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内幕

【书名: 佳婿 第一百七十八章 内幕 作者:夜惠美

强烈推荐:全球论剑我叫布里茨市井贵女黑脚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原配宝典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宁老太太看到遥望的宁欣和李冥锐,露出会心的笑容。

    他们一个婉约柔美,一个刚硬挺拔,宁欣聪慧机灵,李冥锐憨厚内敛,任谁看她们都不是最般配的夫妻。

    只有宁老太太看好他们,甚至同宁欣说过多次,遇见李冥锐是宁欣最大的福分。

    见两人傻愣愣的对望,宁老太太唇边笑意更浓,没想到宁欣还有这样呆得时候。

    一拍身前的檀木桌子,宁欣同李冥锐同时看向宁老太太,宁欣只听到一声断喝:“你又偷摘我的茶花。”

    宁老太太做出气愤的模样,“这是第几次了,你说”

    宁欣抹了一下发鬓,鬓间的茶花开得正艳,笑盈盈的说道:“姑祖母,我带茶花正合适。”

    “那是我养的茶花。””多谢姑祖母。“

    宁欣厚着脸皮屈膝:“别人养得茶花,我不稀罕带呢。”

    转身走到李冥锐身边,她柔弱纤细的身影深深的印在李冥锐漆黑明亮的眼眸中,“李公子随我来。”

    啪得一声,李冥锐的手腕被宁欣抓住了,然后他就稀里糊涂得同宁欣跑开,交握的双手让李冥锐心跳加快,同时也想到了第一次在蓝山寺见面他们也是如此奔跑得穿过长廊,记得那是在桃花盛开的时候,花瓣还曾停留在宁欣的头上

    宁老太太的怒吼声从后传来:“厚脸皮的欣丫头,有本事你你”

    说到最后。宁老太太先笑了,对引李冥锐过来的弄月道:“欣丫头想通了,可喜可贺。”

    “主人,李公子适合小姐?”弄月低声问道。

    “找不出比李冥锐更适合宁欣的人了,她运气真真是好,他们在一起可互补,李冥锐最为难得的是对宁欣的信任!”

    宁老太太意味深长的说道:“信任谁都会说,但真正能做到得有几个?全心信赖妻子,懂得自省且包容妻子的男人太少了,我活了这么多年。也就看到他一个。”

    “财富。地位,权利,这些是不可或缺,但看女子是否过得幸福不是光用那些衡量的。“

    宁老太太眉间平缓放松。愿意同弄月多说几句。同时也不想弄月行事上冒犯了李冥锐。语重心长的拍了弄月的手臂,

    “欣丫头有个配享太庙的父亲,她家世有了;她有我看着。嫁妆上是万贯家财,她富贵有了;宁家出的一张请柬让京城勋贵重臣答赴会,她江南一行致使江南风云变色,她清流的的地位也有了。”

    “唯一缺得是一个好相公!”

    宁老太太想得更远一些,京城的风向很诡异,齐王是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万一将来齐王主政天下宁老太太倒不是认为齐王会为宁欣做出荒淫无道的事情,但齐王可以在宁欣和宁欣丈夫之间增加无数的陷阱除了李冥锐外,谁肯全然相信宁欣?

    只要有一点的不信任,以宁欣的脾气,还不得弄得天下大乱?没准宁欣为了报复,真得通齐王虽然宁欣同姜小姐关系不错,但在宁欣心里能让她退让的人太少。

    宁老太太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左一篇右一篇得给宁欣留作业,给她讲其中的道理,她嘴上说得挺好,脾气却不见收敛!”

    “主子不也是喜欢小姐这样宁折不弯的脾气?小姐外表看起来不像是宁为玉碎的人,脾气却真真是倔强好强。”

    弄月自认为有点眼力,从小读书识字,宁欣在她眼里是奇葩一样的存在,察觉到宁老太太诡异莫测的目光,弄月吓了一跳:“怎么?奴婢说错了?”

    宁老太太眉梢微微挑起,叹息:“罢了,真正懂欣丫头得有几人?”

    表里不一,说得便是宁欣!

    宁折不弯?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人绝不是宁欣!

    涓涓溪流流淌,岸边枫树红得似火焰一般,在枫林深处是一座小巧雅致的凉亭,站在凉亭里可见红满天的枫树,秋风拂过,伸手可接下枫叶。

    “一片,两片。”

    宁欣调皮般得将手伸到两厅外,数着接住的枫叶。

    红彤彤的枫叶映红了她往日白皙的脸庞,李冥锐站在她身侧,凝视着宁欣,她额前得刘海随风起伏时,李冥锐总能看到她那水眸,别人会因为水眸怜惜宁欣,李冥锐却看出水眸里的沅媚风流。

    “齐王有没有再问你浩气歌得事情?”

    “没有。”李冥锐向旁边侧了侧身体,挡住风口,”最近我很少见齐王殿下。”

    宁欣手指捻动枫叶柄,扇子一样的枫叶转动,一会深红一会浅红,眼底闪过一抹狡黠,“你说他什么时候能想通关键?”

    李冥锐愣了一下,道:“你猜到了?”

    在宁欣笑盈盈的目光下,李冥锐扭过头去,几片枫叶随风舞动,宁家宅邸虽是不大,但该有的雅致一点不缺。

    许是因为主人就宁老太太和宁欣,宁家房舍不多,相反布置下的景色却很多,有枫树,有梅树,有荷花池,有水榭外面得人很少能看出宁家里面别有乾坤。

    宁欣问出了李冥锐一样的话:”你猜到了?“

    “我没有欺骗齐王殿下。”李冥锐闷闷的说道。

    “你只是少给了齐王一样东西,少说了你母亲临终前说得一句话。”

    “嗯。”

    李冥锐撑着凉亭的栏杆,纵身一跳,坐在栏杆上,“我不服。”

    宁欣转过身倚靠着栏杆,话语里有几分欣慰:“看你的表现,我不用为你再多操心了。”

    谁说忠厚老实人就没有怨气,谁说老实人就不能隐瞒某些事情?

    “如果我不知道燕国公府的话,我一准全说了。”李冥锐手扶着栏杆,眸子深沉凝重,“我同你说过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对他的印象不深,如宁伯父给你留下得遗物,我父亲也给我留了一点的东西”

    “我母亲是个以夫君为天的好女人,无论父亲是燕国公府四少爷,还是韩地的山野村夫,她都不离不弃的跟着父亲她不愿意我忘记父亲,在我懂事后,她总是在我耳边念着父亲的好处,待人以诚,毫无架子,富贵公子,人品风流等等。”

    李冥锐自嘲的笑笑,“小时候我很相信母亲说得话,后来我读书了,被人嘲笑惯了,我就想母亲一定是骗我的乡野村夫怎么可能是那样,母亲养我不容易,我只当作母亲爱做梦。”

    宁欣叹息道:“你有不平是难免的,不过你如果在燕国公府长大的话,也没有今日!”

    李冥锐合上眼睛,“我知道!父亲除了对先帝忠诚之外,也想着想着给我留下一条进阶的阶梯,无论我将这笔银子给当今,还是给齐王,他们看在我父子两代这么多年苦熬的份上,会给我补偿。”

    是人都有私心,哪怕曾经最为刚正忠诚的燕国公府四少爷!

    没将这笔银子贪墨已经是他难得的忠诚了,至于儿子将银子交给谁,先帝想管也管不了。

    “父亲的苦心我明白,对齐王我也是真心敬佩的。”李冥锐胸口起伏,“我忘不了曾经差一点被饿死的经历,忘不了我跪着求大夫给母亲求医的卑微,忘不了很多东西,我最忘不了得是,父母的遗愿到现在还无法完成。”

    李冥锐看向宁欣,沙哑的说道:“你能明白么?”

    他既有激愤,又有无奈顺从,期望被理解的眼色,让宁欣心底感到微微的刺痛。

    虽是长在燕国公府不一定出息,但宁欣知道以李冥锐的天分性格和父母的教养,他长在国公府的话,会成为杰出的勋贵公子。

    明明应该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却被父母带到山野,受尽了贫困屈辱,李冥锐没有长歪,很不容易,得知真相后,没有做出更泄愤的事情,更不容易。

    宁欣主动的握住李冥锐的手腕,拇指轻轻的摩挲着他的手背,似安分也似支持,宁欣抬眼笑道:“折腾死陛下和齐王殿下吧。”

    “宁欣。”李冥锐嘴唇微动,在君为臣纲的礼教束缚下,他做得事情拿不上台面,可宁欣理解他,支持他甚至鼓励他折腾死齐王,李冥锐感动的呜咽:”谢谢。“

    这声谢谢,除了上述那些外,宁欣第一个告诉了他的身世,再有一点,聪慧过人的宁欣猜到了他的小心思,可她没有告诉齐王,李冥锐心底一阵阵的窃喜,是不是说宁欣跟他比较亲近呢。

    “先帝做事不地道,迁怒在他最疼的孙子身上正合适。想要银子,也得付出代价嘛。“

    同李冥锐说开后,宁欣很从容也很无愧得给李冥锐鼓劲,“你没贪墨去银子,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李冥锐,你同我一起说,咱们没亏欠齐王!咱们是大大的忠臣!没有辜负先帝所托。”

    “咱们?咱们!”

    李冥锐身上洋溢着热情,握紧了宁欣柔软的手,“是咱们。”

    宁欣眨了眨眼睛,李冥锐的兴奋真是晃眼呀,“你可真会赶时候,我会被姑祖母训斥的,我又忘了她的教诲了。”

    本身魅力就挺大,不要给不相干男人机会!

    宁欣有时候也在想,上辈子如果她明白这句话,在韩王师兄面前少表现一些,是不是情况会好一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佳婿相邻的书:网游之地狱龙骑重生明珠孽宠:一品傲妃江湖博暴王偏爱小萌妃美女老总替身情人绝版恶女,绯比寻常侯爷绝宠:嗜睡太子妃心生呼啸贴身丫鬟太难训逆天狂女:傲妃六小姐速配:妃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