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失落

【书名: 佳婿 第三百零六章 失落 作者:夜惠美

强烈推荐:市井贵女全球论剑我叫布里茨原配宝典黑脚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在长乐公主面前,宁欣表现得对拿下李冥锐信心十足,可她心底并没有万全的把握。

    因为在意他,所以宁欣患得患失,明明这种感觉很不好,可宁欣就是无法让躁动迟疑的心平静下来。

    她上马车前,见到了几名太医……他们也从宫里出来,他们的脸上带着喜悦又隐约有几许的忧心,皇上因为玉嫔有孕一定没少给他们赏赐,至于担心也好理解,玉嫔万一出了不好的状况,他们这群太医是最先被问罪的。

    “世子夫人。”

    太医对宁欣拱了拱手,他们大多很佩服宁欣的医术,光凭着眼睛就能看出玉嫔有身孕,这是何等的能耐?

    他们扪心自为,起码他们做不到,哪怕他们感觉玉嫔有身孕,玉嫔娘娘不说,他们也不敢乱说。

    宁欣笑了笑,准备登上早已准备好的悬挂着燕国公族徽的马车,听见太医中有人叹息,“齐王妃也有了……”

    齐王妃?

    宁欣愣了一会,上了马车后,心绪更是烦躁阴郁,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懂医术又能怎样?别人都有身孕了,可她和李冥锐明明是健健康康的,夫妻生活也很频繁,怎么她到现在还没动静?

    她同齐王妃在前后脚成亲,长乐公主一次就怀孕了……

    宁欣晓得这种事情急不来,可她终究是女人,想要一个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尤其是在别人都开怀的情况下,只有她没有动静。宁欣眼里透出浓浓的失落……

    莫非是因为上一辈子她利用假孕陷害大汗身边的女人因此她这辈子即便身体健康也难以有孕?

    不对!这不符合医学道理……宁欣可不信什么诅咒!

    假孕……宁欣亮晶晶眸子逐渐的暗淡了下去,不能用,李冥锐是她的丈夫,怎能欺骗他呢?

    宁欣锤了锤自己的脑袋,自嘲的低言:‘你这歹毒的计量什么时候才能消失?”

    她已经不是需要争宠笼络大汗的宠妃了……虽然她若是怀孕更容易解决眼下的难题,李冥锐也是想要孩子……一旦有了这种想法,天生心计深沉且不择手段的宁欣忍不住想这么做的好处……到时候只要赖在别人身上就行,李冥锐……宁欣的手指甲扣进掌心,不行,你不能这么做。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宁欣身体一晃。向外面看了一眼,还没到燕国公府……宁欣问道:”什么事儿?“”回世子夫人,前面是齐王殿下。“

    宁欣撩开了车帘,能让燕国公世子夫人避让的贵胄并不多。齐王算是最特殊的一个。

    齐王被侍卫仆从簇拥在中间。他骑在一匹浑身没有一根杂毛的白马上。黑瞳中带有几许掩藏不去的欣喜兴奋,他唇边的一抹笑容更衬他俊秀的容貌,今日他最英俊……

    上辈子他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一直没有继承人。

    宁欣抿了抿嘴唇,放下了帘栊,见到齐王后,她心底的失落反倒少了许多,也彻底放下了假孕的念头。

    齐王自然看到了燕国公世子夫人的马车,眼中的兴奋得意少了几许,他紧了紧手中的缰绳,胯下的骏马稍微的一顿,齐王又松了缰绳,踏在马镫上的脚踢了踢骏马的腹部,宁欣策乘坐的马车很快离开了他的视线……他没有理由再靠近宁欣!

    齐王妃才是他的妻子,齐王抿紧嘴唇,他眼下只想着同齐王妃姜氏过日子,不愿意再纠结过去的痴恋!

    姜氏大方温柔,贤惠体贴,她行事很得齐王的心意,齐王不用再为后院担心,太妃和姜氏相处得也很好,如今姜氏有了身孕,他还需要再想着宁欣?

    齐王虽然有点担心宁欣和李冥锐会不会闹别扭,但他此时已经无暇顾及此事,在他心底亦有几分得意……被宁欣晓得一定会骂他不厚道!

    他总算是领先了李冥锐一步,不是么?

    ……

    “去宁家。”

    “是。”

    宁欣在齐王过去后,吩咐外面的仆从先回娘家,她如今的心情实在是不适合同李冥锐探讨为什么她要进宫的事儿。

    进了宁府后,宁欣一下车马车就见到得了消息赶过来的宁老太太。

    宁老太太慈爱担忧的目光,让宁欣心头一热,亲人在身边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她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

    宁欣一头扎进宁老太太怀里,吸取她身上的热气,喃喃的说道:“姑祖母,她们都有了,就我……就我没有。”

    宁老太太愣了一会,揽着宁欣回屋去,安慰她道:“这事不着急,你爹娘本来生你就迟,你是随了他们……欣丫头,别担心,我还惦记着给你照看儿女……你会有的。”

    进了屋子后,宁欣依然赖在宁老太太的怀里,让她的双臂紧紧的环住自己,宁老太太想松手,宁欣便按住了她的胳膊,向她怀里靠得更紧,“让我依靠一会,姑祖母,陪着我!”

    宁老太太是喜欢宁欣这样的,自打她出阁后,宁老太太身边就空了,做什么都没滋味,宁欣刚刚嫁人,不好总是回娘家,宁老太太也不能总是去燕国公府看她,每日宁老太太都想宁欣不行,同身边的人抱怨宁欣是个没良心的丫头,都不回来看她……

    “你这话同我说没用!”

    宁老太太狠心推了推宁欣,恼怒又无奈的说道:“你怎么不想着同李冥锐说?往常盼你回来,你偏偏同女婿腻在一起,今日……你该回燕国公府,来我这作甚?我可同你说,欣丫头,我是不会将李冥锐为这点事叫来的。”

    “我晓得您是为我好。”

    宁欣脑袋拱了拱宁老太太的胸口,在宁老太太面前。宁欣可以放纵,也可以撒娇,不用总是做出一副成足在胸,任何人都无法打败的样子,“我就是……就是不满,为什么她们都有了,就我没有?”

    ……

    “我一直晓得你的性情同旁人不同,欣丫头你能不能把你的心思放到正事上?别满不在乎的,听说你砸了风月产所,我很欣慰。听说你入宫。你这丫头是不是存心让我担心?”

    宁老太太甩不掉像是年糕一样粘着自己的宁欣,恼恨的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就这么点出息?只想到了去见皇帝?”

    “见皇帝是最快最简单解决事情的良策,我怎么会让皇上得逞?”

    “以后的事情你就不想?”宁老太太无奈的说道:“你就那么相信李冥锐全心信赖你?他也是个男人。越是在意你。他越是放不下。况且皇上什么性情,他比你明白……别以为就你一个人聪明,万一呢?你就没想过万一?”

    宁欣耷拉下脑袋。抿了抿嘴角,低声道:“若是有万一的话……也许……”

    “你以死明志?保全贞洁?”

    “不会。”

    宁欣摇了摇头,沮丧的说道,“也许我会抛下他,真正做红杏出墙的坏女人,然后……然后让皇上这辈子都活在痛苦中,让他再也不敢惦记朝臣的妻子。“

    宁老太太叹息一声,“果然如此,唉,欣丫头你……让我欢喜让我忧愁,你这性情……太辛苦李冥锐了。”

    “我已经很为他着想了,方才我都放弃那些坏主意……“”坏主意?“

    宁老太太扶正了宁欣,冷着面容问道:“什么坏主意,说出来给我听听?”

    姑祖母这么严肃,宁欣哪敢说,讨好的笑道:“已经放弃了,姑祖母,我是真的放弃了。”

    “他是我丈夫,对我一心一意的,不管怎样,我不能辜负他这片真诚。”

    宁欣眸子敛去光芒,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以前我做事只问结果,不在意过程,只想着又快又狠的解决所有的麻烦,我不在意伤害任何人,哪怕是被我算计但却很疼爱我的人……如今,我不愿伤了他,欺骗他,姑祖母,您说我这是不是离不开他了?”

    宁老太太奖励的摸了摸宁欣的脸颊,”你这么想很对。”

    宁欣变得温和,锋芒内敛,以前她算计人的时候虽然精明干练,但在宁老太太看来,宁欣实在是刻薄得狠,行事上太过偏激,如今她有了在意的人,宁老太太也不至于再担心宁欣孤独终老。

    “太夫人,世子爷到了。”

    宁欣愣了一会,笑道:‘姑祖母您还说不惦记我?”

    见宁老太太意外且满yi的神色,宁欣停住了口,是他主动来的?

    “行了,你别在我怀里腻歪了。”

    宁老太太怜爱的为宁欣整理鬓间的碎发,推了推她说道:“在娘家说这事更妥当,他晓得你到了宁家,特意追过来的……欣丫头,你不能什么事事都指望着我。”

    宁欣深深吸了一口气,几步走到窗前,她背后有宁老太太全心的支持,向李冥锐解释更有信心,别看宁老太太当面教训宁欣,但李冥锐若是胆敢说宁欣不好,宁老太太会第一个冲上去。

    院落中,海棠旁边站着一高大健硕的身影,夕阳斜照给他身上渡了一层光晕,宁欣看不清他的神色,然站在余晖中的他显得宁静而祥和,全然没有宁欣想得暴怒或者伤心。

    秋海棠开得正艳,朵朵海棠绚丽多姿,徐徐的秋风吹拂海棠花瓣,秋海棠迎风绽放可吸引很多人赞叹的目光,然宁欣却只把秋海棠当作了背景,他才入了她的眼……

    宁欣心底多了一丝丝的后悔,应该再仔细想想别的法子,她到底伤了他。

    推门而出,宁欣缓缓的靠近李冥锐……在他们距离一步远的距离,李冥锐拔出了腰间的宝剑,锋利的宝剑剑尖点在宁欣的喉咙上,夕阳也无法暖化的寒芒在宁欣柔美的脸庞上闪过……宁欣镇定如常的看着随时可以取走自己性命的人。

    李冥锐停了好半晌,喃喃的说道:“原本我想着。只要你过得舒心,我……我便是将你让给旁人也无妨,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放你过你想过的日子……”

    “然后呢?”

    宁欣抬起手指弹了弹宝剑的剑身,宝剑微微颤抖,发出了一阵阵清凉的声音,声波荡漾……李冥锐移开了剑尖,一把将宁欣拽进自己怀里,紧紧的扣住她的细腰,熟悉让他眷恋的体香安抚了他。“我宁可杀了你。也不想成全你同旁人!”

    ……

    宁欣嘴角翘起,安静老实的环住他,鼻尖碰到了他胸口,衣服上没有汗渍的味道。他回燕国公府换好衣服等着自己……没有冲进宫里去。没有自暴自弃的饮酒。甚至没有听燕国公夫人的挑拨……如果他方才不是拿剑比着自己……宁欣会抱怨他不霸道,甚至不在意她。

    “不生气么?”宁欣抬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后背。

    他没有鞑子汗王的霸气,没有韩王师兄的体贴。可他的怀抱有让宁欣永远眷恋的温暖,尊重,以及信任。

    她同他之间没有家仇国恨,没有勉强。他们腻歪在一起,只是一对很单纯的夫妻。

    “我怎会不生气?“

    李冥锐低下脑袋,将脸庞埋入她的脖颈处,呼吸沉重,烦躁的说道:”不仅生气,还很恨你!”

    “那还抱着我不撒手?”

    “撒手,你会离开。”

    李冥锐闷闷的说道:“我不想你离开,更恼恨自己没用!刚晓得你进宫的消息,我……我恨不得提剑闯进去,把你和陛下都……我将一盆冷水浇到脑袋上,把整个神机营都给打趴下了。“

    宁欣忍着笑,谁说李冥锐是木头?他明显比宇文精明懂事!宁欣靠他更近,听着他心跳的声音,”不相信我会为你守节?“”不是。”

    李冥锐缓缓的说道:“我是韩地长大的,韩地的风俗镌刻在我的骨血中,在京城为燕国公世子,我依然是韩地来的。你不明白,韩地汉子不在意女子是不是守节……韩地人经常受鞑子侵扰,韩地男人每次都有战死的,他们留下的孤儿寡妇多会再嫁,如果再嫁之人对妻子不好,会被韩地人耻笑,而且……我亲眼见过,被鞑子祸害过的女子依然受丈夫重视,丈夫会对她更好,因为是她丈夫没用……没有杀死为祸的鞑子。”

    “韩地人虽被大唐百姓称为野蛮人,但他们的心胸比大唐百姓宽阔得多,也比中原人更英勇。“

    “我虽然敬佩无双郡主,然韩王的施政和心胸气节比当今皇帝更出色。”

    “韩地人有此气节心胸也是因为他……听说他也娶过寡妇为侧妃。”

    李冥锐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冲淡了胸口的压抑,“我冷静下来仔细的想,你这么做是为了我,如果不是燕国公府乱成那样,你也不会用怒砸风月场所给燕国公府邸立威。你说过,一个人单打独斗是没办法振兴家族,虽然他们各怀心思,品行也不好,但还是有管教的价值……你比任何人都厌烦皇帝,这么想着想着,我哪还有怪你的心思?不过,嫉妒不满是有的,恨皇上,更很自己!”

    ……

    李冥锐勾起宁欣的脸颊,轻轻的在她额头吻了吻,“贞洁我不会在意,万一你哪一日……哪一日不得已被逼着做了那样的事儿,别急着自尽,你要相信我会始终如一的对你,只要你不是自愿的……”

    “如果我是自愿的?”

    宁欣忍不住煞风景的问道,如果不问出来这句话,宁欣会被李冥锐感动的落泪的,她对韩王师兄没感觉,他再适合做皇帝,也是他的杀父仇人!

    她上辈子做的事情,从来不觉得后悔。

    “我会将你们都宰了。”

    李冥锐苦涩一笑,“可能我杀不了你们,不过是抱着一起死的念头罢了。“

    “我一向不喜欢霸道的男人,但你今日这句话我很喜欢呢。”宁欣翘起脚尖,吻了吻他的嘴唇,“很喜欢呢,为什么会喜欢?这话是出自你口中……”

    李冥锐脸上展开笑容,”宁欣。”

    宁老太太在门后满足的笑笑,好丫头,做得好,女婿选得不错!

    她可以放心的去歇息了……刚走出没两步,听见宁欣一声惊呼,”李冥锐,你要作甚?”

    宁老太太连忙躲回到门口向外张望……李冥锐打横抱起宁欣,脸上的焦躁且急不可耐,宁老太太皱紧了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她们都有了?”

    “嗯。”

    “宁欣,我也想要儿女。”

    “……”

    宁欣郁闷的说道:”这不是想要就行的……谁知道什么时候……”

    李冥锐踢开了房门,见到宁老太太后,紧了紧手臂并未放下宁欣,“姑祖母,我们们先去卧房歇息一会,您晚膳不用叫我们们,嗯,您也想要曾孙的……”

    他的嘴被宁欣用手堵上了,宁欣羞红了脸庞,瞪着李冥锐,“胡说什么呢。”

    “姑祖母不会怪我们们的,是吧。”

    宁老太太在李冥锐急迫热情的注视下点头……眼看着李冥锐两步并作一步进了卧房,宁老太太嘴角勾起一抹期盼的笑容,是不是先去查查给曾孙起个什么名字?

    “看他那劲头,离着欣丫头有孕的日子也不远了。“

    宁老太太对身边的人如此说,她自然不会煞风景的叫他们用晚膳,不过煞风景的人却很多,燕国公夫人亲自来到了宁家。

    一进门她便着急的说道:“世子有没有伤到侄儿媳妇?我瞧着他怒气冲冲的出门,实在是担心……他一时莽撞伤了侄儿媳妇,亲家母,不管外面人怎么说,我都认侄儿媳妇的。”

    宁老太太笑道:“我家丫头选的女婿好着呢,他们如今好得跟一个人似的,燕国公夫人不必为他们两个操心,闲言碎语伤不到他们,只会让想看他们闹别扭的阴险小人们失落……我看他们比成亲时更亲近。”

    燕国公夫人讪讪笑笑,宁老太太这一巴掌打得她不轻!

    ps本来也想写点冷战闹别扭什么的,可夜一想,用了几十万字写了宁欣选丈夫,这点事情就冷战,前面不都不白写了?还是让准备看笑话的人失落吧,感谢yifan9708送的和氏璧,嘿嘿,感谢每一个订阅,投粉红票打赏的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佳婿相邻的书:网游之地狱龙骑重生明珠孽宠:一品傲妃江湖博暴王偏爱小萌妃美女老总替身情人绝版恶女,绯比寻常侯爷绝宠:嗜睡太子妃心生呼啸贴身丫鬟太难训逆天狂女:傲妃六小姐速配:妃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