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慌乱、疑惑

【书名: 道士之娱乐南韩 第一百四十五章 慌乱、疑惑 作者:神之天空下的一粒尘埃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张成元双手抱住金泰希软倒的娇躯,一把抱起,低声说道:“泰希姐,谢谢你的信任,只是有些事情光靠嘴巴是说不清的,只有让你亲身体验一下才会相信!所以只好暂时委屈你了!”

    低头闻了一下金泰希的气息,然后循着这股气息,往楼上走去,一边走一边寻找这股气息最浓郁的地方,直到走到三楼的一间卧室里,见里面摆放着许多女式的装饰品和金泰希的一些相片,以及床上浓郁至极的金泰希身上的独特芬芳,便知已经找到了金泰希的卧室。

    张成元轻轻地将金泰希放在床上,并让她靠躺在床头上,同时在她的背后垫了几个枕头,让她稍微地坐得挺直了一些,接着又将她的腿曲起做盘腿状。做完这些后,他也脱掉拖鞋上了床,盘膝坐在她的对面,与她相隔只有不到20厘米,此时他如果要动什么歪脑筋,绝对可以轻而易举地得手,不过他虽然越来越喜欢美色,却还没到无耻下流的地步,而且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张成元深吸了一口气,接着收摄心神缓缓入定,运起元神开始侵入金泰希的脑海……在她的脑海里印刻下了一套基础剑法的修炼影像和修炼这套剑法所要注意的所有事项。

    做完这件事后,张成元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没有一点异常,甚至连一滴汗也没流下来,但元神之力却损耗大半,精神也十分疲惫,顾不得再做其它,只能专心地闭目调息养神。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他暂时恢复了一点精神,担心再过一会金泰希的家人就会回来,因为此时已是黄昏了,便解开了金泰希的穴道,然后下床穿上拖鞋坐在床沿看着金泰希。

    之前他有事要做,没怎么去打量金泰希,此时办完事后,他看着金泰希绝色的容颜和起伏的女性特征,不知怎么的就忽然感到了一种心动和喜悦,眼神呆呆的都舍不得移开。

    金泰希的眼皮动了两下,却没有立即睁开,她的眼眉慢慢皱了起来,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渐渐地她的神情开始舒展愉悦了起来,好像被什么美好的事物给牵引住了心神,久久不愿醒来。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金泰希才睁开眼来,看见正神色迷离地看着她的胸部的张成元,惊愕了一下,心里蓦然起了一点羞意,紧接着便是一股气恼冒上心头,嗔怒道:“看什么看!小心我戳瞎你的眼睛!”说着,身体自然而然地就伸出两根手指向张成元的双眼戳来。

    张成元本能地伸手捏住她的剑指,而后立刻惊醒了过来,道歉道:“泰希姐,冒犯了,我不是故意要乱看的!”是不是故意的,他自己都分不清,只觉得是受到了吸引而本能地做出了这种“非礼而视”的举动,这算不算是故意的?不过,不管是不是故意,他此时都不会承认,免得让金泰希更加生气。

    金泰希没空去理会他的话,这时她感觉有点糊涂,刚才她去戳张成元眼睛的那一式动作,完全不符合她平时打人的动作习惯,而且她压根就没学过,可是适才却近乎本能地使了出来,感觉像是被鬼上身了一样,让她惊讶和恐慌。她仔细想了想,这一个戳眼睛的招式好像正是她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那一套剑法中的一招,想起之前张成元曾说过要教她剑法,便直觉地认为这一切应该都是张成元搞的鬼。

    金泰希用力将手指从张成元手中挣脱开,呵斥道:“我脑中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女子施展剑法的影像,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张成元注视着她有些慌张的双眼,严肃而镇定地道:“是的,泰希姐,确实是我做的。我知道现在你应该很惊讶、很疑惑,但请你保持冷静,并相信我这么做绝对不会对你有害!”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真诚。

    也许是被张成元眼里的真诚给感染了,金泰希的神情平复了许多,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对于她来说,张成元用这种方法将一套剑法传授给她,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张成元道:“说来话长,而且你目前也很难理解,因为对普通人来说,我的这种方法确实太过不可思议了!所以还是不说也罢!”

    “长话短说!或者换个我大概能听得懂的说法!”金泰希怎么肯就此放过这个问题?这个疑问如果不弄清楚,只怕她以后每晚都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张成元沉吟片刻,说道:“这么说吧,泰希姐,催眠术你应该听过吧?你就当我刚才对你做了一次高级催眠,在你的脑海中添加了一些我所知道的或是我所想像出来的东西!”实际上,普通的催眠术哪有他的元神神通那么神奇。

    见金泰希仍然不是很明白,张成元接着道:“我只能这样解释给你听,再说下去你会更加糊涂的。”

    金泰希沉思一会,而后用探寻的眼神注视着张成元的双眼,问道:“除了那段有关剑法的影像之外,你没做过其他手脚吧?我听说有些催眠术可以控制住别人的思想,你的这套催眠术既然可以将你所掌握的剑法刻在我的脑子里,那么应该也可以轻而易举地让我产生一些我原本没有的想法,比如说,让我无条件信任你或者爱上你?”

    张成元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金泰希,说道:“我怎么可能会卑鄙到这种地步?如果我真的按你所说的这么做了,你现在怎会质询我?另外,请问泰希姐,你现在爱上了我吗?”生怕眼睛眨动了一下,就会被金泰希认为他是在说话。

    金泰希想了一会,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暂时相信你了!”她刚刚回味了一下自己对张成元的感情,虽然还是对他极有好感,但却还算不上是男女间的爱情。

    张成元暗暗吐了一口气,心想如果今天这番举动真被泰希姐给误以为是不轨的行为,那他可就亏大本了,下次他绝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了。

    两人呆呆地互看了良久,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忽然,张成元听到了楼下庭院大门打开的声音,急忙对金泰希说道:“泰希姐,你的家人好像回来了,我要走了,你好好练习你脑子里的那套剑法,记得要循序渐进,练熟好一招再练下一招,不可太急躁。嗯,我走了!”转身就要走出房门。

    金泰希也有些慌了,说道:“等等,你就这么出去?不怕撞见了我的父母后让他们产生误会?还是我先下去引开他们,你再走吧!”

    张成元有些焦急的道:“嗯,撞见了确实不好,我,我还是换一种方式下去吧!”转身闪到窗户前,打开窗户往外、往下用元神查探了一遍,见确实没人注意到这里,便回头说了一句:“姐,我走了!”接着就要跃出窗外跳下去。

    金泰希大惊失色,叫道:“这是三楼!你不要……”她以为张成元太过惊慌,忘了这是三楼。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见张成元猛然又转过身来飞奔出房门外,大约过了十五秒左右,他又跑回了她的卧室里。

    金泰希被他的这番举动弄得莫名其妙,问道:“你怎么一会儿跑出去,一会儿又跑进来?”

    张成元指了指自己此时脚上穿的皮鞋,说道:“我皮鞋落在下面了,如果不穿走,肯定会被你的爸爸妈妈怀疑。还有,刚才好险,我刚穿好鞋跑到一楼楼梯口的转弯处时,你的爸爸妈妈就推门进来了,还好我跑得快,不然就被他们看见了。”

    金泰希笑道:“你确实跑得很快,从三楼跑到一楼,穿上鞋后,又再跑回三楼,就用了这么一丁点时间,只怕参加奥运会也能得奖了。不过,你的鞋子都已经穿到你的脚上了,你还这么慌张作什么?”此时她已经镇定了下来,但张成元却依旧一副马上就想逃走的张惶样子。

    闻言,张成元愣了一下,心想:“对啊?我今天怎么这么惊惶,似乎完全失去了镇静,这可一点都不像平时的我!”瞄了一眼金泰希又接着想道:“难道是因为做贼心虚的缘故?不对,我又没做坏事!或者是太害怕泰希姐的父母误会我的缘故?好像今天这种感觉跟以前初次见到宥利姐的父母时没什么两样?难道我对泰希姐……唉,应该不是,算了,别瞎想了,现在先走为妙!”

    他稍微镇定了一下,说道:“泰希姐,你好好照顾自己,别练习得太疲惫了,我先走了。”走到窗户旁,再次观察了一遍,确定没人注意后,便跳了下去。

    这次张成元跳窗,金泰希倒是没什么紧张,因为她察觉到张成元此时相当冷静,意识到他跳窗的行为显然并不是忙中有错,而是有把握的行动。不过,她还是急步跑到窗边,探出脑袋去察看张成元的情况。在看到张成元安然无恙后,她微微有些悬着的心也完全放下了。

    此时,张成元正仰头向金泰希望来,露出自认为帅气的微笑,向她扬了扬手,等她挥手回应后,他才转过身急速地跑向庭院大门,然后轻手轻脚地打开门,随即轻快地闪了出去,接着又轻巧地关上大门,整个过程几乎没发出一点声响。

    金泰希情不自禁地轻笑了起来,回想张成元之前的一系列举动,不免有些好笑,低声自语道:“只怕这坏小子与他女朋友约会时,没少做过相类似的事情!”心神蓦地一动,想到:“我跟他又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怎么今天的情形和现在的心情却这么像是在偷偷私会?难道?嗯,不会的!”她摇了摇头,不敢再往下想了。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士之娱乐南韩相邻的书:星耀韩娱牛二哥的暖味生活底线火爆兵王官场如歌权力巅峰明星之天王基因官场花客混之从零开始我当混子的那些年房霸困龙奋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