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黄巾之殇 第二十二章 战端开启

【书名: 鹰扬三国 卷二 黄巾之殇 第二十二章 战端开启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口袋妖怪之林克最强大脑仙道可期[灰姑娘]王子走开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轰”的一声,龙几从高处被人一脚踢飞,翻滚着从玉阶上直摔到殿堂之上。

    张让、何进二人一齐浑身一颤,跪在阶下,深深将头埋下。虽然知道必会引来灵帝的雷霆之怒,但谁也没有料到天子竟会在盛怒之下跺飞了自己的龙几,还好这座偏殿之上除君臣几人外再无一个下人,也不怕传将出去惹人笑话。

    南鹰轻轻将龙几扶起,走上阶来重新将龙几放好,苦笑道:“陛下何必动怒?好在此次张大人毫发未伤,贼子们也是死伤惨重!”

    此间没有外人,只有他和张让、何进、贾诩四人,他并没有蒙面。

    灵帝望着南鹰,见他因置放龙几而牵动伤口,正疼得呲牙咧嘴,更是火气上冲道:“张让不曾伤着,可是南卿却是三处负伤,怎能不令朕思之后怕?”

    他险些又要抬腿去踹那龙几,终于忍住,改为重重一掌击了上去:“还有!常侍府和洛阳狱同时遇袭,那唐周也被劫走!这一切可都是发生在朕的眼皮子底下,真是胆大包天,气焰嚣张至极!”

    他气冲冲的喘了几下,喝道:“张让,何进,你们说!朕要如何做?才能雪此奇耻大辱!”

    张让头埋得更低,悲呼道:“老臣无能,致令南先生为救护老臣而多处负伤,更令天子蒙羞汉室受辱,老臣唯有以死相谢!”

    灵帝瞪眼道:“你的死就可以搀回朕的颜面吗?荒谬!糊涂!”

    张让心中震惶,灵帝多年来从未这样训斥过他,看来此次张府遇袭,又伤了南鹰,已经彻底激怒了灵帝。

    他不由转头向何进求助般望去,关键时刻,只能希望这位儿女亲家能够为自己开脱一下了。

    何进抬头道:“陛下!如今之计,只有先发治人了!”

    灵帝一怔,冷笑道:“你是说要立即征讨太平道吗?朕来问你,你是否已经查得张角三兄弟的下落及其谋逆之地?”

    何进一愕道:“这倒不曾,可是………”

    “砰!”灵帝的火气又冒了上来,“那还谈什么先发治人?敌暗我明,你调集大军上哪儿去讨他们去?你是认为朕的钱粮多得花不完吗!”

    何进一缩头,再也不敢吭气。

    张让见何进也被骂得狗血喷头,心中一连串叫苦,只得再次向南鹰瞧去。

    南鹰想了想,开口道:“陛下!何大人其实也没有说错,太平道造反是迟早的事,朝庭发兵征讨也是势在必行,与其坐等,不如早日集结大军,也好以策万全!”

    “南卿啊!你怎么也如此轻率?”灵帝稍稍放缓了语气,但话中的责怪之意却是表露无遗,“打仗打的是什么?是兵马,是钱粮!你道朕不想出兵吗?”

    他轻轻一叹:“朕自宜阳返回后,无日不在殚精竭虑,愁的,就是这兵马钱粮!如今洛阳附近不过四万人马,粮不过二十万石!你教朕如何能够轻开战端!”

    “什么?”南鹰失声道,“怎么会只有这么一点!”

    张让接口道:“数十年来,朝庭先后为了抗拒鲜卑和平定西羌,已经是捉襟见肘。近几个月来,又为了大疫之后的赈济,各地府库更是被度支得空空如也,陛下险些要愁白了头发呢!”

    灵帝长叹一声道:“所以,到底是战是和?下一步该怎么走,朕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南鹰心中一惊,如此说来,岂不是骑虎难下?反观那太平道却是多年蛰伏,处处敛财,那王度当年便险些监守自盗,清空了一个县的赋税。可以肯定,太平道已经暗中聚集起数量惊人的钱粮,他们绝对不会为此而发愁。

    他想着不由冒出汗来,不会朝庭兵马打不过太平道吧?那么自己和马元义立下一?难道历史不会完全按照自己所知的走下去?

    灵帝见南鹰呆若木鸡,心中微微失望,他原来是想请南鹰出出主意的,看来他也是无能为力了。

    猛然间,他一眼瞧见贾诩正在低头深思,不由重新生出一丝希望,此人的才智绝对是天下罕有,何不一试?

    灵帝重重一咳,佯怒道:“贾诩,朕如今寸步难行,难道以你的聪明才智也不能为朕指出一条明路吗?”

    贾诩愕然抬头道:“寸步难行?可是陛下,小民不过刚刚算好了第四步!”

    众人几乎不能相信的耳朵,脱口道:“什么第四步?”

    贾诩面上泛出无可奈何之色,他语声沉重道:“陛下忧的是这兵马钱粮,其实此事不足为虑!想要打破局面并不难,小民已经算出破局五步中的四步,但却是心惊胆战,越算越怕呢!”

    他望了望一齐目瞪口呆的君臣几人,苦笑道:“在说出这几步方略之前,小民仍有天大之事呈明。陛下和诸位大人若想听真话,请先赦免小民妄言死罪!”

    “砰!”灵帝此次拍得手都疼了,却是惊喜之色溢于言表,“只要能解得眼前这个局面!朕不但不会降罪,反要大大的封赏你!贾卿请放胆直说!”

    贾诩深深的吸一口气:“此次一夜之间连袭常侍府和洛阳狱的,绝对不是太平道!”

    蓦的,偏殿之上针落可闻。

    南鹰突然灵光一闪,骇然道:“难道,难道又是他们!”

    张让、何进同时心头一跳,他们自然知道南鹰说的他们是谁。

    灵帝的面上蒙上了一层青气,他沉默半晌才道:“可有证据?”

    “没有!”贾诩坦然道,“但是陛下请,洛阳及周边所有太平道的隐藏势力均受到重创,他们是否还有如此实力能够同时攻击两处严密防御的重地?”

    “答案显然是不能!太平道如今最大的心思不应该放在展开报复和惩治叛徒上,他们的首要之事,应该是集中有限的精锐,迅速组织起一支大军,公然行那谋反之事!”

    灵帝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如果确实是那些人干的,他们的目的何在?”

    贾诩低下头去:“这只是我的猜测!他们的目的应该分为明暗两层,且有虚实之别!”

    南鹰听得头都大了:“文和!能不能尽力说得通俗一点?”

    贾诩微笑道:“好!我且先从明面说起,贼人们分别大举进攻常侍府和洛阳狱,其目的何在?”

    南鹰一呆道:“进攻常侍府当然是为了刺杀常侍大人,进攻洛阳狱嘛,我本来认为是要清除叛徒唐周,可你又认定杀手们不是太平道,而是会任之家!这个理由我就不明白了!”

    灵帝几人听得入神,也一齐点了点头。南鹰的问题恰恰道出了他们的疑惑。

    “原因很简单!”贾诩轻描淡写道,“因为唐周也是他们的人!”

    几人一齐如受雷击。

    何进骇然道:“这怎么可能?那么,那么他为何仍要?”

    贾诩点头道:“何大人是想要问,那么他们为何仍会及时揭露马元义的阴谋,间接挽救了洛阳吧!”

    灵帝几人一齐惶然点头。

    贾诩轻轻一叹,怔怔道:“所以我才说,越想越怕啊!真是好深的算计!从行刺天子起,他们就一直将太平道玩弄于股掌之上,令其不知不觉之中,成了别人的工具而不自知!”

    南鹰生出极不妥当的感觉,叫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贾诩哂道:“还不明白吗?他们先是欲将天子置于死地,却被我们意外的破坏了!而马元义的计划又实在是天衣无缝,侵害了他们的利益,他们便毫不犹豫的进行干预,将一切纷争和对抗直接摆在了朝庭和太平道之间,为的只是四个字!”

    “两败俱伤!对吗?”灵帝的面色显得有些狰狞,“他们才好从中取利!”

    贾诩一呆,躬身道:“天子圣明!所以小民斗胆猜测,他们昨夜的目的,刺杀张大人是假,营救唐周是真,因为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在经历过行刺天子、奇袭洛阳等事件后,天子若是再不对太平道采取措施,便无法向天下军民交待!而太平道绝不会坐以待毙,也只能仓促应战!”

    张让恍然道:“唐周是唯一的知情人,若继续留在狱中,这个秘密便会有泄露的可能,所以他们假借杀我,吸引全城兵马的视线,一举袭破洛阳狱,救走唐周,彻底断去了这条线索!”

    “不错!”贾诩面上闪过洞悉一切之色,“所以行刺张大人是虚,越狱营救是实;公然报复是明,进一步激化朝庭与太平道的矛盾是暗!”

    他冷笑道:“现在看来,那封胥也一定是他们的人,因为他和唐周同时发动,配合上的巧妙实在到了令人不能置信的程度。倒是和昨夜的情况极为相近,看来他们的主事之人,是一个精于布局的高手!”

    “哼!”南鹰终于明白过来,不由生出枉自受人蒙蔽驱使的愤怒,他冷笑着,“不过,那主事之人难道不知道,计算精妙到了极处,便会处处留下破绽吗?”

    贾诩又低下头去,想了想才道:“主公虽然说的不错!但是我们已经尽失先机,他们每落一子,我们便不得不被动的防守一子,从这点上说,他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至于是否留下破绽,并没有任何的实际损害!”

    南鹰点了点头:“这就是传说中的阳谋吗?好吧!我承认,在这一回合上我们落了下风,可是我想知道!”

    他握紧了拳头,忿然道:“如果我们能在最短时间内扫灭太平道,他们是否还能笑得出来?”

    灵帝轻轻吐出一口气:“好险!不过还好!”

    他的目光轻轻扫过几人,面色重新平静如水道:“险些连朕也失去了方寸,中了贼人的奸计!不过好在有文和道破天机,还有几位爱卿为朕分忧,何愁群贼不灭,大汉不兴?”

    贾诩敏锐的听出了灵帝对他已经换了称呼,目中闪过激动的神采。

    灵帝沉吟道:“那么,贼人布局是希望朕尽快与张角开战,以达到他们渔人得利的企图。贾文和,你不是已经想出了五步方略吗?你且说说,这破局的第一步应该怎么做?”

    贾诩微笑道:“这第一步,陛下现在就可以拟诏,立即征剿太平道!”

    众人一齐骇然道:“这不是正合贼人之意吗?”

    ps:向大家致歉,几天来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关系停更了,从今日起恢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