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鹰飞汉末 第二十五章 逝者已矣

【书名: 鹰扬三国 卷一 鹰飞汉末 第二十五章 逝者已矣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口袋妖怪之林克最强大脑仙道可期[灰姑娘]王子走开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南鹰无精打采的坐在一块青石上,但瞧着众人忙忙碌碌的往返搬运贼巢中的粮食和财物,这才有了几分兴奋。

    他还当必有一战,岂知众人依贾诩之计,向山寨余贼出示了强全和那李头领的首级,又示威性的发了二轮弩箭,二十余山贼立即吓得弃寨而逃,竟是兵不血刃就占了山寨,南鹰不由大感无趣。

    贾诩缓步来到南鹰身畔,面露微笑道:“我们不战而屈人之兵,而南兄竟似不太高兴啊!”

    南鹰双手托腮,随口道:“哦!文和啊!唉,是不太高兴,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无甚危险的练兵机会,竟然白白给这些山贼浪费了!我还想继续给高风他们上一堂山地攻坚的课程呢!”

    贾诩惊道:“什么?高风他们全是南兄所训练的吗?”

    南鹰斜眼瞧去:“你以为他们自己能练出来吗?没听他们都叫我长官呐!不过他们在所有人中也算不错的了!”

    贾诩惊容更甚道:“所有人?这么说还有不少人?”

    南鹰点头道:“恩!一共200余人吧!才练2个多月,还早得很呢!”

    贾诩默然半晌,才道:“我还当已经高估了南兄,不料南兄之高深莫测,还在我想象之上。南兄你可知道,虽然只有200余人,但若都有昨日杀贼的本事,那将是一股可怕的战力!”

    南鹰摆手道:“不值一提!只不过乱世将至,练一批子弟兵守户保家罢了!”

    贾诩漫不经心道:“乱世?如今天下归治,一片太平,南兄是否危言耸听呢?”

    南鹰哈哈一笑,长身而起道:“文和是故意考较于我吧?”

    贾诩淡淡道:“何以见得?”

    南鹰叹息道:“当今之世,政治黑暗,经济凋敝。朝廷内,宦官与外戚尔虞我诈,轮番乱政;地方上,豪强地主与割据军阀为非作歹,鱼肉乡民。民间又逢连年灾荒,人祸加天灾,以致出现“死相枕藉”、“民相食”的人间惨剧,使盗贼峰起,匪患不绝,更有太平道和五斗米教借传道之机,广聚民众,意将推翻汉室王朝。如此乱世,文和竟还敢说是太平盛世吗?”他这一番话虽是大半引自历史教科书,却是字字珠玑,振聋发聩。

    贾诩目露奇光,直视南鹰,半天才摇头道:“南兄,你到底何人?竟连天下大事也把握得如此精准!实令诩自愧不如!”

    南鹰淡然不语,心中却笑得肚疼,知道已经成功打动贾诩,令他另眼相看。

    贾诩垂首深思了一会,猛然抬头道:“诩冒昧相求,愿与南兄为友,今后共同进退,不知南兄愿意收留在下吗?”

    南鹰心花怒放,不由仰天大笑道:“能与文和为友,却是我三生有幸呢!”伸手与贾诩相握,贾诩亦捋须而笑。

    南鹰笑了半天,突然想起一事问道:“我此次准备前去洛阳办事,并顺便沿途探访隐于山林的英雄名士,不知文和可有意随我一同前去?想来若有文和指引,必定使我收获良多!”

    贾诩摇头叹道:“南兄啊南兄!你其志不小啊!也罢!我便陪你走上一趟吧!也算先报你昨日搭救之恩吧!”

    南鹰大喜,猛然喝道:“高风!”

    高风疾步奔来,躬身道:“在!”

    南鹰断然道:“你带5名兄弟,负责护送粮食、财物和马匹并贾兄家眷,先行返回黑虎山!我与贾兄带其他兄弟继续前往洛阳。你回去转告我大哥,务必好生安置贾兄家眷。二十天后你我在洛阳会合,我会一路上留下标记,你按我教授的暗记标识之法前来寻我!”

    高风犹豫道:“可是,长官你并不认识去洛阳的路,我这一走?”

    他头上又被拍了一记,南鹰笑道:“呆子,我虽不识路,贾兄却是刚刚从洛阳而来啊!此处距我们山谷虽只有3、5天的路程,但负责护送贾兄家眷却是职责重大,不容有失,只有你亲自出马,我才放心!”

    贾诩在一旁听得心中感动,插言道:“还有一事,却要请高兄留意!这马蹬虽好,目前却不可公诸于众,若被世人效仿,今后很多事我们将优势尽失!所以请高兄赶路时仍需多多辛苦,不要以马蹬示人!”说罢眼望南鹰,大有深意。

    南鹰心中一动,也明白过来。

    高风苦恼道:“先生所言甚是!只是我们虽无问题,但是他们?”他眼光已向商队众人扫去。

    贾诩亦不由苦恼道:“不错!若是不相干的人,我们尽可杀他们灭口,可是这些人却是难以下手了!”

    南鹰听得心中暗跳,这毒士果然够狠,动辄出手便是干净彻底,连忙咳嗽一声道:“不可不可!他们仍可算是战友,我们只须多加劝告,再多塞些钱财,让他们不得再使用这个马蹬便是!”

    贾诩叹道:“南兄仁厚,但此法终究不是万全之计,迟早会泄露出来!”

    南鹰微笑道:“无妨!这只是最简单也最原始的用法,我仍有精制之法,其效果胜过此法十倍!”心想,我回山后让铁匠给你们打出现代马蹬不就完了?谅别人一时三刻也想象不出来。

    贾诩和高风一齐叹服。

    贾诩遥指前方道:“南兄你瞧,我们已经进入弘农郡,再向前二日不到便可抵达洛阳了!”

    见南鹰身躯微颤,奇道:“南兄,南兄?你怎么了?”

    南鹰强压下心中的激动道:“没什么!只是有些兴奋罢了!”暗道,洛阳啊,我终于又要踏上你的土地!

    贾诩微笑道:“南兄从未来过洛阳吗?对了!我至今尚不知南兄仙乡何处,家世出身呢!不过你这姓氏倒是极为少见!我便从不知道还有人姓南!”

    南鹰随口半真半假道:“不错!我虽然姓南,我父却是姓刘,而我也可算是祖籍洛阳,但我自幼随父远走西域,却是未曾再踏足洛阳!”

    贾诩大讶道:“尊翁竟然是洛阳刘姓吗?据我所知,洛阳刘姓大多均是汉室宗亲啊!难道南兄亦是皇族?”

    南鹰一滞,信口胡诌道:“这我便不知道了!家父并未向我详述祖上情况,我一直以为我便姓南!后来家父不幸惨死,临终前才说出他实是姓刘,但未及细说,便……便已经过世了!”说到此处,脑中又回荡起“龙”的遗言:“别了,我的儿子!你记住,老爹的真名叫刘安!”

    他不由双目微红,“龙”实是他心底最大的伤痛。

    贾诩目光一亮,心忖若南鹰真是皇亲后裔,一旦认祖归宗,那可是天降喜事!但见南鹰悲伤的神情,却无论如何也不忍再追问下去,只得牢记在心。

    距洛阳越来越近,南鹰却似心中越来越沉重,他实在不敢去面对即将面对的结果,如果那宇宙飞船尚未降临地球,便说明自己的穿越很可能已经影响了历史的发展,那么“龙”的起死回生也只能成为泡影。这将是对他最大的打击!飞船啊飞船,你是否已经到来!?

    南鹰欲哭无泪呆呆的坐在山崖之上,遥望着远处巍峨宏大的洛阳城,心中的伤痛却是无以复加。

    他终于寻得隐龙基地所在的大山,带着众人发疯般的整整找寻了二日,甚至发现了千余年后仍未变化的几处熟识之地,却始终不曾发现有半分飞船降落过的痕迹。

    他握紧了拳头,指甲竟然刺破了手心,却远不能消弥内心撕裂的痛苦,难道一切真的无法挽回了吗!自己也将永远留在这个时代,再也不能回到未来,不对,这定是一场恶梦,我要快点醒来!

    他疯狂般的撕扯头发,剧烈的疼痛告诉他,这并不是梦境,是事实!是真象!是残酷的现实!

    “啊……………”他猛然起身,发出不甘和绝望的狂啸,在山间来回激荡,经久不息。

    他慢慢走近崖边,心中突然有一种冲动,很想就此一跃,便再不会有烦恼了。

    远处,贾诩等人已经发觉有异,不由大惊失色,纷纷狂奔而来。

    贾诩距他最近,抢上前去一把将南鹰拦腰抱住,吼道:“南兄,你这是怎么了!”

    众人也已赶到,七手八脚将南鹰从崖边拖回。

    南鹰万念俱灰的喃喃道:“我失败了!我没有机会了!我没用,救不了他!让我死吧!”

    贾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多日来朝夕相对,他本认为对南鹰已是相知甚深,南鹰沉稳之中不乏幽默,冷酷之中蕴含血性,机变百出却又博古通今,最让贾诩欣赏的还是他遇事冷静,无论身处何等境地却始终一派镇定自若,如此人才,早已让贾诩为之心折。

    虽然此次入山,他已经敏锐的发觉到南鹰有些失态,却不料今日竟无端有此轻生之举,实是令人不可想象。

    他怔怔的瞧着南鹰无神的双目,叹道:“南兄!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南鹰慢慢抬起头来,茫然道:“我?是啊!我是什么人呢!”

    突的高声吼道:“我是一个无用的废人!我不远千里而来,就是为了救一个人,现在这个梦破碎了!文和,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废人!”

    贾诩缓缓道:“这个人是你父亲吧!”

    南鹰雄躯剧震,艰难道:“文和!你,你怎么知道的!”

    贾诩淡淡道:“你认为这个答案很难猜吗?几日前你提到你的父亲便曾经有一次失态!”

    他叹了一口气道:“南兄!你我都知道,他已经过世了!”

    南鹰泪水终于狂涌而出:“不!”

    贾诩忽然怒道:“够了!不要再做此儿女之态!你这个懦夫!我太失望了!”

    南鹰被骂得发呆,张大了口傻瓜般瞧着贾诩。

    贾诩站起身来,再不望南鹰,瞧着天际的斜阳,悠然道:“南兄!我问你,日出东方,为何?”

    南鹰头脑仍是有些乱,勉强道:“请文和赐教!”

    贾诩柔声道:“日出东方,便是为了落于西方!”

    南鹰失声道:“什么?就是如此简单?”心道,我差点以为你会说出日心说的理论。

    贾诩从容道:“不错!就是如此简单!我再问你,一日之中,日起于东而落于西,而明日也是如此,明日之明日亦然,却是为何?”

    南鹰终是聪明之人,渐渐明白过来。

    他不敢以现代知识作答,沉吟道:“这便是自然的法则!”

    贾诩转身赞道:“说得好!这正是自然之道!然则人生如何?”

    南鹰默然半晌,才苦涩道:“人生就是为了迎接死亡!”

    贾诩抚掌道:“精辟!那么为何南兄却看不穿生死之事?”

    南鹰不由张口结舌道:“我?”

    贾诩目露温柔之色道:“我再问你,你父因何辞世?”

    南鹰低沉道:“是为了救我!”

    “那么你想念他吗?”

    “想!”

    “那就永远想念他吧!逝者虽已矣,活着的人就应该更好的活着,这样他便会一直活在你心里!”

    南鹰不能置信的抬头望向贾诩,如此超脱之语竟能出自古人之口吗!心中的悲痛却似已渐渐化去。

    贾诩微微一笑道:“好!不愧是我所佩服的人!看来你已经想通了!我去山下等你!”

    说罢,转身洒然向山下行去。

    南鹰目视他清瘦孤傲的身形逐渐远去,轻声道:“文和!谢谢你!虽然后人皆称你为毒士,但我却已经知道,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