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张成元

【书名: 道士之娱乐南韩 第一章 张成元 作者:神之天空下的一粒尘埃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脑袋昏昏沉沉的,只觉得有无数个声音在耳边回响,无数个影像在脑中晃荡显现,模模糊糊、零零碎碎的让萧元根本无法理清头绪,不过一会,萧元便沉睡了过去。之后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终于醒了过来,蓦然发觉脑海里多出了许多他从未经历过的记忆。这些记忆前所未见,却又那样熟悉,好像与生俱来一样。一时间他感到无所适从,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是神州第一洞天“小有清虚天”王屋山的入室弟子萧元,还是大韩民国汉城特别市九老区的一名叫做张成元的普通高中生?等等,大韩民国是什么国家?高中生是什么身份?这些称谓既熟悉又陌生。

    萧元正思索着,脑袋瓜子蓦地感觉快要迸裂了开来,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脑海深处涌了出来,告诉了他韩国是什么样的国度、高中生是怎么一回事,顺便连张成元许多曾经的经历也一一浮现了出来。

    张成元,男,1983年2月24日生于朝鲜半岛南部小国也就是他记忆中叫做大韩民国的国家。九岁那年母亲即得了重病而死,只余父亲张东虎一个人把他拉扯到现在。

    从脑中的记忆得知,今年是1998年,张成元昏迷之时已是6月末,按韩国人的算法,他是3月之前出生,勉强可算作82年,现在虚岁已经17岁了,还只是一名高等学校一年级的新生(相当于中国的高中一年级)

    张成元上小学时因为没有母亲呵护,父亲又时时出差公干,连一次家长会也没去过,同学们还以为他是个无父无母、zhèng fu助养的孤儿,使得劲的欺负他,而且张成元平日三餐无常、生得一个瘦小的身躯,根本反抗不了,时常被耍得哭泣连天,更是无处诉冤。久而久之便养成了一个孤僻懦弱、沉默寡言的性格。一直到昏迷之前,仍然常常被同校甚至临校的学生勒索零花钱而不敢声张,这样凄惨的状况居然没有人出头为他稍微主持公道,因为他连半个朋友都没有,在所有人的眼中他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

    在老师眼中他是个安静、不惹事、做事循规蹈矩的学生,成绩不上不下,既不优秀得引人注目,也不糟糕得需要留校单独辅导。

    在男同学的眼中,这家伙瘦不拉几的,似乎随随便便一阵大风过来便可将其卷走,如果拉上他跟人比斗或者打架,,不仅不能助长声势,反而会让对方士气大振。

    在女同学的眼中,张成元这个土鳖,比江原道山里的娃儿还落魄,唯有近年来kbs电视台一直放送的介绍北韩的纪录片中的北韩穷鬼才可与之相媲美,真是土得掉渣,如何能让喜欢帅哥、追星成狂的她们多看他一眼?

    在张成元自身的眼中,他自己是个名副其实的窝囊废,面对欺凌没有勇气反抗,只能顾影自怜、独自舔伤,没有人会来可怜他,连父亲也懒得搭理他。所有人除了在欺负他的时候,全当他是个透明的存在。

    与其就这样浑浑噩噩、不知为了什么的而活着,还不如早些离开这个令人痛苦压抑的世界,学学那些在高考面前崩溃而自杀的前辈们,早些自尽得了,也可替父亲省下一笔将来的学费,或许父亲没有自己这个拖累之后,可以再次结婚,组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而他也能跟母亲在另一个世界早日团聚,重获新生。

    一念之差,使得张成元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98年6月29日,学校今年第一学期的最后一天,在回家的路上,张成元又被几个不良学生拉到一处偏僻的所在狠揍了一顿,连母亲留给他的遗物,一只老旧的自动手表,也被他们扯烂表带丢在地上摔坏了。这只手表是他母亲留给他的、他最为珍视的一件遗物,每每看见它便想起了母亲临死前慈祥遗憾的容颜,还有“成元,你要好好活着!”的话语,是他心灵的依托,唯一活着的寄托。

    气愤、羞愧到极点的张成元七年来第一次爆发了,出人意料的扑过去死死咬了一名肇事者的脸一口,大有将其生吞活剥的气势,只是可惜还没咬下一块肉来,就被反应过来、恼羞成怒的少年**们揍得遍体鳞伤,差点昏死过去。

    等张成元能爬起来时,不良少年们早已骂骂咧咧的扬长而去,唯有张成元一人孤伶伶的端着母亲留给他的手表在嚎啕大哭,因为他再也听不见秒针转动时那滴滴嗒嗒犹如母亲儿时在他耳边的轻声细语。

    哭累了,心也碎了,只觉得生无可恋,张成元珍重地将手表放在里衣的兜里,慢慢的爬了起来,身体上的痛苦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只有心痛的感觉,此时他的心里只念念叨叨着一句话:“妈妈,我马上就来陪你了!你等着我!”

    蹒跚地走着,张成元也不回家,反而向着汉江的方向而去。

    汉江是韩国一条著名的河流,自古以来被看作是养育着汉城人的母亲河。或许是因穿过汉城(2005年1月改名首尔)而得名,或许汉城反而是因汉江而得名?对此,张成元这个平时很少看课外书的高中生并不能确定,他只知道汉江是韩国自杀人士所选择的最热门、最壮观的自杀地点。

    模仿盲从的心理几乎是所有人的通病,此时的张成元怎有心思去想一个奇特的死法,跳汉江溺死是他此时所能想到的最快的又最浪漫的方法。死于孕育出汉城人的母亲河的滚滚江水中,犹如投入到母亲的怀抱中,是多么的温暖舒适。

    从汉城最西南的九老区一直走到汉江边的汝矣岛,张成元也不知走了多久,反正天色早已暗了,汉江边上灯火辉煌,繁华绚烂,现代的都市气息弥漫着整个江面,与在灯光照耀下银光闪闪的水波交相辉映,诉说着创造了汉江工业奇迹的汉城人的聪明才智,并见证着许多求死之人的最后光景。

    在汉城之内,汉江之上,横跨了二十多条的现代化大桥,几乎每一座都曾有自杀者从桥上“勇敢”地一跃而下,纵入茫茫的大江之中。其中汝矣岛上的麻浦大桥,近年来更是跳江自杀人士的最爱。或许是因为97亚洲金融风暴后,韩国经济受到了极大冲击,汝矣岛上的一些失败的金融人士受不了破产的打击,又嫌跳高楼大厦太摧残尸身,所以干脆从离汝矣岛最近的麻浦大桥上跳了下去,这样尸身便能保持完整了,因为zhèng fu会紧急地为对他们打捞拯救,不过等他们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多半已是一个死人。

    今天,这麻浦大桥或许也是张成元人生的最后一站,他踉踉跄跄的上了大桥,准备开始他这辈子最勇敢的一次举动。

    可是,老天似乎真的看他不顺眼,连他最后的愿望也不愿意满足,在他走到大桥上准备眺望汉江江面时,不知是精神恍惚,还是被眼角上流淌下来的血液给模糊了视线,张成元不幸地踏入了机动车道内,被一辆疾驰而来的艺人保姆车给撞飞了。在那一霎那,他似乎看到了母亲在天上对他明眸微笑的面容,是那么的慈爱,那么的温暖;还有他父亲严厉的目光中隐含着不舍,他闪过了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念头:“父亲,请你不要为我伤心,一定要幸福地生活下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士之娱乐南韩相邻的书:星耀韩娱牛二哥的暖味生活底线火爆兵王官场如歌权力巅峰明星之天王基因官场花客混之从零开始我当混子的那些年房霸困龙奋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