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挑明(六千大章)

【书名: 佳婿 第二百九十三章 挑明(六千大章) 作者:夜惠美

强烈推荐:黑脚我叫布里茨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全球论剑市井贵女网游之梦幻法师原配宝典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宁家,宁老太太正清点着准备给宁欣的各色嫁妆,想着怎么将珠宝玉石装得更好看……听见门口有脚步声,宁老太太回头一看,宁欣挑开喜登枝的帘栊走了进来,虽然她如同寻常一般,但宁老太太还是能从宁欣的眉宇间看出一抹压不住的春意柔情。

    宁老太太露出慈爱般的笑容,晓得宁欣在这上面面嫩,也不忍取笑好不容开窍的宝贝疙瘩儿,状似寻常的说道:“你来的正好,看看这批从南疆运过来的翡翠玉石,你喜欢不?”

    “南疆?”

    宁欣走近宁老太太,整整一大盒子的翡翠首饰。

    翡翠在大唐的价格并不如玉石,不过若是上等极品的翡翠还是很有价值的,比如祖母绿等极品翡翠很受人追捧。

    “听说,越王同南疆弄了个不胜不败,越王的二儿子贪功冒进,死在了南疆蛮族手中。”

    宁欣把玩着翡翠,她对清澈的翡翠是喜欢的,“皇上一直防范的北边还没打起来,南疆倒是先燃起了战火,越王是安稳日子过得太久了,连南疆蛮族都平定不了,他还敢叫护国亲王?”

    “曾经的四位护国亲王,韩王胆子野心太大,鲁王太保守,越王一向得过且过,晋王实力最弱,这么看唯一能提得起来的……也就是身死命损的韩王了。”

    宁老太太摇了摇头:“好在我让人运了一批宝石和翡翠进京,一旦南疆不稳。这些宝石翡翠价格会上涨不少。翡翠留给你做首饰,也有脸面。”

    宁欣道:“我听说越王奉诏领南疆蛮族的使者进京?您说,陛下是准备对其余三王下手了?”

    “我倒是没听说。”宁老太太显然对越王的事情不感兴趣,“越王打不赢南疆蛮族,这次损失不少,越王将麻烦推给皇上也不意外,若是南疆蛮族使者进京,谁晓得会弄出什么风浪来?”

    宁欣轻蔑的一笑:“能有什么风浪?莫非南疆还想求娶公主不成?南疆的人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

    “当今陛下只要南疆臣服,越王除藩……他不在意嫁个公主去南疆!”

    宁老太太怅然道:“可是这样得来的太平,他又有何面目去见祖宗?当年大唐差一点被鞑子灭国。大唐皇族都没将公主嫁给鞑子汗王!“”罢了。和亲的事情左右同你无关,欣丫头,你还是安心准备嫁人的好。”

    宁老太太拉着宁欣的手,“你不乐意听。我也要说。欣丫头。你可得把握好了李冥锐,少操心些没用的事儿。我不知南疆怎样,可我晓得有不少人家都看上了李冥锐……首辅家也动心了。她家的女儿岁数也合适。”

    宁欣脸庞微红,“他不敢有异心的。”

    “我晓得李冥锐的性情,可你们是成亲,别弄得跟打仗似的,少点麻烦不是更好?”宁老太太继续说道:“他许是会回燕国公府,到时候麻烦更大,快点定下来要紧,对了,他什么时候从诏狱出来?”

    “我怎么会知道他什么出来?”宁欣诧异的问道,“我又不是皇上?”

    “……”

    宁老太太沉默了一会,狠戳了宁欣的额头:“你不知道?你不是去看他了么?去了一个多时辰,你们都做什么了?这么要紧的事情都不商量一下?你就看着他在里面关着?你有心关心南疆,不知把你的男人从诏狱里弄出来?”

    “啊,欣丫头,你到底去做什么了?”

    宁欣脑袋越来越低,罕见的被宁老太太训得抬不起头,喃喃的道:“没说几句话,一个时辰就过去了,姑祖母,我……我还没说到,要不明天我再去?”

    “算了,指望你?”

    宁老太太挺起了胸膛,“明日还是我亲自走一趟的好,将你们的事情定下来,我们们宁家的宝贝可不是上杆子求嫁他,也不能让燕国公左挑右捡……李冥锐若是对你有心,自然会给燕国公稍话。”

    “我想他是有心的……”宁欣呐呐的说道,怎么看姑祖母都像是去拼命的,至于么。“他就那么抢手?”

    “就冲他在贡院和陛下跟前的表现……是的,他很抢手,京城里待字闺中的闺秀多了去了,哪家都舍得将女儿并拴住前程看好的李冥锐……还有,你当他的身份还能隐瞒得住?”

    “怎么?他出自燕国公一脉的事情,都晓得了?”

    “门可罗雀的燕国公府热闹极了。”

    宁老太太眼里闪过一丝无奈,“也是命中注定你将来有些小麻烦,你可晓得,今日是二老爷千挑万选选出的好日子,是他纳萧欢的日子。”

    ……

    宁欣叹了一口气,但胸膛的郁闷却不见少,“早晓得她也会进燕国公府,我真应该在江南就将她除了!有萧欢这个搅屎棍在,指不定将来会闹出多少的事来。”

    没皮没脸的人才是最不好对付的。

    “还有恼人的事呢。”宁欣没隐瞒姑祖母,”我在诏狱见了一人,昭容县主薛珍。”、

    宁老太太动了动嘴唇,扶着额头道:“真是阴魂不散。”

    “是呢,就不能换个新对手?”

    宁欣笑道:“同她们两个玩,都玩腻了,不过,我瞧着昭容县主应该会放弃的,她……她怎么说呢,好像很怕我。”

    宁老太太道:”昭容县主若是不知实情的看上李冥锐并不奇怪,但是如果她晓得你已经定下了李冥锐再同你争,那就她没有脑子了,到时候你不必留情,至于萧欢,左右不过是一个妾,翻出的风浪有限,如果她硬是要折腾事儿,趁早分家也就是了。”

    “燕国公府难办的紧。”宁老太太看了宁欣一眼。“你别笑,不说他们李家那些亲戚,据说燕国公续娶的那位夫人,平时我没见过,但谁晓得她是不是个安分的?李冥锐承爵,必然会欠着长房一份情分,燕国公带大了他父亲,这恩情等于在他头上套上了一个圈儿,你们能看着燕国公长房血脉断绝?”

    ……

    宁欣想了想,“还真是个大麻烦。”

    宁老太太叹息道:“你若劝他放弃燕国公爵位也不妥。毕竟燕国公府是他的根儿。开国第一公若是泯灭了,也挺可惜的,欣丫头,你得慢慢的解开这团麻烦。总不会事事顺心。可日子却可以越过越红火。”

    “嗯。我记下了。”

    ……

    燕国公府二老爷纳妾还是挺隆重的,因为萧欢是庆林长公主的义女,二老爷的夫人也不敢太不给萧欢面子。纳妾礼办得似模似样的。

    儿子儿媳都劝二老爷的夫人,左右不过是妾,劝她别让二老爷不痛快。

    二房不能在承爵的关键场合闹出夫妻不和的笑话来。

    二老爷的夫人林氏四十多岁了,有儿子,有孙子,早就不指望丈夫了,可到底意难平,但起码在大面上不至于让客人看出她的不情愿来,儿媳劝得对,既是阻止不了萧欢入门,何妨装得大度贤惠点?怎么也可得个贤惠的好名声。

    萧欢是良妾,但以二老爷宠她的程度,一切都是按照勋贵人家的贵妾操办的,萧欢也很会给自己长脸,不知她怎么弄的,随她入门的嫁妆很是丰厚,而且她身边跟着宫里的妈妈……这让二老爷的夫人林氏笑脸都僵硬了,被二老爷请来的客人也大多对萧欢刮目相看,有宠爱,有底气,有背景,这个妾可不好对付。

    她本就年轻貌美,姿容不凡,此时她穿着殷红衣裙,头戴珠翠,萧欢美艳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她青春娇美的样貌,比年老色衰的林氏好太多,林氏强压着甩萧欢一巴掌的冲动……

    正在萧欢展现八面玲珑社交能力的时候,燕国公府主院落热闹了起来。

    二房住在燕国公府的东边三进带小花园的院落,虽然占地也不小,但同燕国公主院是没法比的。

    萧欢想着难道是来贺喜的宾客走错了院子?柔媚的问二老爷:“老爷,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声音婉约,二老爷一听骨头都酥了半边,扶着萧欢道:“我让人去打听了……许是我请来的清客名流们到了。我在京城还是有几分脸面的,下一张帖子,望族世家不至于不赏脸!”

    “是呢,妾早就晓得燕国公府的辉煌富贵。”

    萧欢柔柔弱弱的同二老爷相辅相依,似一对准备接受众人恭贺的亲婚夫妻,不得不说老夫少妻站在一起,还是挺吸引眼球的。

    “回二老爷,首辅大人,次辅大人,翰林院,都察院,六部……还有今科的举子代表都到了。”

    “什么?首辅大人到了?”

    在李冥锐入了诏狱后,朝臣们也没有再在宫门口跪着了,好处都被李冥锐抢走了,他们再跪下去只能是自讨苦吃,况且皇上也很体恤他们,开宫门召见了首辅等人,言谈间有改变主意的意思,首辅等见状,便让大臣们各自回家,当今皇上是不能逼的。

    下人摇头道:“不是首辅,是首辅府的管家,除了和国公爷交好的故友外,大多来得是家眷……国公爷让大夫人迎接。”

    “他们是干什么来的。”二老爷脸皮再厚,也不敢这金贴在自己脸上。

    “……听说在诏狱的李公子是四老爷的独子……”

    下人的这句话,让方才喜气洋洋的二老爷和萧欢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萧欢也从旁打听清楚了燕国公府的各房亲眷,四房老爷不是早就被逐出家门了么?怎么又冒出个四房独子出来?

    关在诏狱的李公子?莫非是李冥锐?

    萧欢想到李冥锐就想到了宁欣那双从来都是藐视不在意自己的眸子,旁人不清楚,但萧欢可是看得出宁欣对李冥锐的不同。

    以前她还暗自嘲讽宁欣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在齐王和平王世子中间,宁欣偏偏选了个一无是处的韩地蛮子!

    李冥锐会读书又怎样?他要家世没家世,要才智没才智,更没丰厚的家底,怎么看李冥锐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可谁知李冥锐因诏狱大出风头,他还是燕国公四房的独子!

    萧欢有了紧迫意识,燕国公会不会将爵位给了李冥锐?

    不仅仅她这么想,整个二房的人都担心这件事,在二房看来煮熟的鸭子要飞了。

    萧欢是新进门的,可二老爷和二夫人林氏都是清楚国公爷对四老爷的看中喜欢。那是比亲生儿子还亲的。

    当年不是四老爷不肯认错求饶。燕国公也不会在他们的教唆下将四老爷逐出家门……李冥锐的父亲走后,燕国公大病了一场,从那以后身体就越来越不好了。

    “老爷,这是怎么回事?”

    二太太顾不上萧欢。拽着二老爷的胳膊问道:”四房不是被逐出家门了么?什么时候冒出来个四房独子?他回燕国公府是想争爵位的?那我们们儿子这些年勤勤恳恳为燕国公府忙东忙西又算是什么?老爷。这关头您可不能不说话啊。按次序,按长幼,爵位也应该是二房的。“

    二老爷道:“胡说些什么!没弄清楚你就跟着胡咧咧。四弟肚子回燕国公府是好事,你以为大哥是不分轻重一意孤行的人?李冥锐是四弟独子,你明白么?“

    过继长房也轮不到四房独子过继,如果燕国公不过继李冥锐……他又有什么借口将爵位交给李冥锐?

    真当二房这些年白忙乎的?

    萧欢沉稳的扶着二太太,笑道:“姐姐莫慌,听老爷的准没错,咱们不懂得别在老爷面前添乱了,我陪着姐姐去房中坐一坐?燕国公府血脉繁盛,是好事呢,况且老爷和少爷有李公子相助,有他为臂膀,燕国公的爵位自会更稳当。”

    二老爷对萧欢赞道:“不愧是庆林长公主的女儿……还是你明白道理,往后你多同她在一处,省得夫人听风就是雨的瞎忙乎,让旁人看轻了去。”

    二太太弄个没脸,有心为自己申辩两句,儿媳却拽了拽她的袖子,在她耳边小声提醒,“母亲,这时候最好听父亲的话。”

    二房需要的是团结!

    大儿媳蒋氏为人稳当,备受林氏倚重,同大儿子李承业相处得也好,夫妻二人一直以振兴燕国府为己任。

    如今突然冒出个李冥锐,他们不是不慌,可再慌乱也没办法,李承业几次暗示燕国公过继他为嗣子,但燕国公就是插科打诨的装糊涂不理会他,过继无望的情况下,李承业只能指望着二老爷继爵位了。

    就算是有心逼走李冥锐,也不能摆在明面上说。

    蒋氏和萧欢拽走了二太太林氏,两人彼此对视一眼,各自笑了笑。

    在二房的客人一听燕国公府出了这么大事也都坐不住了,如今京城名声最响亮得是谁?并不是揭穿科举弊案,撞柱死谏的杨青天,而是在诏狱中的天子门生李冥锐!

    谁都没想到李冥锐是燕国公府的人。

    再往深处想,李冥锐的父亲当年为何远离京城?那笔一千万两的银子到底在哪?恐怕也只能从李冥锐身上找到答案了。

    “,既是双喜临门,我等也得去燕国公面前贺喜一声。”

    “对极,对极,”

    “李冥锐丰神俊秀,刚正稳重,不愧是昔日名扬京城的李四郎之子。”

    “李兄由此贤侄,实乃幸事,幸事啊。”

    二老爷所交的人不是勋贵就是名士,名士虽是狂妄,但他们结好二老爷也是为了谋个进阶的身份,或者充作幕僚清客,如今天降李冥锐,他们不凑到燕国公面前才叫奇怪了。

    不过一会功夫,二房布置得很好的喜堂里,只留下大猫小猫两三只,方才热闹的喜堂空空荡荡的,略显得凄凉……

    萧欢虽是在里屋安慰二太太,但喜堂上的宾客走得干干净净,她焉能不恨?今儿是她进燕国公府的日子!萧欢的一番打算都被突然出现的李冥锐给打断了。

    可恶的李冥锐!可恶的宁欣!

    ……

    “父亲,咱们是不是去大伯父那里看看?”

    长子李承业说道:“大伯母在佛堂修行。哪懂得人情世故?光靠妍儿撑不住场面……”

    “都去,都去。”二老爷点头道:“让你娘和儿媳跟着你一起去,你同李冥锐是平辈,即便现在他在诏狱见不到,可你也是他长兄。”

    李承业连忙称是,父亲还没全糊涂。

    萧欢是新进门的妾,怎么都轮不到她出头,萧欢即便再关切长房的状况,她也忍住了跟过去的冲动,盈盈的给二老爷福身。含情脉脉的说道:“老爷别太累着了。妾等您回来。”

    若不是事关承爵大事,二老爷如何都舍不得离开萧欢。

    ……

    二房众人一进主院,便被眼前的热闹惊呆了,燕国公最近几年不问世事的静养。燕国公府在勋贵们中间是一日不如一日。同许多贵胄都不不大来往了。

    可眼下。曾经的故友,曾经的同僚,曾经的八竿子打不到的亲戚齐齐上门……人那个多。他们恭维着坐在主位上的燕国公那个叫殷勤啊。

    好像关在诏狱里的李冥锐就是燕国公的儿子!

    至于首辅等朝廷重臣派来的管家……留下了一份礼物就离开了,即便他们有心召李冥锐女婿,但吃相不会太难看,留下一张帖子,大家都晓得怎么回事儿。

    “大哥,喜事啊。”

    二老爷一身暗红色新装,神清气爽的道:“我那边纳了长公主的义女,这边听说四弟的儿子归京,这可是大喜事,大哥,四弟可还好?当年什么都不说就走了,若我见他,非先揍他一顿出口气不可,也要问问他,他眼里可还有我们们这些做哥哥的?他可还当自己是燕国公府的血脉?”

    燕国公本来不耐烦应酬,可今儿实在是太高兴了,多少年燕国公府没有这么风光过了。

    于是他也换了新衣,亲自招呼上门的客人,正在兴头上,二老爷来了这么一出,虽是说兄友弟恭,但提起四弟……燕国公心里酸涩得紧,喜悦的心思淡了不少,四弟年岁比他小,却比他去得早……看不到儿子争气成才……

    燕国公眼底含泪,叹息道:”四弟去了,只留下李冥锐这一点点的嫡血,我晓得他进京后,一直看着他,他比四弟出色,四弟在天之灵也可以瞑目了。“

    二老爷心中一紧,原来长房早就知道李冥锐,也早就有心将李冥锐接回来,这不是耍人玩么?

    二老爷太了解自己的大哥了,对老四没有一点的原则,当年不是他们话赶话僵住了,二老爷是赶不走老四的。

    历代燕国公都有个特点,那就是爱屋及乌,恨屋及乌。

    规矩体统在燕国公眼中并不是最重要的,就比如燕国公敢越过二房将爵位直接交给李冥锐……燕国公府行事从不怕外人议论,在燕国公府强盛的时候,燕国公是肆意妄为的代表。

    “四弟去了?”二老爷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可怜的四弟,怎么就去了?”

    他这一哭,将正堂的气氛弄得很是尴尬,可旁人又不能说二老爷哭兄弟不对……旁边有人劝解二老爷,二老爷这才勉强止住哭声,擦拭着眼角道:“四弟放心,你唯一的骨血我会好好照顾的。”

    “大哥,咱们是不是把侄子接回来?”二老爷大大方方的问燕国公,“总不好让他流落在外,没有家族的庇护,没有族长的关爱太凄凉,他可是四弟的独子呀。”

    燕国公自是晓得二老爷的心思,独子又怎样?道:“你说得没错,等他从诏狱出来,我亲自去接他回府。”

    “庭院我都给他准备好了,李冥锐住武荣堂。”

    “武荣堂?”二老爷道:“那是……”

    燕国公点头道:“没错,是历代燕国公世子所居的地方,武荣便是告诫燕国公府继承人,以武为荣,燕国公一脉立足的根本便是赫赫战功!”

    二老爷心凉了半截,道:“我晓得大哥疼他,可是世子的事儿……”

    “你若是晓得我的脾气,就不要多言,安心做二老爷,李冥锐性情随了老四宽厚豁达,他不会不敬长辈,不友爱堂兄弟。“燕国公缓缓的说道:”今儿我把话放到这,李四郎是我亲手养大的幼弟,他唯一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不愿意夺走老四的儿子,所以他会肩挑长房和四房。”

    “请封李冥锐为燕国公府世子的折子,我上个月就递到了皇上面前,我想皇上本打算等他高中后再册其为世子的,可惜啊,这小子胆子太大,入了诏狱,不过,入诏狱他也是我侄子,只要皇上开释了他,他就是燕国公世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佳婿相邻的书:网游之地狱龙骑重生明珠孽宠:一品傲妃江湖博暴王偏爱小萌妃美女老总替身情人绝版恶女,绯比寻常侯爷绝宠:嗜睡太子妃心生呼啸贴身丫鬟太难训逆天狂女:傲妃六小姐速配:妃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