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黄巾之殇 第七十二章 全面反击

【书名: 鹰扬三国 卷二 黄巾之殇 第七十二章 全面反击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灰姑娘]王子走开口袋妖怪之林克最强大脑仙道可期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在胡昭的指点下,汉军没有再盲目的攀山越岭,而是顺着曲折蜿蜒的山谷小径一路向西北而行,省却了很多麻烦。再行两日,前方探路的游骑兵来报,终于看到了山外的平原地带。

    南鹰立于仅容一马通过的山隙旁啧啧称奇,大自然的力量只可用鬼斧神工来形容。这出山的口子端的是奇妙,从外面瞧来只是一片毫无出路的山壁,可是千折百转之后,竟会是别有洞天,试问又有谁人能够想到呢?

    若非胡昭指出这条明路,大军只怕还会在山中多耽误几日时间,不过这条小捷好是好,就是太窄,有些地方两个人并肩都过不去,大大影响了万余汉军的出山速度。

    “将军!将军!”一个战士满头大汗的跑来,他一脸苦相道:“遇到麻烦了!”

    “哦?你且说说!”南鹰认出他正是那名天眼战士,不由好奇道:“会有什么麻烦呢?”

    “山道太窄,连战马经过都有些吃力!”那战士愁眉苦脸道:“属下驯服的那几头大象出不去了!”

    南鹰不由莞尔,这小子自从那日捕象归来,很是大大的出了一次风头,竟然就此一发不可收拾,天天去寻觅山中的野象。虽然河南一带的大象大多生活在平原上的密林之中,但山中幽静又无天敌,大象们已经渐渐开始向山中移居,是以,接下来的两日之中,又有两头大象被这小子给驯服了。

    南鹰拍了拍那战士的肩膀道:“那没办法了,放大象们回去吧!”

    “可是,真是令人惋惜啊!”那战士露出心如刀割的夸张神色,“师父曾向属下们说起过南蛮之地的大象,可惜却始终无缘得见!今日好不容易弄到几头,却转眼又要丢弃!”

    “恩?对了,杨昆确是从南蛮来的!”南鹰心中一动道:“今后有机会,说不定能组织个战象军团也说不定!”

    见那战士仍然恋恋不舍,笑骂道:“大象还能飞上天去不成?迟早是咱们的!只要扫灭黄巾军,本将便会将这个任务全权交由你来办理!”

    那战士目中大亮,习惯性的双足一并道:“是!”

    一万七千大军在郏县西北处的山区外突然冒出头来,险些没有将郏县县令吓得晕倒在地。

    可是仅半日之后,那县令探明这支大军竟是汉军主力,立即精神大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奔汉军大营而来。

    他不仅向南鹰和皇甫嵩送来了大批粮草,更带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张梁和彭脱的近三万大军在汇合了张曼成的援军,共约五万五千人马,正在全力攻打南鹰的目的地----颖阳城。

    “情况便是如此!”那县令苦笑道:“三日前,颖阳在黄巾军围城之时曾经派出过求援信使,可是下官的郏县虽是有些粮草,却不过三千守军,却哪里再能派得出援兵来?”

    “幸好上天庇佑啊!”那县令长长呼出一口气,“就在下官左右彷徨之际,几位将军竟会引领大军神兵天降,这下子颖阳算是有救了!”

    “却不知如今颖阳守将是谁,城中又有多少兵马?”南鹰问出了所有将军们都最关心的问题,敌军有近六万之众,实力不容小觑。如果颖阳弹指可破,那么即使发兵相救,也很可能中了敌军围城打援的毒计。

    “唉呀!说起此事,下官也是有些糊涂了!”那县令顿足道:“原先的颖阳令张大人也是下官的至交,可是下官派出的斥侯昨日刚刚来报,如今颖阳城上的汉军旗号却是一个斗大的‘孙’字!至于守城兵马,这个,实在是不知啊!”

    “孙?”南鹰和皇甫嵩相视一眼,均摇了摇头。

    “不好了!”淳于琼瞬间脸色铁青:“一定是孙坚!他并不知道我们从山中撤离,如果他仍然按照原先计划从背后向黄巾军发起进攻,将彻底陷入孤立无援的绝境之中!”

    “不错!”南鹰亦是失声道:“我们真是该死,竟然忘记了和他的约定!孙坚一定是力战受挫,不得已退入颖阳城中死守!”

    皇甫嵩的脸色也变了,如果令拼死来援的友军全军覆没,只怕将会终生愧疚。他沉声道:“请县令大人立即回去,继续加强城防,调拨粮草!本将和几位将军现在便要调兵了!”

    “咚咚咚”沉重的鼓声响遍了匆匆搭建而起的汉军大营,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卒,却一齐泛出兴奋和期待之色。将军们这是在擂鼓聚将,是要动手了吗?他娘的,虽然在山中的几日过得尚算是有滋有味,可是这口气可实是憋得狠了,堂堂王师竟被一群贼军逼得躲进了深山,如果传将出去只怕会颜面尽失!

    因为原先的将帐都被裁剪成一块块的防雨棚,皇甫嵩干脆将军议直接设在了刚刚搭好的将台上。他左首是朱儁、司马直,右首是南鹰、高顺,再下面则是一众军司马一级的高级军官。

    所有士兵和下级军官的面上都闪现着激动和好奇的神色。为了节约时间,连全部大军都被召集起来,在台下站得整整齐齐的一大片,只待将台上军议罢,大军便要立即开拔。如此别开生面的军议,不说绝后,也必为空前!

    “如今形势危急,佐军司马孙坚被围困于颖阳,张梁、彭脱、张曼成的六万大军正在昼夜猛攻!”皇甫嵩清扬激越的声音远远传出,连最靠近将台的数千名汉军都听得清清楚楚,“据本将估计,那颖阳原先不过四千守军,加上孙坚的四千丹扬兵亦不过八千,面对七倍之敌,必是朝不保夕!”

    “所以本将决定,立即尽起大军前往救援!”皇甫嵩大喝道:“由本将和鹰扬中郎将各领一军,分从颖阳城的西、南两个方向发起进攻,打破黄巾贼军对城内的封锁,接应佐军司马出城!”

    “诸位可有异议?”皇甫嵩的目光扫视一圈。

    “又是两部人马!那么哪队主攻,哪队佯攻?”朱儁首先开口道:“还有兵力上如何调配呢?”

    “没有主攻和佯攻之分,两队全是主攻!”皇甫嵩挥手道:“务令敌军难分我军虚实,这样对于救出城中守军更有把握!”

    “至于兵力调配嘛!”他沉吟了一会儿道:“维持现状,仍按之前的前军后军分兵吧!”

    “不妥!”南鹰起身道:“在那场大水中,前军的兄弟们有不少人壮烈捐躯,还是将朱儁将军的兵力归回后军吧!”

    朱儁看到皇甫嵩嘴角一咧,似乎便要拒绝,连忙起身道:“这样吧!既然南鹰扬一片诚心,本将便领二千人马协助皇甫将军,另令张节仍领一千人马听南鹰扬调遣!几位将军,不知意下如何?”

    皇甫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其实亦知南鹰和朱儁都是一片好意,如今他部下人马不过七千,而且最精锐的三河骑兵已经失去了战马,战力尚不如普通步兵,反观南鹰不但仍有万人,且至少仍有千匹战马,前后两军的战力已经严重失衡,正该重新合理调配才是。他维持现状之说,只不过自尊心作祟,不愿意主动开口求人罢了。

    他想了想,心中不由有些微微的羞惭,开口道:“那么由本将攻取南门,南将军攻西门如何?”

    他主动提出攻打路途较远的南门,其实是在变相的向南鹰示好,颇有些投桃报李之意。

    南鹰却笑了笑道:“多谢将军好意,我知道您是在照顾我。因为西门较近,而我的部下大多都失去了马匹,行动力远不如前!可是这南门,本将还真就非打不可了!”

    “至于行军速度方面,请将军只管放心!”南鹰傲然道:“骑兵就是骑兵,就算没有马,也比步兵跑得快!”

    “哦?南将军是对南门志在必得啊!”皇甫嵩颇有些郁闷,第一次向这小伙子卖个人情,却是碰了个软钉子,“本将要听听你的理由!”

    “我堂堂鹰扬中郎将南鹰,当然只能打南门!”南鹰嘻皮笑脸道:“这算不算理由?”

    “好吧!且由你挑选!”皇甫嵩倒也爽快,“那么大军即将开拔,南将军对于此次用兵可有斧正之处吗?”

    “不敢当!”南鹰微微一愕,这皇甫嵩似乎在经历过山中几日之后,对自己的态度大为转变,他淡淡道:“其实啊!本将的意见与将军不过是毫厘之差,不说也罢!”

    “毫厘?那么还是有不同的意见嘛!”皇甫嵩欣然道:“南将军不必客气,只管指出!”

    “不可不可!本将不会说话!”南鹰双手直摆,“若惹得将军恼怒,徒自伤了你我的和气!”

    “本将岂会如此小气?南将军,事关此战成败,还涉及将士们的性命!”皇甫嵩不悦道:“你岂可如此不分轻重?快快说出来!你我也好从长计议嘛!”

    “那我可真说了!”南鹰盯着皇甫嵩道:“先答应我不可生气!”

    皇甫嵩哭笑不得,气得一挥手,再不理他。

    “好吧!既然皇甫将军有令,那么本将就来罗嗦几句!”南鹰缓缓起身,径自向将台行去:“老实说,皇甫将军乃是世之名将,他的总体部署相当精准,本将并无异议,只是其中有一条细节,本将却是绝不敢苛同的!斗胆在这里说一说!”

    他说到这里,还回身向皇甫嵩拱了拱手。

    南鹰的声音很大,连后面的士兵们也听清了,所有人一直伸长了脖子向他瞧来。

    皇甫嵩和朱儁也交换了一个狐疑之色,这小子又在耍什么花样,非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不过这小子对皇甫嵩的总体方案似乎也很认同,究竟是其中什么细节令他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呢?

    “弟兄们这几日在山中一定过得很滋润吧?”南鹰的话令所有人都有些摸不着北,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多士兵们想到在山中天天吃着香喷喷的野味,不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可是本将心头一直堵着呢!”南鹰提高了嗓门道:“几千名兄弟的尸体还在颖水中泡着,他们的英灵不远,本将夜夜难以入眠!”

    所有人一齐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明白南鹰的意思了。

    “皇甫将军想要救出颖阳的兄弟,本将赞同!可是本将可不甘心只是救出他们了事!”南鹰歉然向皇甫嵩望去:“本将在此更正一下,我军此次出兵不是救援,是要全歼敌军!”

    “什么?”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这胃口也太大了吧!汉军刚刚脱离险境,不单是身体疲乏,装备损失也很大,怎么可能有力量发起一场歼灭战?

    “怕了?”南鹰冷笑道:“其实怕的是应该是黄巾军才对!他们九万大军都不敢和我们正面作战,只能卑鄙无耻的利用颖水才将我们逼退!现在他们只有六万不到,我们还有城中的近万兄弟并肩作战,难道你们却怕了?”

    “还想不想给死难的兄弟们报仇了?”南鹰的一声暴喝,令所有的士兵浑身一个激灵,一齐想到了那个可怕的夜晚,他们的眼白瞬间迸出了血丝。

    “想!”不知是谁首先吼了出来,很快汇聚成了山呼海啸的呐喊声浪。

    “好!既然都有这个决心!”南鹰哈哈狂笑道:“本将也给你们吃个定心丸!如今贼军只当我们已经全部淹死了,如果我军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你们猜猜,他们会不会吓得连魂都丢了?”

    士兵们一齐发出一阵暴笑,连皇甫嵩和朱儁都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这确是一大优势,如果利用好了,确实可以趁敌军惊慌失措之时将其彻底打垮。

    “本将知道,有些兄弟们心底一直憋着一口恶气,堂堂王师却在区区贼军面前连遭挫败!这滋味不好受吧?本将也是一样!”南鹰缓缓抬起右手,重重握成拳头:“古人都说过,知耻而后勇!兄弟们,一雪前耻就在今日!”

    皇甫嵩听得前半段,脸色不由微微一变,待听得后半段,却是轻轻一叹,说不出话来。

    “我们逃过了大水,走出了深山!可以说我们的命是捡回来的!”南鹰的大吼声响彻全场:“现在便是我军全面反击之时!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士兵们的疯狂情绪一下子被点燃了,黑压压的兵器象密林一般直指苍穹。不错!这条命都是捡回来的,还有什么可以畏惧的!

    皇甫嵩呆呆的瞧着面前的景象,再次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

    朱儁小声道:“怎么?心中不痛快吗?算了!人家南鹰扬亦算是帮了你一个大忙,你瞧士气多么高涨啊!”

    “放屁!”皇甫嵩凑到他耳边,半真半假的咬牙切齿道:“他帮了本将什么忙?再这么下去,本将的兵权都要被这竖子抢走了!”

    ps:感谢南溪老公公和玫瑰骑士团的打赏,其实白雪心中更想感谢的是南溪老公公一如既往的长期支持,感谢玫瑰骑士团的细心提点和真诚鼓励,说一句白雪琅琅上口却又发自真心的老话吧:您的支持才是我永不枯竭的动力源泉!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