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章

【书名: 上船 第四四章 作者:马甲乃浮云

强烈推荐:口袋妖怪之林克[灰姑娘]王子走开最强大脑仙道可期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第二天清晨,秦珊并没有在餐桌上见到奥兰多。

    下楼用早点的只有伯爵夫人,梵妮,和她,三个女人占据着偌大餐桌各一边,相顾无言。

    在一边斟茶的霍根管家见气氛过于压抑,随口埋怨了几句昨晚厨房大范围的粉碎事件。夫人一句话都没说,只意味深长地瞄了秦珊一眼,这一眼足以让后者想用盘子里的所有可颂把自己埋起来。

    至于梵妮,她吃完早饭后就离开霍利庄园了,是她家里派车过来接走的。

    本来说好要玩上半个月的,结果两天就回家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落荒而逃,秦珊完全不知道奥兰多和这位贵族小姐之间发生了什么,不过她可以确定,梵妮一定受到了很深刻的打击和羞辱。

    因为她的神情一直郁郁寡欢,有点失败者的落寞和不甘。

    但她还是选择了离开。

    早餐后,曼妮让医生为秦珊检查了一下手臂的恢复情况,就放她自由活动了。

    第一件事当然是奔到楼上去看看奥兰多那货在干嘛,秦珊蹑手蹑脚窜到他门前,用指背轻轻叩了几下。

    没人搭理她,于是,她敲门的力道放大了一点,学起里面的谢耳朵,敲两下,喊一声。

    咚咚,“奥兰多”;咚咚,“奥兰多”;咚咚;“奥兰多”。

    里面终于有了反应,不耐烦的——“进来,门没锁。”

    秦珊赶紧推门进去,映入眼底的第一幕就是奥兰多只有半边上身的背影,他就盘腿坐在地毯上,身上套了件单薄的米黄色毛衣。整个人在没有拉开窗帘的阴暗氛围里发光,他脑后露出的那一段脖颈也非常白皙,比毛衣的颜色还要淡。

    他面前的大屏幕显示器上有画面亮着,是赛车类游戏,need for speed 最新推出的shift 2,采用的是头盔视觉。会有左顾右盼的自然动作,紧急刹车时的前倾点头,以及车内真实的引擎轰鸣,能够让玩家更加身临其境。

    不过奥兰多开着静音在玩,让效果大打折扣。

    无声画面中的黑色赛车在赛道上飞速奔驰,黄色的天空,黑色的树木,灰色的云,大团大团扑面涌来……

    秦珊没有走近他,只在距离他两米远的地方看他玩了几分钟,才小心翼翼问:“你是一夜没睡,还是把打游戏当早饭?”

    “前者。”奥兰多还是只给她一个后脑勺,一副吝啬讲长句的做派。

    “奥兰多,”秦珊踩着软绵绵的地面,一步一步靠近他:“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奥兰多按下手柄上的摇杆加速:“嗯,从你来之后。”

    “你肚子饿不饿?”

    “看见你就没胃口了。”

    “你压根就没看过我一眼好不好。”

    “能听见声音。”

    习惯了男人“喷遍全世界”的拽比态度,秦珊也深知昨晚的事情让他很难过。于是,她悄悄地停在了奥兰多身后,无声地轻跪到地面……然后,在他背后伸出那只完好的手臂,唰一下环抱住他的脖子,紧紧地,非常紧,右边脸颊完全贴覆在他后肩,中间隔着一道触感温柔的薄毛衣料。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没羞没臊而脸红,还是男人肌肤的温度从那一处传递过来了,她的脸侧热成一片。

    奥兰多浑身一僵,片刻放松后才冷幽幽问,“……你在做什么?”

    他撂开手柄,屏幕上的黑色赛车停了下来,他尝试扳开女孩缠紧他脖子的臂膀,结果对方跟强力胶似的黏糊在他身上,随意挣扎了几下还是无果,他说:“出去吧。”

    秦珊还牢牢靠着他:“不行。你心情不好,我要陪着你。”

    “不需要,”奥兰多的嗓音还是冷飕飕的,像呼啸而过的十二月冬风:“快点滚出去聒噪鬼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不要,”秦珊还是立刻否认。从她进房间看见男人的那一秒开始,她就感觉到心疼,心脏像被一根尼龙线吊着勒着那样不舒服,这感觉让她很想拥抱奥兰多:“我都忍了一夜没来打扰你让你静了整整一宿。这会特别想你,偏要陪着你,你千万别赶我走,我绝对绝对不会讲一个字,你要是嫌我呼吸吵的话我就慢慢地轻轻地呼吸,或者屏息很长时间后再慢慢地轻轻地吐出来。你不必担心对我的呼吸系统有损害,因为昨晚你的吻已经让我的肺活量有了质的飞跃。”

    “……”

    她还真是各种不要脸+不厌其烦地提醒和施加给他这些烦心事,奥兰多没有再吱声。就安安静静坐在那,就仿佛他无法阻止这样的强迫和禁锢一样。

    但实际情况是,他深知贴在背脊后的女孩非常羸弱,即便她拼尽全身力气去拥抱他,他也能轻松挣脱开来。可是很奇怪,就在这短促的几十秒里,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懒惰感扼制住他的神经中枢,让他反应迟钝,让他一点也不想动弹。

    秦珊感受到对方不再抵触,老老实实不说一个字,只黏他黏得更紧了。她余光处能瞄见奥兰多身上那件米黄色的毛衣,男人的体温从她脸蛋熨帖到她心头,她觉得心都要化了,连同周围的一切,就像奶油似的融化成和男人毛衣一样的颜色,整个世界柔软到无以复加。

    “诶嘿嘿嘿,奥兰多,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推开我。”秦珊在后边儿笑眯眯说道。甜蜜从她心里冒泡,沸腾似的一路直上升腾到嘴边,仿佛嘴巴一定要咧开个口子笑出来。这股子沸腾的力量,才能有一个宣泄的出口。

    下一秒,奥兰多就直接站直身体,把女孩丢在原处,居高临下地俯视她,一手指着房门:“我困了想睡觉,睡觉之前还得先洗个澡,你可以滚出去了。”

    秦珊嘟囔,好像她是奥兰多的老妈子一样:“奥兰多,你这个作息对身体不好的。”

    男人好像没听见她的话,也不再看她一眼,回头去卧室另一边的衣柜翻衣服,等到他找出一套睡衣打算杀向盥洗室的时候,他发现中国人还呆巴巴坐在那里盯着他。

    奥兰多无法忍受她痴汉一样的注目礼:“你怎么还不出去?”

    秦珊挺起上身,正襟危坐:“因为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聊。”

    奥兰多:“宣泄爱意就算了,我不想听你的无聊日经。”

    秦珊抿了抿唇:“不是,是关于你哥哥的事,对你来说也很要紧,”她再一次投过去的目光已经收起了那些柔情蜜意,变得自信和笃定——

    “奥兰多,我有办法让布莱迪活下来。”

    ****

    昨晚沃夫还是没有得到狗粮,但小动物都很单纯,在秦珊的威逼利诱顺毛抚脑之下,它还是乖乖将办法说了出来。

    施行方法的大体步骤如下:

    1沃夫有个血族男性友人。

    2好吧,其实也不算朋友。狼人和血族本来就是对立种族世代仇敌,沃夫和弗瑞两人之间的关系,符合固定作风,不相爱只想杀的那种。随便见一面都能大战三百回合才回家吃饭睡觉,所以这也让他们有了一些微妙的情感羁绊……

    3吸血鬼的名字叫弗瑞,是个意大利人,在约克郡一家医院做深夜值班医生。

    4找到他。

    6攻略他,让他答应为布莱迪初拥。

    7布莱迪成为吸血鬼,获得永久的生命。

    忽略掉倾听过程中的那一份难以置信,秦珊简直高兴得想马上狂奔下楼告诉奥兰多,但她又担心男人已经睡下了,只得暂时压抑下去,憋到早上。

    所以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

    奥兰多耐心听秦珊讲完,眼中也隐藏着几分不可思议的意味,他立刻询问出重点:“我们该怎么找到他?”

    秦珊一边手臂撑在地表当支点:“沃夫会带我们去具体地点。不过你得先把他的狗粮还给他,他三天没进食,正在我的卧房里奄奄一息。”

    奥兰多所找到的这句话的第一重点是“正在我卧房里奄奄一息”,而不是“先把狗粮还给他”,他如同猎豹觅食那样,迅速眯了眯眼:“他在你房里?”

    “一条小狗而已啦,”秦珊拧着眉摸下巴细思:“说起来,似乎比我北京家里养的哈士奇都乖。”

    奥兰多声调降低:“最好快点把他赶走。这里是我家,我不希望被个别蠢狗身上的病菌跳蚤所污染。”

    秦珊挥挥手,一副让奥兰多大可放心的态势:“绝对不会,我用消毒香波给它洗过两遍澡,现在他身上香喷喷的,每根毛都干净到一尘不染。”

    “随便你,毕竟它是一只野兽,而不是一只家犬,”某位一夜没洗澡还得自己单独给自己搓澡的男人无言以对,只冷巴巴赶人:“出去,我要冲凉了。”

    “得令,”秦珊站起身,试探性地指了指书桌下角垃圾桶旁边端放着的狗粮:“可以把那个……带出去吗?”

    奥兰多低笑一声,拐进盥洗室:“呵,随便你。”

    “嗯,那沃夫肯定会告诉我们具体地址了,”她小跑过去端起那盘肉团子:“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下午。”

    话音刚落,男人轰一下把门甩上。

    秦珊摸了摸被气流刮跑到额头两边的刘海,发什么火呢……

    ****

    当日下午,奥兰多去布莱迪房中和他单独讲了几句话后,就拎着两只拖油瓶,一女一狗,作别曼妮踏上寻找吸血鬼之旅。

    走之前,在车库门口,曼妮还对沃夫产生了兴趣:“这是我们家的猎犬?我似乎从未见过。”

    奥兰多坐到驾驶座,不咸不淡道:“这是中国人路边捡的流浪犬。”

    “真是好心啊,”曼妮看向秦珊微笑,又瞄了瞄一下蹦进两人座位之间甩尾巴的的大黑毛:“这条狼狗长得也很英俊。”

    听见夸赞,沃夫的尾巴摇得更欢快了。

    伯爵夫人探进跑车里,有些担忧地问自家儿子:“你几年没开车,还记得怎么在陆地上行驶吗?”

    “如果你也开过邮轮,你就不会再询问我这种智障问题了,”奥兰多锁上车门,单手握上方向盘,斜瞄了副驾的秦珊一眼:“系好安全带了么?”

    秦珊又检查了一下,点点头,她偏脸去看挺立在后中央矫健黑犬:“你没保护措施没关系吧?”

    “汪!”有外人在,大狗发挥影帝作风,像一条听话的家犬那样开心地应了一声。

    奥兰多的跑车,秦珊从来没见过。前脸长得巨丑,有个皇冠形水箱隔栅,屁股上有个书写怪异的银色“b”logo,外面纯黑,里面车座都是红色的,闷骚到爆。

    上路的时候,两旁的景物倒退得像x1000倍的电影快进镜头。秦珊这个年纪的女生,刘海一被风刮开就喜欢赶紧捋上,但走了一段时间后,秦珊发现自个儿的刘海根本没有复原的可能了,才顶着潇洒的大光明慢悠悠评价:“你的车真丑。”

    奥兰多正视前方,完全不想搭理这个不识货的女人。

    呆立在车后中央的沃夫,不借助任何外力就稳稳站直,奔涌的风把它的黑毛和外露的舌头都刮得向后翻去,它附和自家小主子:“对,实在太丑了,白瞎了它180万欧元的价值。”

    真是不能承受的心理落差啊,秦珊暗自捏了捏膝盖上的拳头。

    奥兰多:“蠢狗你再废话我就把你关进比你还小两倍后备箱,让你无法聒噪的同时还能帮你减减肥。”

    “啦啦啦啦,我头上有耳朵我身后有尾巴,我是一只小萌狗,赛过许多恶男人……”在唱秦珊教给他的小龙人改编版小萌狗,最后一句不是。

    中国人赶紧转移话题:“……你那位约克郡的吸血鬼基友具体住址在哪?”

    沃夫的大舌头还在往后贴,这让它看上去二极了:“如果他没搬家的话,应该是在哈罗布特北部fountains abbey教会寺院遗址内墓园进门后第三排左起5号棺材。”

    秦珊:“……”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又有一萌物出场:

    【资料】

    姓名:free,弗瑞;

    种族:血族;

    职业:医生;

    指责:夜勤病栋(……并没有

    本来想把奥兰多的爱车图片放上来的,但是作者君也觉得挺丑的,还是算了,心理落差太大。不过这车的速度非常碉堡,起跑速度比飞机快→_→所以你们懂的,船长这种变态会喜欢……

    【——想不出花式了qaq的小红花——】

    仰望星空的鱼(嫖作者)、芒鞋女、阴阴小牧、linrin、蓝星星、晨间白杨、螃蟹君 、凤歌、小小的红豆妹、茶叮、初照人、羊子酱、小手一抖、翰墨丹青、心心草、夏天、我是死宅啊混蛋、11、蝈蝈、翡翠、。、篱落见聘婷、gena、看,脑袋~、yankee、jy078、墙角晒肚兜、夕夕兮珏、狐狸、浅浅、breathesky2007、阿格隆河、kc酱酱酱=3=、柒光年、屠苏酒、炉温、打右灯,向左转、大河向东流、caicai、一入深似海,从此万事皆浮云、路过、头顶小黄瓜太不醒目我也要写个长一点的名字比如头顶许多小黄瓜、小师、verbena、茱萸、椰子、miffyplum、嘛。、纳兰二三、阿攸、千寻酱、苹果、六个六、山人、我怎当得起、东申、等等我、北鱼、啊哈、鱼腥草、小二、elean、奶牙缺缺、gelin、大耳朵、大姨夫、明明、美涪陵的风、大白兔糖、茴笙、mimiyo、yoyo、阿茉、难受到死来道歉的丸子、茶茶、 渐渐贱了、早安yuyu、vv、蜡笔、、光光、帅帅、我有一个很长很长的名字、迷路、albee、thia、笔记本、下年第五季、mario、夏文之、xza泠小米、李彦宏、格林桐桐、阿才帆帆、zzn509、蝶、慢补书端、芒果团子、dora、橙子菇、不等作者来调戏自己就躺好的汉纸(嫖布莱迪,丧心病狂,病人都不放过)、会脸红的娇羞受、。。。、陈诗涵、想去日内瓦看牛的阿花、未央

    【——想不出花式了tat的土豪儿——】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5 00:41:40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上船相邻的书:重生之暴君攻略系统HP之哈尔移动的城堡和霍格沃茨城堡重生后,你为女来我为男[综]数风流重生未来之预言师[综]家园,拓印中[海贼王]攻略路飞计划卷2的报恩[综漫]对不起,掉线了[武则天]女皇之路[兄弟战争]妹妹的诱惑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肚子会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