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嫁妆

【书名: 佳婿 第一百六十九章 嫁妆 作者:夜惠美

强烈推荐:市井贵女全球论剑原配宝典我叫布里茨黑脚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屋子里的气氛有点冷场,楚氏抬眸瞄了一眼泰然自若的宁老太太,把宁欣抬得成名媛,宁老太太想要做什么?让宁欣高嫁么?

    楚氏捻动佛珠的动作越来越快,此时她不敢想宁欣如果高嫁的话,被王家侵吞的嫁妆从哪来!

    她一直娇养并且近乎于隔绝宁欣社交应酬的原因,是让宁欣默默无名,如此宁欣才能永远的留王家,宁欣嫁妆得多少,也不会有人为她提起。

    楚氏冷眼旁观娶进门的儿媳妇昭容县主也有让宁欣永远留在王家的念头,她们两人虽是没明说,但彼此之间已然有了默契。

    宁欣南下为宁三元扫墓,楚氏虽是心中不满,但长乐公主的面子不能不给,她也想不到娇弱清高的宁欣在江南能掀起风浪。

    为了保险,她让同宁欣有仇的薛珍一道南下,楚氏本做好了完全的打算,没成想薛珍不中用,让宁欣生生的熬出了头,隐约有脱离楚氏掌握的态势。

    “名动京城的名媛虽然是显眼,可成了名媛也不见得会幸福。”

    楚氏感伤般的望着宁欣,仿佛透过宁欣看逝去的女儿一般,“欣丫头,你母亲只盼着你能太太平平的,当年同你母亲并称的名媛没有几个夫妻和睦的,女人名声太盛可不见得是好事,平平淡淡夫妻才能和睦。”

    她说得话语很动听,神色看起来也很真诚,她像是最疼爱宁欣的长辈一般。

    宁老太太缓缓的说道:“你这么想会耽搁欣丫头。谁说名声太盛就不会幸福?欣丫头虽说不上凤凰,可也不是随便谁都能轻视的孤鸟。”

    楚氏顶着宁老太太的压力,气恼的说:“我耽搁欣丫头?亲家姑太太你是真疼她,还是想利用欣丫头谋得好处?尊敬你叫你一声亲家,你真当我不知宁三元无嫡血的姑姑?”

    嘴边挂着冷笑,楚氏手臂搭在炕桌上,“欣丫头心肠软,为人和善,这才把你接回来奉养着。可你吃着宁家的,穿着宁家的。竟然拿欣丫头的婚姻做攀附权贵的筹码。你简直你好狠的心肠。”

    “外祖母。”

    “你先别说话,我身为你的外祖母如何都不能看着我娇养长大的你被人如此算计!”

    楚氏让宁欣闭嘴,宁欣耸了耸肩头,轻声说道;“我是想说。您说这话时候。我真真是感同身受。在您面前谁能算计了我?”

    尾音高挑,嘲讽意味十足,楚氏再说方才那番话的时候。简直就是自己打脸,楚氏的嘴唇翁动,宁欣疏远的说道:

    “回首以往,日日严寒刀锋,外祖母,您的养育之恩我不会忘记,但您真得想错了,这座宅邸不是我的,也不是父亲留给我的,而是我姑祖母的。”

    “你看到的富贵,都是姑祖母给我的。”

    楚氏听闻这话,差一点一个倒仰,宁老太太有钱至此?

    那么如果宁欣嫁回王家的话,宁老太太也会将这些充作宁欣的嫁妆,楚氏有点后悔王季玉娶昭容县主了。

    宁老太太嗔道:“我就你一个亲近人,不你给谁?”

    楚氏臊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好在脸皮够厚,缓了缓方才生硬气愤的语气,勉强笑了笑:“倒是我眼皮浅小看了姑太太,但是欣丫头的婚事,咱们得好好商量商量。“

    宁老太太淡定的说道:“你说得商量是?”

    “你我都是疼她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你我也知道欣丫头才情极好,可是”

    楚氏对宁欣露出既愧疚又怜悯的神色,幽幽的叹息:“当年我女儿生她的时候很艰难,她又接连丧父丧母,自从她到我身边来,我是日日给她调养,不怕姑太太笑话,欣丫头用得补品比我用得还珍贵些。可就算是这样,她的身子骨也不太好,看她比寻产的小姐要病弱一些。”

    宁欣脸色微变,这倒霉的躯壳,这辈子再锻炼也摆脱不了娇弱了,“我去江南了却为父母尽孝的心愿,不瞒外祖母,我同寻常小姐一样,许是表姐妹都比不过我的体力。”

    她尽可能让旁人信服,她不是一碰就倒的病西施,但是她软糯的声音,水蒙蒙的眸子,纤细的娇躯宁欣看到了楚氏在摇头!

    宁老太太的嘴角微微上扬,眼里闪过一抹调笑的笑意,看宁欣急于证明自己是身体健康的小姐,对她来说是乐事。

    最可笑得是宁欣明明说得都是实话,可愣是没有人相信,在宁欣面前,一般人会将说话的声音放轻放柔。

    宁欣明明是一只雌虎,智谋狡猾如狐狸,不知情的人会把宁欣看错牲畜无害需要保护的小白兔,需要娇养的波斯猫儿。

    楚氏道:“我知道你身体有所好转,欣丫头你身体先天不足我实话说了吧,娶儿媳妇最关键的一点是好生养,名门勋贵家的太夫人眼睛很贼的。”

    “不瞒姑太太,我也曾给欣丫头问过几家太夫人,她们都说欣丫头好,可一说结亲她们都没音了,欣丫头上无父母,下无姐妹兄弟扶持,虽然有舅舅表兄,但总是隔着一层,姻亲不旺,福缘不厚,名门望族很难相中她。”

    宁老太太也不出声,默默的宽茶饮茶。

    楚氏看不出宁老太太的心思,感伤般的擦了擦眼角,”即便勉强将欣丫头高嫁入王侯府上,后宅妯娌之间的争锋,妻妾之间的争宠,以欣丫头的性情受不了这些是非。“

    “谁说名门望族各房必会相争?”宁老太太眉梢微挑起,“名门望族的规矩最重,只有那些倒台落寞的家族才会为了一丁点利益兄弟亲人撕破脸面争来争去,在明面上哪一家不是兄友弟恭?哪一家敢妻妾不分?当御史们是吃干饭的?”

    “姑太太可别忘了,有句俗语,哪一家后院的井没有死人?你让欣丫头高嫁是害了她!”

    楚氏蹭得站起身,“欣丫头随我回家,她没安好心,会害死你的。“

    宁欣道:“我在宁家祠堂说过,我会奉养姑祖母,您就不用为我操心了。“

    “宁欣!”楚氏紧紧咬着牙根。

    “很多人都是见证,外祖母也不想让我成为言而无信之徒吧。”

    宁欣同样起身,缓步走到宁老太太身边,依恋信任的拽了一下宁老太太的衣袖,在楚氏看来宁欣向长辈撒娇,实际上是宁欣烦了,催促宁老太太快点解决楚氏!

    宁老太太道:“我也没说一定要将欣丫头嫁入名门望族,楚太夫人莫要心急。”

    楚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宁欣是我唯一的嫡亲外孙女,我最疼她不过,姑太太刚从江南来不了解京城的状况,欣丫头的婚事还是有我掂量得好。”

    宁老太太唇边多了一抹的笑容,“她聘给谁家暂且不提,你我都希望宁欣嫁个良人。欣丫头今年十六了,转眼就是要出嫁的,不管她嫁给谁,嫁妆都少不了的。”

    一提嫁妆两个字,楚氏眼睑耷拉下来,袖口的手再一次捏紧佛珠,“嫁妆是不能少。”

    “你方才说疼爱宁欣,恨不得将宁欣当成眼珠子,她的嫁妆楚太夫人是不是也得填补一点?你也不想宁欣在婆家被人小看。方才你说了宁欣结亲的麻烦,我也赞同的,因为她自身不足,在嫁妆上才应该更厚一些。”

    “楚太夫人,你说我说得对么?”

    宁老太太任由楚氏发挥了这么久,以言谈引导楚氏说出宁欣结亲的困难,等得就是这个时候,谈论宁欣的嫁妆。

    楚氏喘气沉重了,此时她也明白中了宁老太太的陷阱,挺了挺腰杆:

    “宁家清贵传家,宁三元廉洁奉公,同宁欣结亲的人家更看中宁家的名声,若是图嫁妆的人家,我可舍不得将宁欣嫁过去。”

    “说得也是。”宁老太太笑道:“我记得当年王氏夫人嫁到宁家时,嫁妆极是丰厚的,她只有宁欣一个女儿,她那份嫁妆楚太夫人也应该让人从库房里搬出来请点一下了,省得宁欣出嫁时手忙脚乱的。”

    “再有,我那侄子宁三元是宁家的独子,当年宁欣和她母亲进京,王家派人来说,宁家的一切都充作宁欣的嫁妆。”

    宁老太太太慢悠悠的拿出一张纸,宁欣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姑祖母会有这么一张纸?姑祖母从没有说起过啊。

    老谋神算的宁财神!宁欣心里又酸又甜,又被姑祖母耍了!

    “这份是宁家财产清单,虽不齐全,但大多田产,器皿都在纸张上。”宁老太太含笑将纸张递给楚氏,“你看看是不是大舅爷帮着宁欣处li的宁家财物?”

    楚氏脸色灰白,胳膊颤抖,薄薄的纸张无异于是王家的催命符,“你你怎么会有”

    “宁家的财务田产是我买下的。”

    宁老太太淡定的说道:“我不能眼看着宁家的东西卖给旁人,我不仅有单子,还有地契房契,当年欣丫头大舅舅不好处li,变卖成银子留给宁欣,我们们宁家也理解,如今宁欣出嫁,这笔银子不算这些年的利息也是很可观的。对家大业大的王家来说,也算不得什么,楚太夫人早做准备得好,光有银子哪能算嫁妆,许多东西需要置办呢。”

    ps今天双更,晚上还有一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佳婿相邻的书:网游之地狱龙骑重生明珠孽宠:一品傲妃江湖博暴王偏爱小萌妃美女老总替身情人绝版恶女,绯比寻常侯爷绝宠:嗜睡太子妃心生呼啸贴身丫鬟太难训逆天狂女:傲妃六小姐速配:妃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