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5】 挖坑

【书名: 上位 【0725】 挖坑 作者:一三五七九

强烈推荐: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李南淡淡地看了周兵贵一眼,这小子这么急切地站出来,很显然是没有安好心。

    周兵贵这么急着给铁州市的项目说话,原因kěnéng有两个,一是他是想在处室的会议上展示他的存在,想要提高影响力,以便跟自己做抗争。二是他跟铁州市这个项目有相应的利益牵连,不管是经济上面的利益,还是其他熟人打过招呼什么的,都是很有kěnéng的。

    可是不管周兵贵是出于什么目的,当众跟自己作对,李南都不会让他如意。

    既然李南在第一次会议上面提出这个事情,心中其实早就有了他的想法。

    铁州市的高兴技术开发区,发展得并不怎么样,现在又急于扩大开发区的面积,当然有他们的目的,但是站在全省的高度,李南觉得这种状况,应该得到改变才行。

    国庆节期间,李南到王永宁的家中,跟王永宁的一番交流,让李南也再次明白,无论在什么岗位上,首先一点,那就是不能有得过且过的心思,无论身在哪一个单位,都要沉下心来,认真去思考如何开展工作,如何把工作做得更好。其次,自己到省发改委来,除了有稍微避一避风头的因素,更为重要的原因,还是受到了省委相关领导的重视,据说连省委书记李忠辉都对自己有一定的赏识,不管这种赏识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是自己不能在发改委一点作为都没有。

    “我们现在,主要是讨论的不是铁州的项目该不该批的wènti,而是讨论全省高新技术开发区发展战略,全省产业布局的wènti。我们是省发改委,是发展规划处,如果我们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思路和路径,又怎么去引导全省经济有条不紊地发展。希望大家在这个wènti上,深入思考。至于铁州市的项目。我想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补充相应的资料,进一步完善我们的调研报告,我们必须要站在全省的高度来看待这一个wènti,而不是站在某一个市某一个县的角度去论证,这一点,我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大家都应该牢牢记住这一点,我们是在为全省发展做规划,目光要放远一些。”

    李南的话语依旧显得无比的平静,但是却有一股让人忍不住去沉思的凝重。

    何全虽然也觉得忽然搁置铁州市的这个项目。有些wènti,但是更觉得李南的这个观点是对的,思路十分地符合江天省经济社会的发展。如果真的能够长期坚持并且落实下去,那么全省的产业布局肯定更加合理,经济发展就会更加地健康。

    “只是,这个事情,肯定会遇到很大的阻力,更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不zhidào李南到时候能不能够顶住压力啊。”何全心中暗想道。

    周兵贵嘿嘿冷笑了两声。然后道:“我不否认,我们的工作应该站在全省的高度,但是现在的情况是,铁州市的项目。已经申请了很久了,我们前期的工作也做了,一直拖着不回复的话,会让人怀疑我们的工作效率。”

    他这是在逼李南表态。这样的话,才能够激起铁州方面的不满,那么自己再适当帮忙宣传一下。推动一下,事情就会更加复杂了。

    李南不zhidào周兵贵为什么这么急迫,如果真的讲效率的话,也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他可是听说,有些项目,在省里面立项可是要等很长的时间,长的拖个一两年也是正常的。现在周兵贵主动提工作效率的事情,简直就是可笑。

    当然,周兵贵这么积极,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李南暂时不去管有什么理由和原因,他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路,虽然也会遇到很大的阻力和压力,但是李南并不是一个遇难而退的人,相反李南是一个遇难而上的人,阻力只会成为他前行的动力。

    会议室里面,其他人都微微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笔记本,似乎没有听到周兵贵和李南在理论。他们做下属的,不好在这个事情上面插嘴,不然的话,就会得罪人这两位领导。不管帮谁,都会得罪另外的领导。这两位领导,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不能够得罪的。

    李南道:“这个项目,我会和铁州方面沟通的,现在大家要做的事,是就类似的情况进行讨论,尽快制定一个可行的方案来,嗯,这个事情,我看就由何处长牵头,大家配合吧。何处长对全省的情况十分地熟悉,一定要站在全省的高度来思考wènti,全省一盘棋考虑。”

    周兵贵绷着一张脸,心中却是十分地高兴,李南果然如他猜想的那样,强势地将铁州市的项目搁置下来,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

    “嗯,先让他跟铁州市联系吧,到时候我在去给吴主任汇报一下,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周兵贵心中暗自琢磨。

    散会以后,何全来到李南的办公间,坐下来道:“李主任,你刚才提出来的wènti,实际上,也不是一天两天存在的,全省产业布局,是一个大课题,而各地方,都有各自的利益,他们在招商引资等方面,主要是看自身的情况,很少去拿其他地方的情况走对比,如今的考核机制,以gdp考核为重点,一个大的项目,就会带来当地gdp的快速提升,所以很多官员都是走捷径。还有一点,官员都是流动性的,在这个地方搞几年,主要搞出了政绩,那么就会得到提拔,或者到更为重要的地方,那么他们考虑wènti,一般都不会考虑太长远的东西。这些都是我们当前遇到的难题,也是很难一时半会解决的。所以,并不是我们没有思考这个wènti,只是有些东西,我们就算自己清楚,但是实际落实过程之中,是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制约的。铁州市的项目,他们十分地重视,说是要作为铁州市的重要经济增长点来抓,因此要跟他们好好沟通才行。”

    对于李南提出来的观点,何全是理解的。但是他对现在李南和周兵贵之间的争斗,始终是想站在中立的角度。一边观察的同时,一边尽kěnéng地居中,争取把处里面的工作正常开展下去。正因为这样,会议一结束,他便赶紧来找李南进行沟通,先前当着众人的面,他可不好多说,毕竟李南是领导,有什么wènti私下里面沟通是最hǎode。

    李南点点头,拿出烟来给他递了一支。道:“老何,你实话实话,铁州市的项目,从天南地区高新产业发展布局来说,有没有必要上?”

    他对何全的称呼,已经开始发生了转变,之前是称之为何处长,现在直接称之为老何,这就显得更加随意和亲近了。

    何全没有急着回答李南。而是先拿出打火机,给李南点燃烟以后,他自己也点上烟,吧嗒吸了两口。长长地吐出两口青烟,这才缓缓地道:“李主任,你在基层干过,对基层的情况。肯定比我更为清楚。江天省不比沿海省市,沿海的城市更为发到,招商引资不像我们这么困难。而对于江天省这样的西部省份来说。除了发展经济,更为现实的wènti是,财政收入从哪里来?要想办事情,没有钱是不行的,这一点,不仅对个人来说如此,就是对一个市一个县也一样。而现在,各地财政,已经有很大程度上在依赖于土地出让,毫不夸张地说,很多地方,可以说完全就是土地财政,而了让土地更加值钱,有些地方,便想尽办法,搞各种规划,出台什么新区、高新区,就是为了把土地价格超高,土地出让金也就水涨船高了……”

    李南的脸色有些凝重,他明白何全说的是大实话。

    现在各地市州的情况,基本上如此。特别是那些所谓的新区、开发区,将城市郊区的土地一圈占,然后搞一个所谓的项目规划,画上一个蓝图,便可以大肆地卖土地了,并且卖土地的钱,比一般郊区的土地价格要高上很多倍。

    这个话题收起来就有些沉重,李南在富恩县的时候,就曾遇到过这个wènti。当时富恩县开发区圈占了郊区农村不少土地,给农民的补偿金其实并不高,跟政府将土地出让给开发商、企业使用的出让金相比,低了太多太多,简直就是微不足道。但是就算是这微不足道的补偿金,县开发区都没有能够按期足额地发放下去,导致一些被占了土地的农民,既没有了土地,又没有能拿到足够的赔偿金,而且加上没有什么谋生技能,生活都成了wènti,因此他们便到县政府来反应wènti,后来李南了解了wènti的经过以后,便让高新区想办法将当初约定的补偿金全都发放下去。

    但是李南明白,这个wènti,其实离真正彻底解决,路还远着。但是有些wènti,就算认识到了,那也不一定能够得到立即解决。县里面的财政收入,确实很紧张,而需要开支的又很多,钱从什么地方来。如果按照李南的意思,提高了对郊区农民的土地补偿金,那么县政府的收入就相应地减少,很多事情就更加没法办了。

    “一切都是钱闹的啊。”李南苦笑着道,用力地吸了几口烟。

    如果李南不想那么多,其实也没有这些烦恼。毕竟各地都是这样干的,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种大家竞相上项目产生的产业布局不合理的wènti,并不会马上暴露出什么弊端来,而且李南只是发展规划处的处长,并不是发改委主任。再说了,发改委上面,还有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在思考、决策呢。

    所以说,如果李南想开一些,那么这些wènti都不成为wènti。

    只是,李南的性格,绝对不是那种看到wènti就能够容忍得下的,只要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他就会尽kěnéng地想办法去解决。

    何全也是一脸苦闷,道:“李主任,我在发改委工作这么多年,也见识了不少,对于地方上的同志们来说,很多现实wènti就摆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不做,别人也一样会做,而落后就是意味着能力上面的wènti,上级的评价就不好,这是一盘大家都解不开的棋局啊。”

    李南眉头一皱,振作精神。道:“老何,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既然我们都已经认识到了wènti的所在,如果不能走一些有益的探索,那么就是不负责任,甚至说是渎职。我们暂时搁置铁州市的项目,虽然会引起铁州市的不满,但是只要我们做出合适的解释,拿出更hǎode方案来,我相信是可以进行沟通的。我准备这几天。到天南几个市走一趟,到时候老何我们一起去吧,通过调研,我希望能够真正整理出一个思路来。”

    何全看得出来,李南就是一个咬定青山不放松的juésè,一旦打定了主意,很难回头。实际上,刚才他给李南说这么多,从多个角度。向李南提出了建议。按照何全的想法,就算李南要进行大的思路调整,但是也不能太过急迫了,可以逐步逐步地去实施。铁州市的项目。已经报上来一段时间了,而且处里面专门去铁州市调研过,并且这个事情人家铁州方面的领导们都十分地重视,当时自己带队去铁州市考察的时候。铁州市的市长舒庆瑞都专门会见。

    想了想,何全便道:“李主任,对于铁州市的wènti。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先跟他们联系一下,就说还需要进一步的论证和考察,让他们先有一个心理准备,然后我们再去铁州市的时候,和他们有关方面再进行深入交流。或者这样,我们直接在铁州市召开天南地区发展规划座谈会,一方面听听天南几市的发展思路,另外也可以表明我们的观点和态度。”

    李南高兴地道:“老何这个提议bucuo,嗯,天南地区,一共四个市,我们花一个星期,先对四个市进行逐个调研,然后第五天在铁州市召开座谈会。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开座谈会也一样,我们首先要对弃考熟悉,这样座谈会才会开出效果来。”

    何全见李南接受了自己的提议,也很高兴,看得出来,李南虽然有自己的想法和观点,但是只要自己的提议是有用的,他还是能够接受。他最怕的就是听不进任何建议的领导。

    “这样一来,等我们召开了天南地区座谈会以后,再来决定铁州市的项目可行性,也站得住脚。”何全脸上露出了笑容,他道:“我认为,关键的wènti是,铁州市扩大开发区面积,到底是怎么定位的,而不只是拍脑袋随意圈地。”

    李南对他的话比较赞同,道:“简单来说,就是这样。当然,他们的定位,到底合不合理,符不符合江天省产业发展布局,这就是我们要深入思考的wènti了。老何,今天是星期三,你准备一下,我们下周一开始,就去天南四市进行调研座谈,到时候带上李胜军、章曼青一起。”

    “行,我给下面打个招呼,让他们也走好相应的准备,另外关于这四市的一些相关资料,也找出来。”何全点着头道,工作上面的事情,基本上方方面面,他都是驾轻就熟,而且他跟下面各市州发展改革条线的干部们都十分地熟悉,这也是李南为什么要带上他一起去调研的缘故。

    在李南和何全单独商量的时候,周兵贵则坐在办公桌前,思考着这一次一定要好好地利用这个机会,把这个事情尽量搞大,给李南一次狠狠的教训。

    “哼哼,铁州市的项目,吴小光都专门打了招呼,现在李南一来就要推翻,这是对领导权威的蔑视啊。当然,适当的时候,我还是要给李南提一下的,免得到时候李南将责任推到自己身上,说他不zhidào这个情况。不过先不要慌,等铁州市那边zhidào消息以后,我再去说吴小光关注此事,李南只会以为我借势压人,以他的性格,也不会改变主意,到时候让他去给吴小光解释吧。”

    周兵贵心中暗自琢磨着,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李南虽然有背景,但是如果委里面的大部分领导都对他有意见和看法的话,他的工作也不好做,甚至会影响到他的升迁。自己要做的,就是尽kěnéng让更多的委领导对他不满意。

    “我就不信了,我搞不过你!”周兵贵心中恶狠狠地想到。

    这个时侯,何全从李南的办公间出来,当即吩咐李胜军和章曼青一起整理天南四市的相关资料。

    随后,何全便翻开电话本,开始给天南四市发改委的主任打电话,通知他们李南下周要下去调研,并于下周五在铁州市召开座谈会,请大家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

    “这李南,到底准备怎么做?”周兵贵听着何全打电话,心中产生了一股疑惑,“搞什么座谈会?难道他以为开一个座谈会,就能够彻底解决wènti,现在wènti的关键是人家铁州市原本以为马上就要批了的项目被搁置了,他们会怎么想,是不是因为李南想展现他的权威,才会故意的呢?哼,我看就是因为要体现出他个人的能够,体现出他的与众不同,所以李南才会搁置此事,甚至还要召开天南几市的座谈会,不就是想耀武扬威么?”

    他觉得,这个事情,值得好好地利用一下,一定可以给李南带来很大的麻烦。李南本身到省发改委的时间并不长,一开始就卷入这样的麻烦之中,对他以后的工作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此刻,周兵贵有些开心了,看来并不需要他做太多的事情,李南自己都会作死。

    看到何全在一旁忙碌着张罗天南四市调研座谈会的事情,周兵贵心中对何全有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气愤,这老家伙,难怪一辈子就只能当上副处长的,一点立场都没有。他跟着李南做得罪人的事情,会有什么好处呢。

    等何全打完电话,周兵贵道:“何处长,铁州市这个项目,是委领导都很重视的,这么搁置的话,恐怕不妥吧。”

    他这是在为自己接下来的行动打预防针,因为吴小光之前是专门就铁州市的项目打了招呼的,只是其他人不zhidào而已,现在他再次提出来,就是把自己摘出来,不是自己没有提醒,是自己提醒了,他们几个硬要倒行逆施啊。

    何全道:“铁州的项目,目前来说,并不是说不批,只是一些wènti要先理清。”

    刚才他给铁州市打电话的时候,也十分地委婉,毕竟李南确实没有说不批的事情,只是要进行一个全新的规划。至于接下来怎么发展,那是后续的事情。反正不能一下子就让铁州市那边失望,得有一个缓冲的过程才行。

    周兵贵冷笑了一下,道:“何处长,你是处里面老同志了,有些事情,我不好说,但是你说就没有wènti啊,该提的意见还是要提啊。”

    何全不zhidào周兵贵为什么在铁州市的这个项目上这么急,表现得这么明显,不过他刚才他已经将很多话都给李南说了,而李南也有李南的出发点和想法,因此再在上面纠结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李主任的思路,还是很hǎode,我也给他提了一些建议,处里面的工作,还是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把他做好嘛。”何全道,他真的不想看到周兵贵和李南争斗,但是有些事情,却是他无能为力的。

    “我zhidào,你一向都是踏踏实实的,工作上面没话说,委里面不少人都是你带出来的,委领导也zhidào你的能力。但是如果方向都错了,wènti就很严重,你劝一次不行,就要多劝几次啊,我也是为了处里面的工作着想。”周兵贵一副为公为民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在挖坑,当然挖坑坑害的对象是李南,所以他说话还是将就策略的,尽量还是不将何全牵扯进去.

    本人老书《掌权者》,480万字,且已出了简体书,大家可以点击我的作者名查看阅读,谢谢支持。(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上位相邻的书:北安忆浮兮花心少将逗萌妻妃嫔这职业穿成农妇发家养包子重生之悠哉人生一醉沉欢:小妻太撩人赔心情人:首席,放过我!终极逆袭重生之娱乐大宗师军长私密爱女汉子皇后无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