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黄巾之殇 篇外篇 双面智者

【书名: 鹰扬三国 卷二 黄巾之殇 篇外篇 双面智者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敛财人生[综]仙道可期神级医生最强大脑口袋妖怪之林克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     白蒙蒙的雾气渐渐散去,远处仍有薄纱般的丝缕笼罩着田野,红日的掩映下,金黄饱满的稻穗把稻秆都压弯了,却将一滴滴露珠衬得分外晶莹yu滴。

    空气中传来阵阵诱人的野桂芬芳,还有那清脆婉转的鸟鸣声,无一不令人心旷神怡,仿佛置身仙缘洞天。

    轻轻的步伐声渐近,一个青衣男人正顺着田野边的林荫小道向山脚下的草舍缓缓踱去,他大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感受着那份淡淡的祥和安宁,白净秀气的面庞上也似乎有着一丝迷醉,他突然放声吟道:“前日返故里,晨起就露衣。洒然别浊世,陋室我自居。”

    “先生真是脱俗之人!”远远传来轻轻的掌声,一个身影从大树后转了出来。

    “既然如此,先生为何当日却又不辞而别?”击掌的少年淡淡道:“如今黄巾方定,先生倒似乎恋起家来了!”

    “哈哈哈!”那青衣男人欣然长笑,上前执着那少年的手道:“当日我一时静极思动,出去赏游山水,怎知一场天下动乱却将我困得寸步难行,有家难返。如今天下也已安定,自然是要倦鸟归林的!”

    “少来这些托词!”那少年冷着脸一把推开他的手,瞪眼道:“你只知自己逍遥,怎么不带我一同出去见见世面?”

    “逍遥?你人小鬼大,我若带你出去还不知会为我生出多少事来?”那青衣男人苦笑道:“坦然说,这次出去并不顺利,险些连命都丢在了外面,我倒是庆幸没有带你同去!”

    “什么?”那少年猛吃一惊,也顾不得再佯作生气,失色道:“遇上了什么危险吗?在哪里碰上的?”

    “乱世之中,危险无处不在,能有几处安全之地?”那青衣男人渭然长叹道:“好在有惊无险,总算是活着回来了,其中种种,不说也罢!”

    “所以我才有感而发啊!”他环顾四周,换上一副轻松之色:“还是咱们家乡的山山水水好啊!”

    “看来你这次出去,定是充满了奇趣与冒险!”那少年脸上泛出羡慕之色:“可惜我老母在堂,不然也要出去闯荡一番!”

    “不必心急!你小子天纵奇才,现在只是珍珠蒙尘,不为世人所知!”那青衣男人微笑道:“但是我相信,终有一日,你的智慧与才干足以令天下震动!”

    “唉呀!”那少年清澈深邃的双眸中蓦的爆发出动人的神采,他脱口道:“你这番话,倒是与那位将军对我评述几乎一样呢!”

    “将军?是朝中哪位名将?”那青衣男人一怔道:“莫非你这几个月中又遇上什么大人物了?”

    “嘿嘿!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那少年无可掩饰的露出了几分得意之色:“还真是一位当世名将哟!但是只怕你却没有听过此人的名头!”

    “哦?”那青衣男人不动声色道:“说来听听,看看以本人的孤陋寡闻是否真的没有听过?”

    “这位将军年不过弱冠,却是智勇双全!”那少年滔滔不绝道:“初出沙场的第一战,便以三千之众在冀州大破三万黄巾,尔后又领兵五百奇袭……”

    “你说的是那位鹰扬中郎将?”那青衣男人淡淡道:“我怎会没有听过他的大名,确是如雷贯耳!”

    “咦?看来你这几个月真是没有白跑啊!”那少年一滞道:“我这些都是从荀家兄弟口中才听得的秘密消息,你是从何处知道的?”

    “这么说,你们见过面了?”那青衣男人答非所问道:“对他什么感觉?”

    “我是月余之前在颖水之西的山中偶然遇到他的!”那少年眼中闪过崇慕之色:“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令人一见相投!”

    “颖水之西的山中?”那青衣男人眼神微缩,跟着微笑道:“既然如此敬服,你小子怎么不向他自荐一番?”

    “自荐?呸!太过小瞧于我!”那少年傲然道:“是人家主动开口求我,我都没有答应呢!”

    “不过,这是因为尚有老母在堂嘛!”他挠头道:“否则我说不定还真就答应了!”

    “嘿嘿!好毒的眼光!好大的志向!”那青衣男人自言自语道:“真是佩服!”

    那少年有些讶然,道:“你说什么?是说他还是说我?”

    “都是,哈哈,都是!”那青衣男人打了个哈哈,突然道:“小子,你一向懒惰,今日这么早就堵在我这蜗居门前,不会是来与我闲话家常的?”

    “唉呀!险些忘记正事!”那少年抚额道:“昨日荀家兄弟听说你远游而归,着我邀你前去小聚呢,便在明晚!”

    说着,他急急转身去了,口中尤自叫道:“我尚要去请钟先生,他近日因病辞去了阳陵县令一职,就在这附近小居呢!”

    他突然转身道:“明日可是高朋满座,都是为你洗尘的!你不可爽约!”

    那青衣男人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怔怔的静立了半晌,才摇头轻笑一声,向着那处草舍行去。

    “贤弟果然是人脉宽广,交游广阔啊!”轻轻的笑声从背后传来,“回乡不过两日,便有这许多本土名士与你相晤!”

    那青衣男人浑身剧震,正yu推门的手竟然僵在半空动弹不得。

    他艰难的转过身来,望着来人道:“你,你,你不是在闭关苦修吗?”

    那人耸肩道:“我既然站在你的面前,自然说明已经功成出关了!”

    “哼!你出得倒是时候!”那青衣男人闪过一丝怒色,上前戟指道:“你知不知道?我们二十年的大计都已毁于一旦,你之前怎么不出来主持大局!”

    那人沉默下来,良久才道:“这段日子苦了你了!我只是想来向你辞行的,今后只怕再也无缘得见了!”

    “是吗?你真的要离开了!”那青衣男人仰首观天,眼中闪过无尽的迷茫之色:“有时我真的很好奇,那里究竟有什么?令你如此痴迷,连王图霸业也可以视为粪土!”

    “不管我身在何处,心中始终会记得我的兄弟……”

    “兄弟?”那青衣男人突然眼中直yu喷出火来,大叫道:“你还记得兄弟?你二弟死了你知道吗?你三弟我也没有救回来,只怕也是……”

    “我救回来了,三弟已经被我安顿在安全的地方!”那人语气中满怀着歉意与感激:“你的情意,我领了!”

    “真的吗?”那青衣男人喜出望外道,他冷哼了一声:“算你这个做兄长的还有些良心!”

    “罢了!罢了!”他怔了一会儿才苦涩道:“我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当年你想当皇帝,我便帮你,如今你改变心意,我又有什么好说的?你走!”

    “我方才听到你与那少年说到了一个人!”那人淡淡道:“你知道吗?三弟便是他救回来的!”

    那青衣男人蓦的瞳孔收缩,冷笑道:“你倒是大度,连害死弟弟的仇人也能化敌为友!”

    “你是来劝我也放弃对他报复?是怕我会死在他的手上吗?”他突然醒悟过来,眼中闪过一丝暖意:“你放心,如今大势已去,我怎能斗得过他?而他又救了你三弟,就当是恩怨两清!”

    “不,不仅如此!”那人上前一步,缓缓道:“我是来劝你投效他的!”

    “什么,你疯了?”那青衣男人失声道:“你知道他有多少手下死在我的手上吗?他岂能容我?”

    “那是战争,而战争就会死人!”那人沉声道:“我都能忘却弟弟的仇恨,他又岂会因为一些部下的战死而记恨于你?”

    “哼哼!真的吗?”那青衣男人冷笑道:“那小子如此厉害,我都几次败在了他的手上,他还会瞧得上我?别是自取其辱!”

    那人听出了他有一丝动摇,哑然失笑道:“事实并非如此,他对你忌惮极深,几次向我打听你的下落,唯恐你日后再次与他为敌。若是瞧不上你,他会如此紧张吗?”

    “为什么?”那青衣男人突然正容道:“为什么你会希望我来辅佐他呢?”

    “想听真话吗?”那人摇了摇头,叹息道:“这小子一无过人武艺,二无深厚根基,却能长胜不败,我相信这不是一种偶然。正如我三弟所说,这样的人仿佛是气运在身,只可为友,不可为敌!”

    “似乎有点道理!”那青衣男人眯起眼睛想了一会儿,才道:“那小子是有点邪乎!几次都令我输的不明不白,却无话可说,确是仿佛神明护佑一般!”

    “不过,我不去惹他即可,相信凭那小子的气量也不至于对我赶尽杀绝!”那青衣男人微笑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你似乎想极力促成我加入他的麾下?”

    “因为我欠你的!”那人涩声道:“你是一个真正的智者,动荡的天下大势,正是你应时而起之时!我就要走了,却不希望你满腔抱负,满腹才华,困死在这穷乡僻壤之中!”

    “你欠我的?”那青衣男人细细咀嚼着这话,眼中泛起了一层蒙蒙雾气:“不错,你是欠我的!可是今日从你这种孤傲的人口中说出来,你便再不欠我什么,因为我值了!”

    “多谢!”那人点了点头,转身而去,突然又停步道:“对了,我尚有一些身后之事会托负给那小子,若你日后依附于他,也请费心照顾一二!”

    “你是说你的家人吗?”那青衣男人一愣,跟着破口大骂道:“连修炼的狗窝在哪里都不肯告诉我,现在想着要我照顾你家人了?做梦!”

    他骂完之后,终于止不住放声大笑道:“行了,交给我!滚去做你的神仙,今生碰上你这种朋友,算我倒霉!”

    “珍重!”轻轻的叹息声从风中传来,那人仿佛一阵清烟般消失在薄薄的雾色中。

    那青衣男人笑容敛去,茫然若失,佝偻的身躯似乎微微有些发颤。

    良久,他突然抬起头来,冷笑道:“想要我投效?没那么容易!西北战事将起,且再瞧瞧这小子是否真的气运加身再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