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3】 遇见

【书名: 上位 【0753】 遇见 作者:一三五七九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接下来几天,李南又分别和朱子丰等人见面聚会,后面两天则主要是在家里面呆着,陪老太爷说说话。

    在这段时间,李南又接触了一些前来给老太爷拜年的人,其中有一半的人是军人,将星熠熠。另外一些人,则都是副部以上大员。

    当然,有些人虽然也是宋家系统的人,但是也不会来拜年,主要是有些人因为工作耽搁,还有些人则是提前已经过去看望老太爷了。

    过年几天假期过得很快,李南也结识了不少的人。当然这些人大都是初次结识,只是有一个基本的认识,更多的了解还需要以后有机会来加深,但是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平台,他才有跟这些人见面的机会。

    二十七日,已经是正月初七了,上午李南和宋嫣然便坐上飞往天都的飞机,明天就正式上班了,也要早点回去。

    第二天上班,谭鸣便召开了一个会议,主要是收心会,年已经过完了,该干什么事都要去着手落实。

    随后李南也召开发展规划处的人员开了一个会议,对接下来的重点工作进行了安排。

    这一次回到燕京,李南和一些人交流了自己跨区域发展规划的思路,也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对于这个事情,李南准备狠抓一下。

    而且王永宁也是对他这个思路十分认同的,根据李南得到的消息,估计一两个月之内,王永宁就要入主省政府,那么到时候这个事情可能也会作为他开展工作的一个突破口。

    周兵贵听着李南安排工作,心中却是不以为然,“这家伙,整天就知道标新立异,搞什么区域规划,还不是想着法子瞎折腾啊。只可惜。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竟然让亿科集团按照他的思路去弄了,这个事情竟然没有弄大。不过没关系,他这么搞,迟早有一天会搞出问题来的,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在周兵贵看来,自己只有把李南给搞走了,才有机会占据发展规划处处长这个位置。而且过年他给郑媛拜年的时候,郑媛也给他说了,委主任谭鸣对李南也不是很满意。让他好好把握机会。

    “李南到委里面才多久啊,就搞出了不少的事情,引起了大主任的不满,照他这样子搞下去,最终我还是很有机会上位的。”周兵贵的心中,充满了信心,他也觉得自己的目标很直接,只需要想办法将李南搞定,便可以实现自己的目标了。

    安排完工作以后。李南便开始着手起草跨区域规划的大纲,从过年之前,李南在调研的过程之中,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经过整理,现在基本上已经有比较成熟的想法了。关键是在过年期间,跟一些领导沟通,大家对李南的这个想法还是非常地支持的。也让李南心中充满了信心。

    一个下午,李南便将大纲弄出来了,然后将何全和章曼青请来。按照之前李南的安排,开年第一周,何全和章曼青的任务,就是负责将这个方案起草出来。

    “我已经将方案的大纲弄出来了,接下来,老何你们的任务,就是要将这个方案弄出来,我想一周的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李南笑着问道。

    何全点了点头道:“应该没有问题。”

    随即李南又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向他们交了底,虽然李南已经将大纲弄了出来,但是并不是有大纲便什么都不管了,具体李南是怎么想的,他必须要给何全和章曼青说清楚,这样他们两个在起草这个文件的时候,才会将李南的思想表达出来。

    章曼青低着头,认真地记录着李南的观点,这个文件,主要部分还是要她来写,何全主要是把关和进行修改。何全毕竟是副处长,同时又是要面临退休的人了,现在加强对章曼青的知道,将来发展规划处的业务上面的问题,章曼青这个新进的研究生,就要承担不少责任。

    这也是李南的想法,毕竟一个处里面,必须要培养一两个业务骨干。而另外几个人,本身在发展规划处已经工作多年了,业务能力虽然也不错,但是工作思路和工作方法,都已经比较固定了,要想让他们有一个新的突破,几乎是不可能的。

    把任务交代清楚以后,李南自己也开始思考天南四市的协调发展思路。天南四市的协调规划,将是李南实施他整个理念的一个试点,这个事情搞得好,才有利于后续的进一步发展。

    “天南四市,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围绕长江源,都曾经是老工业基地,只是之前侧重点不同。但是现在的工业发展都不尽如人意。除了江州市稍微好一点,其他三个市的经济发展,基本上都是存在一定问题的,他们在经济发展上面,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找到一个正确的思路和方向,要想发展好,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而正好通过这次协调发展规划的过程,让他们将各自的发展思路理清,对于激发天南四市的发展潜力,具有很大的作用……”

    李南坐在办公室里面,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他将天南四市的一些资料找了出来,放在桌子上,不时地翻开看一看。

    虽然现在李南对天南四市整体发展规划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思路,那就是打造长江源经济区,这是一个大的思路,具体的思路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细化。

    实际上,李南的想法还不仅仅只限于天南四市,毕竟长江源可以说是一个很宽的区域,天南四市仅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现在李南要做的是,先将天南四市打造成为长江源的一个中心,将来这个区域发展进一步扩大的时候,那么始终还是以此为中心,对于整个经济区域的发展,都是十分有利的。

    “什么事情,都要走在别人的前面,不然的话,被人先行一步。那么就处处被动。”李南心中暗自琢磨着,“这就是一个品牌效应,就好像别人一说起中国的好酒,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茅台,说起豪车,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宝马奔驰一样,而实际上好酒不仅仅只是茅台,豪车也不限于宝马奔驰,关键是定位的问题,导致人们心中有了一种先见。就会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有一个基本的认识。现在我要达到的目的,那就是让人一想到长江源,就要想到天南四市,这个先机抢到手,对于以后天南四市的发展,是有非常大的好处的。”

    思考了一阵子,李南开始在电脑上面写起来,毕竟有些时候,好的思路转瞬即逝。要随时记下来,再在思考的过程之中,不断地完善。

    这一个星期李南的主要任务就是将区域协调发展的整体思路以及天南四市协调发展规划的大致思路弄出来。

    等到方案出来以后,李南就会去找谭鸣。希望能够得到谭鸣的支持,这样到时候才能够更好地向全省推广。毕竟谭鸣是省发改委的主任,他不支持的话,李南的工作是不好开展的。

    李南也感觉到。之前因为铁州市的项目问题,谭鸣对自己还是有一些不满的,尽管后面铁州市的项目一事不了了之。但是想必谭鸣心中没有那么快就忘记了这个事情。只不过,李南觉得自己一切做法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即使谭鸣不理解,那也没有办法。李南不可能为了获得谭鸣的支持,而放弃自己的原则。

    周兵贵看李南这两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办公室里面呆着,心中暗自琢磨:“这家伙,也不知道到底想要干什么,年轻风风火火地到处调研,现在又整天没事猫在办公室里面,完全不知道搞些什么,基层上来的人,完全就是不着调啊。”

    如果李南什么事情都不做的话,对于周兵贵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李南不做什么事情的话,也就不容易出错,那么他就没有了对付李南的机会。他当然是希望李南多搞点事情出来,这样自己就容易从中搞点破坏之类的。

    不过,周兵贵也对李南要搞的跨区域协调发展这个事情,十分地关注,他在和何全的聊天之中,也大致对李南的想法有了初步的认识。他心中当然不怎么认同李南的看法,觉得李南完全是吃多了没有事干,尽想些没有用的东西,全省虽然是一盘棋,但是各个市州都有各个市州的情况,所谓因地制宜,以为就是说一句话那么简单吗?

    “嗯,看来只能在这个事情上面做文章了。”周兵贵皱着眉头,看着低着头在那里修改稿子的何全,“李南要跨区域协调规划发展,肯定会触动地方上一些人的利益,他们肯定不会支持,现在关键是要让他们知道李南的思路,让他们认识这个事情对他们肯定造成的影响,特别是天南四市,他们肯定是首当其冲的,看来我还是要加强跟地方上的联系,提前吹吹风才行啊……”

    打定了主意,周兵贵决定先从天南四市开始,向下面的人灌输李南可能要做的事情,让他们从一开始就对李南的思路不支持不赞同,这样给李南要做的事情制造障碍,到时候李南遇到麻烦了,以他的性格,估计会得罪更多的人。

    星期四上午,何全便将经过修改的方案交给了李南,并且表示这几天章曼青十分地辛苦,连续加了几天的班,稿子也修改了好几遍。

    李南一边点开稿子,一边笑着道:“小章还是很不错的,所以老何你要好好带她,不要藏私嘛。”

    何全呵呵笑道:“小章人年轻,学历高,悟性好,是一个值得好好培养的苗子。”

    到了他现在这个年龄,基本上都是与人为善,更何况章曼青的工作能力也是很不错的,关键是态度也很好,并且对何全十分地尊重,一点都没有现在某些大学生那中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样子,所以在李南面前他也不吝对章曼青的赞誉之词。

    当然,何全也看得出来,李南是有意要培养章曼青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指定自己指导她了,毕竟自己是副处长,按说正该由李超军他们去指导章曼青啊。

    随后,李南便开始认真地阅读何全他们搞出来的这个方案初稿。整个稿子一共有十二页,字数有三万多字。整体结构也是按照李南之前拟出来的大纲弄出来的。

    李南先是快速地扫了一遍,大约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他没有细细的一字一句地读,这一遍主要是过一过目,对整篇文章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第一遍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整体来看,整篇文章内容十分地翔实,而且虽然大体上是按照自己给的大纲来写的。但是何全在行文的过程之中,还是有所增减,各种数据的整理,也十分地具有说服力,并且还引用了沿海一些发达城市、发达区域协调发展的一些例子。

    接下来,李南又花了两个小时,将整篇文章细细地看了一遍,将一些重点的地方标成了红色。

    中午吃完饭以后,休息了一两个小时。下午一上班,李南又重头开始看这篇文章。由于之前他已经看了两遍,对这个文章的结构、行文都有了很深的了解,所以这次看起来。该快的地方就很快,该慢的地方则是逐字逐句,一字一句地琢磨,并且还动手去修改。

    下午五点钟。李南将修改过的稿子发给了何全和章曼青,请他们再完善一遍。李南在修改的过程中,有些地方是直接修改完善。而有些地方,则是提出了修改的思路和方向,具体的内容还需要何全和章曼青去完善。

    看了李南提出来的修改意见,基本上是将一些存在的漏洞和不合理的地方提出来了,何全心中暗道:“看来不愧是在基层当过一把手的,看问题的有些角度,还是不一样,按照李南提出来的修改意见完善以后,基本上整片文章就逻辑严密得多了。”

    由于只是小部分地修改,因此何全和章曼青倒是没有花多少时间,何全提出了进一步修改的思路,章曼青则回家利用晚上的时间进行细致的修改,第二天上午就将文章发给了何全,何全看了以后,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修改了基础小错误,就将文章发给了李南。

    收到何全发来的文章,李南一看修改的地方都是标红了的,这样看起来都是省事得多,快速地看了一遍,基本上修改的地方都是达到了自己的意图的。

    “好,这篇文章暂时就这样了,等我去给谭主任汇报以后,看看谭主任还有什么指示,我们到时候再进行进一步地完善。”李南对何全道。

    同时李南也对章曼青进行了表扬,他也看得出来,这一个星期,为了搞这篇文章,章曼青确实加了不少班,黑眼圈都十分地严重,便让她下午不用来上班了,回去补休半天。

    “谢谢领导的关心。”章曼青笑吟吟地道,李南这种安排,让她打心底里感到十分地感激,毕竟领导安排的事情要做好是天经地义的,但是自己做了很大的工作,付出了很大的努力,领导也看在眼中,而且给予了很正面的回应,这个事情,也是让人十分高兴的一件事情。

    十点半,李南来到了谭鸣的办公室,他将打出来的文稿递给谭鸣,道:“谭主任,这是我们这段时间到基层调研以后,形成的一个调研总结,主要是就我省一盘棋进行区域协调发展规划进行论述……”

    “是吗?”谭鸣淡淡地道,他之前当然已经对李南的想法有了一定的了解,对于这个事情,谭鸣是不感兴趣的,他现在并不想搞出太多新鲜的东西,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只要稳住,然后努力搞好上层关系,将来再进一步还是很有可能的。而如果搞新东西出来,成功了倒好,如果没有成功的话,那将会给自己的前途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现在他就是坚决不能容忍这种不确定性的出现。

    应该说,李南这个理念,也算是一种创新,至少在江天省是一个创新。而创新是有风险的,谭鸣就是不想承担创新的风险。

    在现在这个位置上,谭鸣的主导思路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平安过渡到自己提拔为止。他在基层当过市长,当过市委书记,是一个老资历的正厅级干部了,在江天省里面,谭鸣算是最有机会提升副部级的官员之一。

    李南将文章的思路给谭鸣介绍了一下。并且表示准备以天南四市为试点,先在天南四市搞起来,然后再在全省推广开来,这个事情建议作为全省的一个重点工作推进,这也是为了理顺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脉络,推动全省快速健康协调发展。

    谭鸣一边听着李南的叙述,一边快速地翻看着手中的文章,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等到李南讲得差不多了,他也将文章翻完了。

    看着李南。谭鸣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淡淡地道:“嗯,这个思路,还是挺不错的,不过直接拿天南四市作为试点,存在很大的风险,毕竟我们省一共也才二十来个市,你拿天南四市做试点,如果试点不成功。那么就会对天南四市的发展造成很大的紊乱,阻碍天南四市的发展,这对全省的发展都是不利因素。这个风险是不能随便冒的,因此我不同意以天南四市为试点。可以让铁州市进行试点,铁州市的经济发展,既然存在一定的问题,那么就让他们按照这个思路。在市内发展规划方面,进行统一的协调,这样才是最为稳妥的方法。”

    李南不认同谭鸣的说法。这个方案,整体来说,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是却不会对地方上的经济发展带来多大的破坏作用,毕竟按照这个思路,只要是在以后的发展重点上面,有所调整,并不是要改变过去已经有的一些大的布局,李南的意图是通过这个协调发展,将天南四市协调统一起来,在一些大型项目上面,按照四个市的不同情况,统一规划,统一推动,这比单独一个市来开展要容易得多。

    “谭主任,我也思考过这个问题,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是风险是可控的,如果仅仅是让一个市作为试点,就失去了全省一盘棋发展规划的意义,天南四市的发展本身就很落后了,正好通过这个协调规划,让他们进一步理清发展思路……”

    谭鸣摆了摆手,略微有点不耐地道:“你不用再多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这个事情,我的意见就是只能拿一个市作为试点,李南同志,我知道你有想法,想做事情,但是毕竟省发改委不像是一个县那么简单,我们做任何决策,都必须要慎重,因为我们的方向如果一旦错了,那么影响就会波及很多人,所以不能轻易冒险。”

    李南还是想再坚持,他道:“谭主任,要不我再回去进一步完善一下方案,同时将天南四市的统一协调发展规划思路弄出来,再来向你汇报?”

    “不用了,这个事情到此为止。”谭鸣忍住心中的气愤,自己都已经把话说得非常地明白了,李南竟然还要坚持,这小子完全就是属牛的啊,看来自己必须明确地表明自己的态度,而且不能有半分的退让,不然这小子只会得寸进尺,想到这里,他加重了语气道:“李南同志,这个事情,你要按照委里面的统一安排来做,不能一意孤行啊。”

    李南顿时有些无语了,谭鸣竟然用一意孤行来形容跟自己,自己推行这个事情,又有多大的风险呢,可是他竟然就像是面对洪水猛兽一样,不知道他到底在担心什么。

    并且,李南也不知道谭鸣到底是因为对这方案不满意而拒绝呢,还是因为对自己不满而拒绝。

    只是,就算谭鸣拒绝了这个事情,李南也不会放弃。就算现在谭鸣不愿意推行这个事情,等到过一段时间,王永宁上任了,李南干脆把这篇文章直接递到王永宁那里,只要王永宁重视这个事情,那么谭鸣也不可能阻挡。

    想到这里,李南也不想跟谭鸣再争辩下去,谭鸣的态度是非常地坚决的,李南也不想因为争辩这个事情而把双方的矛盾进一步扩大化。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李南又拿起方案来认真地阅读了一遍,可以说整个方案论证还是十分地严密的,也不知道谭鸣到底是担心哪方面的风险。

    “作为省发改委的主任,一点创新意识都没有,一点新鲜事物都不接受,这难道就是称职的发改委主任吗?”李南心中充满了疑惑。

    当然这种质疑,他也只是在自己心中想想而已,不会说出口来。

    “呵呵,看来李南在谭鸣那里碰壁了。”周兵贵知道李南是去谭鸣那里汇报工作去了的。见他回来的时候,脸色有点不好,便大致明白李南是碰了壁,心中顿时十分地高兴,“呵呵,这小子,以为自己是谁啊,整天只知道东搞西搞,谭鸣能喜欢这样的人才怪。嗯,这个事情。也要好好地宣传一下,要让下面的人知道,谭鸣是不支持李南的搞法的,这样下面的人阻止起来,就更加地有底气了。”

    这段时间,周兵贵在上班的时候,显得十分地低调,每天按部就班,将手头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便端着茶杯,拿着报纸在那里消磨时光。而下班以后,他就显得十分地活跃,到处打电话联络感情。当然也要对李南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进行宣传。

    对付李南,是周兵贵这一顿时间来,最根本的目标,他抱定了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态度。哪怕是有任何一点点机会,他都会抓住,凡是对李南不利的事情。他都会想方设法去宣传。

    本身周兵贵也是一直都在发展规划处工作,跟下面各市州发改局的人都比较熟悉,平时联系的也比较多,现在他带有一定的目的,主动跟这些联系,倒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他相信现在李南在下面市州的人的心目中,形象是不会多好的,他真要着手推广这个事情的时候,遇到的阻力可想而知。

    很快时间就到了三月份,三月十二日,中央对江天省的干部进行了调整,这一次是免去了徐萍萍的副省长职务,将她调到国土部担任副部长。这一步对于徐萍萍来说,虽然看起来是平级调动,但是却是一种重要。毕竟国土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徐萍萍在江天省不是省委常委,在副省长里面也排名比较靠后,调到国土部去担任副部长,将来的发展前景就要好多了。

    实际上,这次徐萍萍的工作调动问题,是宋老爷子发了话的,因此在她的工作安排上面,就不是随便弄到一些普通的部委担任副职。而且宋老爷子发话这个事情本身,都有着很重要的意义,让徐萍萍将来的发展,打上了宋系这一个印记,有了宋家的支持,徐萍萍的发展就更加稳健了。

    接替徐萍萍的,是从国家旅游局下来的一个司长,叫石宇文,他从部委到地方,从正厅到副部,分管的又是旅游工作,倒是一步不错的发展。而且他只有四十来岁,未来还是有一定发展前途的。

    关于徐萍萍被调走这一个事情,省里面也有一定的小道消息,说这是中央准备调整江天省主要领导的前凑,估计很快主要领导就要调整了。

    因为按照江天省之前的惯例,到六月份就会召开党代会和省两个会议,而王永宁要接替省长的话,一般都会提前两个月先到省政府主持工作,适应一段时间,这样到六月份开省人代会的时候,就很容易通过选举了。

    尽管一般情况下,这种层面的选举,是不会出任何问题的。但是这种提前主持工作,以便接下来尽快适应的模式,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是这样弄的,不仅是省里面,就算是市里面、县里面,都是这样一个模式。

    李南一直都在等待,由于谭鸣对他提出来的思路不支持,只允许他在铁州市进行试点,在他看来,在铁州市一个地方试点,完全是没有任何意义,失去了跨区域协调发展的初衷。而现在王永宁还是省委副书记,这个时侯将方案交给他,还不合适,等他到了省政府这边以后,再动手也不迟。

    很多时候,事情就是这么无奈,明显李南的思路和方案都是很不错的,但是谭鸣有自己的考虑,所以他不支持,李南也没有办法。毕竟谭鸣是省发改委主任,是一把手,一把手已经做了决定的话,李南不可能绕过他去推广。

    三月十七人,星期五,李南接到了谢小波的电话,请他出来吃饭。

    就在两天前,谢小波已经正式升职为偭洋市怀德县县长,他从武阳市调到偭洋市,担任了这么长时间的县委副书记,如今终于如原以偿。顺利提拔到正处级干部,仕途也得到了一步提升,自然十分地高兴。

    李南当然要对他表示祝贺,除了谢小波以外,另外还有伏晓永、靳宝睿等几个人,他们都是跟谢小波关系不错的,其中伏晓永和靳宝睿是李南认识的。伏晓永是天都市公安局局长,在天都市认识的人很多,他除了跟谢小波关系较好,跟王忠鑫的关系也不错。

    靳宝睿是开公司。当初为了帮助江梦秋,李南通过谢小波找他帮过忙。只是靳宝睿主要是在天都发展,所以后来李南跟他的接触不是很多。

    听谢小波介绍李南如今已经是省发改委副主任兼任发展规划处处长的时候,靳宝睿也是极为吃惊。当初李南找他帮忙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是,这才过去几年啊,竟然已经走到了副厅的位置上,而且还是省发改委这样的核心部门,比谢小波发展得都要快不少。

    “恭喜了啊。以后还要请李主任多多关照啊。”靳宝睿满面笑容地道,一想到自己曾经跟李南也算是结下了善缘,他心中就十分地高兴,毕竟李南所处的位置十分地关键。保不住自己什么时候会用得到。

    除了伏晓永和靳宝睿,另外还有两个人,也都是开公司的。看得出来,他们和谢小波的关系不错。在吃饭喝酒的过程中,也谈到了要去怀德县投资的事情。

    李南也明白,谢小波结交这些老板。其目的也是为了怀德县的工作,以他的背景身份,要结交这些商人,还是比较容易的。

    要知道,在华夏国,政商不分家,一个商人要想发展得更好更快,更政府人员搞好关系,绝对是极为重要的。关系就是生产力,跟官员搞好关系,这是第一生产力。

    当然,那些商人对于李南的身份,也是极为感兴趣的,甚至超过了对伏晓永的兴趣。毕竟发改委在经济生活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而李南的身份又不低,如果李南肯帮忙的话,他们很多事情就要好办得多,最简单的一个例子,他们要想有什么项目通过的话,给李南这里打个招呼,李南一句话,就可以节约他们很多的时间和成本。

    吃完饭,靳宝睿便张罗着去ktv唱歌,今天一来是为谢小波甚至进行庆祝,二来也是进一步地交好李南和伏晓永。

    他们直接来到了位于城南的英皇ktv,这是天都市最好的ktv之一,装修得金碧辉映,灯红酒绿,人来人往。

    靳宝睿在这里是有贵宾卡的,来之前已经打了电话,已经订好了包间,是所谓的至尊vip包间。

    其实所谓的唱歌,也主要是在这里一边喝酒一边聊,唱歌倒是最次要的了。

    李南也并不喜欢ktv这样的环境,不过今天谢小波是主角,他不能扫谢小波的兴,所以才跟着过来了。

    因为已经和宋嫣然准备要孩子,所以李南也没有喝白酒,只是控制着总量喝了一点红酒。红酒不像白酒,只要不过量,对身体其实还是有好处的。

    唱完歌,已经是十点半了,一行人出来,靳宝睿又邀请去吃宵夜,说反正明天是星期六,也不用上班,大家可以玩得开心一点。

    谢小波也喝得很高兴了,再加上刚刚提拔,心头十分地兴奋,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于是一伙人又来到了府河边的水上人家,这是一家极有特色的宵夜店子,整个店子有一半延伸到水面上,周边挂着霓虹灯,灯光又倒映在水中,显得极为地漂亮。

    刚刚坐下来,靳宝睿又张罗着上酒,对于他们来说,吃饭喝酒是分不开的,一天喝三四顿酒也很正常。

    李南还是喝红酒,他已经如实说明了自己的情况,所以大家也没有劝他。

    “干什么?”一声尖叫声出来,随即李南便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风衣飞女子从旁边左方的桌子上站起来,气愤地盯着旁边的一个男子问道。

    李南对声音一向是敏感的,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等那女子转过头来的时候,顿时认出来了,这人便是当初在明月酒楼被牛志扰的那个弹古筝的女孩子,是江天音乐学院的学生,好像叫黄小雅的,看来是她遇到麻烦了。

    “什么呀,碰个杯,喝杯酒,你这样子是什么意思?”她旁边那个男子嬉皮笑脸地道,手中还端着半杯啤酒,轻轻晃荡着,“哥哥是喜欢你才跟你喝酒,你也不看看哥是什么人,一般人我才懒得给她这面子。”

    “小雅,没事,周哥就是这么热情的一个人,既然出来玩,就要开心嘛,不要那么紧张好不好。”坐在黄小雅另外一边的是一个女生,应该是黄小雅的同学,这个时侯笑嘻嘻地帮忙打圆场。

    黄小雅的脸色很不好,她气鼓鼓地道:“喝酒就喝酒,我最讨厌动手动脚了,再说了,我说过我酒量不行,你们要喝你们自己喝吧,我先走了。”

    说完,他便拿起椅子上的包,站起来就往外走去。

    “小雅,你着什么急啊,等会我们一起回去啊。”黄小雅的同学见状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劝慰道:“周哥没有恶意,你怎么发这么大脾气,你也知道的,到时候你想留校的话,周哥一句话的事情,一般人周哥也不会帮忙啊。”

    “嘿嘿,要想留校的人太多了,我也不是什么人都要帮忙的。”那端着啤酒杯的男子笑呵呵地道,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表情,目光看着黄小雅,眼神之中掩饰不住那种欲望。他可是了解这些穷学生,为了达到目的,可是什么都愿意付出的,在他看来黄小雅现在虽然表现得很坚定,到时候还不是一样自动贴上来。

    他的父亲是江天音乐学院的常务副院长,要解决一个学生留校的事情,倒是非常地简单。而他从黄小雅同学的口中知道,黄小雅是很想留校任教的,但是黄小雅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网,所以没有自己帮忙,她是不可能实现这个目的的。

    “怎么,遇到熟人了?”伏晓永倒是善于观察,他看到李南注意那一桌的情况,便笑着问道。

    上次在明月酒楼的时候,伏晓永也没有注意观察黄小雅,所以一时并没有认出她来。他的注意力当然主要在重点目标上面,那些不重要的事情不会去关注太多。

    李南笑了笑,点了点头道:“算是吧。”

    谢小波就道:“既然有熟人在这里,那就叫过来一起喝两杯啊。”

    现在的他,已经充满了酒意,心头兴奋不已。

    靳宝睿顺着李南的目光看去,看到黄小雅,脸上便露出了会心的一笑,毕竟黄小雅还是比较漂亮的,在他看来,李南跟黄小雅之间肯定是有些状况的。

    “对呀,李主任,叫你朋友一起过来吧。”靳宝睿也热情地道.

    (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上位相邻的书:北安忆浮兮花心少将逗萌妻妃嫔这职业穿成农妇发家养包子重生之悠哉人生一醉沉欢:小妻太撩人赔心情人:首席,放过我!终极逆袭重生之娱乐大宗师军长私密爱女汉子皇后无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