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鹰飞汉末 第十七章 巧计困兽

【书名: 鹰扬三国 卷一 鹰飞汉末 第十七章 巧计困兽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神级医生敛财人生[综]仙道可期最强大脑口袋妖怪之林克[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     第二天清晨,陷阵营仍如平时一般在空地集合,南鹰双手负后不徐不疾的踱来,笑咪咪的站在大石上。

    众人见他笑容,不由均是心中一寒,不知他今天又想出什么奇怪的练习方法。

    果然,南鹰下令陷阵营分为四队,由方悦、高铁、高风和高清儿各领一队,开始例行长途拉练,并一脸坏笑的宣布,哪一队最后完成长跑便会增加特殊练习。

    四名队长心中打鼓,立即各自开始紧急动员,严令属下队员不得懈怠,务求摆脱垫底云云。高清儿更是粉拳挥动,扬言谁敢拖后腿连累全队,就要群起攻之。所有队员都是冷汗直冒,暗自憋了一口气准备大干一场。

    只听南鹰一声令下,所有队员立时如饿狗抢食般狂奔而出。开始尚保持严整队形,但过不多时,各队的队长首先开始了小人行径,高铁见方悦全队渐渐领先,便暗中下令本队慢慢挤压,将方悦的长蛇队形拦腰切断,方悦队立时大乱,好几人控制不住,相互碰撞,摔得东倒西歪,气得方悦大骂高铁卑鄙。

    有了队长们率先垂范,所有队员也逐渐放开手脚,什么拉人衣袖,脚下使绊的阴招发挥的淋漓尽致,更有人假装跌倒,趁机滚入别队进行破坏。瞧的高顺哭笑不得,而南鹰大叹禁区假摔之王也不过如此。

    不久,高风队50余人垂头丧气的被南鹰带向山谷另一头,而其他3队队员以默哀般的眼光目送他们远去后,兴高采烈的开始了一个时辰的站队练习。

    南鹰将他们带到一处山谷边的僻静处,这才令众人席地而坐开始训话。

    他见众人一脸委屈,笑得更开心了:“我猜你们一定很不服气吧?也很委屈吧?”

    众人头点得直如小鸡吃米,更有人唉声叹息。

    南鹰脸一绷:“你们之所以会输,会不如别人,是因为你们太老实,你们的队长更老实!”说着手指毫不留情的指向高风。

    在众人哀怨的眼光中,高风的脸涨得通红,他本就是一个不善言辞的本份人,这会儿百口莫辩,心中又自怨自责,一时之间连死的心都有了。

    南鹰又极尽挖苦讽刺,将众人损得头都抬不起来,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作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儿,开始洗脑:“你们品性质朴这是好事,而且你们的本事也不见得就比他们差。为什么会输呢?是因为你们的脑筋还不够灵活!你们试想下,如果上了战场,敌人诡计迭出,我们却实实在在,那不是连命都输掉了?”

    见众人一齐大点其头,又长叹道:“我实在是不忍心瞧你们继续沦落下去,这才以增加特殊练习为名,把你们调出来,就是想给你们悄悄多传授点本事,使你们能够迎头赶上!我现在对你们的方针就是‘帮!学!赶!拼!超!’,一定要让你们这队成为全营第一!”

    众人不由一齐热泪盈眶,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希望时,原来我们还是有机会的。一时群情汹涌,所有人纷纷立下豪言壮语,发誓要在长官的带领下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南鹰见诡计得逞,阴笑道:“好!你们果然有前途!今天我就先来教你们一些埋伏设陷、生擒活捉的绝活。第!”

    众人大喜,以无比期盼的目光望去,却见南鹰命人发给他们人手一把阔斧,众皆愕然。

    南鹰施施然道:“你们先去砍二百棵树来,全部一样的海碗粗细!”

    众人你望我,我望你,高风迟疑道:“长官,你不吗?为什么又让我们砍树?”

    南鹰眼一瞪:“让你们砍就砍,哪儿来这么多废话?是不是不相信我?”

    “没,没,没!我们这就去!”高风吓得掉头奔向树林。

    南鹰悠闲自得的架起二郎腿,嘴中叼着一枝野花,还哼起了“咱们工人有力量”,监督众人将一棵棵伐好的圆木在空地上摆的整整齐齐。

    众人挥汗如雨,奋战了一个时辰,这才完成任务,眼巴巴的瞧着南鹰,希望他可以”的本事。

    却见南鹰招手命一名队员来到身前道:“你去传令,其他三队可以吃饭午休了,下午由我大哥带领照常进行对抗训练。”

    高风大着胆子道:“长官,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回去先吃饭休息?”

    南鹰斜眼望向他,“呸”了一声道:“你们?没学到本事就想偷懒了?做梦吧!一会我大哥会将你们的午饭送来,全队放弃休息,开始下一个课目!”

    见众人皆是一副苦瓜脸,又教训道:“想学本事还不得多受点苦!你们要是自甘堕落也行,这就解散回去任他们笑话吧!”

    高风一咬牙吼道:“兄弟们,我们绝不能让人耻笑!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跟着长官好好干!”

    “是!”众人一齐咬牙切齿大吼。

    “很好!”南鹰拍了拍手站直身体,“下面你们用这些木料给我盖间大仓房吧!”

    众人一齐摔倒,高风结巴道:“盖……盖房子?”

    时间飞快流逝,一下午过去了,一间全木制的宽大仓房已经矗立于空地上,但工程似乎仍未完工,不时有人进进出出搬运各种材料,还有人大筐大筐向外运土。

    其他三队均已完成了一天的训练任务,有人好奇心起,想凑过去瞧瞧究竟,却被值守武士告知:长官有命,任何人不得靠近仓房百步之内。

    大家不由啧啧称奇,远眺而去却被仓房墙壁所阻,根本不知内中玄机,只得议论纷纷的散去。

    远处山峰上,一人立于树下暗影中,也正观察着谷中情形,良久才苦恼自语道:“他们此为何意?为何会突然兴建仓房?”

    突的一震道:“难道他们已经勘破山中的秘密?不好!我必须加快行动了!”

    伸手轻抚卧于身侧的黑虎,叹息道:“从今夜起,你就要多多辛苦了!不过,再不可轻易伤人!”

    那黑虎低低咆哮一声,状甚不甘。

    那人微怒道:“昨夜你私自潜入谷中,已经伤了几条人命还不够吗?你只要造成谷中恐慌,将他们逼走即可!若再轻易害人我定不饶你!”

    那黑虎这才收起目中凶光,低声呜咽几下。

    那人轻拍虎首,微笑道:“这就对了!真是听话的好孩子!”

    仓房内,众人在南鹰的指挥下正干得热火朝天,浑然忘记了劳累,高风站在南鹰身侧,目瞪口呆的瞧着眼前一切,叹道:“长官!在下可真是五体投体了!你教兄弟们的这些陷井机关可真是奇思妙想,闻所未闻之名!”

    南鹰得意道:“那当然,你们不要小瞧了这些本事,日后若是大规模用于战事,不知能减少多少无谓的伤亡!就是用于现在,也可以将我们生活的山谷铸成铜墙铁壁,管教敌人来得回不得!”

    说着不由叹道:“只可惜时间紧张,材料有限,不然更厉害的招数我还多着呢!只好以后慢慢教你们了。”

    高风虽是老实人,头脑却转得快,一想便讶道:“长官,你说时间有限,难道今天的练习你是另有目的?”

    南鹰赞许道:“不错!你和高铁不愧是我大哥最器重的人!确是智勇兼备!今日之事,就是你队不输我也会设法让你队或高铁队来此受训,毕竟有些事方悦和清儿暂时还做不来!”

    高风汗颜道:“长官的夸奖可真是愧煞我了!事实上我只是猜想长官平时做事皆有深意,断不会突然让我们来这儿盖房子吧!”

    南鹰轻笑道:“你有此想法已经不易,你说的不错,我确是有一件大事要靠你们来完成。听大哥说,你平日行事稳重,心思缜密,当可不负此任!”

    高风不由肃容道:“蒙谷主和长官信任,我定当竭尽全力!”

    南鹰沉吟道:“不止是你,你一会儿再挑十名队员一齐行动,一定要口风严密,行事稳健之人,只怕这几夜都要在这儿住下了呢!”

    高风点头答应,张口欲言又止。

    南鹰知他心意,拉他到一边耳语,只见高风一双眼睛越睁越大,脱口道:“原来是这样…….!”

    南鹰一把捂住他嘴:“你小点声!”

    高风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一挺胸道:“长官放心,这件大功我们队立定了!”

    南鹰点头道:“事关重大,一定要保密!另外,你还要悄悄帮我准备点东西!”

    又拉着高风嘀咕了一阵,见高风目光渐亮,微笑道:“你都明白了吧?这就去吧!”

    高风坚定的重重点头,转身去了。

    入夜,山谷中一片寂静,距坞堡几里外的仓房孤零零的矗立于漆黑的夜幕中,仿如一只静卧的巨兽,显得甚是突兀。

    黑虎悄然无声的从一块山石上纵跃而下,向坞堡方向窜去,幽绿的双瞳如鬼火般注视着四周的一举一动,高竖的双耳朵也分毫不拉的收集着各种声音,锋利的虎爪隐藏于厚实的脚掌,巨大的身形如风一般在黑暗中闪过。在这幽谷的暗夜中,它便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突然它猛的停下身形,警惕的向前方望去,空气中传来一阵浓烈的血腥味,它不由贪婪的重重吸了几下,这实在是一种引诱,也挑动了它体内原始的狂暴和杀意。

    它双目凶光闪动,掉头向气味源头的大仓房潜去。

    仓房大门洞开,仓内漆黑一片,似摆放了很多木柜,隐约只见幢幢黑影。它犹豫了一下,前爪不安的扒动地面,但愈来愈重的血腥终使它低吼一声,慢慢行了进去。

    仓中一个人也没有,危险的感觉越来越近,它敏锐的直觉告诉它这可能是一个陷井,一声咆哮便欲返身出仓。

    一道厚重的木栅轰然坠下,堵住了大开的仓门,同时“嗒嗒”几下,一点火光亮起,瞬间沿着一条贯穿四周地面的小沟燃烧起来,将整个仓中照得如同白昼。

    黑虎见火光几条人影闪现,知道已中埋伏,狂吼着向最近的一人扑去,只听那人轻笑一声,猛然拉动手中一条长绳,跟着身体后翻,从身后的小窗中跃出仓外,其他几人纷纷效尤,人一翻出窗口,便听“砰砰砰”几下,竟是从外面立即用隐蔽的翻板将窗口全部锁死了。

    头顶处破风声响起,一根粗大的木柱当头压下,黑虎敏捷的避开,但一排木钉又从身侧荡来,它只得怒吼连连,左躲右闪。

    仓外不远处,高顺和南鹰并肩而立,高风等人肃然立于身后。

    高顺听着仓库内机关引发的连续不断的猛烈碰撞声和黑虎嘶吼,由衷赞道:“贤弟真是妙计,如此不伤一兵一卒就可将这条妖虎擒住,真是让人心服口服!”

    南鹰微笑道:“大哥未免太过褒奖!畜生就是畜生,它再厉害也不可能想到这整个仓库便是一个绝大的陷井,将它引入更是简单,高风在仓内洒了这么多牛血羊血,老虎哪里能受得了这般诱惑!”

    高顺叹道:“贤弟太谦了!此事说得容易,又岂是可以轻易办到的!”

    高风等人也是一脸钦服之色望向南鹰。

    仓内突然群响毕绝,南鹰喜道:“成了!”右手一挥。

    高风立即奔到仓壁旁从事先留出的小孔察看,也大喜高叫道:“捉住了!”

    众人拉起仓门的木栅,果见那黑虎已经被一个巨大的木笼罩住,正在啃咬木笼的立柱。

    众人齐声欢呼。

    那黑虎见众人进来,停止了抓咬,一双虎睛闪过幽寒杀机,瞧得高风等人心中也不禁暗自胆寒。

    南鹰微笑着走到笼边,紧盯着那黑虎的双目道:“老朋友,咱们又见面了!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只是你却要在此住上几天了!”

    那虎竟似听懂,一声大吼震得众人耳中嗡嗡作响,一齐色变。

    南鹰却是夷然不惧,竟然蹲下身子毫不相让的望着那虎道:“你也不要发怒!我们留你也只是为了和你的主人见上一面,我想他这回定要露面了!”

    说着重重哼了一声道:“我猜你能听懂我的意思,我警告你,在这里不要再耍什么花样,不然我也很乐意扒你的皮,吃你的肉!”

    那虎果然安静下来,眼中竟似闪过一丝惧意,众人大奇。

    南鹰拍了拍手,站起身体道:“很好!只要你听话,我绝不伤害你!”

    转头道:“高风!立即命人挖掘木笼四周地面,以石板填埋,以防这位虎兄掘土而出。同时在这木笼外再修筑一个更结实的木笼,派人配齐强弩,轮班看守。仓库外也要有人全天守卫,任何人不得靠近!”

    高风沉声道:“长官放心!我会亲自寸步不离守在这里!”

    南鹰赞许的点点头,和高顺打个眼色,两人一齐步出仓库。

    高顺长出一口气道:“好了!这黑虎被擒,余虎皆不足虑,我们总算可以放下心上大石了!”

    又皱眉道:“只是这幕后之人,贤弟又打算如何将其引出呢?”

    南鹰神秘一笑道:“大哥放心!不用我们引,他会自己出现的!”

    说着不理高顺一脸错愕,伸了个懒腰道:“这可真是累坏我了,今天晚上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睡上一觉了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