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掠夺

【书名: 佳婿 第三百二十四章 掠夺 作者:夜惠美

强烈推荐:黑脚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我叫布里茨全球论剑网游之梦幻法师市井贵女原配宝典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燕国公李家的老幼齐聚祠堂,燕国公亲自给祖宗的灵位上了三柱香后,对西厢坐着的两位证人作揖,谦和的说道:“劳烦两位仁兄。”

    “国公爷不必如此。”

    两人忙起身还礼.

    这两人同燕国公李家源源颇深,也有些许的交情,且为人中正,品德无缺,他们自然是最合适的证人。

    宁欣站在亲眷们中间,见燕国公拖着消瘦的身体强撑着分家,心底隐约多了几分的酸涩,然为了李家的将来,这家是必须要分的,割舍下糜烂的根脉,李家才能重获新生。

    李冥锐自然也在亲眷之中,他距离燕国公最近,此时他感触要比宁欣更深,不兴盛燕国公府,他对不住大伯父的苦心。

    燕国公坐下后,环顾李家族人,他舍不得就此分家,可李家族人……一个个眉宇间的露出兴奋,贪之色,燕国公释然了,“侄儿媳妇,把李家的东西都拿过来。”

    “是。”

    宁欣亲自捧着装着账册的盒子走上前去,递给燕国公,“田产地契,存银全在此处。”

    “田产估算的价值几何?”

    “回大伯父,田产产出不多,店铺也不大赚钱,按照如今的买卖行情,这些田产……算上祖宗留下的祭田,总共不过十万两银子。”

    燕国公瞪大了眼睛,整个燕国公府就值十万两?真是出乎意料的少。

    老一辈口口相传,燕国公祖上是何等的豪阔?

    祖上行伍出身。一路杀敌,不仅官帽节节高升,更是聚敛了无尽的财富。

    当年燕国公从韩地迁回京城,用几百辆马车装运银子,宝物。

    不过百余年,田产只剩下十万两,这还要算上祭田,祖宗的祭田是不分的。

    如果不是李冥锐娶了宁欣,燕国公甚至不敢想下去……

    他手臂颤抖的打开木头盒子,取出账本看了几眼。

    账本上的记载都是宁欣重新梳理过的。简单。清晰,每一笔收入开支都记载的清清楚楚。

    宁欣不过管家一月有余,但燕国公已经能看出李家的入息比以往要好转许多。

    若是没有宁欣赚到的五十万两银子,李家人也不会闹着分家。

    祠堂的族人们还会如同吸血虫一样缠绕在燕国公府这颗枯树上。他们无所作为。却榨干了燕国公府的生机。

    燕国公颓废般的放下账本。狠狠的瞪一眼二房。

    以前他心灰意冷,将府中的庶务托付给二房,结果……如今只剩下区区十万两。二老爷慢慢的垂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还嫌贪少了呢。

    如果当年不是自认燕国公府迟早是他的,他还会给燕国公留下田产?

    燕国公既然保证过,他弄到手的田产铺子都归他,想来不会失言。

    李家族人一听银子只有十万两,不由得议论纷纷,“国公爷,是不是算错了,我们可是燕国公府啊。”

    “就是啊,是不是世子夫人不想着分家?”

    “祖上口口相传,燕国公府为天下第一公。”

    燕国公将账本递给两位证人,并吩咐人将账本重新抄录一般,“分家后去衙门里报备。”

    “国公爷……您到是说句话啊,银子弄到哪去了?”

    这点银子同他们想的差距太大,都算上只能分六十万两,分到他们手中还能有多少?

    李家人看向李冥锐和宁欣的目光带着不忿。

    李冥锐察觉到亲眷们的敌意,上前一步将宁欣护在自己身后,朗声说道:“我夫人接掌庶务不过一个月,当时公中存银不过几百两,如今却有是上千两,夫人打理庶务后,没变更任何的田产店铺的名字。”

    李冥锐听见燕国公只剩下十万两银子时,他感到愧对宁欣,这就是让他引以为豪的国公府?

    “不怕诸位族人笑话,我夫人随便拿出的生yi都比从国公府得的银子多!”

    这话李冥锐到是说得理直气壮。

    李家人晓得宁欣的聚财本事,压下了对宁欣私吞公中财务的议论,但他们放过宁欣,不等于放过燕国公:

    “国公爷,此事实在不合常理,当年咱们家可是万贯家财,这些年便是不如以前,也不至于落魄至此。”

    燕国公狠狠的锤了一下椅子扶手,手臂颤抖的抬起,食指点着众人,“你们还好意思提祖上?还有脸面提银子?不是你们不孝,不思进取,胡作非为,燕国公府至于落到今日的地步?我的脸……都被你们这群人给丢尽了,你们若是少花天酒地一些,少做些混帐事儿,也许……也许此时你们能多分一点。”

    说到此处,燕国公笑出了眼泪,可他的笑声比哭声还让人心酸。

    李冥锐眼里闪过心疼,然他却坚决的站在宁欣身前,慢慢的握紧拳头,低声道:“大伯父,您交给侄儿的那些珍藏也列入分家的财务中吧。”

    “不行,祖宗有遗训,珍藏只传给继爵之人。“

    “都是李家子孙,要不一家分一件祖传珍藏?”

    燕国公看了李冥锐良久,“你晓不得你在说什么?他们之中哪一个能护住祖宗传下来的宝贝,不肖几年,珍藏会被他们卖掉!”

    “大伯父,分家最忌偏心,侄儿得了世子爵位,再独占珍藏,岂不是让亲眷寒心?祖宗将珍藏传下来,也想着子孙若有难处,可用珍藏缓解。”

    李冥锐侧头看了一眼宁欣,定了定心神,“不管他们将来是否拿珍藏换银子,他们总是李家子孙,是列祖列宗传下的血脉!”

    李家族人本没指望得到燕国公府的珍藏,一听李冥锐愿意拿出珍藏来。一个眼睛锃亮锃亮的,纷纷迎合道:“世子高义,言之有理。”

    燕国公同李冥锐对视了好一会,瞧出他目光坚决,无奈的摆手,“可惜了,可惜了珍藏,燕国公府邸早晚要交给你,你自己不心疼,我这个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里的老头子操哪门子心?”

    “多谢大伯父成全。”

    李冥锐躬身谢过。

    宁欣在李冥锐身后翘起了嘴角。总算将烫手的珍藏分发出去了。拿那堆不能卖,不能经常摆的珍藏换个仁厚公正爱护族人的好名声,宁欣不认为李冥锐做了亏本的买卖。

    世上有两样东西是再多的银子也买不到的,一为清名。二为性命。

    李冥锐弃笔从戎已经让天下才子清流不满了。他又做过带人闯京城的事情。其中没少得罪文官集团,若是在李冥锐在分家上斤斤计较的话,他以前经营下的好名声会损失大半的。

    名声看起来虚无缥缈。但有时候却是救命的东西。

    两位证人也对李冥锐表现出来的大方仁厚多有称赞,不是谁都能无视金银的,燕国公世子手中的珍藏实在是太惹人注意了……

    李冥锐担心宁欣多想,偷偷的握了一下她的手,压低声音道:“陛下眼红珍藏,早早脱手为上策。”

    宁欣嗔怪的看了他一眼,狠狠的捏了他的手心,同样小声说:“我就那么贪财短视的人?”

    别看当今陛下得了燕国公府邸一半的珍藏,可他不一定放过另外一半。

    燕国公府如今剩下的田产不多,分割起来并不困难,存银也是分那笔让人眼红的五十万两银子,所以分家的进程很快,每家分家后都会得到一件祖传的珍藏。

    因为珍藏价值不尽相同,李冥锐做不到完全的公平,便让人将珍藏的品种写到了纸张上,用抓阄决定哪家得哪件,贵重与否,全靠运气。

    虽然有人提出抓阄有失公允,但大多数人默认了抓阄,两位证人也觉得此法不错。

    燕国公冷笑道:“全看祖宗是否垂爱你们啦,孝顺的抓件值钱的,不孝的……哼哼。”

    宁欣偷偷的翻了白眼儿,燕国公实在是很小气呐,难怪他苦撑了一辈子,李家越来越穷,他在某些方面比李冥锐差太多了。

    有身孕的燕国公夫人也到了祠堂,眼见着分家后,燕国公夫人的心在泣血,李家人分走的都是她儿子的财务……此时她不仅怨恨宁欣散财,就连李冥锐都恨上了。

    她眼看着李家人搬走一件件的珍藏,她眼睛都快冒火了,只是因为她一直是慈爱宽厚的性子,所以她不敢提出反对,更不敢阻止,除了自己生气外,她也只能认了。

    分家做不到人人满yi,但大部分人是满yi的。

    燕国公最后说道:“祭田的出息本是归世子李冥锐的,但锐儿媳妇是个有本事的,想来看不上祭田一年五百两银子的出息,我看这五百两不妨用作每年再添几亩祭田的费用,锐儿,你看如何?“

    “谨遵伯父之命。”

    宁欣和李冥锐点头答应了,不过宁欣又给了燕国公一个白眼儿,就算是她不在意每年的五百两银子,也不至于当面说出来呀,况且国公府祭田的出息每年只有五百两……燕国公不嫌丢人么?

    李家人也晓得家族祭田为得是以后,再怎么分祭田都不会分,他们也想得个后路,自然不会反对燕国公的主张。

    分家之后,李家族人离开了祠堂。

    大多数人准备搬家,在京城花个二三百两银子就能买到一处不错的宅邸,如今家家有钱,谁还耐烦被世子夫人管教着?

    两位证人同燕国公恳谈几句后,在分家文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晓得燕国公心情不好,也不多留,告辞离去,不过他们临走前,对世子李冥锐频频点头,认可了世子是个宽厚爱护族人的老实人!

    燕国公夫人本想在分家后表现一番,但她憋了一肚子的邪火,燕国公此时又兴致缺缺,她叮嘱燕国公仔细身体后也回后院静养了,世子夫妻得奉养他们的,所以长房一脉不必离开燕国公府。

    燕国公凄凉的说道:”树倒猢狲散……燕国公府还没倒下,可族人们都散了,散了好,散了就不会给你们添麻烦了。“

    “大伯父,您仔细身体。”

    李冥锐陪在燕国公身边,将长房分得的财务重新交给燕国公,“这些留给婉儿罢。”

    燕国公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婉儿有你们关爱着,她不用我操心……”

    他指了指宁欣,道:“你是个精明的,这些东西我都留给婉儿,你帮着她保管,将来用此给婉儿置办嫁妆,可怜我……全算上,婉儿的嫁妆也不过五万,我对不住婉儿。”

    对比宁欣百万嫁妆,李婉儿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燕国公愧对孙女,可他也没指望着宁欣拿自己的嫁妆填补孙女,李冥锐已经吃了不小的亏了,燕国公都有点为他们夫妻鸣不平。

    “伯父不给大伯母肚子里的骨血留一份?”

    李冥锐诚恳的说道:“您也得为伯母考量,只要燕国公府立得住,婉儿将来的夫婿不敢亏待她,嫁妆多少,并不太重要,您都给了婉儿固然是疼爱她,万一伯母……”

    宁欣对李冥锐绝佳表演暗自伸出大拇指,上眼药啊……是人都能看得出燕国公夫人不舍得被分走的财务,燕国公还没老眼昏花到不知燕国公夫人心思的地步。

    燕国公道:“不必理会,我还有点私房银子,将来能保证他们衣食无忧,等你继燕国公爵位后,把侧院划给他们居住,时常照拂也就是了。””大伯父。”

    “你不必说了,我虽疼爱老来子,但也晓得何为分家,你多照顾他们,便是对得住我。”

    燕国公的目光落在宁欣身上,苦涩中带了几许的恳求,“她也不容易……这些年我对她很冷淡,等我想补偿的时候,又力不从心了。她肚子里怀着我的骨血……锐儿媳妇,你让一让她。”

    宁欣轻轻点头,有些事情可让,有些事情绝不能让!

    “锐儿,你同我来。”

    燕国公被李冥锐搀扶起来,满怀期望的说道:“李家祖传的东西我今日全交给你罢。”

    宁欣眼看着他们向祠堂后面走去,燕国公是要将阵图交给李冥锐?燕云飞骑的阵图?有了阵图,李冥锐练兵会便利许多,燕云飞骑无坚不摧,看来距离此战法重现天下不远了。

    她再厉害,也算不出李家祖传的阵图,虽然宁三元的手稿中有提到飞骑的冲锋图,但李家保密功夫做得不错,宁三元根本不可推演出详细的阵图。

    京郊,水月庵,夜幕下人影游动,低沉的男人声音从水月庵庵堂传出。

    “阵图,本汗一定要拿到手,不计任何代价,一定要夺走阵图!”

    “哪怕会牺牲一切?”

    “是,燕云飞骑的阵图是最配骑兵的。”

    “你舍得牺牲宁欣?”

    “你听清楚,不惜任何代价,宁欣……本汗自然舍得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佳婿相邻的书:网游之地狱龙骑重生明珠孽宠:一品傲妃江湖博暴王偏爱小萌妃美女老总替身情人绝版恶女,绯比寻常侯爷绝宠:嗜睡太子妃心生呼啸贴身丫鬟太难训逆天狂女:傲妃六小姐速配:妃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