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黄巾之殇 第八十九章 因祸得福

【书名: 鹰扬三国 卷二 黄巾之殇 第八十九章 因祸得福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仙道可期最强大脑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口袋妖怪之林克[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     汉军们仅仅用了一个时辰时间,便将战场清扫完毕,他们立即指挥着数百名俘虏推动大车,踏上了归程。

    虽然有部分粮食被焚毁,但相当于庞大的总量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望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钱车、粮车,汉军们个个笑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因为中郎将大人说了,只要安全返回大营,近万将士个个有赏。

    虽说发现不少大车之中并非装载了钱粮,可也是一些残刀断剑和被服之类的辎重物品,总能派上用场的。

    南鹰的嘴也是险些咧到了耳根,此战不仅夺得了粮草金钱无数,还意外的缴获了数百柄精制的刀剑,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虽然之前南鹰所部连战连捷,缴获甚多,可是基本都是一些陈旧不堪的破铜烂铁,价值不大。而这三批黑衣人持有的兵器却均为好钢所制,打造工艺也颇为讲究,甚至有不少五十炼的精品,若是拿到奇缺钢铁的大草原上,只怕一柄好刀便足以换上一匹优良的战马,这怎能不令他欣喜若狂。

    南鹰一边心不在焉的策马而行,一边心中已经打起了小算盘,金钱对于自己来说用处不大,只要分赏了将士们之后,倒是不妨全数上交…….不对不对,黄金还是有点用处的,可以用来向那贵霜马商阿基克斯购买那种高大的战马,看来也要扣他几成。至于粮食嘛,俗话说皇帝不差饿兵,老子一路上打生打死容易吗?说不得只有二一添作五了,谅天子和张奉就算是知道了,也不能说些什么。还有这几百柄好刀好剑嘛,这可全是本将额外挣来的战利品,不在那些粮草金钱之内,当然是全数保留了,哼,谁敢牙迸半个不字?瞧少爷如何管杀不管埋…….

    高顺见他满眼放光的呆相,如何能不明白他那点小心思,笑骂道:“口水都流出来了!你现在也算是一方名将,又家大业大,能不能有点出息?”

    他没好气道:“先渡过眼前的难关,你再高兴也不迟!”

    南鹰猛然醒悟过来,尴尬一笑,大喝道:“来人,传我将令!放出天眼,全军举火而行!”

    此令一出,稍微有点头脑的将士们立即明白过来,均是心中凛然,方才那点喜悦全部置之脑后,财富虽然诱人,总要有命享受才行。

    无须将军们再提醒,将士们眼中的点点金光瞬间变成了凛凛杀气,所有人都象眼冒绿光的饿狼一般,刀出鞘,箭上弦,火把举满大车前,整支队伍立时散发出惊人的气势,向所有在暗中虎视眈眈的人无声的传递着一个信号:大不了玉石俱焚!

    高顺的这一招确实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汉军启行不足一个时辰,天眼便传来消息,附近最少也有好几批人马在暗中跟踪,却没有一个人敢于冒出头来。

    南鹰、高顺均是心中冷笑,果然不出所料,这几批人马都是各怀鬼胎,根本不足为虑。他们都有不能暴露身份的苦衷,所以绝对不可能联合起来围攻汉军。而他们若论单个实力,更没有一批人是汉军的对手,谁也不敢率先发动攻势,唯恐消耗实力后被别人吞并。

    最大的危机就在于,是否仍有其他势力正在赶来拦截,若是汉军被迫与一股敌人开战,则立即便会受到四面八方的围攻,能不能保住车队不说,死伤惨重是无法避免的。

    随着时间匆匆而逝,眼见着距离汉军营地已经渐渐靠近,南鹰和高顺那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儿似乎也慢慢放了下来,可惜怕什么来什么,他们还是高兴的太早了。

    凄厉的鹰唳响彻云霄,南鹰仰首望着盘旋的鹰舞,猛然瞳孔收缩,虽然他只能看懂一些最简单的鹰舞,却也明白这是鹰儿发现前方正有大批人马迎面而来,最担心的祸事终于还是出现了。

    当近千汉军匆匆布成阵势,准备应对即将出现的恶战,前方的敌军终于远远现出了身影。

    所有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的汉军将士无不愕然,突然轰笑之声响成一片。

    南鹰的眼珠子也差点瞪出了眼眶:“老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来的敌人并不多,仅有三四千人左右,且全是步兵,而令汉军轰笑的原因,却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兵,只能说是一些拿着破铜烂铁的灾民。

    这些人中有老有少,个个衣衫褴褛,面有饥色,使的兵器更是令人笑掉大牙,不仅大多数人使用的只是削尖的竹竿,竟然有人连锈断了的铁犁都扛了出来。

    那些民不民、匪不匪的乌合之众也不说话,只是远远站着,却牢牢的扼断了汉军的去路。

    南鹰瞧得皱起了眉头,自语道:“看来这些人是被人当枪使了!”

    “枪?”高顺随口道:“就是你说的象矛一样的兵器?”

    他醒悟过来道:“你说当枪使,是指他们被人利用的意思吧?”

    “还能有别的可能吗?”南鹰的脸色沉了下来:“那些黑衣人定是眼看着没有机会夺得宝藏,便抢先绕到我们前方,向这些不知是流民还是山贼的人散布谣言,利用他们食不果腹的困窘,鼓动他们来攻击我们,便可趁乱行事,真是用心歹毒!”

    “看来确是如此了!”高顺的眉头也拧了起来,“真是太狡猾了!他们看穿了我们不会放手屠杀这些百姓,只要百姓们鼓噪起来,冲散我们的骑兵冲击阵形,他们便有机可趁了!”

    “怎么办才好!”高顺倒吸了一口气道:“这下子我们麻烦大了!”

    “哼!他们想得倒好!可是没那么便宜的事!”南鹰冷笑道:“本将是那么好欺负的吗?传令,三百骑兵发起警告性攻击!”

    骑兵们沉重的马蹄声骤然响起,数百骑一齐发起冲击的声势已经颇为惊人,虽然距离尚远,仍然惊得一些流民们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数百支长箭如蝗虫般猛然从骑兵阵中窜出,在流民们面前十几步的地方插得密密麻麻,如同长出一片茂盛的庄稼。

    流民们蓦的骚动起来,有人惊叫着跌跌撞撞的向后便跑,原本便已杂乱的阵形更趋混乱。

    “现在他们应该冷静下来了吧?”南鹰轻蔑的一笑:“我来和他们谈谈,说不定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说着双腿一夹马腹,单骑向流民们驰去。

    高顺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喝道:“典韦!跟上去!”

    “诺!”典韦大大咧咧的将双戟挂在马鞍两侧,空着手跟了上去。

    “又是一个麻痹大意的!”高顺哭笑不得,只得再次厉声道:“曹性何在?随行保护中郎将大人!”

    “是,末将领命!”曹性纵马上前,他将长弓用脚撑开一半,贴于马腹,然后右手搭箭在弦,这才不紧不慢的左手控缰,跟了上去。

    高顺终于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有一个可以信赖的部属啊!

    南鹰纵马来到流民阵前,他旁若无人的慢腾腾翻身下马,在道旁找了块大石一屁股坐下,才向最近的一个流民叫道:“你!别看了,对,就是你!帮本将去叫你们的头儿来,本将和他说说话!”

    那个长得老实巴交的流民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张大了口,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他求援的瞧了瞧身边的同伴,却发现他们个个也是面面相觑,满面尽是茫然之色。

    他略一犹豫,正在想着要不要答应下来,南鹰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大喝道:“能不能象个爷们?扭扭捏捏的,你当自己是大姑娘呢!去不去?给个痛快话!”

    那流民浑身一抖,正要转身去叫人,只听一个雄壮的声音淡淡道:“不必了!我已经来了!”

    一个年轻人分开人群行了出来,他体型健壮威武,粗豪的面部棱角极具男性魅力,正两眼不眨的盯着南鹰。

    南鹰与他利若激箭的眼神一碰,只觉双目一疼,差点没有下意识的扭过头去,不由心中大骇,怎么这支状若乞丐的流民之中竟会有如此人物?

    那年轻人亦是眼神一痛,终是无法抑止的避过了与南鹰的对视,心头更是大惊,自己有备之下竟然仍在气势之上落在下风,看来这位汉将定是一位久经沙场的悍将,否则怎能保持如此静若泰岳的从容自若!

    那年轻人心中凛然,面色仍是平淡如前,施了一礼道:“不知将军相召,有何指教?”

    “你这话可是有点意思,应该是本将来问这句话才对吧!”南鹰对这年轻人倒是再也不敢轻视,他尽力放缓口气道:“你带着这么多人阻住我大军去路,是不是受了别人蛊惑?若你迷途知返,本将便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是有人告诉了我们一个消息,说有汉军身怀巨量的钱粮途经此地!”那年轻人稳稳道:“可是我们没有受到蛊惑,来此阻路是我们自己的意愿!”

    “什么!”南鹰不由心中一怒,他霍然起身道:“这么说你想公然抢劫官军了?你好大的胆子!难道你不知道凭本将手下的兵马,只消半个时辰便可以将你们斩尽杀绝!”

    “虽然小人不知道将军是谁,但是也能看出你部下的厉害,你确是能够轻松的杀光我们!”那个年轻人不动声色道:“可是将军没有发现吗?我们这些人跟死也不过是一步之差,又怎么会畏惧将军的威胁?”

    “你!”南鹰大怒,突然他笑了出来:“好小子!很少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算你有种!”

    他重新坐了回去,微笑道:“你到底有什么想法?说吧!”

    “小人并不是一个傻子,当然能看得出来一件事!”那年轻人眼中猛然闪现出希望的光彩:“将军身负重大使命,而且更有很多人暗中窥测,只是不敢触犯将军的虎威,这才想引小人等来此送死,他们才好混水摸鱼,不知是也不是?”

    “看来本将小看你了!”南鹰猛然一怔,“既然你小子明知受人利用,为什么还敢来此抗拒官军?”

    “将军错了,从一开始我们便没有要抗拒官军的意思!”那年轻人面色沉重的一指身后,“我们只是不得不来,因为我们已经快要死了,因饥饿而死!”

    “接着说!”南鹰脸色沉了下来,他已经听出了那年轻人的言外之意。

    “我们只是想将军体念上天有好生之德,赏我们一口饭吃!”那年轻人诚恳道:“我们必终生感念将军恩德,又怎敢冒犯于您呢?”

    “你想要多少呢?”南鹰木无表情道。

    “这个嘛,小人刚刚已经粗算了一下!”那年轻人突然堆起了一脸的笑容:“从将军队中的三百辆大车数来算,如果全是粮食,那么至少有粮二十余万石…….”

    “没有那么多,本将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南鹰打断他道:“只有十五万石左右的粮食,其他大多都是一些帐篷被服和破旧铁器”

    “而且,本将也不怕向你坦白,这些大车之中的粮食被服和破铜烂铁都不算什么,真正贵重的还是黄金和钱!”南鹰眯起眼睛,仔细的注视着那年轻人的反应:“最少也有上亿钱和上千金!”

    那年轻人的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他喜道:“太好了!竟然还有帐篷被服和破旧铁器?这可都是我们最需要的东西!”

    “怎么你没有听清本将的话吗?”南鹰饶有兴致的盯着他道:“本将说了,还有大量金钱!”

    “那又不能当饭吃!”那年轻人不以为然道:“要它何用?”

    “那么你想要什么?”南鹰突然有些欣赏眼前这个年轻人,这小子的想法倒是和自己极为相似。

    “如果将军不为难的话!”那年轻人咽了一口口水,犹豫道:“请将军赏赐小人两万石粮食,七千人所需的被服,还有那些破旧铁器…….”

    南鹰突然沉下脸来,怒道:“大胆乱民,真胆敲诈本将不成!难道不知王法森严?”

    “将军恕罪!”那年轻人不卑不亢道:“不知道将军可曾听过一首民谣?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吏不必可畏,小民从来不可轻!”

    “不瞒将军说!”那年轻人毫不畏惧的迎上南鹰凌厉的眼神道:“小人之父亦是郡中小吏,却因为据守律法不听从太守凭欲私杀狱犯,竟因此获罪!小人凭一时之忿便劫了牢狱,并杀了太守,现在也算是一个亡命之徒!还惧什么王法森严?”

    “将军说小人是乱民?说得好!”那年轻人点头道:“小人现在聚集了几千流民于泰山之中,确是一伙乱民!但是敢问将军,小人为何而乱?若不是官逼民反,实在活不下去,又有谁愿意做这个乱民!”

    南鹰目不转睛的死死瞧着那年轻人,突然直挺挺的走上前去。

    那年轻人身边几个流民急了,警惕的拦在前面,叫道:“你想做什么!”

    却被那年轻人轻轻推开,他挺身迎上,昂然道:“将军是要杀我吗?”

    “杀你?”南鹰冷笑道:“本将会这么便宜你吗?”

    正当那年轻人如坠冰窖,暗中戒备之时,南鹰突然伸手一拍他的肩膀,大笑道:“好小子!是个人物!就凭你刚刚几句话,不仅你要的东西本将全部给你,再多给你一万石粮食如何?”

    此言一出,不但那年轻人目瞪口呆,附近的流民也一起听得呆了。

    那年轻人不能置信道:“将军莫不是在诓我?”

    “放肆!我家将军何等人物?怎么会诓骗于你!”一个炸雷似的声音暴喝道。

    那年轻人惊得浑身一震,抬头看到典韦的威猛相貌,更是心中一个激灵,他突然讶然道:“小人该死,竟然至今没有请教将军尊讳!”

    “本将是鹰扬中郎将南…….”南鹰尚未说完,突然发现那年轻人面色一白,不由奇道:“怎么?听过本将的名字?”

    “若知道是将军您,只怕小人真的未必敢来了!”那年轻人赭然道:“寻常百姓也许没有听过您的大名,可是小人一直关注战争态势,当然不可能不知道您的英勇战绩!”

    “看来你小子也不甘愿做一个平民啊!”南鹰突然板下脸来:“本将已经说过了,不会这么便宜你的!想要东西可以,以后跟着本将干吧!”

    “这个!”那年轻人踌躇道:“小人可是朝庭通辑之人…….”

    “不就是杀了一个太守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南鹰打断道:“本将负责帮你摆平!”

    “摆平?”那年轻人愕然道:“哦!多谢将军休恤,但是小人之父近日多病,小人无论如何也不能轻离左右,否则只怕再无相见之日了!”

    “这!唉,也罢!”南鹰一阵烦恼,这个时代的人把孝道看得比什么都重,当日郭嘉也是以老母在堂拒绝了他的邀请。

    “请将军放心!”那年轻人肃然道:“小人虽然不能立刻随侍将军帐前,但尽完孝道之后,小人定当为将军效犬马之劳!”

    “好!”南鹰大喜道:“就此一言为定!”

    “可是将军?您连我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就这么放心于我?”那年轻人终于说出了心中的一点疑问。

    “你叫什么名字和你的人品有什么关系?”南鹰耸肩道:“本将相信你,这就已经足够,如果你令本将失望,也只能怪本将眼光太差!”

    说到这里,南鹰瞧着那年轻人难以掩饰的激动之色,尴尬一笑道:“对了,是本将失礼,尚未请教这位壮士的大名!”

    那年轻人洒然一笑,长揖到地道:“泰山臧霸,见过鹰扬中郎将!”

    “臧霸?哈哈哈!”南鹰喜不自胜道:“原来是你!太好了!你小子这辈子注定是本将的属下,休想逃掉!”

    臧霸既感且愧道:“无名小辈,如何当得将军如此错爱!”

    “你错了!宣高!”南鹰微笑道:“你的名字本将久仰了!”

    臧霸浑身剧震,倒退了一步道:“将军怎会知道小人的表字?”

    南鹰亦是一愕,知道必定是自己说错了什么,却不知道错在何处,试探道:“难道宣高不是你的字?”

    “是!可是!”臧霸难以置信道:“小人三日前才刚刚行了冠礼取字,将军是如何知道的?”

    原来如此,南鹰不由恍然大悟,他只得装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拍了拍臧霸道:“这个你日后必知,至于现在嘛!你只要知道你我确是有缘之人,便可以了!”

    “有缘?”臧霸茫然道:“敢问将军,什么是有缘?”

    “这个!”南鹰差点语塞,古语中缘是沿着和因为的意思,教他如何向臧霸解释这是指佛家中的因果关系,他咳嗽一声道:“就是说,上天注定要你今生成为本将的下属,明白吗?”

    “那是小人的荣幸!”臧霸欣然道:“将军剿平黄巾,战功赫赫,更难得的是如此体恤我等百姓,能够跟随将军,夫复何求!”

    “你小子还挺能说话!”南鹰大乐,又亲热的拍了一记他的肩头才疑惑道:“宣高,你要的粮食、被服不难理解,可是你要那些废铜烂铁作什么?是不是想要兵器?你直说,本将再给你一些便是!”

    “将军,您真的误会了!”臧霸苦涩的一指身后道:“我们都只是一群活不下去的人,除了少数年轻人仍然有勇气抓起刀剑,大多数都只是老弱病残,我们要兵器何用?”

    “那么?”南鹰愣住了,“到底用来作什么呢?”

    “用来活下去!”臧霸轻轻道:“将军口中的废铜烂铁,却是我们的宝贝,可以打制成耕具!有了耕具,我们就能开荒种田,自给自足的活下去!”

    “唉!”南鹰只觉得心中猛然象是被针扎了一下,他瞧着那些面黄肌瘦的流民,长长叹息一声。

    “曹将军!”南鹰想了一会儿才道:“去告诉虎威校尉高将军,请他准备三万石粮食和所有缴获的被服、铁器,交给臧霸。另外,再选五十柄上好的刀剑,一齐送过来!”

    “多谢将军!”臧霸猛然翻身拜了下去,身后的流民立即黑压压的跪满了一地。

    “不要这样!”南鹰伸手扶起臧霸,眼神中有着一丝沉痛:“你做得对!今天你拦着本将,是给了本将一次机会!是本将谢你才对!”

    “本将这些日子只顾着打仗,只在意输赢,却是淡忘了一些更重要的东西!”南鹰怅然道:“不管什么样的世道,人的命才是最宝贵的财富!”

    “将军!”臧霸的眼中突然多了一些晶莹的东西,他突然重重道:“请将军恩准,属下从此便在泰山之上建立据点,静待日后为将军出力之时!”

    “哈哈!”南鹰不由放声大笑道:“看来此次夺宝之战,本将终于成为当仁不让的胜者!不但赢得了钱粮,更赢得了宣高和民心!”

    他游目四顾道:“现在还有人敢跳出来吗?”

    臧霸不动声色道:“请将军准许,由属下帮助将军将车队送回汉军大营!”

    “也好!”南鹰想了想,才道:“你先跟本将回营,再派一队人护送你和那些粮食物资回泰山去!”

    “这些人不好惹呢!”他瞧了瞧远方茂密的山林,轻笑道:“若是宣高直接领着东西就走,本将担心会是害了你们!”

    臧霸眉头一跳,感激的点了点头,他当然清楚,能令鹰扬中郎将都如临大敌的敌手,若是想要在半途中消灭他们这些流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对了!这帮王八蛋想借宣高的手来对付本将!”南鹰突然冷笑道:“却是弄巧成拙,反而令本将又得一强援,真是要谢谢他们!”

    “来人!挑选一些嗓门大的兄弟,给我吼上几句!”南鹰吩咐道:“本将也是识礼之人,不能失了礼数!”

    “是的!将军!”典韦当然听出南鹰这是要骂街,立即来了精神,“可是,吼什么话呢?”

    “不如就说这句吧!”臧霸接口道:“小人使计空忙碌,因祸得福来相助!如何?”

    “好句!”南鹰不由眉飞色舞道:“就这么吼!宣高真是深明我心!”

    高顺恰好缓缓策马而来,闻言不由啼笑皆非道:“你身为一军主将,怎么还如此意气用事?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这帮孙子躲在暗处给我们下绊子,这口气怎么能咽得下去!”南鹰嘿嘿一笑道:“不过算大哥说对了,我这个人什么都吃,就是不能吃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