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鹰飞汉末 第九十三章 褒中之变

【书名: 鹰扬三国 卷一 鹰飞汉末 第九十三章 褒中之变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神级医生敛财人生[综]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仙道可期最强大脑口袋妖怪之林克[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     寒光一闪,一柄利刃架在了那天师军将领颈间,雪亮的刀锋映在他不敢置信的面庞上,显得份外惨白。

    百余少年一齐发作,或用兵器将身边天师军士卒制住,或抽刀向城楼上杀去,让人不禁怀疑,他们事先都将兵器隐藏在何处?

    那天师军将领目眦欲裂,嘶声道:“你们不是天师道子弟!你们这群奸诈小贼!我好恨呐!”

    苏飞一脸歉然之色,安慰道:“将军,对不住了!以后你们都跟着我们干吧!我们绝不会亏待你们的!”

    这番话却是适才那天师军将领对苏飞说的,此时一听之下,险些没有将他气晕过去。

    一名面色严峻的少年走了过来,他抬手扯去身上的旧衣,露出内里的锦绣衣衫,口中不耐道:“飞弟,还在废什么话?将他们都绑了!”

    一群少年一拥而上,用麻绳将城门处拿下的数十名天师军捆得结结实实。那天师军将领被额外照顾,捆得活象一只弓背的大虾。

    此时,城上的少量守军也被杀得四散而逃。

    那天师军将领倒在地上,恨恨道:“小贼,不要以为拿了我,就可以攻下褒中!我在城中仍有数百兵士,足可将你们碎尸万段!”

    那锦衣少年目光一亮,欣然道:“如此甚好!不然我岂非太过悠闲!你手下现在何处?”

    忽然,远处足音雷动,夹杂呼喝之声,显然是城中各处的守军均已闻风而动。

    那天师军将领大喜,长笑道:“这不是来了吗?哼!有种先杀了我!但你们也休想逃走!”

    那锦衣少年摇头道:“不!你还算是条汉子,我绝不会杀你!不过,你的手下吗!我只有对不住了!”

    他缓缓从怀中取出一条鲜红丝带,系于额上,将一头散乱的长发扎紧,更显英武不凡,瞧得那天师军将领都是一呆。

    那锦衣少年再抽出一柄环首大刀,眼中突然凶光大盛,象是一头饿极而醒的猛兽,浑身散发出令人屏息的嗜血杀意。

    他长刀遥指渐渐冲近的天师军士卒,暴喝道:“兄弟们!除贼便在今日!”当先杀去。

    近百少年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紧紧跟随着他的背影,猛冲而上。

    那锦衣少年甫一冲入敌丛,长刀挥处,立即搅起一阵腥风血雨,所有挡在他面前的士卒都在血光飞舞中倒下,不是残肢便是断头,其手段之狠,令人悚然心惊。

    那锦衣少年手下的少年,也个个身手矫健,显露出与年龄绝不相符的狠辣与老练,刀光霍霍,尽向天师军士卒的致命处斫去,顷刻间便将天师军的攻锋势头压了下去。

    那天师军将领终于色变,嘴蜃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当第十八名士卒惨叫着跌倒,那锦衣少年面前再无一人胆敢阻挡,只余一地尸体和残肢断臂。

    恐惧袭上每一个天师军士卒的心头,这明明是一个半大小子,怎么会如此狂暴可怕!他们一齐向后缓缓退去。

    那锦衣少年伸手拦住手下的兄弟,低头向身上瞧去,一袭锦衣早已为鲜血浸透,他不由微微一笑,却不知这个笑容落在对面敌军眼中,是何等的狰狞可怖,几个天师军吓得腿都软了。

    他自语道:“唉!能不杀人便不杀人吧!”

    突然抬高嗓门喝道:“对面的,最后一次警告,立即弃械者,免死!”

    敌丛中一阵骚乱,显然是有些进退维谷。<>

    那天师军将领猛然用尽力气叫道:“兄弟们!不要再抵抗了,你们不是对手!快逃吧!不用管我!”

    三百余名天师军士卒闻言如蒙大赦,纷纷掉头便跑。

    那锦衣少年转过头来,奇怪的瞧了那天师军将领一眼,点点头道:“很好!我有点喜欢你了,是个讲义气的好汉!”

    那天师军将领翻了翻白眼,干脆闭上了眼睛。

    苏飞跑了过来,小声问道:“大哥,如今怎么办?”

    那锦衣少年侧着头,想了想道:“留下一半人,看住俘虏!其他人嘛!”

    他又瞧了瞧天师军溃卒的背影,简明扼要的说道:“抓住他们!”

    南鹰在王累、贾诩、程昱等人的前呼后拥之下,以游山玩水的速度缓缓前进。此时的南鹰,已经彻底抛去了南郑一战后的烦恼,嘴上与众人谈笑风生,心中却在不住盘算回到鹰巢之后的诸多事务。

    腰背处一阵酸痛传来,南鹰不安的扭了扭腰。唉,当着外人的面不能安上马蹬,这实在是一种极大的折磨与痛苦,还有那可恨的席坐,为什么这些官僚们不懂得发明个椅子什么的?马扎也行啊,天天挺着腰跪在地上,难道他们没有人得腰肌劳损吗?还是自己的鹰巢好啊,想到什么,画个样子让属下们打造就行了。

    远处,一座城池的轮廓隐约可见。

    南鹰扬鞭一指道:“王郡丞!那座城池便是褒中了吧?”

    王累策马赶上几步,小心翼翼的将距离控制在落后半个马头的位置,才微笑着回答道:“正是!”

    南鹰大笑道:“如今的汉中,也只有褒中和沔阳两地,仍然握于贼手!难道大人对此毫不介意?”

    王累赔笑道:“上使之意是?”

    南鹰凑过头去,低声道:“本使随行尚有数千虎狼之师,要不要本使发兵,将此城顺手攻下?这份功劳便可单独算在你郡丞大人头上了!”

    王累心中一动,随即理智占了上风,淡淡道:“谢上使提携,但下官身为郡丞,不司掌兵之权,若擅自动兵,只怕会被朝中那些口诛笔伐之士谏一个心怀叵测之罪!”

    南鹰哈哈一笑道:“是本使失言,大人莫怪!”

    他话锋一转:“不过依大人之才,屈居一个郡丞之位,倒确是有些不妥,不知大人心中理想如何?”

    王累突然感到有些口干舌燥,怔怔道:“这个!这个嘛!”

    南鹰不待他答话,又道:“如今天师道虽败,但放眼天下,山河未定,处处危局,别人不说,便是那太平道,又岂会安份守己?”

    他轻轻道:“一场席卷天下的大乱就要开场了!”

    王累猛力一惊道:“上使这么肯定吗?那太平道真的要反?”

    南鹰冷笑道:“此处没有外人,本使也不怕坦白的告诉你,数月前,本使与当今天子便在宜阳同时遇袭,行刺者便是张角本人!”

    王累险些从马上跌下,骇然道:“前几日,程先生便说过张角曾有刺驾之举,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怎么?上使大人当时也在宜阳吗?”

    南鹰随口道:“哦!前些时日瘟疫横行,本使恰在宜阳与神医张机先生一齐治病救人,不想竟然迎得天子圣驾!”

    王累终于现出呆滞神色:“神医张机?”

    他脸上闪动着明悟的光彩:“上使!您的尊姓莫非是姓南吗?”

    南鹰心中大叫不好,可是已然无法收回,只得故作镇定道:“不错!郡丞竟然也听说过本使之名?”

    王累突然发出喜悦不禁的欢呼,大叫道:“原来竟然是您!试问天下谁敢说没有听过您的事迹呢?”

    南鹰吓了一跳,自己天子密使的身份都没有让王累激动成这样,这是怎么回事?

    王累似乎瞧出了南鹰的困惑,目光射出感激崇敬之色,轻轻道:“上使,您似乎并没有将自己的壮举当成一回事啊!”

    南鹰点了点头,道:“医生治病,不是理所当然之事吗?有何壮举可言?”

    王累呆了半晌,才叹息道:“上使,累今日算是五体投体了,您可知道?因您和张机先生的义举,到底救活了多少人吗?若非您不愿留下全名,只留下南神医的传说,只怕当今之世,民间为您立下的功德碑便数以千计!”

    南鹰失声道:“不会吧?这么夸张?”

    瞧着王累茫然之色,连忙道:“嘿!这夸张嘛,便是言过其实之意!”

    王累摇头道:“非也!别处下官是不清楚,但仅我益州一地,因上使而活者便不下三十万人之多!”

    南鹰虎躯一震,突然想到了对郑莲说过的“希望”二字,又想到了那些面无生气的患者和累累尸体,还有宜阳城中无数跪谢的百姓,不由眼中也蒙上了一层雾气,他有些神伤道:“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若是能再早些医治,唉!还有很多人能幸存下来!”

    王累不敢置信的转过头来,死死盯着南鹰的脸,嘴唇颤抖,似有千言万语将要诉说,终于化作一脸的高山仰止之色。

    南鹰却苦笑着微微摇了摇头。

    两人同时生出相交不深,却心意相通的奇妙感觉。

    良久,王累才颤声道:“能识得上使大人,实为累生平之幸!唉!怪不得,传说中的寒冰令牌竟会出现您的手上,也只有您,才配得上这面号令天下的玉牌!”

    南鹰一时兴起,正容道:“郡丞大人切莫再以大人相称,本使虽蒙天子赐令,却并无一官半职在身!”

    王累竟然丝毫不以为意道:“这又有何分别呢?以上使活人千万的功绩,天下原也没有什么官职可以相封了!”

    “说得好!”贾诩策马而来,“主公虽无天子赐爵位在身,却蒙天子隆恩,与主公兄弟相称,又有什么官职能比得上这份尊荣呢?”

    说着,递过一个嗔怪的神色,显然是责怪南鹰太过忠厚,轻易便透了底细。

    南鹰暗暗一惊,只得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这番话落在王累耳中,却无异于一个晴天响雷,他再次生出险些坠马的感觉,失声道:“什么!天子称之为弟!”

    南鹰赶紧捂住他的嘴,眨了眨眼道:“郡丞大人请低语!”

    王累终究是个聪明人,连忙道:“是!南使君!”说着也眨了眨眼,竟是立即换过了称呼。

    南鹰不由大笑,看来这王累也迟早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贾诩也一旁微笑不语,这王累有胆有识,难得又对主公感佩有加,日后与张鲁一明一暗的控制汉中,此人当为不二之选。

    王累目中露出神往之色,悠悠道:“南使君竟能与天子兄弟相称,真是令人羡慕!累直至今日,尚无缘目睹天颜!”

    南鹰想到灵帝那一脸诚挚的笑容,也不由神驰,笑道:“要说到我这位灵帝兄长,那可真是……”

    王累和贾诩一齐愕然道:“什么灵帝?”

    南鹰一呆,险些一个嘴巴抽在自己脸上,自己这张嘴还真是有点把不住门,这灵帝之称乃是刘宏辞世之后才追赠的谥号,如今灵帝身体康健,自己怎么就说溜了嘴呢?

    他脑中电闪,口中却微笑道:“当今天子聪慧,各种灵思妙想层出不穷,是以我私下为他起了个绰号!”

    王累紧张的左右瞧了瞧,才压低声音苦笑道:“看来,南使君确是与天子情谊深厚,不过,下官斗胆说一句,这种话毕竟有失君臣之礼,使君还是少说为妙!”

    南鹰暗松一口气,微笑道:“谢郡丞大人提醒!”

    王累突然神色古怪,显然是想到了一些灵帝的传闻,他掩口轻笑道:“不过下官细细想来,使君之言倒颇有几分道理!”

    几人同声大笑,轻轻松松便将一句失言之语带了过去,只有贾诩满怀深意的瞧了南鹰一眼,似乎听出了什么破绽。

    南鹰心中又提了起来,这老小子死里逃生之后,实是智比妖孽,不要被他死缠烂打的逼问才好。

    突然,遥望数里之外,隐有烟尘浮现,似乎有兵马开来,跟着,远远一骑鹰巢哨探快速驰来。

    众人均是眉头一皱,此处虽与褒中近在咫尺,但天师军仅有区区千人守城,自保已是岌岌可危,难道看到大队人马在此,竟然还敢主动来犯不成?

    那鹰巢战士迅速策马来到近前,向南鹰下马行礼道:“禀主公!前方三里处,发现一队二、三百人的天师军!”

    高顺恰好快马赶到,闻言吃惊道:“怎么可能!二三百人竟敢对我数千之众主动出击?他们疯了不成!”

    那鹰巢战士苦笑道:“禀高帅!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属下距离虽远,瞧得不真,但那队天师军丢盔弃甲,步履仓皇,毫无阵形可言,绝对不会是来进攻的!”

    “而且!”他犹豫了一下,“属下远远望见,他们身后,似乎另有一队人马,看样子,倒极象是在追击那队天师军!”

    王累略显紧张道:“事情有些不对!汉中全境的官军均没有调动啊!我且问你,那队追击的人马有多少人?”

    那鹰巢战士又犹豫了一下,终于很认真的说:“属下认为,他们不会超过五十人!”

    “你说什么!”所有人一齐惊呼道。

    ps:凄惨啊!没有推荐的成绩简直是惨不忍睹,收藏也开始掉了,竟然连400都不到!看来是等不到上架了!不过,此书必会完结!白雪敢向所有人保证这一点!宁做奥特曼也绝不做太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