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两京风云 第一章 离奇任命

【书名: 鹰扬三国 卷三 两京风云 第一章 离奇任命 作者:天上白雪

强烈推荐:[灰姑娘]王子走开口袋妖怪之林克最强大脑仙道可期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灵帝双目睁开,两道冷厉的目光落在南鹰脸上,令南鹰心头一跳,这是否天颜震怒的前兆?

    “南卿,你的胆子不小啊!”灵帝冷森森的声音传来,南鹰大叫不妙,相识这么久以来,灵帝还从来没有用这种口气向他说过话。

    南鹰心中一凉,看来定是有什么把柄落在天子手中了。自他率军北归,却在半路之上被天子信使劫住,令他立即返回didu之时,他便已经察觉不妙了,却始终心底抱着一丝侥幸。

    南鹰心底飞转,口中却讶然道:“陛下此话从何说起?臣的胆子一向都很小,却不知犯了什么错,令陛下不悦?”

    “砰!”灵帝一掌拍下,令案几上的笔架都跳了起来:“骄狂!无知!你立的功不少,闯的祸就更多!殴打同僚、聚众滋事,恩,连天使都被你给打歪了嘴!你这是在抽朕的耳光啊!”

    “陛下饶命!”南鹰口中骇然大叫,心中却松了一大口气,还当是与张角暗中勾结之事败露了呢!原来只是这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

    何况,天子虽是发怒,却仍是说溜了口,他情急之下竟向南鹰称起了“你”字,可见心中并没有真的生气。

    “饶你?你犯的事岂止如此!”灵帝咬牙切齿道:“仗着朕给你的令牌,你竟敢公然袭击友军,还当众拿了堂堂一个护乌桓中郎将,你是想令朕为天下人耻笑吗?”

    南鹰干脆闭上口,头一低,摆出一副滚刀肉的架式。在这件事上自己做得虽然处置得当,雷厉风行,却确实失了朝庭的脸面,被骂也是活该。

    灵帝发了一会儿脾气,猛然喝道:“你可知罪?”

    “罪臣处事不周,确是该死!”南鹰作出满面悲愤之色道:“可臣也是一心为公,全无半分私心,没想到却落得如此下场!”

    他摸出那面“如朕亲临”的玉牌,双手呈上,昂然道:“为保全陛下识人之明,请赐臣死罪!这面令牌也请陛下收回!”

    灵帝呆了半晌,突然“卟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快步走下龙阶,一脚踢在南鹰的腿上,笑骂道:“好小子,还敢满腹委屈不成!”

    南鹰见他发笑,连忙打蛇随棍上道:“陛下,臣当然委屈。那董卓与左丰密谋要杀我也就罢了,而那宗员更是欺人太甚,竟敢率军抢夺臣为陛下夺回的宝藏,这是要造反啊!臣当然不能屈服于他们的yin威之下!”

    “这么说,你小子倒是大大的忠臣!”灵帝笑意盈盈道,突然脸色一沉道:“那么你发现了甘陵王的下落,为何不及时上报?”

    这话落入南鹰耳中,有如一个晴天霹雳。但是他心志何等坚忍,眼皮都没眨一下,讶然道:“陛下也知道此事了?”

    口上说得轻描淡写,心中却瞬间转过万千念头,这件事已经让贾诩去善后了,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灵帝应该只是从卢植的军报中得知了甘陵王变节资敌的事,最多也只是知道他尚在甘陵城大牢之中罢了,不可能知道自己与甘陵王之间的交易。

    果然,灵帝不悦道:“刘忠无论怎样罪有应得,他仍是皇族一脉,你既然拿了他,就应该尽快交由朕来处理才是!”

    “臣是好心没好报啊!”南鹰叫起了委屈,他两眼一翻道:“实话说了,那叛臣贼子早给臣宰了!要送他的尸体来吗?”

    “你!”灵帝猛吃一惊,怒道:“为什么杀他?理由!”

    “他以汉室宗族的身份变节资敌,简直是天下丑闻!若传将出去才是真的令陛下为天下耻笑!”南鹰冷笑道:“何况他还曾当着臣的面,出言污辱陛下!所以他只能死,而且是以一个忠臣的身份死在黄巾贼之手!”

    灵帝yin沉的脸色渐渐褪去,展颜笑道:“算你小子有理!这件事办得不错,算是功过相抵了!”

    “什么功过相抵?”南鹰不满道:“臣仍有大功,便是查实了张角的死讯!”

    “什么?此事当真!”灵帝动容道:“此贼真的死了?可有实证?”

    “应该错不了!臣原本是想亲自掘出他的尸体,可是半路上却被陛下急召回京!”南鹰摊手道:“不过,臣已命贾诩去了,应该几日之后便有消息传来!”

    “无妨,贾文和也是见过张角的!”灵帝明显松了一大口气,喜出望外道:“张宝已经死于你手,若再证实张角的死讯,太平道只剩张梁一人在逃,将再难祸乱天下!做得好!”

    他瞧了瞧南鹰手中的令牌,没好气道:“先收着!若再敢恣意行事,朕不但收回令牌,还要砍你的头!”

    南鹰松了一口气,面上却不忿道:“臣浴血沙场,南征北战,歼敌十余万,陛下可不能就这么打发臣?”

    “哦?”灵帝笑嘻嘻道:“看来封你一个中郎将还不能满足你的心思啊!说说,你还要什么?”

    “西北战事将起,臣请求继续为国征战!”南鹰双手一摊道:“臣是军人,只会打仗,若陛下不依,便允臣告老还乡!”

    “真是口无遮拦,朕不久前刚刚为卿行了冠礼,多大点年纪就要告老还乡?”灵帝险些笑出声来:“再说了,卿文武双全,医术称绝,完全可以胜任别的差事嘛!”

    他正容道:“朕说实话,你这一去数月,虽然是节节取胜,但是当前方军报如雪片一般飞到朕的案上,朕却是瞧得心惊胆战!要说你小子打仗是个好手,可是用兵太爱冒险,动辄便是全军尽没之虞。”

    他抬手阻住张口yu答的南鹰:“朕当时便已经在想,等贤弟归朝之日,朕无论如何也不会再令你引兵作战了!”

    南鹰被一声久违的“贤弟”叫得心中暖洋洋的,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良久才苦笑道:“陛下的心意臣弟是感激不尽,可是臣弟此前已经答应一众部属要继续并肩作战,报效大汉的,这岂不是要失信于他们?”

    “怎么?还想继续拥兵自重不成?朕不令你领兵还有一个原因!”灵帝板起脸道:“早有多名朝中重臣向朕弹劾于你,说你居功自傲,怠慢同僚,你如果继续领兵,怕是连朕也护不得你了!”

    “冤枉啊!”南鹰失声大叫道:“这是妒贤忌能啊!臣弟忠君报国,九死一生,竟然还有人背后捅刀子!”

    他眨了眨眼道:“那么陛下又是如何回复的?”

    “哼,算你小子好运!”灵帝悻悻道:“骂你的人多,保你的人可也不少,尤其是张让和何进,在朝堂之上将你的战功一一陈述,总算是堵住了那些弹劾之人的嘴!”

    南鹰心中生出感激之意,虽然这些人应该是看在灵帝的面子上,但是这份人情自己却必须要领,他呆了半晌才道:“既然暂时不能领兵,臣能不能告假回家瞧瞧?”

    南鹰离开鹰巢有好几个月了,也是时候回家看看了。一想到黑虎山的宁静生活和鹰巢中的兄弟,他的心中莫名的一阵躁动,生出急于归家的迫切心理。

    “回家?”灵帝好奇道:“你父已逝,你何来的家?”

    “这个!”南鹰一时语塞,真真假假道:“臣弟当日返回汉土时陡遇变故,家父辞世,臣弟也受了重伤,会亏了高顺将臣弟救回他在深山之中的坞壁,便一直以此为家!”

    “是虎威校尉啊!朕就在一直在寻思嘛!”灵帝恍然大悟道:“你上次出征时带了二百家将,可见追随你的人不在少数!若无一个象样的所在,如何能够安排得下这许多人手?”

    “不过,朕可是要提醒你!”灵帝似笑非笑道:“私自隐匿人口可是要杀头的,除非是朕赐予你的封邑和子民!”

    南鹰脸上一抽,强笑道:“陛下又在说笑,臣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

    “恢复刘姓!”灵帝打断道:“这样朕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那些人封赏给你,一个乡侯便应该足够了!又何必落人口实?”

    “是,是!”南鹰喏喏连声,突然一脸喜色道:“待臣弟沙场再建功勋,便可昂首阔步、心安理得的迈入祖宗庙堂!”

    “你!好个惫懒的小子!”灵帝哭笑不得,原本这个小子绕来绕去,仍然是绕回了想要继续领兵的话题上。

    “罢了,认祖归宗之事日后再议,你隐藏人口的事朕也懒得跟你计较!”灵帝无可奈何道:“反正你暂时休想领兵征战!”

    南鹰满脸失落道:“是!臣遵旨!”

    灵帝突然问道:“你那坞壁是建在深山之中吗?风景定是清幽得紧?”

    南鹰一笑,随口介绍了几句黑虎山的景致。

    灵帝竟是听得悠然神往,怔怔道:“真是好去处,若朕也能前去小居便好了!”

    “机会有的是!”南鹰微笑道:“臣弟愿在陛下闲遐之余,陪同前去!”

    “说得倒好!”灵帝突然露出失落之色,挥手道:“朕生在帝王之家,便如笼中之鸟,哪有那等好命!”

    南鹰只得陪笑道:“是!是!”

    他面上从容,背上却已经尽为汗水所湿。灵帝实在是太厉害了,从自己的支言片语中,便迅速与以前自己无意间说过的小事结合起来,险些令自己无言以对。自己的家岂止是一个坞壁,那里根本是一座城池,即使灵帝再宠着自己,也绝对不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灵帝沉思片刻,点头道:“贤弟此次扫平黄巾,功高盖世,确是应该休养一下才是!这样,朕便准你两月假期回家!恩,对了,你之前通过卢植报上来的擢拔名册,朕也一概照准!”

    “谢陛下隆恩!”南鹰亦是一喜,不能带兵便不带!至少自己能回鹰巢了,而且一众部属兄弟也都个个擢升,总算是对得住他们了。

    “启奏陛下!”殿外一个尖细的宦官声音响起:“新任京兆尹刘陶有要事请求觐见!”

    “开门!让他进来!”灵帝向南鹰眨了眨眼:“为了方便你我兄弟私话,朕这殿中可是空无一人,只有劳烦鹰扬中郎将做一回下人了!”

    “小人敢不从命?”南鹰苦笑一声,上前吃力的拖开了厚重的殿门。

    大门刚刚开启,便听统絖玉珠碰撞脆响,一个身影急不可待的大呼着:“臣刘陶觐见!”一头扎了进来。

    那刘陶三十七、八岁年纪,面庞白净斯文,颚下三绺美髯,配合头戴冕旒、身着朝服,端的是仪态潇洒、儒雅风流。

    他抬头瞧见南鹰的武将朝服,再环顾空无一人的大殿,不由愕然道:“你?这是!”

    “刘卿!你不去赴任,见朕何事?”灵帝威严的声音在殿上隆隆作响。

    这才惊得刘陶慌忙趋前行礼,恭声道:“禀陛下,臣正yu启程,却收到了来自长安的紧急奏报,由于前任京兆尹已经离任,这份加急奏报便分别交到了臣和宗正的手中,臣不敢怠慢,特来恭聆圣意!”

    说着,他从袖中取出一卷书简,恭恭敬敬的高举过头。

    “还涉及到宗正?究竟何事?”灵帝皱眉道:“呈上来!”

    南鹰见灵帝的目光向他望来,只得颠颠的从刘陶的手中接过书简,装模作样的弯着腰步上龙阶,递到灵帝手中。心中暗叹倒霉之余,免不了将灵帝和刘陶都大骂了一通。

    “荒唐!”灵帝草草一阅,竟是脸色大变,他重重将书简掷在案上,怒道:“真是天下奇闻!不,是耸人听闻!”

    南鹰听得莫明其妙,却隐隐感觉到定有不寻常的大事发生。

    灵帝霍然而起,在龙案后踱了几个来回,面色却是越来越沉重,他突然转过身来,向南鹰道:“朕收回前议,另有重任交于卿家!”

    “天子之言,也能朝令夕改吗?”南鹰知道自己的假期定是汤了,小声嘀咕道。

    “说什么!”灵帝瞪眼道。

    “没,没什么!”南鹰愁眉苦脸道:“臣恭候圣意,万死不辞!”

    “卿家放心!”灵帝暗自好笑,柔声道:“只要办好此事,朕会重新考虑卿家的心愿!”

    “真的?多谢陛下!”南鹰不由精神大振,看来灵帝多半会答应自己重新掌兵了。

    刘陶目瞪口呆得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虽然他并不认识南鹰,却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了他与天子不同寻常的关系。

    灵帝目光一扫,已将刘陶的反应尽收眼底,他咳嗽一声道:“刘陶听旨,朕命你与南鹰二人协同办理此事,不得有误,此谕!”

    “南鹰?遮莫不是那位鹰扬中郎将?”刘陶脱口而出道,他一惊,瞧了瞧灵帝并无见责他多嘴之意,才小心翼翼道:“陛下,可鹰扬中郎将是军职,如何能够擅涉此事?”

    “不错不错!”灵帝恍然大悟道,“是应该加个别的官职才是!可是加什么官职呢?”

    他再次踱了几个来回,突然眼前一亮道:“好!朕便加南鹰为司隶校尉所属都官从事,加高顺为司隶校尉所属军曹从事,共理此事!”

    “啊!”刘陶终于控制不住,发出轻轻的惊呼,不能置信般瞧向南鹰。

    南鹰隐隐感觉不对,同时生出一无所知的憋闷,张口便道:“陛下究竟是要臣做什么?还有这什么从事是个什么官?”

    “时间紧迫,朕懒得和你说!”灵帝挥手道:“立即出发,路上刘陶自然会向你说明一切!”

    “可是陛下,既然要臣办事!总要给人?”南鹰急急道:“没有人怎么能办得成事?陛下拨派的人手何在?”

    “要人没有!”灵帝瞪眼道:“自己找去!”

    他见南鹰满面委屈,才沉吟道:“这样!此次卿家半路折还京师,应该带有属下兵马?朕准你和高顺抽调一千二百人,随你一同公干,圣旨即刻下达!”

    “一千二百人?”刘陶浑身一震,再次骇然向南鹰瞧去。

    “可是,臣…….”南鹰还想再说什么。

    “此事事关重大,若是办不成,瞧朕如何收拾于你!”灵帝面沉如水,大喝道:“现在,立即给朕滚!”

    瞧着刘陶和南鹰抱头鼠窜的身影,灵帝重重跪坐在龙榻之上,眼中闪过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看来,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哪!南卿啊,朕已经是分心无力,全靠你了!”

    ps:卷三终于开篇了,希望能令大家满意!

    同时,一直潜伏于水下的票王也终于露头了,白雪一直不知道是谁。感谢书友忽悠正流行,谢谢你对本书的厚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鹰扬三国相邻的书:末世吟游录我和僵尸真有个约会千棺火影之逆天鸣人铁幕诱惑搅动星河五班故事欧阳绝秘行程冒险者和穿越者的故事综漫之法师的旅程道法禁术指南重生之我是郑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