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8】 哭了

【书名: 上位 【0738】 哭了 作者:一三五七九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接下来,就是抓紧落实的时候了。这一次我们兄弟几个,也要让某些人知道,天都市还是有我们说话的地方的。”王忠鑫挥手道,犹如一个运筹帷幄的大将一般。

    一顿愉快的晚饭过后,有了明确的分工与目标,王忠鑫他们很快就行动了起来。

    而此时此时的牛志风却依旧蒙在鼓里,还在为自己狠狠地恶心了一把李南而沾沾自喜。殊不知一张大网正在慢慢地向他张开,就等着他钻进去。

    第二天,晚上九点多,偏市郊路段。

    因为是星期五的缘故,又正好是下班高峰期。虽说是市郊,但街道上过往的车辆却川流不息。

    大晚上的,又是刚下班。结束了一天繁忙的工作,每个人都急着赶回家,好洗个热水澡,再躺进温暖的被窝好好地休息一下。但即使是这样,街道上的车辆车速也并不算快,反而显得井然有序。因为他们都懂得生命可贵这个道理。

    然而偏偏有些人就喜欢作死,就比如牛志风。

    刘师傅,一名普通工厂的技术员。一天的工作下来,刘师傅上了年纪的身体不由得觉得疲惫不堪。疲惫地操控着方向盘,正慢慢悠悠地开着上个月刚买的小轿车往家里赶。

    而就在这时,几辆颜色艳丽的跑车毫无征兆地从接到转角处猛地窜了出来。冲在最前面的黄色跑车一个漂亮的摆尾转弯就来到刘师傅的车前。

    刘师傅被这突如其来的跑车吓了一大跳,疲惫感顿时一扫而空。眼看就要和跑车撞上了,刘师傅来不及多想,猛地一脚踩在了油门上。

    “吱”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随即响了起来。

    幸好,车还是及时地停住了,没有撞上跑车。但由于惯性的作用,刘师傅整个人还是猛地向前一扑。虽说系有安全带,但毕竟刘师傅上了年纪。被安全带猛地一嘞,还是好半天才喘过气来。

    这么惊险的画面可着实把刘师傅吓出了一声冷汗,要是撞上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随即刘师傅的惊慌就被愤怒所代替,没等刘师傅下车准备找对方理论。黄色跑车和跟在后面的几辆跑车却一溜烟就消失在了刘师傅的视野中,只留给刘师傅一片绚丽的尾灯残影。

    “妈的!你们这帮兔崽子不要命我还要呢!开这么快赶着去投胎啊!”刘师傅愤怒之余只能指着跑车消失的方向破口大骂,只可惜刘师傅的叫骂跑车内的人断然是不可能听到的了。

    黄色的跑车依旧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其余的几辆跑车正紧紧地咬在身后。虽然经历了刚刚那惊险的一幕,但众跑车的速度依旧没有减慢下来。仿佛刚刚的那一幕与他们无关,或者说刚刚那惊险的一幕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冲在最前面的黄色跑车的驾驶者正是牛志风!

    自从恶心了李南一番之后,牛志风这两天可谓是身心畅爽。但牛志风就是闲不住的主。整天游手好闲的。有老爸在后面撑腰,他更加的肆无忌惮。这不,赶上星期六,无聊之余又约了几个狐朋狗友来到了市郊处飙车。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刚刚发生的那一幕确实就犹如是家常便饭一样!他们平时也没少飙车,正因为是有了牛志风的参与使得他们更加的肆无忌惮。他们都知道牛志风有背景,所以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不出人命,多大的事都不算事。像刚刚的那种场面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飞奔的黄色雪佛兰跑车内,传来了一阵令人听了骨头都会酥麻的娇滴声。

    “哎呀。风哥,刚才好险啊。吓得人家的小心肝都扑通扑通地跳。”副驾驶位一名衣着暴露,神情妩媚的女孩。女孩边说边配合地拍着自己的胸脯。

    “不过,风哥的技术真是好啊。一直把把他们几个甩在后面。”女孩话锋一转。随即便拍齐了牛志风的马屁。

    “那是,也不看看你风哥是谁。”听到女孩这么一说,牛志风脸上的得意之色更加的浓郁。鄙视地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直被他甩在身后的另外几辆跑车。

    虽说牛志风为人不怎样,但开车的技术确实是没得说。一直保持在领先的位置。被妩媚女孩一称赞。当下更是猛地一脚踩在了油门上。跑车像狂奔中的猎豹,立马又和后面的跑车拉开了一段距离。

    他们是爽了,可街道上的行人车辆就遭殃了。跑车经过之处。无不是骂声一片。行人与司机虽愤怒却对牛志风他们无计可施。没办法,追不上啊!

    一间舒适温馨的咖啡屋里面,李南和王忠鑫正在一起喝咖啡,周末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事情,便一起喝喝茶聊聊天。

    王忠鑫也没有将如何准备整治牛志风的办法告诉给李南,毕竟李南是官场上面的人,亲自参与这些不好。再说了,他和李南也算是分了工,他和肖君等人负责收拾牛志风,而李南主要是对付亿科集团,房子的事情,亿科集团开发的幸福春天售楼部其实是负主要责任的,毕竟就算牛志风要争夺那头房子,而售楼部也不能跟他签协议啊,至少也要打电话征求一下李南的意见,因为那套房子是李南他们先定下的。

    对于这个事情,现在他们的策略是两头行动, 最终的目的还是要让李南解气。

    这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王忠鑫的电话。

    王忠鑫一看,来电显示是肖君打来的,当下便站起来,走到窗子边接起了电话。

    “喂,鑫哥,牛志风那兔崽子果然不是安分的主。这不,居然在郊区的街道处玩起了飙车,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电话一旁传来了肖君的话语。

    王忠鑫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这牛志风还真是无法无天了!仗着自己有老爸作为后台居然敢在街道上非法飙车。要知道,飙车这玩意不出意外还好,可要是有什么意外那分分钟是致命的!

    他自己不要命不要紧,关键是飙车这种事情,很容易引起车祸。造成其他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啊。

    倒不是王忠鑫担心牛志风的安全,相反像牛志风这种人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王忠鑫绝对不会对其有半点的同情,他只是对牛志风这样嚣张放肆的行为感到不屑。

    当即王忠鑫便对肖君说道:“呵呵,这家伙还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你们去联系交警大队,到市郊去截下牛志风!具体怎么做你应该清楚,我就不多说了。”

    “嗯,明白,我现在就去。”肖君也毫不拖泥带水,挂断了电话之后便开始找人。

    他之前已经打听过了,虽然牛志风的父亲牛平是天都市市委常委、副市长。自然也有一大班人围绕着他。但是在公安政法系统,也只是个别人跟着他。并且他跟天都市公安局长伏晓永的关系不怎么样,而伏晓永又跟王忠鑫关系不错,大家还一起吃过几次饭,因此要找人收拾牛志风,那是很容易的。

    之前只不过是没有人可以针对牛志风而已,不然的话,哪会让他嚣张到现在。

    “呵呵,好戏很快就要上演了。”收起电话。王忠鑫笑着对端着咖啡杯的李南道,也算是给李南简短地透露一下情况,“牛志风那小子跟人飙车,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啊。”

    李南笑了笑道:“那小子就是一个纨绔。优点估计没有,缺点浑身都是,要收拾他肯定是很容易的。不过,他不是重点。重点还是他的老子牛平。”

    王忠鑫点了点头,道:“这我知道,不过事情总得一步一步来。我都已经安排好了。”

    李南便笑道:“行,这个事情你由你去弄了。我就当不知道。”

    “嘿嘿,放心吧,你就等着看好戏。”王忠鑫信心满满地道。

    从朱献这两天收集的情报看来,牛平确实有着不明来历的财政收入,现在只是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来挑起媒体对牛家的关注。很显然,这时鲁莽的牛志风正是一个很好的导火线!

    “牛平啊牛平,只怪你养了这么一个‘好儿子’,那就怪不得我了!”王忠鑫心中暗道,眼中一道精光一闪而过。

    这一次,也是他主动出手对付一个正厅级干部,之前他做事情可以说都是十分遵守规则的,属于那种闷声发大财的人。这一次,他的父亲王永宁也很快就会上位,他要通过这个事情展示一下。

    此时的牛志风还在为自己的车技沾沾自喜,却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讲父亲拉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当中。

    半个小时后,市郊处,一大帮交警对牛志风一行人进行了了围追与堵截。

    “该死的,怎么突然出现了这么多交警。”黄色跑车内的牛志风郁闷不已,搞不懂怎么突然间市郊处会出现这么多交警。而且还是直冲他们来的,看这架势是非得要截下他们不可,这可不妙。

    牛志风之前也没少飙车,虽说也遇到过交警。但从来没像今天这样的。一般的交警看到自己驾驶的名贵跑车都能猜到自己有后台,一般也会装作没看到,就算来追堵也只会追一小会。从没像今天这样这么多交警来尾追堵截,一副不截下他就誓不摆休的样子!

    交警可不管牛志风怎么想,怎么郁闷。他们的目标就是要把牛志风他们拦下。终于,在一个狭窄的巷内,两辆警车前后包抄,成功地将牛志风驾驶的黄色雪佛兰跑车拦了下来。

    “草!”牛志风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看了看一旁惊慌不已的妩媚女孩,牛志风眉头一皱,随即才开口说道:“怕什么!没出息!有什么事你风哥顶着!”

    听到牛志风这么一说,再联想到牛志风的背景,妩媚女孩惊慌的神情才得以缓和才慢慢地冷静下来。

    牛志风看着慢慢向着自己走近的交警,不已为然地一笑,还很悠闲地点了根烟,目光不屑地地看着交警向着自己走近。

    在牛志风看来,这只不过是小事一桩。只要自己说到父亲的名字,这些交警一定会乖乖地放他走,说不准还找个机会来讨好他也说不准。

    而且他每次飙车也是有选择的,都是在金羊区进行。因为金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窦元利是他父亲一手提拔起来的,跟他家的关系极好,对他也是极为地照顾,每次有什么事情,只要给他打个电话,就什么事情都可以搞定,以至于金羊区的很多警察、交警都已经认识他,就算不认识他这个人,也认识他这辆黄色跑车。

    这可惜,这一次。注定要让他失望了。

    交警下来以后,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直接就让他交出驾照来。

    而牛志风根本就没有带驾照,本身飙车就不是合法的,带不带驾照都差不多。

    “飙车,无证驾驶,带回局里面。”走到最前面那个瘦高个子的警察阴沉着脸道。

    “你们知道他是谁吗?”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妩媚女孩尖声道,“他是牛市长的公子,你们不能抓他。”

    “哼。不管是谁,违反交通法规,都要受到应有的惩罚,你是他朋友吧。最好是去见他的驾驶证、汽车行驶证找来,配合我们的调查,不然会更加地麻烦。”瘦高个子交警冷冷地道。

    他是接到了市交警支队领导亲自打来的电话,然后带人专门围堵牛志风来的。反正上面交代了,要好好地整顿一下飙车的现象,特别是对于领头组织飙车的人。更是要严打,这辆黄色跑车,经常三更半夜带着一伙飙车,只不过之前没有人重视而已,现在既然上面有人打招呼了,不管有什么背景,结果都一样。

    牛志风这个时侯,也有点慌了,他当然自己这样的做法,如果被抓起来,肯定会给父亲带来不小的麻烦,之前父亲牛平就专门警告过他,让他不要那么放肆,只是已经习惯了在外面吃喝玩乐,一时半会也改不了,再者他已经习惯了一切都找得到关系摆平任何事情,所以也没有特别地放在心上。

    “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牛志风道,伸手拿出手机来,拨通了窦元利的电话,道:“窦局长,怎么回事,我在这里跟人玩,忽然那么多警察来挡我,还要带我回去啊……”

    窦元利接到牛志风的电话,也十分地疑惑,毕竟他也没有听到区交警支队有什么大的行动啊,像牛志风刚才所说,应该不是一般的例行检查。而且牛志风那辆黄色的跑车,在金羊区知名度是非常高的,那些交警怎么会可以去抓他呢。

    “你把电话交给对方,我问问情况。”窦元利道,他是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虽然不是交警支队的领导,但是交警支队也是区公安分局下面的,只要他报出名字,对方应该就知道。

    牛志风心神稍微稳定了一下,事情应该不至于多么坏,毕竟窦元利只要出手,那么在金羊区还是有点面子的。

    “接个电话,是你们领导的。”牛志风又恢复了一脸的自信,将手机递向那瘦高个子的警察。

    瘦高个子的警察冷冷地笑了笑,伸手接过电话,淡淡地道:“喂……”

    “我是分局窦元利,你是哪位?”电话中,窦元利一副领导的口气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谁,有事你找市局领导吧。”瘦高个子警察接过电话冷冷地说了一句,随即将手机丢回到车子里面,淡淡地道:“走吧,不要想找什么关系了,早点将驾照相关资料送来吧。”

    而很快,一辆拖车就开过来了,自然是要将这辆黄色跑车拖回去。

    牛志风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有些苍白了,他想不到这个警察在接了窦元利的电话以后,竟然还是这样一幅态度,而且刚才他已经听得很明白了,对方让窦元利找市局领导,难道这一个伙人不是金羊区的交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有些麻烦了,说不定必须得自己的父亲出面才行。

    不到最后关头,牛志风也不想让自己的父亲出面,他不想听父亲的斥责和埋怨。

    只是现在的状况,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危机,感觉最终必须要自己的父亲出面才行,那也顾不得他会不会埋怨自己了。

    那个女孩子只是车子上的乘客,所以交警并没有要带她走,这倒是一个好事情。至少可以让她去找自己的那几个伙伴,到时候将自己的驾照、行驶证之类的资料找来,那么找点关系,至少可以撇清无证驾驶的事情。

    “你去找大熊他们,让大熊去找我妈,把的驾照和行驶证送来。”牛志风吩咐那妩媚女孩子道。

    而那瘦高个子的交警,似乎是因为看到牛志风态度比较好,因此神情缓和下来,留下了一个座机号码,让女孩子到时候将牛志风的驾照及行驶证送过去就行了。至于最终怎么处理牛志风的问题,要看领导怎么安排。

    见状,牛志风心中又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或许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坏。

    牛志风的父亲牛平晚上有应酬,他的母亲王秋影则一个人在家里面百无聊奈地看着肥皂电视剧,接到大熊电话,得知牛志风因为飙车被交警控制了,需要将驾驶证和行驶证送过去,另外这一次交警不是怎么好说话。可能需要她亲自去处理一下。

    王秋影听了,顿时眉头皱了起来,对于自己这个儿子的行径,她也是很清楚的。知道这家伙有些不靠谱,从小被自己冲冠了。但是母亲宠爱儿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要儿子没有去杀人放火。那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飙车被交警抓起来,那也是小事一桩,不用老牛出面。自己去打个招呼也就行了。那行驶证和驾驶证嘛,估计也是因为面子上面好过去一点,毕竟既然那被逮住了,那么程序上该走的还是要走,连个驾驶证都拿不出来,也太不好说了。

    “这些人,就知道想方设法套近乎。”王秋影蹙着眉头道,她也遇到过,有两次牛志风之所以会被警察控制起来,其实就是想引出自己或者老牛,到时候也要借此机会卖个人情,然后就可以顺杆子往上爬了。

    虽然不高兴,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为了不让儿子受罪,早点将他弄回来,王秋影还是第一时间去找到了牛志风的驾驶证和行驶证,然后出门打了一个车前往大熊说的市交警支队。

    到了交警支队,却看到儿子鼻青脸肿,被靠在椅子上,顿时王秋影气坏了,那些警察也太坏了,竟然打人,完全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小风,你没事啊,怎么被打成这样了?”王秋影上前,一把将牛志风搂住,关切地道。

    见到母亲到来,牛志风顿时就像见到救命稻草一样,眼泪一下子就标了出来,他被带到这里来以后,只是因为态度稍微怠慢了一点,结果就被一个胖胖的警察给扇了一耳光,他何曾吃过那样的亏,当即便奋力反抗。

    不反抗还好,这一反抗,对方便叫嚣牛志风袭警,旁边又有两个警察上前帮忙,直接就将他揍了一顿,还将他给铐了起来。

    听到牛志风哭诉着自己的遭遇,王秋影完全是出离愤怒了,指着一旁的警察怒吼道:“你们……必须要给一个交代,不然的话,你们的饭碗都要除脱。”

    “这位女士,牛志风涉嫌非法飙车、无证驾驶,而且还出言不逊、袭警,我们不得不对其采取一定的措施,至于你现在看到的一切,听到的一切,都跟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希望你能够清楚这一点。我们还是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来处理此事的,不然的话,这个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那瘦高个子警察却是一点都不畏惧,淡淡地道。

    王秋影愣了一下,她绝对想不到这个警察胆子竟然这么大,她尖声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啊?你们不想要工作了!你们不是要驾驶证、行驶证吗,拿去看看,给我看清楚了……”

    她一边叫嚷着,一边从包里面将牛志风的驾驶证和行驶证掏了出来,狠狠地丢在了警察的面前。

    她已经决定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轻饶这几个警察,一定要给儿子出这一口恶气。

    那瘦高个子警察不疾不徐地让手下对着驾驶证、行驶证拍照,然后又复印了一份作为资料保存。

    虽然王秋影一直气势汹汹,叫嚷着要让这几名警察被开除,但是他们确实好整以暇,似乎一点都不怕威胁一样,而且态度也是十分地和蔼。

    瘦高个子警察随后表示。鉴于牛志风的行为,要对其予以十五天的拘留,另外还要罚款两千元钱。

    王秋影这下真的彻底爆发了,她拿出手机来,拨通了牛平的电话,气愤地将事情说了一边,最后道:“姓牛的,今天晚上儿子要是不能回家,我给你没完。”

    她自己没有办法影响交警支队,但是他丈夫是市委常委、副市长。只要他出面的话,应该可以轻松地摆平这件事情。

    牛平却是越听,心情越是沉重。

    他当然比王秋影更加精明,一听这个事情,就觉得有些不正常。就算是正常的执法的话,怎么可能会刻意针对牛志风呢。

    而王秋影说的那些,如果是真的话,那么会不会是有人指使警察,其目的不仅仅是牛志风。估计是在自己身上啊。

    这叫做声东击西,对方肯定是有人在幕后操纵此事。

    稍一琢磨,牛志风便觉得这个事情,自己要慎重。先把情况搞清楚了再说。

    他正好在回家的路上,于是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就回家。回家再详说。”

    “不,我就在这里等着,看他们敢把小风怎么样!”王秋影却是发起横来。根本就不管那么多,反正她觉得自己的儿子吃了亏,那就必须要马上讨回公道。

    牛平沉声道:“我说,你现在马上给我回来。这事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能有什么事?”王秋影虽然气愤,但是毕竟也是一个副处级干部,一听便也觉得不对劲了,她们家的一切,都是靠着牛平才撑起来的,如果牛平出了什么事情,那么一切都完了,“有人针对你来的?”

    “少说那么多,你先回来。”牛平道,“小风那里,让他吃点亏也无所谓,大局不能乱。”

    他的语气也很有些无奈,这个儿子让他很郁闷,总是给他惹来很多的事情,这一次只怕可能成为了别人对付自己的突破口,所以他必须要让老婆回来,问一问牛志风的事情,这样才好做万全的准备工作。

    他也知道老婆经常瞒着自己,帮牛志风处理一下事情,因此有些事情可能会成为别人对付自己的把柄,现在必须要一件件梳理清楚。

    王秋影恶狠狠地瞪着那些警察,气愤地道:“你们等着,有本事你们一直把小风关着。”

    然后她对牛志风道:“小风,你放心,谁欺负了你,妈一定会让他们后悔的。”

    “妈,你不能不管我啊。”牛志风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看到母亲脸上的神色,感觉到事情有些变化了。

    王秋影道:“儿子,妈我这就回去,跟你爸商量救你的事情,你放心吧,这些人的警号,我都会记着,回去慢慢地找他们算账。”

    说着,她便包里面拿出一支笔和一个小本子来,上前去抄瘦高个子警察的警号,另外两个警察的警号也一一抄下来,然后她带着一丝冷笑,出门打车往回赶。

    回到家里面,牛平就在客厅里面坐着,脸色阴沉。

    “这一次,怕是有人再故意针对我。”牛平看到老婆回来,沉声道。

    王秋影一怔道:“怎么可能,你最近没有得罪人啊?”

    “谁知道呢,有时候,占着这个位子,也让人看不顺眼啊。”牛平冷冷地道,刚才他已经给市公安局长伏晓永打了电话,想让他过问儿子的事情,但是伏晓永却是没有接电话,再打的时候,伏晓永的手机却是关了机。

    很显然,伏晓永是故意避着牛平的,这说明伏晓永对牛志风的事情,也是十分清楚的。

    王秋影的脸色,变得一片苍白,如果有人刻意要针对牛平的话,肯定是找得到问题的。

    她自己也清楚,她都帮着牛平收了钱的。

    “坏了,先前警察让我把小风的驾照、行驶证都送过去,他们还拍了照片的,车子是小风的名字,那车子要卖一百多万。”王秋影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顿时明白自己只怕已经上了对方的当,这个车子在牛志风的名下。行驶证为证,如果被人爆出去,就是个大麻烦。

    牛平的脸色就越发地阴沉了,事情越来越明显,这次针对牛志风的事情,其目的就是针对他来的,看来对方来者不善,这是要置他于死地啊。

    要知道,对于官员来说,最害怕的就是有经济问题。一旦这个事情查出一点实证的话,分分钟就会被双规。

    自己和老婆都是上班族,也没有其他什么经济来源,牛志风还是个学生,家里面怎么可能买得起那么好的车子?

    “还有,前段时间,我和小风去幸福春天看到了一套房子,位置和环境都很好,我们当时就买下来了。刷的卡,也是一百多万,这个事情……”王秋影越想越觉得现在自己已经曝露出来的东西,只要有人去查的话。那么就是巨额经济来源不明啊。

    牛平顿时气愤地道:“买房子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我早就说了,要夹着尾巴做人。你始终不相信,还一直护着小风,他跟人飙车的事情。我是不是说了很多次,既不安全,又引人注目,现在好了,被人抓起来了,到时候人家顺藤摸瓜,那些钱的事情,你怎么去说明?”

    王秋影越来越慌了,她脸色苍白地道:“那……那事情怎么办,总得想个办法,不能坐以待毙啊。你不是更省委谭书记关系很熟吗,请他去打个招呼啊……”

    牛平冷笑了一下道:“现在知道慌了?还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呢,这么慌着去找谭书记,你怎么说?哼,想要对付我,也没有那么容易,让我知道背后是谁捣鬼,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随后,牛平便又打了几个电话,却是没有搞出一点头绪来。

    因为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伏晓永帮着弄的,其他人暂时也不知道这个事情。所以牛平打电话旁敲侧击,别人也不知道他想知道什么。

    第二天上午,天都论坛上面,便出现了一个帖子,说的就是昨天晚上街上有人飙车的事情,还配了几张照片,其中就有牛志风的正面清楚照。

    一些人在跟帖中对这种飙车的行为表示了不满和斥责。

    还有人则认出,说这一伙人警察在外面飙车,曾经还伤过人,但是因为有钱又有背景,结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不了了之了。

    这个贴子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很多网民都参与了讨论,当然一些好事者便开始人肉这些飙车的人。

    而渐渐地,关于牛志风的信息便被一条条地暴漏出来了。

    最后,甚至连那车子的型号,以及车子驾驶者的照片都传了上来,那照片虽然看起来有些模糊,但是却是很清楚地显示出牛志风的名字。

    那辆车子的信息也被人曝出来,价值一百多万,属于豪车。另外牛志风和他母亲前段时间去幸福春天买房子的事情也被曝出来了。

    有人就开始追问,那小子到底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而牛志风的父亲牛平的身份,也很快被人挖了出来。

    于是有人便开始将矛头指向了牛平。

    这个贴子很快便成为天都论坛的一个热帖,甚至有人将他有转帖到了江天省门户网站的论坛上面,紧接着天涯论坛上面也有人开始谈论这个事情了。

    由于是星期六,所以等到天都市宣传部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而且帖子已经十分地火爆,想删帖都来不及了。毕竟江天省和天都市的网站,要删帖比较容易,但是那些全国性的大网站,要想删帖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牛平晚上听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去上网搜索,快速地浏览了一下帖子,顿时气得脸色铁青,一双眼睛似乎也要冒出火来了。

    “可恶、可恨……”牛平愤怒地喘着气,对方这一招,让他一下子陷入了极为不利的局面,首先那些帖子中的信息,大部分是真实的,只是有一小部分是编造的,这样整个帖子就显得很真实,而他的身份又很敏感,那些网友们对牵涉到官员的事情,都比较感兴趣,讨论得也十分地火热。

    其次这个事情,很显然是有人在背后有组织地推动着,不说别的,就说牛志风的驾照和行驶证,肯定就是从那天晚上那些警察手中流出去的。

    “到底是谁?”牛平百思不得其解,他最近确实也没有得罪什么人啊。是谁会忽然针对他下这么狠的手呢,这完全是要把他往死里整啊。

    虽然市委宣传部也在极力地想办法,尽量地联系删帖、锁帖,但是现在这种状况,完全是删之不尽、锁之不绝,而且越是删帖越是锁帖,反而有更多的人参与讨论。

    王秋影也知道事情现在麻烦了,她忧心忡忡,脸色苍白如纸,坐在旁边看着丈夫在那里翻帖子,身子微微地发着抖。

    “把车子退了,把房子退了,还有钱也捐了……”王秋影声音颤抖着念叨着,“老牛,你给谭书记打电话啊,这肯定是有人故意整你,说不定会对谭书记也不利呢。”

    牛平淡淡打开扫了王秋影一眼,心中对她忽然有一种极为厌恶的感觉,想想自己当初也是想干出一番事业,也是想保持清白的,就是在她的潜移默化甚至主动伸手要钱的带动下,渐渐地滑向了深渊。

    “现在事情到了这一步,做这些,意义只怕不大了。”牛平叹息道。

    “死马也要当活马医啊,你打了电话,说不定谭书记一发话,那些人就不敢乱来呢。”王秋影双手抓住牛平的手臂道。

    牛平长长地叹出一口气,现在也只能是这样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对了,最近小风是不是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牛平忽然问道。

    他感觉自己最近并没有得罪谁,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搞出这么大动作的,那么是不是因为牛志风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然后才会让人将目标下此狠手呢。他是知道牛志风一向很嚣张的,说不定就得罪了哪一家人,在天都市,能够踩自己的人并不在少数啊。

    王秋影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啊,他也没有给我说什么。”

    牛平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地道:“那你马上去看小风,问问他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没有,如果能够找到症结,说不定还有转机,不然的话,就算找谭书记发话,那也没有用啊。”

    虽然他是靠着谭伯睿上位的,但是如果自己的问题的曝露出来,估计谭伯睿也不会帮着自己说话,毕竟自己一旦失去了作用,谭伯睿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自己的。

    这一点,牛平还是有着很清醒的认识的,他明白人必须要自救,别人才能够救得了自己,不然的话,将希望完全放在别人的身上,那是再傻不过的。

    王秋影也知道,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立即就按照牛平说的,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去看望牛志风。

    而牛志风,被关了一晚上,整个人都萎了,眼圈发黑,神情紧张,看到王秋影,他又不争气地哭了。

    这个时侯,他终于知道,这一次的事情不会像以前那样轻易地解决。

    “小风,你别怕,我们正在想办法救你出去。你想一想,最近你得罪过什么人没有?”王秋影看着牛志风,心疼地道.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上位相邻的书:北安忆浮兮花心少将逗萌妻妃嫔这职业穿成农妇发家养包子重生之悠哉人生一醉沉欢:小妻太撩人赔心情人:首席,放过我!终极逆袭重生之娱乐大宗师军长私密爱女汉子皇后无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