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0】取而代之

【书名: 上位 【0400】取而代之 作者:一三五七九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不管怎么样,领导生气了,作为下属的,首先认错那是没有问题的。

    更何况,刘应刚等人确实错了,而且错得很严重,上班时间打牌赌博,这个事情弄得严重些,会影响他们的工作。

    刚才三人在后面快速地商议了一下,就达成了一致意见,那就是首先认错,然后一口咬定就只打了几盘。

    李南冷笑不语,这个事情既然已经被他碰到了,那么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地放过。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李南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烧一把火呢,这三个人完全就是撞在了枪口上面。

    之前李南在园区内看到的情况,心中就觉得有些问题,想要找机会整顿一下园区,这下便有了理由和借口。

    虽然斗地主的是刘应刚等三人,但是徐子学作为管委会主任,领导责任是跑不掉的。

    徐子学心中很郁闷,事情很显然比较严重,看李南这样子,也不知道这三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说具体。”徐子学在一旁道,他现在必须要尽快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才能够做出进一步的应对。

    刘应刚期期艾艾地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当然也不尽然是事实,如果说是事实的话,那么问题就要严重得多了。

    “我们刚刚拿出扑克牌来斗了两盘地主,李县长就看到了……”

    徐子学气得脸色发青,这几个家伙,闲得没事干了,也不要这么害我啊,工作人员上班在办公室斗地主,这个事情还被县领导抓住现场,难怪李南这么不爽的。

    “你……你们……怎么能这样,我三令五申地要求要遵守上班纪律,你们就是这样遵守的?”徐子学愤怒地道。

    李南扫了他一眼,他弯了弯腰,对李南陪笑道:“李县长,这是我管理不严,平时我虽然做了要求,但是有些同志思想散漫,我一定严加处理!”

    “就这么简单吗?”李南冷冷地道,“刚才我在门口看了一会儿,他们三个在办公室里面都地主,斗得很高兴的,而且还是赌博,这种行为极其恶劣,是在给我们县委县政府的脸上严重抹黑,老百姓看到你们上班这样子,他们不骂娘才怪!”

    徐子学现在当然已经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但是他也不能自己把这个事情说得太严重,不然的话李南就势压下来,那岂不是更麻烦了,所以他只能在一旁尽力地解释,同时保证一定会严肃处理,以儆效尤。

    李南没有再听他狡辩,今天原本是来视察工作的,可是看到园区的状况,再看到几个家伙在那里斗地主,他已经没有心情来听徐子学汇报工作了,就这样子的管理水平,能够把工作做好才怪呢。

    “你先写一份检讨,下午交到纪委去吧。”李南淡淡地道,“我也会给纪委沟通此事,作为主要负责人,管委会的工作作风散漫成这样,你难辞其咎!”

    徐子学一下子就傻眼了,李南这是准备把他往死里弄啊,写检讨也就罢了,竟然还要交给县纪委,这可是上纲上线了,到时候县纪委肯定要处理人啊。如果真正追究他的领导责任,那么一个记过处分肯定是跑不了的。

    一般这种情况下,领导就算在愤怒,也不会直接针对领导啊,最多是把领导痛骂一顿,然后严肃处理当事人就行了的啊。

    可是徐子学也打听过,李南是不好对付的,做事十分地强硬,之前无论是在市委督查室还是在鹤安区任职,都是干出了一些大事情的,一直给人的印象是刚正不阿、极为强硬。现在自己撞在了他的手中,这下想要安然脱身,也没有那么容易。

    “李……李县长,我马上就写,我写好以后,交给李县长,请李县长批评、教育,我一定痛定思痛,痛下决心,把管委会的工作抓好。”徐子学的腰又弯下去了几分,脸上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李南明白他的意思,把检讨交给自己,那么这是在向自己服软。而如果交给纪委的话,那么就是要走公务流程,对他的影响其实是最大的。

    徐子学也是四十岁不到,正科级也提了好几年了,对仕途还是有很大的期望的,自然不希望因为这么点小事影响自己以后的前程。

    李南想了想,颔首道:“那你先把检讨拿给我看吧。”

    这也是在给徐子学一个家伙,毕竟李南虽然是县委常委,但是要想动一个正科级干部,还是没有那么容易的,就算在李南的强力推动下,县纪委给徐子学一个处分,但是估计也不会轻易调动他的职务,那么徐子学肯定还是要在管委会呆下去,以后管委会的各项工作还是需要徐子学去落实。因此,如果这次弄得太狠了,对以后的工作反而不利。

    只要这次能够将徐子学真正收服,那么以后开展起工作来,也要方便一些。

    徐子学一听,只觉得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看来李南并不是要一棒子把自己打死,这不给自己机会,让自己老老实实听话吗。既然这样,那我老老实实听话就是了,反正李南是这么年轻的副处级干部,自己跟着他,也还是不错的。

    “是,我一定深刻检讨。”徐子学道,他的背上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刚才他十分地紧张,李南发起火来,真的是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李县长,我给您汇报一下管委会的工作……”

    李南站起来道:“不用了,你先把检讨写好吧。”

    徐子学也不敢多说,现在李南还在气头上呢,看来先把检讨写好,把态度摆端正了再说。

    恭恭敬敬地把李南和谢明明送到楼下,看着车子驶远,徐子学的腰这才直了起来,脸上的笑容立即就消失不见了,他大吼一声:“刘应刚,你们三个都给我到会议室去。”

    然后,徐子学疾步回到办公室,打电话让办公室主任召开紧急会议,请另外两位副主任马上参加。

    对于刘应刚三人,必须要严肃处理,这不仅是因为他们自己做的事情不对,关键在于因为此时连累了徐子学,徐子学现在恨透了他们三个。

    另外,处理好这三人,也是他作为管委会主任深刻检讨的内容之一啊。

    给办公室主任打完电话,徐子学想了想,拿出手机来,找到了县委常委、县委组织部长柳大富的电话拨了过去。

    很快柳大富便接了电话,徐子学赶紧道:“柳哥,救命啊……”

    虽然徐子学年纪比柳大富大一两岁,但是一直以来他都是称呼柳大富柳哥的,这样既显示得尊敬,又能表示两人之间的关系比较亲近。

    电话那头的柳大富吃了一惊,问道:“你搞什么名堂?”

    “刚才李南李县长到园区来了一趟……”徐子学在电话中把事情的经快速地说了一遍,道:“刚开始李县长让我写了检讨交给县纪委,我求了情,他才愿意让我把检讨交给他的,可是我想这个事情不能这么就完了啊,所以只好请柳哥你出面,晚上我请一桌,你邀请李县长参加,我好当面再向他做一下检讨啊。”

    虽然徐子学并不知道柳大富跟李南的关系不错,但是他跟柳大富的关系一直都比较好,这个时侯出现这样的事情,他能够想到的可以依靠的人,就只有柳大富了,请柳大富出来说说情,想必李南还是要给这个面子的。

    柳大富一听,便笑了,道:“我说老徐,你怎么搞的,管理得也太松弛了吧!”

    徐子学郁闷地道:“柳哥,我现在是心急火燎啊,这不是管委会今年的目标完成得差不多了吗,所以也就没有怎么用力抓,再说了,谁知道那几个龟儿子上班时间竟然在办公室斗地主,还被李县长给抓住了现行,柳哥,你可得帮帮我,不然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柳大富道:“好了,你也不要太担心,李南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我给他打个电话,晚上一起吃个饭,你好好解释一下就行,关键是以后要做好,以前的事情嘛,都已经过去了,我相信李南主要还是看你以后的表现。”

    他一下子就抓住了李南的真实目的,从徐子学刚才的描述中,他看出来李南并不是想把徐子学一棒子打死,这才留下了余地,那么李南的目的,其实就很容易把握,就是希望徐子学以后听话。再说了,他和徐子学和李南的关系都好,因此他出面调解,想必李南肯定给他这个面子。

    徐子学听了柳大富的话,顿时松了一口气,既然柳大富说不要担心,那就真的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至于柳大富的意思,他也明白了,原本他就打算以后老老实实按照李南的要求做事的,所以也没有什么难度。

    “那好,我晚上在富华大酒店订一桌,到时候直接过去等你们。”徐子学道。

    柳大富道:“也行,我等会给李南打电话吧。”

    挂了电话,徐子学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心中却是不像先前那么慌张了。

    这时办公室主任前来敲门,说几位副主任都已经在会议室等着了,请徐子学现在过去。

    “行,这就去开会!”徐子学咬着牙道,虽然有柳大富出面,基本上李南那里的事情应该说是搞定了,但是刘应刚那几个人,必须要好好收拾,另外,也要借助这个事情,好好地整顿一下管委会的工作纪律,要是下次还被李南抓住这样的事情,那他还真的没有面子在管委会干下去了。

    在会议室里面,工业园区管委会两位副主任田情、赵伟坐在那里抽着烟,另外刘应刚等三人站在一旁,三人都哭散着脸。

    就连主任都被李南训斥得灰头灰脸的,他们三个这一次肯定是免不了要受到严厉的处分了。

    田情和赵伟虽然表面上很平静,但是也在暗自猜测着这三个家伙到底干了什么,让徐子学那么不爽,刚才田情进会议室的时候,看到三人也在,便询问了一下,但是三人都支支吾吾的没有说什么。

    正在这时田情的手机响起来了,一看是城关镇副镇长施耐敏打来的,便接起来,笑着道:“施镇长,你好啊。”

    站在一旁的施松林一听自己的叔叔终于打电话给田主任了,顿时精神一振,赶紧集中精神倾听起来。他的叔叔施耐敏是城关镇的副镇长,跟田情关系还比较好,因此在单位上他也颇受田情的照顾。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第一时间便给自己的叔叔打了电话求救,先请他帮忙说情。

    不过,原本他是想请施耐敏向李南求情的,可是现在施耐敏的电话却打到了田情这里。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叔叔出面求情,至少能够帮他缓解一下。

    “田主任,先前李县长是不是到你们那里视察工作了?”电话中施耐敏笑着问道。

    田情一愣,道:“我不知道啊,刚刚徐主任召集会议,我们在会议室等着开会呢!”

    一边说着,他一边疑惑地看了施松林一眼,见他的脸色十分地苍白,心想看来今天李南确实是来过一趟的,估计是施松林他们三个有什么事情让李南不爽了,所以徐子学才忽然召开这个紧急会议,并且还让施松林、刘应刚等人在这里等着。

    施耐敏叹了一口气,道:“那我就长话短说了,刚刚施松林给我打了电话,可能刚刚李县长看到他们在办公室里面没有认真工作,还请田老弟多多美言几句啊。晚上我请你吃饭。”

    “这样啊,我现在也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放心吧,该怎么处理,我心中有数。”田情道,抬头看到主人徐子学已经推门进了会议室,便道:“我们马上开会了,回头再聊吧。”

    挂了电话,田情便在心中琢磨起来,听施耐敏所说,施松林、刘应刚等人是因为没有认真工作被李南抓住了现行,所以徐子学才要忽然开这个会吗?

    “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看徐子学的样子,就像死了娘老子一样,不可能是小事情。”田情心中暗自琢磨着,“听说新来的副县长李南,非常地强势,完全是不会给人面子的,这次只怕徐子学要遭殃。”

    想到这里,他心中有点幸灾乐祸的,至于说施松林的问题,那是小问题,反正自己到时候尽到心意,帮助他一把就是了,至于帮到什么程度,能起到什么作用,那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啊。

    徐子学脸色阴沉地坐下来,回头看了看一旁像做了错事的小学生站在那里的刘应刚等人,怒声道:“都跟我站到前面来!”

    刘应刚等人便挪着小步子走到前面,看着脸色阴沉的徐子学,三人都低下头去。

    如果仅仅只是被李县长抓住了现行,倒不是最恼火的事情,关键是李县长又把这把火烧到了徐主任的身上,所以现在他们是不可能指望徐主任的了,如果连自己单位都不保,甚至都有拿自己等人开刀的意思,那可想而知他们的下场会有多惨。

    刘应刚心中十分地郁闷,今天这场牌也是施松林提出来打的,本来他坐在那里看报纸,也不想打牌,因为他的打牌技术不怎么好,每次打牌都是输,所以也不怎么喜欢跟施松林两人打,但是今天施松林的牌瘾上来了,硬是拉着他要打,还把他手中的报纸给抢了,无奈之下刘应刚便只好陪着他们打,今天手气都是挺不错了,赢了几十块钱。

    但是手气好又有什么用,被李南给逮住了,这可是最大霉运,可不是几十块钱能够解决的事情。

    副主任赵伟一边抽着烟,一边问道:“徐主任,发生什么事情了?”

    徐子学狠狠地把手中的半截烟按在烟灰缸里,就像是把刘应刚等人狠狠地按下去一样,他道:“这三个家伙倒好,上班时间斗地主,还被李县长给逮住了现行……”

    “啊……”赵伟惊呼了一声,“李县长来过了?”

    他心中也跟着忐忑不安起来,毕竟他在管委会是分管后勤、纪检以及工会工作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这个分管领导也是有责任的。

    徐子学冷哼了一声,道:“可不是,刚刚走,我都被李县长骂得狗血喷头,李县长要求我们必须严肃处理此事。我可是做了保证的,哼,我等会还要给李县长写一份检讨。”

    田情一听,暗自幸灾乐祸,反正他是主要分管业务的,工作纪律问题,他的责任不是很大,“嘿嘿,难怪徐子学像是死了娘老子一样,原来是这样啊,看来碰上李南这个‘灾星’了,难道李南到建恩县来,第一个祸害的就是我们管委会不成?”

    田情在鹤安区有朋友,当得知李南要来建恩县以后,他还专门向朋友打听过李南,自然知道李南这个“灾星”的外号,现在眼看李南要来祸害工业园区管委会了,他心中便燃起了希望,“是不是我可以借助这个机会上位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上位相邻的书:北安忆浮兮花心少将逗萌妻妃嫔这职业穿成农妇发家养包子重生之悠哉人生一醉沉欢:小妻太撩人赔心情人:首席,放过我!终极逆袭重生之娱乐大宗师军长私密爱女汉子皇后无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