪过一丝惧色,却见南鹰只是为他轻轻拂去身上尘土,不由心中大愧,高声道:“南兄弟好功夫,我今天心服口服了!”扭头回到队中。

    南鹰站回石上,见高顺学着他的样子偷竖起大姆指,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众人,对他们的反应很满意,笑道:“现在还有人不服吗?如果有请站出来,我很乐意再来一次以武会友!”

    众人想起刚刚方悦被痛扁的凄惨下场,坚决一致的摇头。

    “那么大家是准备要听我的话,跟着我好好学喽?”

    众人这次头点得极快。

    “好!好!好!”说着南鹰板下脸来,说到最后一个好字,已是声色俱厉,“恭喜大家,从现在起你们将接受最严酷的训练和考验,所有人都要称呼我作长官!你们可能会象痛恨魔鬼一样痛恨我,因为我会给你们带来各种想象不到的痛苦!所以我奉劝你们之中的软骨头,趁早给我滚蛋!不要今后丢人!”停顿一下他大吼道:“都明白了没有!”

    众人见他适才还和蔼可亲,突然换了一副凶神恶煞的嘴脸,都不由心中打突,齐声应道:“是!”

    南鹰又吼道:“你们没吃饭吗!大声再说一次!还有,要叫我长官!”

    众人亦受到感染,齐声吼道:“是!长官!”

    南鹰微微一笑,当年教官这番训话虽然老套,却是调动情绪的有效办法。

    他放缓口气道:“记住!今天你们训练,是为了保卫家园!今天你们受苦,是为了来日建功立业!将来你们中的成功者会追随你们的谷主走出这个山谷,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乐土!所以!”

    他叹息道:“所以你们恨我吧!”

    众人均生出不祥的预感,果然南鹰又吼道:“方悦出列!”

    方悦一呆,随即猜到出列的意思,傻瓜般站出,不知南鹰会让他干什么。

    “今天第一课,体能训练,方悦带领全队,围山谷跑步三圈!”

    所有人生出晕倒的感觉,山谷一周少说有十几里,三圈便是四五十里,这人果然是魔鬼。

    高顺见众人仍在发呆,眉头一皱喝道:“你们没听到吗!还不快去,如果不能跑完……”

    南鹰已经迅速接到:“就没有午饭吃!”

    方悦见高顺发话,不敢再拖,猛一咬牙,带头奔去,众人只得心中暗骂跟随而去。

    高顺见大队渐渐远去,才问南鹰:“兄弟,你让他们训练体能,是不是有什么用意?”

    南鹰点头道:“正是!大哥曾说过,清儿的武功不错吧?”

    高顺奇道:“是啊,清儿的武功在全谷中可以排进前十。可这和让他们跑步有什么关系?”

    南鹰叹道:“可是就连她,在昨日逃避猛虎追赶时也很快就力竭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高顺猛省道:“不错!所以你才想到要锻炼他们的体力!”

    南鹰眼中闪过狡黠之色道:“这只是一个原因,我还有其他的用意!”

    他缓缓道:“我要从中选出有潜力者培养成精锐,组成一支特种部队,由我教授各种本事,将来天下大乱,咱们招兵买马,便可以他们为骨干,充实到军队中担任各级军职,很快他们就会把我教的本事象火种一样传播开来。嘿,大哥你说,这样的军队战斗力会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高顺听得悠然神往:“这样的劲旅定要起一个威猛的名字!”

    南鹰目光闪动:“名字已经有了!就叫陷阵营吧!”

    高顺惊叹道:“陷阵营,好名字!我几可想象出日后这支奇兵冲锋陷阵,所向披靡的雄姿了!真亏贤弟能想出这么好的名字!”

    南鹰再也忍不住笑道:“不是我想的,是你想的!”说罢伸了个懒腰,掉头就走。

    高顺听得如入五里雾中,见南鹰走开,忙唤道:“贤弟此话何意,你又前往何处?”

    南鹰头也不回道:“什么意思你自己想!我去干什么还用问?你算算我有几顿饭没吃了!我快饿晕了!”

    留下高顺一个人兀自苦思:“我何时起过陷阵营这个名字?!”

    陡然目中一亮已经明白过来,笑骂道:“这个臭小子,原来是提前盗用了我日后想到的名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