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做戏

【书名: 佳婿 第一百七十四章 做戏 作者:夜惠美

强烈推荐:全球论剑我叫布里茨市井贵女黑脚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原配宝典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面对无耻的萧欢,薛珍打了萧欢一巴掌后,脑子清醒了几分,高高在上般睨了萧欢一眼,冷艳高贵般拂了袖口:

    “我能将你放出牢房,能让你跟在我马车后面奔跑,可以给你今日的地位,一样会让你过得生不如死!”

    萧欢低垂着脑袋,唯唯诺诺的说道:“您说得是,我怎敢同县主相提并讨论?您出身高贵,我在您眼里比尘埃还不如”

    就在此时,一袭月白长衫,外罩锦缎斗篷,头戴玉冠的王季玉风流倜傥的从回廊走来。

    冠玉的脸庞,灿若星辰的眼眸,齿白唇红,王季玉有极好的相貌,他迈步间儒雅俊逸,隐约带有几许的沉稳霸道。

    经过云泽教导过,王季玉在风度上绝对比以前进步许多。

    他即便再喜欢美人,也不会热络的迎上去,欲迎还拒,显得目中无美人才能更吸引美女的注意。”娘子,还不走么。”

    王季玉对薛珍一样是一副冷淡的模样,在他灿烂的眼眸中没有女子的存在。

    薛珍眼底闪过一抹的欣慰,又有一抹的爱慕,收敛了对萧欢的冷艳,在王季玉面前化作一潭温暖的池水,温婉柔顺的说道:”让相公久候了。“

    王季玉淡的嗯了一声,踱步到薛珍身边,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怯懦娇羞的萧欢。

    本能上王季玉喜欢像萧欢这样柔弱如白莲的女子,柔顺。娇媚,低唱浅吟时非常有味道,萧欢是江南水乡女子,她更符合王季玉的审美观。

    萧欢妩媚怯生生的瞥了一眼王季玉,嫩弱娇花的樱唇微微开启,优雅的福身:“见过王公子。”

    薛珍在一旁看得直咬牙,恨不得撕碎了萧欢娇柔的脸庞,萧欢是故意的,故意气自己,故意在王季玉面前展现魅力。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王季玉最受不了疑似宁欣那样的女子她好不容易等到王季玉顿悟。不能便宜萧欢!

    王季玉伸手握住了薛珍的手臂,薛珍诧异的抬头,望进那双漆黑璀璨的眸子深处,感觉到王季玉冷傲下的专情。薛珍感动得想落泪。两辈子她期盼得不就是摄政王的深情么?

    她恨过宁欣。恨过王家人,恨过很过很多人,恨不得他们死得不能再死。

    唯有一个人让她爱恨交缠。那人就是王季玉。

    薛珍是爱他的,哪怕上辈子他对她并不好,哪怕上辈子他所有的爱恋都给了宁欣!

    不是王季玉不够爱她,而是王季玉被宁欣蒙蔽了。

    王季玉唇角上翘,罕见的一抹柔情映在眼底,“娘子,我们们回家。”

    再要强的女子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被男子统治!这一条王季玉一直牢记。

    虽然云泽不怀好意,但确实让王季玉有脱胎换骨的变化,尤其在对待女子上,王季玉如今挥洒自如。

    直接牵起薛珍的手,王季玉携着薛珍离去,单独留下表错情的萧欢。

    在马车上薛珍被王季玉揽到怀里,薛珍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幸福,王季玉眼底闪过几许得意,有了听话的薛珍,他还会拥有更多的东西。

    妻妾成群拥有宁欣,并不一定是痴心妄想,一切的困难,薛珍都会解决,只要笼络住薛珍!

    萧欢看着王季玉夫妻离去的背影,一抹诡异又畅快的笑容挂在唇边,转身对跟着她的妈妈道:“我小看了王公子,有昭容县主哭得时候。”

    她找到了一个在演戏上同她不相上下的人!

    萧欢笑容中透着看好戏的意味,“走,去看望长公主。”

    有她身后两位妈妈在,萧欢可以去长公主府的任何地方,长公主和薛驸马不是不愿意看到她么?她偏偏让他们时刻都能看到自己。

    怎么才能同贤妃娘关系更亲近呢?

    萧欢思索着贤妃娘娘眼下最迫切想要的东西,贤妃对九皇子的疼爱昭然若揭,九皇子若想登上太子的位置被皇后抚养的七皇子是一个大敌,同样年龄最长的三皇子也不容小看。

    萧欢想到神秘人给她的药方,面对那个妖孽一样的人,萧欢骨子里充满了畏惧,拉开胳膊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线,毒蛊千万别扩散到全身,她不想死。

    王季玉领着薛珍返回王家,进门后,他们先去给楚氏行礼。

    听闻楚氏病了,王季玉很担心,不管怎样,王季玉对楚氏还是有一分真诚的孝心的。”祖母。”

    王季玉直接跪在楚氏的床榻前,眼底眼泪:“我孙儿回来了。”

    楚氏脸色蜡黄,脸上也比以前多了好几道皱纹,身上无力的靠着软垫子,干裂的嘴唇蠕动,“玉儿,我的玉儿。”

    伸手搂住宝贝孙子,楚氏仿佛经历了生死一般,大哭起来:“玉儿,玉儿。”

    跟在王季玉身后的薛珍眼里闪过怀疑,顿悟后的王季玉对楚氏等人的感情没有这么深。

    为了宁欣,他甚至将楚氏软禁起来为了给宁欣生母报仇,王家死了很多的人。

    对亲人薄凉,一直是摄政王被世人诟病的地方。

    汪氏眼泪盈盈,颤抖着嘴唇道:“玉儿,你总算是回来了。”

    在旁伺候的白姨娘拽了拽儿子王季珏的一角,很担心儿子想不通,王季珏淡淡一笑,“娘,我没事。

    不需要自己在意的人,管他们去死?

    方才楚氏说了让他下次再考举人,换做往常王季珏也就听命了,可如今王家一天不如一天,亏欠着宁表姐那么一大笔银子,王季珏不知三年后王家会有怎样的境况,依靠着外表光鲜的嫡子兄长显然不现实。

    宁欣也曾暗示过他。尽快离开王家,王季玉在江南同鞑子大汗云泽交情莫逆。

    王季珏等不到三年后,今科他必须得高中,而且名次不能太低,只有如此,他才有可能脱离王家,或者影响王家的决策。

    他也不忍心让姐姐和生母再受三年的委屈,宁家的银子,从宁表姐的话语中看是无论如何也要让王家还上的,而入不敷出的王家恰恰还不上

    总不能让楚氏将算盘打到白姨娘好不容易积攒下的私房银子上。姐姐的嫁妆汪氏也惦记着。

    等到王季玉哭声渐渐隐去。王季珏撩起衣衫,噗通一声跪在王季玉面前,呜咽道:”二哥。”

    王季玉自信自傲,极好面子。王季珏想要参加科举只能从王季玉身上下手。

    忍一时屈辱。博一个灿烂的未来。这笔生意怎么看是划算的,脸面有什么用?能当饭吃么?

    气节,一个人气节才是立足的根本!

    宁欣说过的话。王季珏一直记得,读书人的气节不可丢,节操不能破碎,脸面丢了就丢了。

    王季玉惊讶的说道:“三弟,你这是作甚?”

    楚氏抹着眼泪,眸光凝重起来,方才无论她怎么说,王季珏就是不肯表态放弃科举,眼下玉儿回来了,他闹得是哪一出?

    王季珏用袖口擦拭了一下干涩的眼角,将眼睛揉得通红,可怜巴巴的抬头看向王季玉,:

    “我的才学不敢同二哥相比,也不敢同抢二哥的人脉,我只想着读书,只想着能中举。”

    “十年寒窗苦读的辛劳,只有二哥能理解我。”

    “二哥必将鹏程万里,我只想试试能不能侥幸中举,二哥,我从没想过抢二哥的风头,当然我也抢不去。”

    王季玉面色微凝,拽起王季珏,“兄弟同下场,也是一桩美谈,怎么?有人阻止你应试?”

    王季珏不敢向楚氏看,悄悄的瞄了一眼一直为楚氏顶缸的汪氏,呜咽的说道:“我只是担心不能同二哥一起下场,跟二哥一起考试我才不会紧张,二哥是我的主心骨。”

    白姨娘欣慰儿子长大了,噗通跪在汪氏眼前,谦卑的说道:

    “太太,三少爷侥幸中举,也是您的教导有方,求太太可怜可怜三少爷。二少爷天生富贵,在考场也需要人照料。应试一次就要在贡院关三日,二少爷吃喝可以让三少爷伺候,有二少爷神光关照,没准三少爷也能有个好前程,三少爷时刻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从不敢同二少爷相争。”

    “求太太大发慈悲。”

    白姨娘砰砰的磕头,王季珏攥紧了拳头,忍住搀起生母的冲动,最后一次了,这是最后一次!他不能让生母的心思白费。

    “二哥!”王季珏软诺的说道:“我这点本事在二哥面前不够看”

    王季玉有了一种掌控别人前程的快感,对于他自己会高中,他没有任何的怀疑,王季玉是奔状元去的,哪会在意学问一般,名声不显的庶弟?

    薛珍对王季玉也很有信心,跟对自己的记忆有信心,笑道:“三弟快别哭了,这都是要考举人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哪成。做嫂子的说你一句,行事要有气度,可别弄得一身小家子气,你虽是姨娘生养的,可同丫头养大的庶子不同,别学得动不动就下跪,你二哥常说男儿膝下有黄金!骨头若是太软了,将来也没人瞧得起你。”

    “是,二嫂教训得是,小弟记住了。”

    王季珏垂下眼睑,挡住了眼底的愤怒。

    “母亲,您就让三弟参加科考吧,没准会有双喜临门的喜事呢。”

    薛珍转身对汪氏道,看汪氏那张痛苦脸庞,薛珍真真是解气,活该,庶子永远是嫡母眼中的钉子。

    薛珍给王季玉纳了妾,但柳氏不过是摆设罢了,同时薛珍已经一绝后患了,总不会弄出个庶子出来碍眼。

    楚氏叹道:“这事我同你母亲说,我想她会同意的。”

    “多谢祖母。”

    王季玉,王季珏同时叩谢楚氏。

    楚氏深深的望了一眼王季珏,“你别忘了今日,忘了玉儿。”

    “孙儿不敢忘。”王季珏少不敢有任何的不满或者得意,做戏要做全套,王季珏满怀感激,“多谢二哥提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佳婿相邻的书:网游之地狱龙骑重生明珠孽宠:一品傲妃江湖博暴王偏爱小萌妃美女老总替身情人绝版恶女,绯比寻常侯爷绝宠:嗜睡太子妃心生呼啸贴身丫鬟太难训逆天狂女:傲妃六小姐速配:妃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