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自虐

【书名: 佳婿 第二百九十八章 自虐 作者:夜惠美

强烈推荐:黑脚我叫布里茨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全球论剑市井贵女网游之梦幻法师原配宝典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两人的目光在拥挤的人群中交汇,在一瞬间,仿佛看状元游街的百姓都消失了,天地间只留下他们两人彼此对视……宁欣摇了摇头,看穿着红衣头戴簪花的李冥锐远去,暗自责怪自己越来越像是怀春的小姑娘了。

    经历过那么多,没想到今生她还有这样的时候。

    “小姐?”

    “走吧。”

    直到看不到李冥锐了,宁欣才移动脚步,向远处的茶楼走去,原来今日一早她心神不宁总想着外出是因为他——李冥锐,她出来只是为了看他一眼,并不是去见那人。

    宁欣耳边灌满了百姓对李冥锐的称赞之声,宁欣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多了一些,不觉间心花怒放,甜丝丝的喜悦萦绕心头,有人称赞李冥锐比称赞她,还要让宁欣高兴。

    进了茶楼,迎上来一位俏丽有着江南水乡少女隽秀的丫头,她周身的打扮不弱于一般人家的小姐,见到宁欣,她恭谨的福身:“您来了,我们们小姐已经到了。”

    宁欣淡淡的笑了笑,看茶楼的人不多,问道:“在二楼?”

    “是,小姐包下了整层楼。”

    “她果真出手不凡呐。”宁欣笑盈盈的赞道。

    这座茶楼不是一般的地方,是京城有数的茶楼,因为有名,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包整层楼的,在此处茶楼喝茶的客人非富即贵。

    “小姐喜欢安静,况且人多小姐也不好同您商量事儿。”婢女眼角难免带了一丝的得意。“小姐虽然同茶楼的掌柜不熟,但掌柜很好说话,小姐只是提了一提,掌柜就答应下来了。”

    宁欣沿着楼梯向上,眼角余光扫过在柜台处在胖乎乎的中年人,中年掌柜对宁欣的恭敬,讨好,让宁欣淡淡的一笑:“姜家芝兰包下整座茶楼也使得的。”

    “您是说小姐……”

    “不是你想的。”宁欣笑道:“姜小姐应该如此,也值得如此。”

    姜家这样的人家还不能按照小姐的喜好行事的话,被成为江南第一望族的姜家会被人诟病的。

    推门进了茶室。姜小姐起身笑道:“你总算到了。我等你好一会了。”

    宁欣微微屈膝,笑着解释:“正好赶上今科三甲游街,百姓太多堵住了路,所以来得迟了一些。还望姜小姐恕罪。”

    “没关系。你能来。我就很开心了。”

    姜小姐笑容真挚,亲密的拉着宁欣坐下,“京城比杭州要大上许多。人也多,我都看不过来呢,几次我想请你出游,又怕耽搁了你的正事,今日我腆着脸下请帖……宁小姐不要怪我,我也是实在是没法子了。”

    “我安安分分的待在宁家看看书,做作女红,哪有什么正事,倒是我知晓姜小姐进京没去拜访,颇有失礼之处。”宁欣笑容婉约甜柔,“我才应该请姜小姐原谅呢。”

    两人相视而笑,揭过往事不提。”方才我在茶楼上也远远的看见了状元郎,他长得倒是挺威武的,同往年状元郎的文弱都不大一样,听说他就是李公子……“姜小姐大大方方的问宁欣,“他就是上次同宁小姐一起到我们们家做客的那位公子吧,我还记得他在总督府上做得诗词,从那首很有气节的诗词中可以看出来,他不是寻常的读书人!”

    “我是认识他的,可对他能中状元挺意外。”宁欣也没羞怯什么否认,同样爽朗直率的回道:“他赶上的时机太好了,而且他在贡院的行事真真是让人意想不到,随后的表现……也证明他比外表看着机灵敏锐。”

    “这样好的状元郎不晓得被哪家招为女婿?”姜小姐笑盈盈的问道,“你同他既然认识,你云英未嫁,他尚未娶亲,我看你们是极为相配的……”

    姜小姐是在试探她?当初她说都说得那么清楚了,姜小姐还不放心么?

    宁欣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跟谁过一辈子,前生她没有给韩王机会,今生一样不会给齐王任何机会。

    宁欣心底有一丝丝的不悦,但看姜小姐平静温婉的眼眸,宁欣有无法生她的气,姜小姐是关心她的终身大事……姜小姐亲昵的笑道:“你别误会我,我晓得宁小姐的性情,也不是非要怎样……我就是齐王妃,他想纳哪个,我不会阻拦……”

    姜小姐低声道:“我自己求而不得,却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在京城也有了不短的日子,自打科场出事后,我耳朵里灌满了李公子的名字,姜家在京城也有亲眷故友,我晓得很多人家都在打听着他,后来我又听说他是燕国公的嫡亲侄子,有可能继承燕国公的爵位……他更是被人惦记了。”

    “宁小姐虽是有姑祖母在身边,但宁老太太到底同你隔着辈分,你许是有些话不好同她说,宁小姐平时飒爽果决,可万一在这事上害羞了,腼腆了,你们错过这段好姻缘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姜小姐望着宁欣柔美精致的五官,她可从宁欣两弯黛眉中瞧出自信张扬,宁欣远看起来像是一株需要呵护的小草,可只有离着近了,才能明白宁欣本身就是一株可以迎接任何风雨的大树。

    “不过看你的样子,我怕是想的有点多。你……是不是早就同他有了默契?只等着他高中后就娶你过门?到时候双喜临门,大小登科也算是美事呢。”

    宁欣眼睛亮晶晶的,点头道:“既然看上了他,总不能让他跑了不是么?”

    姜小姐笑容越发的真挚,偶尔想起一件事,“陛下选妃的事儿,你也得记在心上,多当心些。”

    “我晓得。”

    宁欣没有拒绝她的好意,“抱琴。将东西拿给姜小姐看看。”

    “是。”跟在宁欣身后的抱琴双手奉上了几张草图。

    宁欣见姜小姐接过去了,道:“你先看看,若是有不满yi的地方,我们们商量后再修改,珍宝坊出品,必属精品……”

    姜小姐同宁欣一起说道,两人再一次相视而笑。

    姜小姐道:“我若是不相信你,便不会请你来此地了,我也不怕你笑话,本来准备好好的一盒子首饰偏偏运到京城的时候弄坏了一些。我母亲为此大发雷霆狠狠的责罚了不尽心的奴才。”

    “听说珍宝纺的首饰一件难求。我又打听到珍宝坊是宁家的产业,这不就厚着脸皮上门了。”

    “打开门是为了做生意,你光顾珍宝坊,信得过珍宝坊。我已经很开心了。”

    宁欣手指指点着图纸。介绍着上面画的首饰样式。“若是你大婚的时候戴珍宝坊出品的首饰,只怕我们们的生意会更好些,你才是帮了我的忙呢。”

    “这么说我也不算是太麻烦你了?”姜小姐对宁欣更为亲密。宛若闺中密友般的调笑道:“想让我带着珍宝坊首饰嫁进齐王府,不是不成,可若是不够精美绝伦,可是不行哦,而且你不应该多给我点好处么?”

    “首饰样式总会让你满yi。”宁欣眉梢一条,欢快的调笑:“让齐王殿下满yi,不就是给你的最好礼物了?”

    “做什么提他?”姜小姐脸庞羞得微红,即便她无法全心爱着齐王,可那人终究是她丈夫,她也希望新婚之夜丈夫能因为她而惊艳。

    “女子带首饰不仅是为了让自己更漂亮,同时也可让自己的丈夫大饱眼福啊,这一点也很重要呢。”

    宁欣挑选出一张草图,“这套首饰样式很衬你的气质,齐王殿下性情内敛,这套首饰也能取悦于他,我建议姜小姐选这一套,为了能让姜小姐漂漂亮亮的去做齐王妃,我呀……会偷偷的溜进库房取最好的玉石。”

    “为什么要偷溜?”姜小姐也很满yi这张草图上首饰样式,难怪珍宝坊生意火爆,宁欣不止考虑到女子的喜好,连男人的喜好都思量到了。

    “我的姑祖母是个大财主,收集了很多的极品玉石。”

    “你是说宁老太太?”

    “嗯。”

    宁欣目光越发的柔和,“我现在全靠着她在养我呢,所以想做点生意,让她明白我可以独当一面,也可以用赚来的银子好好的孝顺她。”

    姜小姐道:“真没想到,你随便请回来的长辈都是家财丰富的大财主,我看宁欣你的运气真是很好,不说旁人,当时我即便看中李公子,可也想不到他会能有今日。”

    ……

    隔壁的茶室里,齐王静静的跪坐着,眼睑低垂下来,倾听着隔壁的动静……自打听飞宇说起未来王妃邀请宁欣的事后,他控制不住的早早在此等候!

    谁也不知,这间茶楼的真正主人是齐王!

    这间茶室不大,而且在外面的人绝对看不出有这间茶室。

    齐王抿了一口茶水,扪心自问,他来此地做什么?是想冲出去救被姜家芝兰羞辱的宁欣,还是想听到宁欣话语里的羡慕不舍?

    他本不应该来……来此地,听了她们的对话只会让他更伤心。

    齐王自嘲的一笑,如果姜家芝兰是个没眼色的女子,他不会娶她,如果宁欣有了嫉妒,宁欣也不会当初没有给他一丝的机会……“所以说,本王是来自虐的!”

    飞宇跪在一旁低垂脑袋,他隐隐可怜起自己的主子,可主子即便拥有天下,也无法让宁欣改变主意,或者说让宁欣后悔!

    不得不承认,宁欣总能在不经意间伤害齐王,哪怕他自觉已经为了江山放弃宁欣,自觉将自己的心覆盖上盔甲……宁欣还是能找到漏洞让齐王难受。

    齐王目光落在墙壁上的窟窿上,那处可以看到隔壁的动静……他应该去看吗?宁欣……他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有再见过她了。

    飞宇见自己的主子眉宇间的阴郁,心疼得不行,小声建议:“要不,王爷进去看看姜小姐?您同姜小姐总是能说到一起的。姜小姐温柔大方,您不是常说姜小姐会是贤妻?她身上的有一种君子风度……”

    齐王捏紧了茶杯,浓密的眼睫低垂,声音很轻:“她不会嫉妒的,只会更加远离我!飞宇,以后你千万别看上像宁欣那样狠心的女人……不,她根本算不上女人!无喜,无怒,无妒,无羡。女子有的她都没有。男子有的取舍她倒是做得很干脆。”

    “属下瞧着她是有嫉妒的……”飞宇立刻停住了口,低下脑袋:“属下什么都没说。”

    此时若是李冥锐对哪个女人很好,宁欣一准会冲上去!

    齐王手臂一颤,茶杯的水倾洒出来。苦涩的一笑:“没错。她是故意的!故意让本王心里不舒服!”

    难怪宁欣进茶室前。若有所思的向这边瞄了一眼,她应该是猜到茶楼的主人是谁……因为这间茶楼的布置她一定很熟悉,是曾经韩王的风格。别人不知,却瞒不过她。

    她同姜氏说得那些话,也是为了说给他听的……

    齐王自信能掌控一切,玩转整个李姓皇族,可他在宁欣面前就从来没有成功过,宁欣永远同他平分秋色!

    “我到底欠了她什么?让她……”齐王眼底夹杂着一丝浓得化不开的哀伤,让宁欣折磨他两辈子?

    只听隔壁传来女子的笑声:“不爱便立于不败之地,不喜欢便不在意,姜小姐,这话我送给你。”

    齐王合上了痛苦的眼眸,是呢,不爱,她不爱他!所以她总是理智的,总是从容的伤害他,而她喜欢李冥锐,谁也不能伤害李冥锐!”报复,她在报复我!“”主子?”

    齐王敛去凄苦的笑容,“我以为她将锋利的爪子收起来了,可我今日才明白,她还是她,只是行事越来越天马行空,让人无法把握……贤妃在科举后动手毒杀三皇子,我……我只是不想看她顺顺利利的嫁给李冥锐。”

    要不然齐王也不会让人暗示贤妃科举时是最好的动手机会!

    齐王成功了,三皇子病逝,他少了一个潜在的对手,因为陛下选妃的事情给李冥锐和宁欣之间制造了一些麻烦,宁欣……她不会想不到,所以反手就把齐王弄得痛苦不堪,今日她说得那些话……让齐王心痛,一切只因为她不喜欢他!

    ……

    宁欣同姜小姐谈笑着,眼角余光不动声色扫过茶室里选悬挂的摆设,风格很像是他呢,偷听!从进茶楼的违和感总算是找到了原因,“姜小姐说得是,贤妻么其实也挺容易做的。”

    “宁欣……”

    “嗯?”

    姜小姐主动握住宁欣手,真诚的说道:“我不会与你为敌,永远都不会。”

    “我也不会。”宁欣反手握住了她的伸过来的手,笑道:“我们们不是说好做朋友的么?”

    无论将来发生怎样的变化,她们都会保持理智,有着她们的坚持,为了争抢一个男人交锋,吃醋,太对不起她们所受的教养和以前的名声了。

    “齐王殿下……我想不是好色之徒,他对你会好的。”

    “我明白。”姜小姐眨了眨眼睛,笑道:“你容不得李公子有妾,可我是齐王妃,同你不一样,可我不会主动给他纳妾,便是做贤妻也可做出不一样的事来。”

    宁欣越发的欣赏姜家芝兰,心底隐约有一种冲动,师兄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天下间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他的!哪怕他是皇帝,也不能勉强人心。

    宁欣敏锐的听到门口细微的动静,道:“欲其追求虚无缥缈的妄想,不如过好眼前的日子,这个道理聪明人都明白,可就是有些聪明人不懂得珍惜眼前人!”

    茶室的门再一次被拽开,受在门口的小丫头红着脸庞带着一抹得意的说道:“齐王殿下来了。”

    姜氏吓了一跳,他怎么会来?不由自主的看向宁欣,“我没告诉他……”

    宁欣道:“我想齐王殿下是来接您的,你同他见一面可不容易。”

    将几张草图都放在茶桌上,宁欣起身向门口走去。

    齐王身穿湛青直缀,身姿挺拔。面容俊朗非凡,他那双瞳孔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宁欣也不由得露出赞赏,齐王是一位貌比潘安的美男子,这一点毋庸置疑!

    “见过齐王殿下。”

    宁欣收回了欣赏的目光,屈膝见过齐王,“同姜小姐谈完了事儿,我也该告辞了。”

    她还是那样,很柔,很甜。很弱……可她一样敢明目仗胆的拒绝他。疏远他,齐王淡淡的说道:“本王偶然路过,听闻她在,便上来看看。”

    “对了。你可看到状元跨马游街?”

    “嗯。方才见到了。”

    宁欣笑盈盈的说道:”我觉得他挺精神的。“

    齐王笑容也没改:“看来他在诏狱里过都不错。不过……燕国公府那边你们自己多当心。”

    “多谢齐王殿下提醒。”宁欣屈膝行了另一个完美的礼节,侧身越过齐王,“告辞。”

    齐王同她擦肩而过。仿佛他们就是点头之交。

    茶楼二层传来腾腾的下楼声,齐王反手拉上了茶室的门……一直沉默的姜氏走到齐王身边,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臂,“王爷。”

    齐王将她的手紧紧的握紧,平和无异的笑道:“有句话她说得很对,珍惜眼前人!本王送你回去可好?”

    姜氏点头笑道:“那就麻烦王爷了。”

    他们都是明白人,不需要说得太多,想得太多,他们每一个人都会经营起自己的日子。

    ……

    又过了几日,一道圣命传进宁家,宁欣跪着接下圣喻,眉宇间蹙起一簇狐疑,让人送走传旨的公公,道:“那些南疆的蛮夷是怎么想得?当今陛下这么有把握么?让整个京城的勋贵,朝臣亲眷都去看?”

    宁老太太道:“谁晓得陛下想什么?若说以前的马球……倒是挺兴盛的,可眼下……真正精通马球的人已经不多了,我听去过南疆的人说,马球在南疆却很兴盛。”

    “南疆使者敢提出这样的要求,我看有准备而来,可陛下……”

    宁欣摇了摇头,想到当今皇帝的偏执和固执,她淡定了许多,有时候皇帝跟没长大的孩子似的,爱赌气,爱冲动!”小姐,这是李公子让人送过来的。”

    宁欣接过抱琴递上来的盒子,在宁老太太的调笑目光下,宁欣打开了盒子,盒子里面放着一根金钗步摇,宁欣看着步摇:“他这是什么意思?送我的?”

    “不是送你的,还能是送谁?”

    宁老太太笑道,“做工虽是差了点,但我瞧着总是他的一片心意。”

    宁欣灵光一闪,“您不会是说……”

    “没错,就是他自己做的!”

    宁老太太笑容满面,对李冥锐她是越来越满yi了,以前只是觉得李冥锐憨厚肯让着宁欣,现在……他中了状元,宁老太太也看出他的机灵,李冥锐在仕途的发展并不需要她们太操心。

    他也许天生就是做官的材料。

    “对了,对了。”宁欣仿佛没听见宁老太太的话,将首饰随便的放到了一边,眼睛亮亮的说道:“他跨马游街之后就消失了……在大唐最会打马球的人是……韩地人!”

    “他一定领着马球队操练着,他骑术很好,身体很壮,简直是打马球的不二人选,难怪皇上敢答应南疆使节的要求,皇上是对他有信心!”

    宁欣笑容绽开了脸,“他这是想让天下人看看,什么叫做文武双全!他做得好极了……聪明,会把握机会……啊……”

    兴奋的宁欣揉着被宁老太太敲过的额头,疑问道:“怎么?我说得不对?”

    宁老太太忍住再敲她一下的冲动,指了指首饰道:“我让你说得是这个!不是马球,不是南疆和朝廷,欣丫头,接到他亲手做的首饰,你就没一点的激动?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肯为他的妻子做到这一步的……”

    “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傻丫头,你气死我了!”

    宁老太太戳了戳宁欣额头,“你马上,立刻去给我想回送李冥锐什么东西,马球啊,南疆的事情,都放一放!”

    “哦。”

    宁欣乖乖的点头,保证道:“我一定好好想!”

    宁老太太这才放心的离去,这丫头,该说她什么好?太聪明?还是太木讷?也亏着李冥锐不计较,不过他也许就喜欢宁欣这样的。

    “送什么,送什么?”宁欣把玩着做工一般的步摇,心底也是有一丝甜蜜的,眼珠一转,“我送你燕国公府的丹书铁券可好?马球,战法可是很多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佳婿相邻的书:网游之地狱龙骑重生明珠孽宠:一品傲妃江湖博暴王偏爱小萌妃美女老总替身情人绝版恶女,绯比寻常侯爷绝宠:嗜睡太子妃心生呼啸贴身丫鬟太难训逆天狂女:傲妃六小姐速配:妃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