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故人

【书名: 佳婿 第三百一十七章 故人 作者:夜惠美

强烈推荐:全球论剑我叫布里茨黑脚市井贵女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原配宝典网游之梦幻法师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翌日天气晴朗,风和日丽,宁欣送走李冥锐后,交代了周妈妈几句府中的事儿,她只带着抱琴,乘坐马车离开燕国公府邸。

    宁欣出门一向是轻车简从,因此抱琴同她坐在一辆马车里。

    这辆马车在外看起来不显眼,然里面修缮精美舒适,抱琴将泡好的茶水递给宁欣,并且拉开抽屉,里面整齐的分成六个格子,点心,干果,果脯按种类不同分别放置。

    “抱琴,你说燕国公夫人现在在想什么?”

    “奴婢不知。”

    抱琴见到宁欣唇角勾起,试探的问道:“莫非国公夫人又想算计您?”

    “有句话说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宁欣抿了一口茶,并捻了一颗酸梅子放到了口中,舒适般的合上眼眸,“我想她眼下一准是很得意。”

    得意的人,下手会没有顾及,最近几日宁欣得盯紧李冥锐才行!

    如宁欣所想,燕国公夫人听李妈妈说宁欣门后,眼角眉梢透出一抹得意来,静怡师太的名头真是好用……虽然她同静怡师太见过几面,在佛法上她也曾受过静怡师太的指点,但她同静怡师太的交情没好到下毒这事都会说的地步!

    燕国公夫人得意的笑了笑,她最相信的人始终是她自己!

    “既然世子夫人坐不住了,我也得准备一番。”

    “是,主子。”

    ……

    静怡师太是佛门出名的女尼,在禅宗中有独特的地位。据说同兰山寺同属一脉。

    在大唐,佛家道家双星闪耀,最近几年兰山寺出现了佛子,佛家稳压道家一头,由此的好处是,佛宗修行的寺庙庵堂香火鼎盛,前来进香祈福的人络绎不绝。

    静怡师太修行的庙宇,起名为水月庵。

    水月庵修建在距离兰山寺不远的地方,静怡师太好静,以修行为名很少接待普通的百姓。能进水月庵的人非富即贵。因此水月庵每年接待的人虽然少,但获得的供奉并不少。

    静怡师太不仅有一身高深的佛法修为,她还给有缘人‘诊脉’,水月庵后山又有清凉甘甜的‘月泉’水。勋贵和重臣夫人时常光顾水月庵。

    有人为研读佛法。有人为了求得静怡师太诊脉。亦有人求‘月泉’水冲茶,总之静怡师太也是禅宗响当当的名人,她在京城勋贵命妇圈子中甚是有地位。

    宁欣被抱琴搀下了马车。抬头看去,清雅幽静的水月庵修建在半山腰,庵堂的门是新修的,从庵堂走出来的女尼面容清丽,僧衣簇新整洁,从她身上可以看出,在水月庵修行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禅宗中,和尚比尼姑更得世人看重,大唐的尼姑庵出过很多起尼姑卖淫的事儿,倒也不是尼姑们都是淫荡的,只是修行也得要银子。

    水月庵从哪方面看都是正正经经的庵堂,静怡师太从不接待男人,哪怕那人是皇帝也不接待!

    “女施主何来?”

    清丽秀美的女尼年岁不过十五六岁,她走进后,宁欣闻到一股清淡的檀香,再看她的眼睛……静如止水,经常在佛前念经的人才有此出尘的仪态。

    宁欣并没同她打禅机,微笑道:“燕国公府。”

    女尼平静的问道:“女施主何人?”

    “世子夫人。”

    “请您稍后,贫尼进去回禀庵主。”

    女尼稽首行礼后,转身进了水月庵。

    宁欣低笑道:“真是意外的惊喜呢,”

    不大一会工夫,从水月庵走出四名女尼,她们的仪容不在方才那名女尼之下,四人齐齐稽首,“庵主有请女施主。”

    “静怡师太身边无客人?”

    “庵主一直在闭关苦修,今日心血来潮出关来……庵主说女施主是有缘人,她是为您才出关的,因此庵主不会见除您以外的任何人。”

    一直闭关?燕国公夫人前两日来过水月庵,那她没见到静怡师太?

    静怡师太倒是将宁欣的地位抬得挺高的,宁欣淡淡的一笑,”有劳女师傅。“

    女尼领着宁欣进了水月庵,在外面时候,宁欣能感到水月庵的清静,祥和。走进水月庵,宁欣不由得赞叹水月庵修建得很巧妙,庵堂,佛殿的布置很有讲究,完全是仿照佛家的传统,她仿佛能嗅到一抹不同于红尘中的清雅气息。”水月庵是庵主一手建造的。“

    女尼略带骄傲的说道,”许多勋贵夫人到水月庵都如同世子夫人一般。”

    “有此宝地,诸位女师傅修行会更便利,静怡师太果然出手不凡,采天地之灵气,聚八方之佛香,水月庵果可谓佛家圣地。“

    “女施主身聚慧根,庵主的苦心并非谁都能知晓。”

    女尼对宁欣更显得尊重了几分,来到庵堂轻轻叩门,“庵主,燕国公世子夫人到了。”

    “有请。”

    随着这道平和的声音,女尼闪开了道路,宁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进庵堂,佛像下,盘膝坐着一名身穿青灰僧袍的女尼。

    女尼年岁不过四旬,慈眉善目,宁静肃穆,她一双眸子如同古井一般,亦有不沾红尘的佛家气派。

    宁欣掩藏起一丝的异样,稽首道:“见过静怡师太。””世子夫人不必如此。”

    在宁欣打量静怡师太的时候,她也在观察宁欣……燕国公世子夫人果然生得一副嫩若娇蕊的体态样貌,细腻柔滑的脸庞清而不妖,虽然有着一双含水且雾气缭绕的水眸,然却不会让人感觉到她的脆弱怯懦。

    宁欣身上的配饰并不多,首饰也不是贵重的。但静怡师太有种感觉,宁欣并不需要首饰来凸显自身的气质。

    浓妆淡抹总相宜说得便是宁欣!”请坐。”

    静怡师太让宁欣坐在自己侧面的蒲团上,“取月泉水煮香茗。””是,庵主。”

    “还请世子夫人品鉴一番。”

    “早听闻水月庵的月泉水煮茶有名,没想到今日得幸品尝到茶水,我一定要好好品尝,不辜负庵主的厚爱。”

    “世人大多以讹传讹,月泉水也罢,井水也好,不都是泡茶的水?”

    静怡师太淡淡的一笑。“一杯茶水而已。世子夫人莫要被盛名所扰。”

    “师太果然是看破红尘的高人。”

    宁欣慢慢的垂下眼睑,露出一抹的哀愁,“我虽是生而富贵,嫁得富贵。燕国公世子甚是珍爱于我。世人都说我是最最有福气的人。但人在俗世中,怎能事事顺心?我……虽是懂得粗浅的医术,但能医旁人医不了自己。烦躁的心事不知同谁说!”

    “世子夫人因何事心绪不宁?”

    此时,门口的女尼将煮茶的茶壶等物送进来,静怡师太道:“你先出去。”

    “是。”

    女尼看了一眼宁欣,能得庵主亲手煮茶,燕国公世子夫人好大的机缘。

    女尼出庵堂后,顺手带上了门。

    静怡师太动手煮茶,宁欣偷看她煮茶的手法……眸色更显得暗淡了几分,轻声说道;“不过是一点点俗事,一点点的奢望,我不敢打扰师太清修。”

    “佛渡世人。”

    静怡师太将煮好的茶水递给宁欣,“贫尼佛法修为有限,但也许可解有缘人的困境,世子夫人不妨同贫尼说说看。”

    宁欣默默的端着茶盏,似在用茶盏温暖手心,喃喃的说道:”许是我上辈子罪孽深重,这辈子才做不得母亲……无法生下子嗣,我还算是女子?”

    “世子夫人同世子爷成亲不过半年,世子夫人实在是不用如此悲观。”

    “旁人都有了,就我没有,燕国公血脉单薄,我岂能不急?”

    宁欣咬了咬嘴唇,神色不安焦躁,口无择言的说道:“世子好不容易归宗,正是大展宏图之时……若是世子繁忙起来,我又怎能以女儿私情纠缠他?眼下世子尚在京中,将来……”

    静怡师太退下了手腕的佛珠,手指不停的捻动着,“阿弥陀佛,贫尼看世子夫人的面向是有后福的,实在是旺夫旺子的好相貌,世子夫人大可放宽心。”

    宁欣深深的吸了一口弥漫在庵堂的佛香,眸色略有迷离之色,半眯着双眸,似无意识一般喃喃的说道:”他迟早要出征的,万一他有个好歹,我将来依靠哪个?”

    “旺夫旺子,静怡师太也学会打诳语了,您不必安慰我……我这辈子只怕是在还债……”

    静怡师太问道:“出征?燕国公世子近期要离开京城?”

    “是的。“宁欣目光无神,”南越是陛下心腹大患……还有越王……“

    宁欣面容略有挣扎,仿佛想要摆脱眼前这种无力的局面,就在此时,静怡师太念起了经文,宁欣听了经文后,安静了下来……喃喃的随着静怡师太念诵经文。

    静怡师太起身,口中的诵经声音并未停下,踱步道佛像前,点燃摆在一旁的香料,对旁边的地方瞪了一眼,向佛像进香后,静怡师太坐回到原处。

    念诵佛经的声音渐渐的停下来。

    宁欣抬眼问道:“怎么?我怎么轻松了许多?”

    “贫尼不是念了一遍经文,世子夫人在烦躁时,不防多念几篇经文。”

    静怡师太柔和的建议宁欣,“世子夫人也通岐黄之术,本不该贫尼多言,不过,既然今日有缘同世子夫人相见,贫尼班门弄斧帮世子夫人看看脉象可好?”

    “有劳静怡师太。”

    宁欣感激的将手腕放到膝头,静怡师太将手指按在她手腕上,仔细的摸脉,过了一会,静怡师太道:“世子夫人身体无恙,并非不能受孕,放松心绪,灵儿自现。”

    “希望如此。”

    宁欣跪直了身子,虔诚的向庵堂的佛像叩首。

    静怡师太在一旁捻着佛珠。等到宁欣叩拜完毕后,说道:“水月庵后山景色怡然,世子夫人若是有空不防去观赏一番,您许会另有所得,世子夫人切记顺心而行,佛祖不会亏待信徒。”

    “多谢静怡师太指点,然不巧得很,燕国公府有事待我处li,改日我再来聆听师太佛音,欣赏佛家出尘清淡的景色。”

    宁欣站起来。从袖口掏出银票放在佛前。“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师太为我父母添置长明灯。”

    “阿弥陀佛,世子夫人一片孝心。贫尼自当遵从。”

    “多谢静怡师太。”

    宁欣神色如常的走出庵堂。抱琴迎上来。看了看宁欣道:”主子的面色比方才红润许多,静怡师太开解您了?“

    “静怡师太佛法高深,我受益匪浅。”

    宁欣再三向送她的女尼道谢。上了马车后,宁欣扶了扶额头,手深向了红木茶几的最底层,不知按了什么地方,茶几再一次弹出秘格,宁欣从秘格拿出一个药瓶,取出两颗药丸用温热送进口中。

    抱琴吓了一跳,惊讶的说道:“主子?您身上不舒服?”

    宁欣咽下了药丸,苦涩的一笑,“差一点,就差一点点!我虽是步步小心,但还是大意了,养寇不成,差一点着了匪寇的道!“”您说得的话,奴婢不懂……静怡师太是不是受了国公夫人的指使?”

    “你太高看燕国公夫人了,静怡师太哪是她可以指使的。”

    宁欣面带一丝丝愁容,轻声说道:“我只是没想到,他会胆大妄为至此!真当大唐帝国随他进出?该死!当时……”

    当时真应该将他一起灭了!

    云泽……始终是大唐的心腹大患,有了他的引导和教训,云泽只怕是更难对付了!

    “给世子送口信,我在春风化雨楼。”

    “是。”

    重新修建完成的春风化雨楼迎来了燕国公世子夫人。

    楼里的管事见到宁欣,面色僵硬,恭恭敬敬的说道;“世子夫人安。”

    春风化雨楼重建后,建筑风格更华美精致,去了以前的奢靡气息,春风化雨楼里布置得极为清雅。

    在楼里不见陪酒的歌姬,虽然楼里依然有女子弹唱,但春风化雨楼不再做皮肉的营生,弹唱的歌姬会在楼里中间的舞台上抚琴清唱,若是客人喜习静,演奏的女子只抚琴,吹箫。

    “顶楼有雅座么?”

    “……”

    管事道:“回世子夫人,小人不敢再做燕国公府的生yi。”

    “你不是整改经营策略了么?”

    “是。”

    “给我天字真号房。”

    宁欣迈步上楼,管事愣了好一会,真号房?燕国公世子夫人不是开玩笑的吧?她怎么会知道有天字真号房?莫非世子夫人同主子认识?

    管事只听说主子的王妃同世子夫人交好!

    管事不敢大意,亲自跟在宁欣身边,低声问道:“您是说……”

    “天字真号房,有人么?”宁欣斜睨了他一眼,管事打了个机灵,道;“您请,您请。”

    他在前面引路,来开顶楼的雅间后,仔细的端详了宁欣,“您……”

    “快点,我有急事找他!”

    “……”

    管事不敢再耽搁,按了雅间的卷轴,悬挂的画轴卷起,管事拿出钥匙,打开了暗门,宁欣直接推门走进去,随口说道:“我还没吃午膳,晓得你们吊的八宝人参汤够味道,给我上最好的菜色,一会若是燕国公世子来寻我,你直接领他上来。”

    “……”

    管事抹去额头的冷汗,唯唯诺诺的称是,燕国公世子夫人是真不客气呐。

    燕国公世子可是皇上的心腹爱将,同主子……管事感觉自己脑袋不够用了,怎么都想不明白主子同名扬京城的煞神夫妻有什么关系。

    别看宁欣才嫁给李冥锐半年,他们夫妻在京城闯出了诺大凶名,京城百姓私底下管他们叫煞神夫妻,又因为李冥锐皮肤黑,宁欣肌肤白嫩,所以他们还有个别称——黑白双煞!

    既然天字真号房有了客人,管事自然会通知自己的主子。

    管事不敢怠慢没吃午膳的宁欣。他亲自端上了一碟碟精心烹制的美味佳肴,站在宁欣一旁,“您慢用。”

    宁欣先端起了汤碗,闻了闻八宝人参汤,笑道:“熬得很够火候,想讨一碗汤喝挺不容易的。”

    “您千万别这么说,要不小人一会将秘方给您抄一份?”

    “我没耐性熬上三十六个时辰。”

    “……”

    管事尴尬的笑道:“您可以常来品尝,小人随时欢迎您。”

    “可你主子不见得欢迎我呀,是不是……齐王殿下。”

    齐王解开了披风上的宝石衣扣,随手扔给跟在他身后的飞宇。他并没回答宁欣的话。不见外的坐在宁欣身边,拿起另一外一双备用的筷子,专挑宁欣动过的美食吃……

    管事吓得张大的嘴巴,那是主子?旁人动过的菜色。主子是一口不动的。

    飞宇默默叹息一声。拽走了管事。顺手关上了密室的门,低声交代管事:“往后她再来,你切记把她当姑奶奶一般的供着。”

    “是。”

    ……

    宁欣似没见到狼吞虎咽的齐王。端着汤碗一勺一勺的品汤,等到汤见底了,突然说了一句,“云泽的人在京城!”

    “咳咳。”

    齐王好不容易咽下了卡在嗓子里的肉块,震惊的看着宁欣,漆黑的眸子极快的闪过一抹的失望,修长的手指捏紧筷子,你到底在期待什么?李冥锐对她很好……

    “有多久了?”齐王口中却这么问道,“在何处?”

    “水月庵。”

    “静怡师太?”

    “嗯。”

    宁欣放下了汤碗,长叹了一声,“她应该恨我的,是我毁了她对汗王超脱一切的情爱,在她眼里没有大唐和鞑子的对立,只有他的爱……也是我逼她落发为尼,没想到云泽找到了她,我以为……他的背叛,可以让她清醒……”

    “你看在同门之谊上手下留情了?”

    “没有啊。”

    宁欣摇了摇头,“你也晓得我是怎样阴狠的人,斩草不除根怎么成?况且她研读毒经比我精心,她那样的祸害我怎么可能手下留情?所以我很遗憾,让她逃掉了,当时的状况也不准许我劫杀于她,不过我以为她被汗王弃爱,又中了箭,活不了多久……没想到她现在披着静怡师太的皮在水月庵修行!”

    “云泽背后有他,又怎么会找不到静怡师太?”

    “说得也是。”

    宁欣眨了眨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齐王的俊脸,“该为这事操心的不是我,齐王殿下只怕得重新定策了,综合来看,云泽并不是您养寇自重的好对象。”

    “本王出不了京城,无法统兵。”

    齐王唇角勾起,“李冥锐才是皇上选定的大将,他若是同云泽交手,不知有几分胜算?韩燕故地……也该由燕国公一脉出力。”

    见宁欣眼里闪过一丝阴郁,齐王笑容更浓一些,总算是在她面前扳回一城,不过齐王并不见得有多开心,她如果不是为了李冥锐,根本不会找他!

    宁欣最是见不得齐王的笑容,“你就不怕鞑子扣边?”

    “你先打算用南越和越王锻炼李冥锐,其实你真正放不下的始终是韩地。”

    齐王倒了一杯香茗,手上传来的热气却驱散不了心底的凉意,“本王不否认有养寇自重的心思,但真正养寇的人是你——宁欣,你为了李冥锐,可真是煞费苦心。”

    “他是我夫君,我这么做有错么?”

    “你将天下百姓当作何物?”

    “呵呵,呵呵呵。”

    宁欣笑了起来,“这话从您口中说出来真是让我意外呐,你不是说过,万物皆为邹狗?你何曾在意过百姓的生死?你我是一样的人,别说得你高尚仁慈的不得了!”

    齐王抿了一口茶水,慢悠悠的说道:“你谋得是他一世功名,而我谋得是皇位。还记得那句话么,没有永恒的敌人……”

    ‘碰’

    宁欣的拳头砸在了桌上,桌上的碗筷震动,盯着齐王道:“你敢同鞑子议和?”

    齐王反问道:“我若做了,你当如何?”

    “……”

    宁欣紧闭抿着嘴唇,眸子闪烁着寒芒,齐王同她目光相碰,“你可还敢入宫媚主?皇上对你念念不忘……”

    宁欣展颜一笑,眸子中寒意彻底的散去,水眸中重现妖娆,齐王后背绷得紧紧的,宁欣手臂托着下颚,朱唇轻轻的开启,“王爷可否为了我放弃江山?”

    ……

    齐王似躲避一般的垂下了眼睑,宁欣对他的影响从未消失……只听宁欣柔柔的声音,“您真舍得我再入宫惑君?舍得您的基业再被我毁一次?对比皇上……我以为迷惑你更快呢。”

    齐王突然握住了宁欣的手臂,狠狠的捏住她的手腕,在宁欣指尖藏着一根银针,齐王自嘲的轻笑:“你不会迷惑我,只会和我同归于尽。”

    “不,我从未想和你同归于尽。”

    宁欣挣脱开齐王的手,转身打开门,见到同飞宇站在一起的李冥锐,淡淡笑道:“我有惦记的人,惑君我不会做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佳婿相邻的书:网游之地狱龙骑重生明珠孽宠:一品傲妃江湖博暴王偏爱小萌妃美女老总替身情人绝版恶女,绯比寻常侯爷绝宠:嗜睡太子妃心生呼啸贴身丫鬟太难训逆天狂女:傲妃六小姐速配:妃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