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5】 主持工作

【书名: 上位 【0625】 主持工作 作者:一三五七九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十一月二十一日,市纪委调查小组来到了建恩县,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大张旗鼓地开展调查,也没有先跟建恩县委进行提前沟通。

    调查组直接来到县一中,第一个调查的目标便是一中校长武涛。与此同时,还有另外几个牵涉其中的人也被相继调查,这几个人除了学校的老师,还有几个公司的老板和负责人。

    很显然,市纪委调查小组是有目的而来的,目标直指建恩县委书记芶意志。

    与此同时,建恩县也很快知道了市纪委前来调查的事情,只是这个时侯,市纪委已经控制了好几名相关人员。

    县委书记芶意志心中是最为愤怒的,他之前接到市委副书记黄永一的电话,知道县一中被举报的事情,知道市纪委可能要来调查,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市纪委竟然是搞突然袭击,直接就安排人到县一中进行调查,也没有跟县里面打个招呼,这很显然是在预防县里面的干预。

    “如果仅仅只是担心县里面的干预,那还好说一些。可是之前黄永一话中也说得比较明白了,又问我自己有没有问题,现在市纪委这么搞,有点像是要查我的做法啊!”芶意志心中十分地担心,又有无比的恐惧。

    关键的问题是,他不知道市纪委到底掌握了什么样的证据,这次这么大张旗鼓又组织严密地前来调查,如果说他们没有一点点确凿的证据,那也是不太可能的。

    而且如今仅仅只是学校那点事情的话,还轮不到市纪委来管,很显然是学校里面的事情牵涉到了县级干部。

    暗自担心的芶意志,又接连打了黄永一两次电话,只是黄永一也没有更多的信息透露了,在电话中多次暗示,要保证自己清白,不要慌了阵脚。

    “要是自己清白。谁还会那么慌张。这黄永一,说的都是屁话,到了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难道真的在玩弃车保帅的游戏吗?”芶意志气急败坏。

    他却是不知道,很多是领导虽然收到了举报信,但是唯独黄永一那里没有收到,黄永一也只是从别人那里了解到一些信息,但是不完整。不过黄永一从一些蛛丝马迹感觉到,这次举报信针对芶意志的可能性比较大,因此提前给芶意志打电话,让他做好心理准备的同时,也在为他自己排除潜在威胁。

    三天过后,市纪委的调查小组依旧还是没有跟县委函接。但是调查的人却是越来越多,县教育局局长、副局长,也都被请去配合调查。

    芶意志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这个事情,随着调查的深入,他心中越来越慌张。这完全是要把事情扩大的节凑啊。

    李南这段时间,也知道市纪委调查的事情,也给予了很高的关注,这次市纪委来者不善,不过李南知道绝对不是针对自己来的。

    “看来,范良兵那里,确实弄到了一些很有用的材料啊。”李南心中感叹着。将这个事情交给范良兵以后,李南也没有具体过问,有些事情他并不需要事无巨细全都去过目,而范良兵的效率却还是让李南感到满意的。

    从这次市纪委的反应来看,首先肯定是有比较可信的证据,其次肯定不仅仅只是县一中的事情那么简单。不然的话,不会由市纪委来出面调查了,这背后肯定跟芶意志有关。

    “如果,这次芶意志因为此时被双规了,县里面将面临一次大的变动。我刚刚担任县长不到半年,再次担任县委书记的可能行不大,那么主要还是如何利用这次的机会,进一步扩大在县里面的影响力,这样以后无论是谁来担任县委书记,自己要做的事情,都能够正常地实施下去。”李南心中在琢磨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变化,从现在的苗头来看,芶意志出事的可能性很大,市纪委的行动,表明他在县一中的事情上面,涉入很深,在当前的状况下,只要是涉及到经济问题,那么要想全身而退,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芶意志能否全身而退,李南都不会跟他客气,这一点是李南的宗旨,只要一想到父亲临终前的郁郁寡欢,那长长的叹息声,他心中就绝对不会心软。

    更何况,在工作上面,芶意志跟李南的思路也很有很大不同的,李南要想落实自己的理念,就要掌握大局,那也不得不跟芶意志争斗。

    至于芶意志下台以后,是谁来建恩县担任县委书记,那都无所谓,从县里面提拔的可能性为零,那么无论是从市里面还是从其他地方调过来,对建恩县都有一个熟悉的过程,对于李南来说就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缓冲,在这个过程之中,李南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开展工作。

    这是一个难得的可以放开手脚工作的大好时机,李南当然得好好把握。

    “如果包括芶意志,那我到建恩县,便是弄走了两人县委书记,两人县委副书记,这个战斗成果,还是相当可观的。以后这一点要注意一下,不然的话,让人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善于争斗了,可能在领导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对以后的发展还是有些影响的。”李南又想到了事情的另外一面,“只是,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的,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个舞台上,那么遇到事情,就不能退缩。要想做一点事业出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很多人自己不想做事情,却是占着位置不让,而且还见不得别人做事情,这样的人,不把他搞下去,怎么行呢?”

    想到这里,李南摇了摇头,对于他的性格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和稀泥的性格,无论是在什么位置上面,他都不会得过且过,该做事情的还是要努力去争取。

    “现在不去想那么多,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是面对什么人,我该做什么还是要做什么,不能因为要团结。就放弃原则,就去和稀泥吧。”李南坚定了决心,这是他进入官场的一个基本原则,他不是来混日子的。

    这段时间。由于市纪委进入调查,县里面很多人都听到了风声,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特别是随着市纪委调查方位的不断扩大,很多人的猜想就更多了。

    “这一次,又是谁要遭殃啊。市纪委竟然直接来县里面调查一个学校的事情,这还是第一次。”

    “嗯,肯定县里面有人要遭殃,这次恐怕是一条大鱼啊?你知道县一中的校长是谁的关系吗?”

    “谁的关系?”

    “嘿嘿,这个都不知道啊。那你就真的是孤陋寡闻了。我告诉你,县一中校长武涛,跟芶是很好的朋友,他能够当那么多年的校长,你以为真的是因为学校发展得好的缘故啊。只要拿钱来砸,请好老师,招好生源,无论是谁坐在校长的位置上,都一样能够搞出成绩来。还有这些年,县一中修修整整,在县城都能够扩充校区。你以为是谁在撑腰,嘿嘿,这次市纪委之所以亲自来调查,我估计武涛不是主角,真正是冲着姓苟的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这次县里面只怕又是要由一方龙争虎斗了。”

    “什么龙争虎斗。连市纪委都出动了,没有一点有利的证据,市纪委会轻易下来吗。我估计,某个人已经没有机会了,这建恩县。以后就是姓李的了。”

    “姓李的?哦,我知道了,是县长李南,我知道,那家伙虽然年轻,但是确实很有手段,到了县里面,一点都不安分,搞出了很多事情,仙女镇都是他请来的啊。对了,我听说李南和张紫怡有一腿,是真的吗,不然的话,为什么张紫怡会一块钱代言仙女镇呢?”

    这人有些八卦了,眼中泛着绿光,有点像是饿急了的野狼一般。

    “有没有一腿我不知道,但是人家的关系背景很强,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不然的话,你以为芶意志就那么好对付啊,可是现在,县里面你知道都听谁的吗?都是李南一个人说了算,芶意志就算是县委书记,也拿他没办法,据说这李南是燕京太子,背景硬得很,即使是市委书记,见到他也得客客气气的,前段时间,仙女镇开幕式前后,几个副省长前来,都是冲着他来的,我听说,私下里副省长都得给他点烟什么的,这家伙,牛得很。”

    很显然,这个吹牛的家伙,也是道听途说,似是而非,但是他自己说起来,却是一副好像亲眼见到这些一样,让人不由得信服。

    “原来是这样啊,这样背景的人,肯定不会在建恩县呆多久,不过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他能够干点正事,把我们建恩县发展起来,对我们还是带来一点点好处的。”

    这些人的议论,一方面是对芶意志可能涉事的猜测,一方面则是对李南的背景的猜测,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李南在建恩县一向还是比较高调的,高调地做了不少的时间,引起了很多人的猜测。

    只是,这些猜测,很多都是那些吃饱了没事干的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很多事情都是似是而非,推测加揣测。

    对于这些传言、猜测,李南也不会去听,他一心放在工作上面。如今已经是十一月底了,全年的工作目标,基本上已经全都实现,甚至是超额实现,比如招商引资完成率则是翻了很多倍。

    工作是持续性的,今年的工作开展得比较好,明年就是一个怎么保持和继续提高的过程。

    熊康代已经做好了相关的准备工作,他和李南详谈了一次,将他这次准备带队出去的工作做了详细的汇报,李南也提出了一些相应的建议,然后熊康代便带着五个人,一行人出发前往沿海开放的第一城市,去寻找招商引资的机会。

    二十八日,市纪委已经到建恩县一个星期了,这一天是星期三,芶意志最近的心情很不好,从他了解到的种种情况来看,这次市纪委的目的很大程度上是针对他来的,据说寄到市领导那里的举报信,其中有自己在县一中洗的钱,还有自己亲属在县一中谋取利益的事情。另外甚至还有另外几个工程中自己收人好处的事情。

    这些事情,并不是无中生有,这一点芶意志自己是最清楚的,正是因为这样。他心中才十分地郁闷、担心,尽管他自认为的事情还是做得非常隐蔽的,但是他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点点蛛丝马迹,都有可能成为自己覆灭的导火索。

    “通知一下,预计于下周二召开县委常委扩大会。”芶意志招呼秘书道,马上就是年底了,要对全年工作有一个大致的总结,该收尾的工作收好,这些事情。都需要通过县委常委会来讨论、明确,该分的工要分好,该落实的工作要分头去落实,这个时侯正是该查漏补缺的时候。

    秘书应了一声,随即便拿起电话准备打电话。这时候,门口来了三个人,西装革履,神情严肃,秘书愣了一下,客气地问道:“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我们是市纪委的,有事情要见芶意志同志。”为首的男子国字脸。眼神锐利,犹如老鹰一样,说话的时候,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

    秘书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段时间,县里面关于市纪委调查的各种传言很多。他自然也听到了不少,心中还是比较担心的,以他对芶意志的了解,感觉到他绝对不是一个没有问题的人,现在市纪委的人终于上门来了。而且对于芶意志的称呼也很微妙,没有称呼他为“书记”,只怕这次芶意志也要出事情了。

    “那我进去给书记汇报一下。”秘书站起来道,神情微微有些慌张,虽然市纪委不是冲他来的,但是如果芶意志遭了秧,那么作为他的秘书,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啊。

    “不用了,我们直接进去就行了。”为首那人严肃地道,不由分说,带着人走了进去。

    秘书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事情越来越明显,市纪委就是冲着芶意志来的。

    芶意志刚刚端着茶杯品茶,这段时间他觉得喝茶都没有什么味道,心情影响了他的口感。

    看到几个人走进来,芶意志愣了一下,随即心情很不爽,心想这秘书是怎么回事,怎么随便就放人进来了。

    不过,很快芶意志便觉得走在前面一脸严肃的男子很有些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仔细一想,顿时脸色猛地变得苍白起来了,一颗心,瞬间就跌到了谷底,事情终于来了。

    他的敏感性很强,如果没有自己什么事情的话,市纪委的同志前来,态度肯定要客气的很多,绝对不会这样一幅谁欠他们一块钱没有还一样。

    难道事情已经败落了吗?

    “王处长,稀客啊,怎么有时间到这里来。”芶意志脸上勉强挤出几丝笑容,上前道,为首这个人,是市纪委检查二处的处长,虽然名为处长,但也就是正科级干部,不过人家代表的是市纪委,所以即使区县里面的处级正处级干部,面对他的时候,都比较客气。

    更何况,芶意志心中有鬼,一看到这个王处长,便有些心慌了。

    “芶意志同志,我们这次来,是有一些相关问题,请你配合核查一下。”王处长不苟言笑,一脸严肃,眼神之中看不出一丝笑意。

    芶意志脸上好不容易挤出来的一点笑容,渐渐地就要消失了,他勉强道:“好,有什么问题我一定配合,王处长,你们坐吧,我给你们泡茶,接下来我们慢慢聊……”

    “不用了,苟书记,我们已经安排好了,请你跟我们走吧。”王处长严肃地道,却是一副毋庸置疑的语气。

    芶意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了,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从这里被调走,能够回来的可能性为零,他还没有听说过谁被市纪委带走以后,还能够完整无损地回来的。

    “我……我这,还得要收拾一下啊。”芶意志有点结巴地道。

    王处长脸上迅速地闪过一丝冷笑,事情到了现在,还想垂死挣扎吗。收拾,有什么好收拾的,接下来他的好日子已经结束了。

    “走吧。”王处长简短地道,带着一丝命令的语气。

    他当然也不怕芶意志反抗或者逃跑。

    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芶意志一切的逃避、拖延,都是没有一点作用的。作为在市纪委工作了二十来年的老纪检干部,对于这样的情形。已经见了很多次,也是习以为常了。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了,莫伸手。伸手必被抓啊。

    芶意志犹如一只斗败了的公鸡,脸色苍白,跟着王处长一行下了楼。

    楼下停着一辆车子,车子上等着一位司机。

    一行人上了车,车子便缓缓地驶出了县政府大院。

    此刻,在县政府大楼的很多办公室的窗口边,有人站在那里,看着芶意志被几人簇拥着上了一辆面包车的情形,一个个面已经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芶意志这些完了,被市纪委的人带走。肯定回不来了。”

    “这家伙,原来也是一个蛀虫啊。”

    “他才当多久的县委书记啊,一年不到,就载了。看来建恩县县委书记这个位置不好坐啊。”

    “这一两年,县里面的变化很大啊。这一切,都似乎跟李南有关,好像跟李南不对付的人,都没有好果子吃。而跟李南关系比较好的人,则发展得很不错,柳大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人们心中暗自猜测、琢磨着,都十分地震惊。

    在这个院子里面上班。平时看到这些领导人模狗样的时候,显得十分地威风,可是面对纪委的调查组,还不是落魄如丧家犬啊。

    李南正坐在那里看浏览今天的报纸,他有一个习惯,并不是所有报纸都一字一句地看下去。而是重点阅读一部分,然后快速浏览大部分,掌握一些社会动态就行。

    电话响起来了,李南伸手接起,是柳大富打来的。

    “李县长。你看到没有,芶意志完了,被市纪委的人带走了。”电话中,柳大富显得十分地兴奋。

    李南怔了一怔,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刚才啊,我正好站在窗边喝茶,就看到芶意志被几个人带上了一辆面包车,他这次肯定有去无回。”

    “我知道了,如果真是这样,很快市里面就会有消息的。”

    李南的语气很平静,这个事情其实也算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毕竟市纪委到县里面查了这么久,意图是比较明显的。

    听到李南这么平静,柳大富兴奋的心情也很快冷静了下来,心中暗道自己遇事还是不够稳重啊,芶意志被带走又如何呢,之前戴敬恒不是一样被调整了吗。再说了,芶意志被带走,自己也不会升官,甚至是李南往前一步的可能性都不大,无论是谁来担任这个县委书记,工作还是要一步一步去干。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李南便接到了电话,是市委书记林木枫亲自打来的,在电话中,林木枫首先大致说了一下市纪委请芶意志配合核查的事情,这段时间,就请李南临时主持工作,到时候市委组织部会派人到建恩县宣布市委的决定,希望在这个敏感时期,李南稳定建恩县局面,把各项工作正常开展好。

    现在还没有调查结果,林木枫自然也不会提芶意志下一步的情况,只是事情已经很明白了,芶意志不会回来。

    “林书记,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把工作做好,保持建恩县的稳定和发展。”李南平静地道。

    虽然林木枫说让他临时主持县委的工作,他也知道自己还真只是临时主持而已,以他的资历,刚刚担任县长才几个月,怎么可能直接任县委书记,估计市里面很快会安排另外的人来。

    当然,即使是临时主持工作,李南也不会当甩手掌柜,该负起的责任也不会放任不管。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上位相邻的书:北安忆浮兮花心少将逗萌妻妃嫔这职业穿成农妇发家养包子重生之悠哉人生一醉沉欢:小妻太撩人赔心情人:首席,放过我!终极逆袭重生之娱乐大宗师军长私密爱女汉子皇后无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