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休妻

【书名: 佳婿 第九十二章 休妻 作者:夜惠美

强烈推荐:网游之梦幻法师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黑脚我叫布里茨全球论剑市井贵女原配宝典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在宾客命妇们窃窃私语的时候,薛珍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她们中间,除了重新梳洗换了一身接近来时的衣衫之外,看不出薛珍有何异样来。

    对旁人或探究,或嘲讽,或淫秽的目光视若无睹,薛珍像是从来没有出去过。

    宁欣抬眼睨了薛珍,在这一点上很佩服她,不是谁都能镇定下来装作无事的,此时越是急促不安,越是解释,就越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宁表妹。”

    “嗯?”

    薛珍捧着茶盏走到宁欣身侧,含笑的说道:“你方才去哪了?”

    宁欣淡淡的一笑:“方才我去哪了不能告诉你,可刚刚我在客厅里的时候没有看到二表嫂。”

    扑哧,有人忍不住嗤笑出声。薛珍本就是瞩目的焦点,很多人明的,暗的关注着她。

    宁欣给薛珍这可软钉子,让她很下不来台。

    薛珍含笑道:“我在齐王府里好一顿找你,相公让我照看着宁表妹,往后宁表妹再出门,可得提前同我说一声。”

    “看二表嫂说得,我有手有脚,而且已经长大了,哪里用得着二表嫂看着?二表嫂很忙的,您还是将注意放在二表哥身上得好。”

    薛珍还想再说什么,宁欣眉梢一挑:“二表嫂是个孝顺的,您就没在外祖母身边伺候?”

    薛珍脸色变得煞白,“我我”

    她被齐王亲吻到脸颊耳根被齐王扯碎外衣的记忆不会消失,她更是亲眼目睹了齐王,齐王世子妃,以及一个青年的淫秽,两辈子都受过贞洁教育的薛珍对此很是恶心。

    “世子妃身上不好,祖母和母亲陪着她呢。”薛珍讪讪的说道。

    宁欣眼睛弯弯的,“二表嫂一向颇懂得药理。您没去看看世子妃么?也许你能帮到忙呢。”

    你不仁,我不义。薛珍找茬,宁欣不还回去。让薛珍不痛快,她就不是宁欣!

    薛珍慌乱的说道:“我不行,我不懂得医术。”

    “若是不懂的东西多呢,二表嫂多听少说就是了。”

    “”

    薛珍沉默的坐在一旁。宁欣微扬起嘴角,欺负薛珍的感觉不坏!

    薛珍的经历,宁欣不用费力就能想得到。齐王世子那人最是护短,不说他们上辈子的恩怨情仇,就说这辈子他也不想再同宁欣交手,总得有人撞破丑闻,薛珍又盲目自信的四处乱溜达,没有人比她更合适的了。

    宁欣现在看不透得是,齐王世子如何把世子两个字去了。就不怕陛下一怒之下夺爵?出丑的人薛珍也算上一个宁欣突然想到了薛珍是谁的人?也许贤妃娘娘可用

    脑子里总是想着阴谋诡计,宁欣默默的叹息,什么时候能轻松一点?

    李冥锐的身影在她脑子闪过,也许同他一处,不用考虑从背后射来的冷箭。宁欣不惧对敌。最怕得是信任亲近人射出的冷箭。

    “齐王殿下到,齐王妃到。”

    齐王府两位主人同时驾临银安殿,众人纷纷起身,男子行礼,女子屈膝。宁欣从齐王脸上看到几许的茫然,齐王妃搀扶着齐王,笑容有几分的尴尬。

    他们同时出现,也可以制止旁人过多的议论。

    “齐王世子呢?”有人这样的问。

    齐王妃淡笑道:“他身体不好,在后院给王爷磕过头了。”

    “齐王世子的病很重?”

    “调养两日就会好的的。”

    齐王妃神色局促,齐王手撑着脑袋似昏昏欲睡,男宾命妇不敢多说别的,一个劲的粉饰太平,满嘴的祝齐王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坐在宝座上的齐王只是抬了抬手答谢祝寿的众人。齐王妃让乐坊的女子吹拉弹唱,让舞姬献舞活跃气氛。

    本应该很热闹喜庆的寿宴弄得气氛极为诡异,过了不大一会,齐王以身体疲倦为由率先离去,寿星公走了,宾客们再好奇也得告辞离开。

    于是,齐王府清净了,外面热闹了。不解释是错,解释一样是错,像这种桃色丑闻一直是京城百姓的最爱。不到片刻功夫,外面的流言丰富走样得令人震惊人们的想象力。

    宁欣和表姐妹们被留在齐王府的后宅花厅里,虽然隔着一座屏风,但楚氏训斥王月茹的声音,汪氏的哭声还是能听到一二的。

    二太太孟氏面容凝重,好在她只有一个女儿,还是双方早有默契的定下了,虽然对方不敢毁婚,可伯爵府如今名声顶风臭八百里,二太太咬了咬牙,回去还是劝说相公分家得好。

    以前她还惦记着能不能捞到更多的好处,如今早早离开泥潭才是上策。

    王月莹,王月容不知错错,惨白着一张脸呆呆的坐在椅子上,薛珍抿着嘴唇忍了好一会,听楚氏越骂越不像话,薛珍一下子起身,拉开九扇屏风,哗啦一声,楚氏的声音彻底的灌入众人的耳朵:

    “不守妇道,身怀孽种你怎不去死?我就是这么教导你的”

    孽种?宁欣宽着茶水,莫怪齐王世子选这个时候动手,头上有点绿没什么,弄个野种出来,他将来不好办呢。

    王月茹哭得肝肠寸断:“祖母。”

    “你别叫我,我没这样的孙女!”楚氏抬手给了汪氏一巴掌,“你教导出的好女儿王家的脸色都被她丢尽了,你让王家剩下的小姐怎么嫁人?偷人偷人也不弄干净了,还偷到齐王的床上!你怎么不去死?你还有脸活着?”

    薛珍道:“您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不想着解决办法,你就是骂死了她,也挽回不了伯爵府的名声。”

    楚氏瞪着薛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的好孙媳,我还没说你呢!”

    孙女偷人,身怀孽种,这事楚氏是有过预判的。况且孙女怎么都是齐王府的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楚氏一向是只顾着威武伯爵府。她连亲生女儿都敢算计,孙女有算是什么?

    薛珍平静的说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堂堂正正。祖母您说我什么?”

    楚氏冷笑道:“堂堂才正正?好一句堂堂正正,你的衣服怎么换了,我明明记得你不是穿这件的吧。”

    “齐王发疯。中了迷魂的药剂我不过是被他撕碎了衣服而已。”薛珍不愿意回想当初的的事儿,劝道:“您就不想想怎么离开齐王府?”

    楚氏咬着嘴唇,离开齐王府谈何容易?外面布满了齐王妃的人,齐王妃离去前曾说过,这事不算完,王家一定要给齐王府一个交代。

    怎么交代?杀了王月茹显然是不够的。

    “你有什么办法?”楚氏问薛珍。

    薛珍斜睨了一眼狼狈不堪的王月茹,淡淡的说道:“说句不中听的话。大姑奶奶是有贼心没贼胆,她更没有怀着野种的手段。”

    楚氏眼前一亮,“你是说?”

    “不错,同大姑奶奶有染的人是玉家少爷,那可是齐王妃的亲侄子。齐王府里哪一件事能隐瞒得过起齐王妃?又有哪一件事儿不经她的首肯能做成的?退一万步说。这事同齐王妃没关系玉家少爷总是她的叫进王府的。”

    楚氏微微点头算是赞同薛珍的话,“齐王”

    薛珍道:“据我猜测齐王殿下定是中了迷药,大姑奶奶方才神色迷蒙,也像是用错了东西,不管怎样,齐王妃都不会想要被陛下夺爵,我若是齐王妃有心,我可以进宫求求陛下,求求贤妃娘娘。”

    “你?”楚氏惊喜的说道:“对,你是陛下最疼的外甥女,是贤妃娘娘看重的人。”

    楚氏有逃脱升天的感觉,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宁欣再次对薛珍刮目相看,同时她微微的蹙起眉头,难怪齐王世子选她皇帝和贤妃曾经有着那样的关系,若是陛下以齐王扒灰夺爵,齐王喊起冤枉来,陛下纳贤妃的事情会再次被提起。

    唯一能进宫去求情的人,只有薛珍。她自己本身又不干净,自然无法置身事外,齐王世子的隐藏势力再在京城摇旗呐喊敲敲边鼓,齐王的爵位应该会保住。

    而齐王弄出这样的丑事,荣养是必祸事的办法,齐王府必然会交给齐王世子。荣养的齐王也容易‘病逝’,如此没有谁再能干扰到他了。

    宁欣低垂下眼睑看着压裙的玉佩,他一直这么厉害。

    齐王妃走进花厅,冷笑道:“你们商量得可有结果了?”

    宁欣看到跟着齐王妃的人手中捧着三个托盘,一碗药,一把匕首,一条白绫。

    谁都能活,王月茹不行,齐王世子不会要这样一个不贞洁的世子妃。

    “王妃殿下。”薛珍挺身而出,“您这么想要我们们大姑奶奶的性命,只怕是做得太过分了,若是没有您安排,她也不至于走错了路。”

    齐王妃抬手给了薛珍一记耳光,“贱人!”

    薛珍万万没想到齐王妃说打就打,“你就不怕皇帝舅舅夺爵?”

    “齐王府的脸面都被你们踩在脚底下了,王家的姑娘儿媳妇做出这等的事儿,我还怕什么?”齐王妃了冷笑:“你若不是贱人的话,怎会去私会齐王?你别忘了,齐王也是你舅舅!”

    “我是”薛珍气得浑身颤抖,“我是碰巧。”

    “你这话没有人会相信。”

    齐王妃越过薛珍,从袖口中拿出一张纸并扔到王月茹的脸上,“这是休妻书,从今日起,你不再是齐王世子妃。”

    ps今日双更,求粉红啊,求粉红,月底啦,大家清仓把粉红投给夜吧,拜求粉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佳婿相邻的书:网游之地狱龙骑重生明珠孽宠:一品傲妃江湖博暴王偏爱小萌妃美女老总替身情人绝版恶女,绯比寻常侯爷绝宠:嗜睡太子妃心生呼啸贴身丫鬟太难训逆天狂女:傲妃六小姐速配:妃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