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黄巾之殇 第四十二章 不谋而合

【书名: 鹰扬三国 卷二 黄巾之殇 第四十二章 不谋而合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神级医生敛财人生[综]仙道可期最强大脑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口袋妖怪之林克[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     中军大帐前,几个高脚铁架上的火盆正燃起炽亮的火焰,十几名彪悍的将军亲卫正来回巡视,将一切无关之人远远驱离。

    南鹰走入大帐之内,出乎意料的发现,帐中只有卢植、董卓、贾诩、高顺和北军五校的五名校尉,加上自己不过十人。他微微有些吃惊,看来此次军议确是非同小可,自己和高顺应该是在内黄之战表现杰出,才会破例以司马的身份列席。

    卢植见众将聚齐,欣然道:“此次内黄大捷,我军以微小代价全歼贼军精锐前锋主力,可谓是先拔头筹,相信消息传出,将会令各路征讨大军的士气都为之振奋!”

    他见众将一齐露出轻松的微笑,突然间叹息道:“各位将军先莫要得意,并非本将故意扫兴,目前正有几个不好的消息刚刚送抵本将手中!”

    他向着贾诩微微点头示意。

    贾诩苦笑道:“虽然我军首战得胜,但是其他各处战场却是败报连连,首先在南方战场,南阳已经被张曼成攻陷,郡守褚贡身死;其次是东部战场,汝南也已失陷,太守赵谦仅以身免,最后是我军负责的北方战场,虽然刚刚进入冀州便大获全胜,但是在距离最远的幽州,官军已经全线溃败,幽州刺史郭勋、广阳太守刘卫均已殉国。可以说,在整个战略态势上,官军已经处于完全的劣势!”

    南鹰心中骇然,脱口道:“难道南方的皇甫将军大军和东部的牵制部队也不能挽回形势!”

    董卓和五校尉一齐愕然,只有卢植目露奇光道:“哦?南司马怎么知道东部战线上是牵制部队呢?”

    南鹰心中一惊,醒悟到已经说溜了口,整个战略部局除了天子、何进、张让之外,只有自己、高顺和贾诩知道,不过相信北军主将卢植和南军主将皇甫嵩也是清楚的。如此机密军机,连身为副将的董卓应该也全不知情,由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假司马说出,自然会令卢植心中精觉。

    他摸了摸鼻子,急中生智道:“朝庭全部征讨大军不过七万,而我军已经拥兵四万,相信负责南方战场的皇甫嵩将军身为一代名将,自然也不可能担任虚张声势的角色。所以末将才斗胆揣测东部是牵制部队!”

    “哦?原来是揣测啊!”卢植伸手轻轻叩了叩案几,肃然道:“南将军,连本将也不清楚的军机大事,你最好还是不要妄加揣测的好!否则一旦动摇军心,本将怕你吃罪不起!”

    “是的!将军!末将谨记!”南鹰躬身道。他的背上差点冒出汗来,卢植当然是知道内情的,那么他如此严厉的告诫自己,是为了什么?难道在场之人会有jiān细不成!

    “南方和东方,不是本将负责之地,本将管不了,也没有能力兼顾!”卢植沉声道,“但是,几个时辰前,有一名黄巾降将宣称有重要军情禀告,而且事关我北方战场全局,令本将心中难安!所以本将才立即请来各位将军,一齐听听那降将说些什么!”

    他提高声音道:“来人啊!令那黄巾降将入帐!”

    一名高大的青年汉子身着普通汉军的皮甲,大步行入帐内。

    他的神色有几分憔悴,先默然向着卢植一礼,跟着目光一转,飞快的打量了一眼帐中诸将。

    当他的眼光落在南鹰身上,面上泛起无法掩饰的惊慌神色,脱口道:“yin南!”

    南鹰亦瞧着他有几分面熟,蓦然想起,此人正是那日严立率领的出战三将之一,事实上,他也是当时除了严立之外,幸存的唯一之人,难怪会识得自己。

    南鹰邪邪一笑道:“这不是那日纵马如飞的猛将兄吗?你的马术不错啊!否则今日便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那人额上突然渗出汗水,口吃道;“你,你绝不是县尉!你是,你是?”

    南鹰冷笑道:“本人南鹰,现为卢将军麾下假司马,兄台最好不要忘记了!”

    卢植打断道:“好了!闲话休题!堂下降将听着,如果确有重要军情上禀,本将保证留你一命!”

    那人伸手拭去额上汗水,迟疑道:“敢问将军大人,我真的能得到赦免吗?”

    卢植微笑道:“你放心!本将刚刚收到朝庭旨意,当今天子已经大赦天下,独张角不赦!所以说只要你迷途知返,不但没有杀身之祸,说不定还会戴罪立功,挣回一个功名!”

    那人惨然道:“三万五千大军都无法攻克一座小小的内黄,这还不是天意吗!在下当然愿意立功赎罪!”

    南鹰怀疑道:“你不会有什么yin谋吧?本将那日阵前对战时可是看得清楚,你绝对是严立的心腹大将,他自己身负箭伤逃命时,都没有忘记提醒你快逃!”

    那人目露恐惧之色,显然是又想到了那日的情景,良久,他才点了点头道:“南将军说得没有错!在下确是严立的副将,唉!将军真是令人畏惧,其实在下投降,也有几分原因是因为实在是怕了你!”

    南鹰“呸”的一声,破口大骂道:“说得就象见了鬼一样!本将有那么可怕吗?”

    众将一齐发出轻轻的笑声,卢植面上也闪过一丝笑意,他轻咳一声道:“那么,说出你所有知道的事情!如果情况属实,而且对战局有利,本将最少保你做一个司马!”

    那人点头道:“将军放心,在下如今已是阶下之囚,还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呢?”

    他突又咬牙切齿道:“而且,相信各位将军听完在下的结论,必然会明白在下临阵倒戈的苦衷!”

    卢植站起身来,亲自将一盏热茶递在他的手中:“你且慢慢道来!”

    “多谢将军!”那人露出感激之色,“罪将裴元绍,原为清河**司马属下军侯!”

    南鹰目光一亮,是裴元绍啊!看来最近碰上“熟人”的机率可是越来越高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碰上曹cāo和刘备呢?如果yin死他们,那么大把的绝代名将和盖世谋主可能都会尽入自己彀中呢!

    “其实罪将这一路兵马并非只有三万五千!”裴元绍刚刚说到第一句,便令众将一齐失色。

    “根据人公将军的部署,我河北太平军主力共计十五万人!由地公将军亲自领军十万,由下曲阳出发,沿平棘、任县一线直扑巨鹿,大渠帅严立领兵五万………”

    “什么!”董卓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还有一万五千人在哪里?”

    裴元绍答道:“我们的五万人马是由清河国东武城出兵的,行军几日后便接到地公将军遣使通知,令严立的族兄严政分兵一万五千人马前往甘陵驻守!”

    “原来是甘陵!”汉军众将一齐松了口气,这甘陵远在二百余里之外,对此处战局并无影响。

    “那么严政其人如何?”卢植询问道,“他的领兵才能和严立相比,谁高谁低?”

    裴元绍不屑道:“此人一向自恃是地公将军爱徒而飞扬跋扈,可惜手中却无真材实料,比起严立来差了不止一筹,而此人又妒忌心奇重,所以一向与严立不和!”

    南鹰不由疑惑道:“可是甘陵不是早就被你们攻破了吗?连甘陵王刘忠都成了俘虏,你们为什么还要重兵驻守呢!”

    裴元绍眼中闪过一阵悲凉之意,缓缓道:“这便是罪将的猜测了!从明面上看,河北太平军的主攻方向应是经冀州取道司隶,这是最快捷的路线!而严立也是依照指示如此执行的!三万五千大军快速突入,身后便是地公将军十万人马以为后援!”

    “明面上?你究竟是何意思?”董卓沉声道。

    “我无意中掌握了三条消息!”裴元绍两眼无神道,“事情有些不对,可是我向严立说出想法时,他却根本听不见去!”

    “第一,幽州广阳的太平军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可是他们不但没有就地扎根,消化和蚕食战斗果实,反而暗中由西南方向一路疾行!”

    “什么!”卢植也惊愕的站了起来,显然连他也不知道这个消息,“这怎么可能!你不是由东武城出发的吗?怎么可能掌握到广阳贼军的动向!休说距离上有四百余里之遥,在时间上也不吻和啊!”

    裴元绍木然道:“罪将可没有说过消息是来自广阳!其实是罪将在行军路上偶然拿下了一名细作,经过严刑逼问……..”

    他流露出苦涩的笑容:“他竟然是我们的人,而且是广阳太平军属下的斥侯,从他口中得知,广阳太平军约五万大军在攻杀幽州太守郭勋后,便立即马不停蹄的潜行入冀,秘密集结在清河国和安平国交界之处的山中!”

    卢植皱眉道:“五万人?为什么他们竟然连自己人都隐瞒呢!那斥候现在何处?”

    裴元绍脸上闪过yin沉的神色:“将军请想,如果五万大军突然毫无预兆的出现自己的身后,你会作何感想呢!”

    卢植沉吟道:“本将会想,这么一支足够威胁到本军的人马,行踪诡异且藏头缩尾,虽然貌似友军,但只怕来者不善!”

    裴元绍点头道:“罪将当时也这么想,所以在确认再也无法问出更多事情后,立即将其杀死灭口!”

    贾诩点头道:“明白了!你感觉到已经被卷入到一个yin谋之中,动辄可能死无葬身之地,当然要尽快灭口了!”

    裴元绍苦恼道:“罪将当时心中慌乱,立即杀了那人,可是事后却不敢将残杀同袍之事告知严立,毕竟这也只是罪将的猜测,根本没有一点真凭实据。所以无论罪将如何暗示严立要谨慎行军,他却根本听不入耳!”

    南鹰冷笑道:“真是矛盾!杀了唯一的证人,却又不敢如实说出,作茧自缚啊!”

    卢植心中生出极不妥当的感觉,他隐约感到黄巾军中似乎正在酝酿一个可怕的yin谋,他焦急道:“第二个消息呢!”

    裴元绍继续道:“原定计划是严立为前锋,地公将军紧随其后!十五万大军前后呼应,直取didu!可是我前锋行军多日,地公将军一方面严令我军继续加快速度,而另一方面,他的十万主力却以粮草不足为由,滞留于巨鹿一带,毫无寸进!”

    众将一齐愕然道:“张宝身为全军主将,当然有权进退自如,这又有何不妥之处呢?”

    裴元绍长叹道:“请各位听罪将说完第三个消息,这个消息却是来自仍然驻守清河国的旧部,他如今正是严政的副将!”

    众人一齐屏息倾听,只听裴元绍淡淡道:“听说被俘的甘陵王刘忠为了保全性命,已经向张宝献出他多年私藏的多处粮库,最少也有粮食六十万石!”

    “什么!”卢植脸色剧变,“你是说甘陵王刘忠竟然变节投敌了?”

    “不好!”突然一人跳了起来大呼道,“敌军与我军不谋而合,使的都是这一招暗渡陈仓之计!”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