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郡主

【书名: 佳婿 第三百零九章 郡主 作者:夜惠美

强烈推荐: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黑脚我叫布里茨网游之梦幻法师全球论剑市井贵女原配宝典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几日后,燕国公府,宁欣从娘家返回燕国公府。

    虽然燕国公夫人逐渐对中馈放开手,然她还不甘心就此荣养,背后小动作不断,几次挑拨二太太同宁欣对着干。

    二房长媳蒋氏虽是精明,但眼看着爵位无望的状况下,能给宁欣添点麻烦,她还是很乐意的。

    再加上上窜下跳的萧欢助阵,宁欣做事一时不大顺手。

    她虽然震慑住了燕国公府的人,可像二房那群同他们夫妻有夺爵之恨的人不会被宁欣吓住。

    宁欣对李冥锐私底下感叹过,不要面皮的人和恨你的亲人最难对付!

    燕国公夫人装病静养,宁欣还能真去她房中收缴账本?

    太后给了燕国公夫人口谕,可她装糊涂,也不算是违背太后的口谕,宁欣一时不好对滚刀肉般的燕国公夫人下手,起码在明面上她将大权交给了宁欣。

    便是燕国公和李冥锐也不明白其中的猫腻,

    不好下手,不意味着不能下手!

    宁欣回燕国公府后,还是经常送貞姐东西,今日送一串手串,明日送一个宫里的荷包,后日会送她一些摆设……有时候宁欣会将貞姐,宁姐和李婉儿叫到跟前说话,教导她们怎么打扮,怎么在后宅中收拾小妾!

    听了宁欣那些手段之后,李婉儿很佩服她,貞姐在背后对宁姐说,“做她身边的小妾太危险了。”

    貞姐言行比以前收敛许多,虽然还像是故意让人取乐的傻大姐。然她将宁欣的话也听进去了,如果自己不尊重自己,那么指望谁尊重你?

    她再碰到李冥锐时规矩老实了很多。

    李冥锐见到貞姐和宁姐的变化后,夜晚紧紧的搂着宁欣,将脸庞埋在她双峰中间,宁欣无奈又好笑的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脑,他到现在还不肯说以前的事……男人呐,还是让他保留一些尊严吧。

    宁欣目光柔和,他心底那道伤痕只能慢慢的抹平……以李冥锐今时今日的地位,应该很难碰上像是貞姐那样遭人戏弄的人……如果当时没有人拽李冥锐一把。宁欣现在算是挽救了貞姐。李冥锐会感激她的吧。

    “呜呜……轻一点……”

    宁欣再一次无力的推了推身上的人,她真不希望要这种感激呐……怎么开始的,她怎么就答应摆出诱人的姿势让他为所欲为?

    他眼睛亮晶晶,像是两簇火焰。nǎ里有方才感伤的感觉?

    宁欣似悲似喜的俏脸埋入枕头里。被骗了!

    以前都是她耍男人。只有在李冥锐面前,她才会失了平时的冷静,见不得他难过……

    他看起来是一只诚实的笨狗儿。其实是披着人皮的‘狼’,他的体力怎么会那么好?宁欣感觉腰都快断了!

    宁欣审问过李冥锐为何会懂那么多的姿势?

    李冥锐一个劲的傻笑,殷勤的伺候恼怒的宁欣,或是用偷吻分散宁欣的注意力……不过在书房里,宁欣翻出了好几本秘制齐全的春宫图!

    制作精良,绝不是民间百姓能有的,那么真相只有一个……平王世子最近几日阿嚏连连,他又一连喷了好几个阿嚏,摸了摸发热的耳朵,疑惑的喃喃自语:“哪个美人惦记着我?最近我老实读书,没做窃玉偷香的事儿啊。”

    ……

    李冥锐回到书房找不到春宫图后,向平王府方向拱了拱手,兄弟,对不住了!

    左右平王爷对平王世子不务正业很头疼,李冥锐觉得让宁欣督促平王世子上进挺好的,因此他栽赃嫁祸平王世子毫无压力。

    ……

    宁欣手中拿着纺纱车的图纸,认真了看了半晌,抬头对管事道:“完全搞不懂。”

    眼前这位年约四旬的中年男人掌管着宁欣的南边的生yi和田产,他是宁欣颇为倚重的两位大管事之一,他们一南一北帮宁欣看管着多门生yi,

    宁欣放弃了研究纺纱车的图纸,“人无完人,我是看不明白了,你同我说说看,这份图纸值得五十万两银子?昭容县主……不,昭容郡主这赚银子的手段太厉害了。”

    “朝廷上一共出了十份图纸,每一份标价为五十万两,而且买到图纸的人必须保证不贩卖给旁人。”

    管事含笑解释:“不过属下看,纺纱车的秘密保持不了两年!”

    宁欣赞赏的点头,“没错!花五十万两银子买得就是这两年!这价格是定的?这笔生yi皇上应该不会归入国库,十份就是伍佰万两,足够皇上北苑了,也省得首辅内阁们为此同皇上磨叽。”

    在大唐,如果皇帝想动用国库修建殿宇,还需要首辅投赞成票,否则朝臣们会劝谏皇上爱惜民力!

    前两年皇上就有心重建北苑,充做避暑山庄,当时遭到一干重臣的反对,皇帝只能无奈放弃了修建北苑的计划,皇帝的私房银两想怎么花就怎么花,首辅朝臣们无法过问!

    “这么看起来,还是陛下会做生yi,一个郡主的名头却换了皇上的内库丰盈,不过多给些俸禄,昭容郡主的俸禄也是朝廷给的……”

    “主子,咱们是不是抓紧修建纺纱厂?”

    管事见宁欣明显跑偏了,将话重新往回拉,“若不是世子爷的面子,咱们根本无法得到这份图纸,有银子也买不到。”

    宁欣道:“既然这份图纸的秘密只有两年的时效,我们们早进场和晚进场有何区别?标价八十万两银子,把图纸卖掉。”

    “主子……”

    “王管事。”

    宁欣晃了晃桌上的算盘,“先建造纺纱厂是很重要,然新型纺纱机的出现会提高纺纱速度。纺出来的丝绸锦缎卖给谁去?大唐百姓可不是人人都能穿得起绫罗绸缎!况且桑蚕农桑一直在朝廷手上,没有蚕丝,纺纱机在好用,你也纺不出布匹来。”

    “那……”王管事宽宽的额头满是汗水,“八十万两银子到时有人要,若是能建成纺纱厂,两年就会回本,刚开始属下以为不愁销量的问题,属下以为还是建纺纱厂稳妥,有燕国公世子爷在。蚕丝上谁敢亏待我们们?”

    “可不想被人卡不住脖子!”

    宁欣提笔写了一封书信。封好后看了一眼王管事,“被人卡住脖子的感觉实在是不好,不过,我也总不能有银子不赚……量产丝绸并不是最关键的一环。怎么卖出去才能换得银子!这才是利润所在。”

    “你可晓得大唐的丝绸在属地南越等地价值几何?”

    “属下不知。”

    “我听人说过。同黄金等价。”

    宁欣眼底闪过几许的感伤。小姨是没有办法走通海路的,外祖家虽然是韩地有名的富商,在小姨的经营下。也成为大唐有名的大商户,然当时父亲一心都放在靖边上,他不会支持小姨经商……况且韩地宁家的根本影响不到南边!

    王管事反映过来,说道:“属下到是听说过有百姓冒着被杀头的风险出海,不过海上有海寇,皇上有旨意静海……”

    “陛下静海不了多久的,两年之后必然会废除静海的策略。”

    宁欣勾起了嘴角,“所以……这两年我要造船!能出海的船只,要想做成这笔生yi,需要很多的银子,也不是宁家和燕国公府能独享的,合伙人很重要呐。”

    “你加紧把图纸卖出去,我另外有事交给你做。”

    “主子,万一两年后依然无法出海,怎么办?”

    王管事自然知晓造船的花费,万一把宁家的家底都砸进去,一旦无法出海……”我对那人有信心!”宁欣将书信交给抱琴,“送去平王府。”

    “是。”

    未来两年间,如果齐王依然无法在朝中立足,宁欣会觉得齐王太没用了!

    见王管事不放心的样子,宁欣分析道:“粮食乃国之根本,皇上再如何也不会动摇国本,皇上怕江南百姓都养桑养婵,必然会对此增收很高的税负,由此纺纱的成本是提高的,纺纱机出现能生产大量的绸缎,导致绸缎卖价必会下降一些,你能想象绸缎降到同麻布价格一样吗?不赚银子谁会开纺纱厂?”

    “将来会有很多人将目光瞄向海上,我们们先行一步,有最安全稳妥的船只,最健全的海图,他们自会将丝绸交给我们们……有燕国公世子的兵力支持,在南越或者海上谁也争不过我们们,到时候……是我们们挑丝绸,卡得是他们的脖子!””世子爷的兵力?””南越不太平,越王无能,皇上一定会出兵,朝野上下有比他更合适的人么?只要他打下了南越,荡平越王藩地,整个江南会落下燕国公世子的烙印,借此东风,我们们不赚钱就没天理了,这就是官商勾结!你懂?”

    “主子英明!”

    王管事斗志昂扬,“属下这就去卖纺纱图,操作得当许是能有一百万两呢。”

    “你若是卖出一百万两,我给你两万两银子的酬劳。”

    “啊,属下不用……”

    “去吧。”

    宁欣摆了摆手,给了王管事两万两,她不依然多赚了十八万两?

    在王管事走后不久,抱琴从平王府回来,平王世子随后跟了进来,“嫂子,多谢您还能想到我!”

    “平王爷将这事交给你?”

    “我不行?”

    平王世子不客气的坐在宁欣一旁的椅子上,敲了敲桌子,桃花眼中带出一丝不满,“熟归熟,嫂子连杯茶都不上?”

    宁欣笑着让抱琴上茶,她本也想着平王会不会派平王世子过来,见不得平王世子得意,宁欣对他可是一肚子怒气,善良老实的李冥锐都是跟他学的花花肠子……宁欣脸庞有点发热,她同李冥锐的房事太热辣……

    “嫂子不舒服?”

    平王世子感觉不大好,也不要茶水喝了。果断的说道:“要不?我改日再来?”

    “不想赚钱?”

    “……”

    宁欣慢悠悠的说道:“平王爷对你可是抱有很大希望,你不是一直想要证明自己有用?不再让平王和王妃担心?”

    平王世子抹着鼻子,低声道:“我最近没得罪您……”

    偷见宁欣挑起了眉头,平王世子不由得冒出了冷汗,努力回想着最近做了什么,不瞒的嘀咕:“我还没怪你让我没地方喝酒呢。”

    最近京城风月赌场屡受重创,不仅要重新装修,皇上还下了旨意,要对青楼征收重税……平王世子想到花容失色的名妓名伶们,道:“皇上也太不怜香惜玉了。”

    “夫人。昭容郡主到访。”

    宁欣一听。遗憾的看了一眼平王世子,“算你运气,我同昭容郡主说完事儿,再来找你。你先去他书房坐一会。多看点正经书!”

    平王世子同李冥锐亲如兄弟。他们到彼此府上都跟逛自己家后花园似的,书房对旁人是机密所在,但对他们彼此却是寻常。

    “我还有事……要不……”

    平王世子打算开溜。

    “有什么要事。比赚钱还重要?是不是瞧不起我?”

    “……”

    平王世子耷拉下脑袋,“好吧,我去书房反省我哪得罪你了。”

    ……

    昭容郡主薛珍进门就见宁欣嘴角灿烂的笑容,她有自知之明,宁欣的笑容绝不是因为自己。

    虽然她已经是朝廷册封的郡主了,但在超品的国公世子夫人面前,薛珍也敢托大,屈膝道:“燕国公夫人。”

    “昭容郡主太客气了。”

    宁欣起身相迎,规规矩矩的向薛珍行礼,两人落座后,宁欣先说:“恭贺昭容县主进位郡主。“

    薛珍淡淡的说道:“不值一提,我不过是仰仗着皇上的宠爱罢了。”

    “方才我下面的管事还说起昭容郡主研究出的纺纱机,说是会极大的提高纺纱速度,更省力气……他说了一大堆好处,我却听得迷糊,那张图纸也看得我头痛,实在是分不清同原先的纺纱机有什么区别。”

    宁欣诚恳的赞叹:“真难为您怎么想到的改进方法,郡主为此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吧,”

    “还好、”薛珍脸庞微红,“是研究了一段日子,其实简单的说,只是没有人想到罢了,我……在庄子上修养,闲着无聊便琢磨了一番,我不比世子夫人,只能在农桑上用点心。”

    “农桑乃国之根本,郡主想的事情才是大事。”宁欣谦逊的说道:“对比郡主殿下为百姓费心,我才应该惭愧……姑祖母也说我,最近竟惹事了,只不过是小聪明,比不过得郡主的大智慧。”

    宁欣一如成亲前的娇嫩柔媚,秀美的脸庞始终带着幸福满足的神色,举手抬足间风情万种,水眸虽是水盈盈的,但水波荡漾着愉悦舒心,她比做小姐的时候,还要显得无忧幸福!

    薛珍压住心底的酸涩,说道:“我今日来燕国公府见世子夫人……”

    “您有事?”

    “我们们之间并非闺蜜,也不是经常相聚的良友。”

    薛珍诚实的话语,让宁欣神色一僵,宁欣早已经习惯了虚伪的客套,薛珍突然这么诚实,实在是让人意外。

    薛珍同宁欣虽然说不上有私仇,但她们之间还是有点怨念的。

    宁欣敛去脸上的虚伪客套,笑道:“既然我们们之间非友非敌,郡主为何上门?”

    “王家。”

    薛珍晓得同宁欣饶圈子,自己不是宁欣的对手,咬了咬嘴唇,“也就是世子夫人大舅舅家。”

    宁欣将茶盏端了起来,眼睑都没撩起,继续听薛珍的说话,大舅舅王大老爷不仅没有因为这次动荡而丢官,反倒因同僚被罢官,谢大人养伤,他成为五城兵马司唯一还在办公的掌印都督!

    在李冥锐领兵突袭京城让五城兵马司丢尽了颜面,让不能忽略兵马司在京城的实力,王大老爷如今权势增长,位置稳固,一般人很少会在此时给他苦头吃。

    尤其是王大老爷还有燕国公世子为外甥女婿,虽然宁欣同王家闹得不愉快人尽皆知,但同样更多人知晓他们还是亲戚,王大老爷是宁欣的大舅舅!

    薛珍说道:“我想要回嫁妆,不知世子夫人会不会插手帮忙王家?”

    这才是薛珍来燕国公府的目的,薛珍唇边带着一抹的苦涩,“我自知比不得世子夫人,也不愿意同你再起争执,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我怕你了,宁欣!”

    两世为人,无论哪一世都没在宁欣身上讨得好处,薛珍彻底放弃同宁欣为敌的心思,只想着远远的避开,但薛珍始终无法眼看着王家得意。

    宁欣此时抬起了头,同薛珍目光相碰,宁欣看得出薛珍的痛苦,“你是后来憎恨的王家,还是一直不喜欢他们?”

    “你是想问我为何会嫁给你的二表哥是吧?”

    “嗯。”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把这辈子给搭进去了。”

    薛珍眉宇间带着一抹的郁闷,轻声说道:“适合别人的丈夫,不一定适合自己!我……原本想着进王家后再让她们付出代价,谁知一切同我想的太远。”

    “你打算怎么讨回嫁妆?王大老爷如今春风得意,他在皇上跟前很得脸面。”

    薛珍目光不错神的盯着宁欣:“你不插手,我就有把握让王家家破人亡!”

    “你确定?”

    “是的。”

    宁欣想了一会,点头道:“如果不牵连到我身上,我不会多事,你有本事大可向王家报复,但是……我丑话说到前面,千万别牵连到我!”

    薛珍闭上了眼睛,点头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佳婿相邻的书:网游之地狱龙骑重生明珠孽宠:一品傲妃江湖博暴王偏爱小萌妃美女老总替身情人绝版恶女,绯比寻常侯爷绝宠:嗜睡太子妃心生呼啸贴身丫鬟太难训逆天狂女:傲妃六小姐速配:妃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