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2】 轻装上阵

【书名: 上位 【0672】 轻装上阵 作者:一三五七九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县纪委一同行动,对于这次整顿工作,是有很大的促进作用的。”李南听着李仕方的讲话,心中暗自琢磨,“这李仕方,很会抓住机会啊。”

    李仕方是一个识时务的人,而且一旦决定了,就全力以赴去落实。这一点,李南还是比较喜欢的。

    这一次全面整顿,李仕方和沈从飞两人作为急先锋,将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当然,李南也注意到,下面的人,一个个脸色沉重,很显然,他们对于县里面这么弄,是没有心理准备的。

    而李仕方和沈从飞,在工作之中,肯定会得罪很多的人。

    得罪人的事情,是避免不了的,要想做事情,就不可能当好好先生。李南不仅对zi这么要求的,对别人也是这么要求的。看一个干部,并不完全看他的民意测评怎么样。

    很多时候,一些真正做事情的人,民意测评结果并不好,因为他在做事情的过程之中,也会触及到别人的利益,自然就会让人对他心存不满。而有些人,一贯都是当好好先生,轻易不得罪人,说话都是模棱两可,做事情更是偷奸耍滑,这样的人,民意测评反而可能很高。

    等到李仕方讲完话以后,李南便做了一番强调,接着请县长周楷讲话。

    周楷原本是准备了一番讲话稿的,但是今天有汪明迪在场,有些话也不能说得过火,所以他讲话的时候,大部分都是现场发挥,说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讲话稿却是没有用。

    会议的最后,是请市长汪明迪做重要指示。

    汪明迪一直都稳稳地坐在主席台上,认真倾听着众人的发言,他来之前。也没有准备讲话稿,不过这对于他来讲,完全不是什么问题,大大小小的会议,不知道开了多少次了,讲起话来,一二三四条理清晰,一听似乎大有文章和内涵。

    “同志们,今天我来富恩县,参加这次会议。主要是带着耳朵来的,听了几位县委领导的讲话,我感到非常地高兴,富恩县由于是老工业城市,基础虽好,但是包袱重、问题多,阻碍了富恩县进一步的发展,特别是煤矿的管理,形成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李南同志下车伊始。便抓住了这个重点,举全县之力,对煤矿进行整顿,这是抓住了牛鼻子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同时,整顿煤矿,肯定涉及到人的问题,有些人跟煤矿有利益牵扯。那么县纪委就要开展工作,刚才李仕方同志已经做了很好的安排,我看力度还是很不错的。”

    “在这里。我主要提三点,一是要整体规划,统筹推进,这一点,大家已经做得很好了,从今天的会议就可以看得出来,全县常委都参加,各个职能部门都有责任,关键还是推进和落实的问题,规划不落实,就是一场空。第二是要全面行动,责任到人。我看到,今天县里面各个部门都来了,那么接下来的整顿工作中,你们就是相应部门的主要责任人,但是并不是你们知道,你们参与就行了,还需要你们动员所在单位的人全部参加,人人有责,人人行动……”

    汪明迪讲完,会议室里面,响起一阵掌声。

    李南随即便宣布,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要求大家回去以后,尽快将县委的精神传达到下去,尽快制定落实办法,分解责任。

    时间是十点半,李南和周楷,陪着汪明迪前往医院,去看望慰问天福煤矿坍塌事故中受伤的几个人。

    这几名受伤的人中,其中两人的伤势很重,而且他们最为担心的是天福煤矿的老板王大福跑了以后,他们的医疗费没有着落。见到市长和县委书记来看望他们,便都可怜兮兮地提起了这个事情。

    这个时侯的汪明迪,自然是一副送温暖的表现,他当场叮嘱李南,一定要解决好这些伤者的治疗事宜。

    李南也表示,县里面绝对不会置大家不顾,事故发生以后,县里面已经函接相关金融机构,对王天福的账户进行了冻结,可以确保大家的治疗费用。

    听了李南和汪明迪的话,大家顿时放心了许多。一个个泪眼婆娑地表示感谢。

    “李南啊,这次天福煤矿坍塌的事情,你们的反应非常地及时,一是救援及时,最大限度地降低了伤亡数量。二是后续处置工作做得及时,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善后事宜,也是非常重要的,你们能够及时冻结矿主的账户,这就确保了善后工作的顺利开展,不然的话,对于县政府来说,又是一个包袱啊。”汪明迪感叹道。

    李南道:“汪市长,现在那王大福还没有找到,不过还在我们第一时间冻结了他的账户,有好几百万的资金,可以确保伤者治疗、死者家属的安抚抚恤工作。对于王大福这样的人,县里面会将其列为煤矿开采的黑名单,以后就算他回来了,也会禁止他从事这一行业。”

    汪明迪点头道:“这样是对的,不然的话,有些人,以为政府真的那么好糊弄,遇到事情,zi先跑了,把包袱丢给政府,等事情过了,又堂而皇之地回来了,这怎么行!”

    中午,在李南的邀请下,汪明迪留下来吃午饭,各位县委常委们作陪。

    chi fan的过程之中,汪明迪再次提到,要求大家配合好李南的工作,争取打一场硬仗,把煤矿整顿好了,对于富恩县来说,就是把发展基础梳理通顺,以后的发展就更加顺畅了。

    周楷一伙人,心头十分地郁闷,汪明迪摆明了是来给李南撑腰的,可是在汪明迪的面前,他还只能陪着笑脸,就算心中再怎么不愿意,也得笑脸如花地敬酒。

    吃完饭,汪明迪也没有逗留,而是驱车返回了市区。

    今天汪明迪来富恩县,主要是给李南撑腰来了,正是因为有汪明迪镇场子。在会议上,周楷发言的时候,有些话才没有说出来。

    这样一来,也就为李南抢得了先机。

    周楷的心中,一直无比的郁闷和憋屈,今天原本他是要在会上跟李南针锋相对的,但是因为汪明迪的到来,让他不得不改变了主意。

    “这李南,shi zai太阴险了,不知不觉地把汪明迪请来帮他镇场子。一下子就抢得了先手。看来,这个对手,不得不慎重对待啊。”周楷心中暗自琢磨。

    他决定,好好地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对付李南。fan zheng 他也知道,李南搞出来的这一些动作,在县里面,是有无数人反对的,支持的人很少。因此zi对付李南的机会还是很多,虽然失去了第一局,但是后面一样可以扳回来。

    李南也注意到周楷等人的脸色很难看,大致也明白他们是怎么回事。之前李南也没有想到汪明迪会亲自来。按照他原本的计划,如果周楷在今天的会议上敢阻碍推诿的话,李南就要向他开火的。

    结果,由于汪明迪在场。周楷什么过激的话都没有说,只是表示一定要稳步推进,避免激化矛盾之类不疼不痒的话语。

    “呵呵。这家伙,现在估计非常憋屈吧。”李南心中暗想着,“不过,他肯定会有后续的招式,我还是不能放松,一定要乘胜追击。”

    回到招待所,房间的门是开着的,却是小江在打扫卫生,或许是知道今天在开会,李南又在陪领导chi fan,想必没有这么快回来,因此她便利用这个机会打扫一下卫生,

    只见她弓着身子,工作短裙紧绷在身上,前凸后翘,两条修长的腿雪白笔直,整个人的曲线非常优美。

    “倒是一个美人胚子。”李南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得暗道,随即将目光移开。

    虽然这小江也算是一个美女,但是在李南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想法,毕竟小江跟苑筱瑶相比,无论从哪方面讲,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她甚至比江梦秋、韩雨都要略差一些。

    刚才李南忽然间看到小江优美的一幕,心中不由得多想了一些。但是也仅仅是一丝涟漪而已,犹如平静的湖面,被扔了一颗小小的石子,只是快速地闪过圈淡淡的微波,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不过,这小江是一个女孩子,我一个人住在招待所,让她为我服务,这样可不好,虽然我问心无愧,但是人言可畏,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从中搞鬼,也要多一些麻烦不是。”李南心中打定了主意,决定改天给黄艳荣说一声,换一个男服务员给zi做这些事情。

    “李书记,您回来了,我这就走。”小江见李南回来,脸上浮现几片彩霞,有些紧张地道。

    李南点了点头,淡淡地道:“辛苦你了,小江。”

    虽然李南决定不然小江为zi服务了,但是本身对小江的工作还是满意的,只是为了避嫌而已,作为县委书记,必须处处谨慎小心,更何况在富恩县,到处周家一伙人的亲信,说不定哪天就被人爆出什么桃色新闻,这种事情,又不会有人去求证,只要有点传言,大家便会兴致勃勃地去宣传,也不管其真假。

    下午李南上班没多久,郭松便进来汇报,说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钱沛来汇报工作了。得到李南点头许可以后,郭松很快便将钱沛请了进来,并给他泡了一杯茶,轻轻地放在茶几上,然后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钱沛这是第一次前来向李南汇报工作,他戴一副眼镜,穿着西装,头发一丝不苟,整个人显得十分地稳重。他手中拿着小本子,先是大致给李南汇报了一下县委组织部的工作,随后便提到了李南来之前,县里面初步明确了的人事变动计划,想征求李南的意见。

    李南对富恩县的qing kuang,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这个钱沛实际上,之前也是站在县委书记马运承一边的,只是并不是很彻底,再加上周家三驾马车,在县委常委会里面,团结了超过半数的县委常委,很多事情,即使是县委书记马运承也没有办法。

    而钱沛作为县委组织部长,头上还有分管党群工作的县委副书记周永忠。因此他可谓是在夹缝之中求生存,毕竟人事大权,是大家都要争夺的,争得越是李南,钱沛的日子也就越不好过。

    县委组织部,李南是必须要掌握在zi手中的,本身县委副书记就是跟周楷一起的,如果再不能把县委组织部掌握在zi的手中,那李南的人事话语权,就变得很小了。这对于一个县委书记来说,是绝对不能容许的。

    笑了笑,李南道:“我到富恩县的时间还不长,暂时人事上面不大动,只有gen需要,临时临时进行调整。等到熟悉qing kuang以后,再做打算。不过,在用人方面,我们一定要坚持一个最基本的原则。那就是德才兼备,德和才,两者都不可少,离开了任何一点。都不能重用。只有选拔出德才兼备的人来担任各级领导干部,我们的工作开展起来,才能够得心应手,我们的事业才能够越做越好。”

    钱沛一边听着。一边点着头,一脸上钦佩的神色,由衷地道:“李书记的指示非常重要。只有才能和品德并重,选拨出能够做事,真心为人民做事的干部。只有选拔了合适的干部,我们的各项工作,才能够开展得更好。”

    李南点头含笑道:“嗯,钱部长,你作为县委组织部长,肩上的担子很重啊,要为全县选出德才兼备的干部,就必须要对全县干部有一个全面的了解,这样才能够给县委在用人一事上面把好关啊。”

    钱沛一脸坚决地点头道:“李书记放心,我一定把你的指示传达到组织部,一定在县委的领导下,为全县各级各部门选拔出最好的干部出来。”

    李南满意地道:“这段时间,县里面将会集中对全县煤矿进行整顿,县纪委也加紧开展了工作,估计会有一些人暴露出来,到时候县委组织部的工作量也会跟着加大,所以你们也要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才行,当然,对于富恩县的未来,我们都要有信心,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一定可以将富恩县的工作做好。”

    对于现在的状况,李南还算比较满意的,而接下来,对于富恩县来说,将是一场巨大的变革。

    这一场变革,是由李南掀起的。

    在这条变革的路上,当然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阻碍和压力,但是李南坚信,zi一定能够获得成功。

    钱沛心中颇有激动,他感觉到,李南似乎是在暗示zi,接下来,县委组织部将会拥有更大的话语权。不过想想也是,县委副书记周永忠和县长周楷是一伙的人,李南要想掌握富恩县的人事大权的话,就必须要团结zi这个县委组织部长。

    “嗯,之前李南在富恩县的时候,最开始也是团结县委组织部长柳大富,柳大富跟着他干,还是获得了很大的hao chu 的,现在就是富恩县县委副书记。”钱沛心中暗自琢磨,“我的要求也不高,到时候李南把周永忠搞下去以后,我来接替他的位置就可以了。”

    钱沛在富恩县担任县委组织部长,几乎就是一个空架子,之前马运承虽然也在用他,但是毕竟马运承本身就是偏软的人,又不能放开手脚跟周楷斗上一斗,所以钱沛这个县委组织部长,夹在中间就非常郁闷了。

    要知道,每次马运承找钱沛谈好了人事,可是开书记碰头会的时候,就被周楷和周永忠两人夹击得丢盔弃甲,原本定下来的事情,也只能不断地妥协。

    而周永忠作为县委副书记,本身就分管党群工作,有时候mei shi 了就找钱沛的麻烦,这让钱沛十分地恼火。

    现在李南来了,而且一开始就表现得咄咄逼人的,似乎能够将周家苏丹架马车给压制住,也让钱沛看到了一丝的希望。

    对于钱沛来说,他本身在县里面也没有什么话语权,就算跟着李南干,最差的结果,也跟现在差不了多少,所以他是没有太大的负担的。

    最大的问题是,他zi在富恩县干了这么久,也跟当地的煤矿企业,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必须要处理好屁股下面的事情,这样才能够跟着李南放手去做啊。

    “嗯,是该下定决心了,不然的话。那笔钱,始终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啊。”钱沛心中暗想道,同时也下定了一个决心。

    他也曾经收了几个人的贿赂,几笔加起来,大约有五十万左右。只是他很小心,那些钱都一直没有动,心中也一直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现在李南的到来,一方面让他看到了进步的希望。另外一方面李南整顿全县的煤矿,势必有不少人会被挖掘出来,他心中很担心zi的事情会被暴漏出来。

    为了zi的前程,再加上害怕事情最终败露,钱沛内心一直都很煎熬,这次跟李南聊了一番,他就下定了决心,钱的诱惑再大,可是一旦问题暴露出来。那就没有机会去享受那些钱了。而只要zi保住zi的位置,并且尽可能地把zi的前途弄好,那么可以享受到的权力、生活,绝对不是现在可以比的。也不是那伍拾万元钱可以比得了的。

    下定了决心,钱沛心中顿时一阵轻松。

    随即钱沛又给李南提出了一些建议,对于李南接下来的工作都是很重要的。

    从李南办公室出来,钱沛便给zi的老婆打电话。让她把个存着带上,准备到临近的荣州市去,找一个银行网点。将那笔钱全都捐到落后地区的慈善机构去。

    “老钱,你想好了?”钱沛的老婆,也一直很心焦,她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丈夫一下子收了那么多钱,让她一直心神不宁,半夜时常做恶梦,担心东窗事发,也劝钱沛把那些钱退回去。

    只不过收了钱,要想再退回去,也不是那么好办的事情,说不定比当初不收人家的钱更容易得罪人。所以钱沛也一直都犹豫不决,当然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那五十万块钱确实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当即,钱沛便和老婆一起,驱车来到了临市,找了一家农业银行,然后将那一笔钱通过转账的形式,转到了偏远乡村的一个慈善账号去了。

    这段时间,由于一直在考虑这笔钱的处理办法,所以钱沛也很关注这方面的信息,他得知在江天省西部,比起武阳市更落后的地区,有一些乡村儿童,在很简陋又很危险的校舍里面读书,当地政府希望有慈善人士能够捐助他们,为当地那些读书的儿童们修建新的校舍,购置一些新的办学物资。

    从央视一个大型的访谈节目上看到那所学校的老校长,一脸辛酸的样子,当时钱沛便萌生了捐出去那五十万元钱的想法。现在想通了以后,便立即前来实施了。

    对于这两个低调的人前来捐款,银行人员也很惊讶,不过这是人家的自主决定,他们也没有废话,很快便办理好相关的业务,然后把银行回执单等资料交给了钱沛的老婆。

    “这回执单一定要收好,关键时刻说得不定用得上的。”一路上,钱沛都忍不住叮嘱zi的老婆。

    他是收了别人的钱的,而现在这钱已经进入了慈善账号,这张回执单便是他捐款的证明,如果哪一天,他被人扯了出来,组织调查的时候,这个回执单便可以说明问题。

    “嗯,这下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钱沛一边开着车子,一边感叹着,“今天晚上,可以踏踏实实地睡一个觉了,接下来,就可以大干一场,我看李南是很有干劲的,而且来头也大,别看现在周楷等人很嚣张,但是最终结果,不一定是他们胜利。”

    “你呀,就老老实实做事情,不要想太多就是了,还有,以后再也不要收别人的钱了,简直跟收了炸药包一样,这段时间,我看你都瘦了很多。”钱沛的老婆看着他,疼惜地道。

    “我知道,我那时候不是没有转过弯来吗,现在好了,终于可以轻装上阵了。”钱沛笑着道.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上位相邻的书:北安忆浮兮花心少将逗萌妻妃嫔这职业穿成农妇发家养包子重生之悠哉人生一醉沉欢:小妻太撩人赔心情人:首席,放过我!终极逆袭重生之娱乐大宗师军长私密爱女汉子皇后无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