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挑明

【书名: 佳婿 第一百八十五章 挑明 作者:夜惠美

强烈推荐:市井贵女全球论剑原配宝典我叫布里茨黑脚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一瞬间,礼部尚书徐大人的资料涌上脑子。

    徐大人后宅一妻两妾是标准配置,可徐大人努力耕耘了十几年,只有嫡妻在将尽四十岁时生下一子,其余女人再无所出。

    徐家这一脉子嗣都艰难,徐大人的叔伯兄弟也是家家独苗,被李冥锐打得这位徐公子是两房肩挑的。

    徐大人精明干练,饱读圣贤书且行事方正,曾经主持过六年前的科考,饱受仕林的赞扬,于是,皇帝有心再点他为主考官。

    要说他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溺爱唯一的宝贝儿子,徐大人对儿子的疼爱也不是脑残的宠得无法无天。

    徐公子虽是嚣张了一点,仗势欺人了一点,但哪个名门望族子弟没有这缺点?

    徐公子在国子监读书,风评还不错,起码面对同阶层的人,徐公子还是有礼有节的,至于欺男霸女礼部尚书的公子不至于脑残至此。

    所以说,纨绔也是讲究境界的。

    阶层等级相差太远,你想被人家潜规则,人家还看不上不乐意呢。

    像徐公子这样没啥大缺点的名门公子被李冥锐打了,在道德舆论角度上看,绝对够不上李冥锐伸张正义,打击顽劣公子哥儿。

    薛珍看宁欣脸色微变,心里高兴极了,宁欣在没得到李冥锐的宝藏前,一准会保住李冥锐李冥锐这人缺点太明显了,前世今生他都不许任何人说无双郡主的坏话!

    慢慢的抿了一口茶水。薛珍冷静下来后,很轻松得命熟人挑逗以儒学闻名的徐公子,徐家诗礼传家,对无双郡主颇有微词,徐公子又是心高气傲的人,此人正好利用。

    薛珍唇边多了一抹智珠在手的微笑,这只是她困住李冥锐的第一步,身边听话的赵曦是第二步,科场是第三步,还会有第四步。第五步。她很有信心套出李冥锐身上的银子。

    宁欣对李冥锐的在意,反倒是意外收获。同时薛珍想着怎么利用李冥锐让宁欣吃亏,成全她做王季玉妾侍的心思。

    薛珍会让宁欣明白什么事侍妾!就像宁欣对她做过的那样,不。以前世的仇恨。得让宁欣十倍百倍偿还。

    “听闻宁表妹同李公子有过交情。他们在宁家有了纷争,宁表妹不去看看?”

    薛珍笑盈盈的劝道:“宁表妹可是主人呢。”

    宁欣稳了稳心神,淡淡的说道:“不劳二表嫂废心。您欲其担心我,不如想想怎么同你那位干姐姐相处得好。”

    不给薛珍任何面子,宁欣不急不忙的反劝:

    “在江南二表嫂还没看明白么,萧欢是打蛇不死随棍上的典型,我将萧欢拒之门外,不知她回去怎么同长公主说呢,我也有听闻,长公主对她跟亲生女儿似的,对她倚重颇多,一点看不出是干亲!二表嫂也别光顾着拜谒贤妃娘娘,管好家里和娘家的事情是正经。”

    原本宁欣想要去看打架二人组的,但薛珍那副表情惹怒了宁欣,同时平王世子赶过去,她去不去意义不是很大。

    宁欣不痛快,薛珍有主动跳出来求虐,宁欣会客气才叫怪了。

    宁欣向周围的宾客屈膝,歉意的说道:“让各位见笑了,是我没安排好。竟然出了这样不体面的事儿,我这位二表嫂实在是太关心我,一点点机会都不放过。其实平时她还是很疼我的,只是”

    眼里水雾缭绕,欲言又止,宁欣微微低头,“只是她总是觉得养在府里的表妹是别有心思,为这我都不太敢去看望外祖母,生怕二表嫂又想多了。”

    “姑祖母,我们们宁家是不是几代没有给表哥为妾的?亲戚之间若是总是这么提防着,实在是很没意思。“

    宁欣直接挑明,并且走到宁老太太身边,似委屈,似幽怨的叹息:“怎么就是同二表嫂说不清楚呢。”

    宁老太太道:“休要胡说,宁家女儿怎能给人做二房?”

    薛珍受到了屋子里命妇们异样的目光,谁家没有表妹表姐?看看薛珍把宁欣逼成什么样了。

    首辅的母亲杨老太太哼道:”异想天开!不知所谓!”

    “没想到时隔多年又能听见这样奇葩的话语。”晋国公夫人冷笑着,“我家老大娶了安怡公主的女儿,同昭容县主是表亲,啧啧,以后我家那几个丫头可不敢再登王家的门。”

    京城权贵彼此联姻,上数几代彼此之间都有一星半点的表亲关系。

    宁欣一番话表妹为妾的话,让王家得罪了大半的名门望族,皇族宗室也对薛珍很不满,对付不了宁欣,安静的眯着不就是了,非要跳出丢人,真真是活该!

    薛珍脸白得如纸,她低估了宁欣无差别的杀伤力,低估了宁欣转移话题的能力,眼下鄙视她成了主题,而李冥锐和徐公子的打架被掩盖了,薛珍捂着胸口,神色悲伤:“宁表妹我从没”

    “二表嫂别说没这么想过,我在你们没成亲之前担着污名,现在你还想怎么利用我?我就算是感念外祖家的养育之恩,您也不能这么欺负侮辱我。”

    齐王眼看着宁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打架的事情永远赶不上内宅的恩怨吸引人,如果是晋国公和广宁侯另当别论,李冥锐在京城名声并不显赫。

    宁欣这是一箭好几雕,薛珍再活一辈子都算不过宁欣。

    没有自知之明的白痴是最可悲的,也是不值得任何同情的、

    宁欣正气凛然的控诉:“你一次又一次的纠缠我,几番试探,几番陷害,我念着你是二表嫂不予理会,可如今我实在是忍不下了。昭容县主,你真当我宁家好欺负么?抚养我得是外祖母,我有长辈姑祖母在,就是我报恩也轮不到你对我的亲事指手画脚!我把二表哥当作哥哥看待,同哥哥“

    摆出恶心悲愤的神色,宁欣毫不犹豫给了薛珍一记重锤,“乱伦有违纲常,是最最天理不容的孽情。我奉劝二表嫂一句,莫要以己度人。”

    齐王府的丑闻再一次映入众人的脑中,薛珍同曾经的齐王舅舅暧昧不清啧啧。真可称为重口味儿!

    薛珍万万没有想到。宁欣敢将一切在京城权贵云集的场合挑明,她不怕别人说不知羞耻妄言婚事?

    哪有还没出阁的姑娘家,张口闭口为自己申辩的?一般来说不都是长辈宁欣没有长辈!好不容易认个姑祖母只是撑场面的。

    宁老太太心底一阵阵的无力,她的欣丫头啊。她的教导效果不大。同时宁老太太很遗憾。自己还没出手怎么又被宁欣抢先了?

    一品将军的母亲眼里是不容错变的欣赏,握住宁欣的手臂,将手腕上的玉镯带到她手上。“好孩子,你比你姑祖母好,爽快,很好,非常好。”

    这算是意外收获不?

    宁欣不知怎么得了这位的眼缘,忘了一眼宁老太太,“姑祖母。”

    “她夸你,我听见了。”宁老太太拽过宁欣,镯子?这老家伙带了一辈子的镯子就给了宁欣?嗯,她孙子成亲了,小孙子才十岁,”给你就收下,她可是有名的一毛不拔。“

    正想摘镯子的宁欣左右不是,该打架的没动静,不该打架得怎么都呛上了?

    几个老太太的几十年恩怨暂且不提,怎么给李冥锐善后,宁欣已经够头疼了,不能再惹麻烦,恭谨的屈膝,”多谢杨太夫人。”

    这几位都是一品诰命,对儿子的影响力甚大,宁欣真真是惹不起,而且还可能依靠她们解决眼下的困境。

    薛珍压住喉咙里的腥咸,如果此时吐血的话,白白成就了宁欣的威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有李冥锐的牵扯,倒要看看宁欣能得以到几时,如果她能让宁欣恬不知耻的同王季玉睡了,那么宁欣今日说得话,就是最大的笑话!

    拿定主意,薛珍起身冷笑道:“我会记住宁表妹今日所言,告辞!”

    宁欣同样冷淡的说道:“慢走,不送。”

    薛珍还当她是无依无靠的孤女么?就算宁欣不附身这句躯壳,以薛珍眼高手低的偏激样子,她也斗不过原主!

    不过,原主所选的路同宁欣所走得不同。

    宁欣不会为了报仇把自己完全搭进去,原主却是会的。

    天色渐晚,宾客分批次告辞,每个人都很满yi今日的收获,看了好几场好戏,虽然不知李冥锐和徐公子打架的原因,但他们在八卦界影响不深,徐公子还有点名气,李冥锐是谁?好像是在江南做过些什么的举子。

    举子在百姓眼中高不可攀,但在非富即贵的顶级权贵眼中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宁欣含笑送走了一批又一批人,在天官夫人告辞时,宁欣笑容格外得亲近,“若是夫人不嫌弃,改日我定会拜访。“

    天官夫人愣了一下,一个客气的邀约,宁欣竟然答应赴约?从宁欣今日的表现看,她不是听不懂话的小姐,“我静候宁小姐光临。”

    送走了天官母女,宁欣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身后齐王的声音传来:“你想做什么?”

    “你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

    月光下,宁欣回头,清冷的眼底如同寒星坠落期间,眸子泛着寒光,“李冥锐不会平白得同人打架,在我眼里他没错,错得是徐公子,那么徐家就要付出代价!”

    “值得么?”齐王失神的喃咛。

    宁欣路过齐王身边时候,轻声道:“你说呢。”

    撇下齐王,宁欣走进反省般低头的李冥锐

    ps今天双更,谢谢支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佳婿相邻的书:网游之地狱龙骑重生明珠孽宠:一品傲妃江湖博暴王偏爱小萌妃美女老总替身情人绝版恶女,绯比寻常侯爷绝宠:嗜睡太子妃心生呼啸贴身丫鬟太难训逆天狂女:傲妃六小姐速配:妃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