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章

【书名: 上船 第八八章 作者:马甲乃浮云

强烈推荐:口袋妖怪之林克[灰姑娘]王子走开最强大脑仙道可期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喂,秦珊,还能听见我讲话吗?”

    隐形耳麦里适时响起狄安娜的声音,这道略偏中性气息的嗓如同在黑幕中燃亮的一丝晨星薄亮。让秦珊脑海中一切不好的,近似“农夫与蛇”“中山狼”一类的寓言小故事的相关想法一瞬被取缔清空,让她相信自己的直觉,比如狄安娜真的是个不错的好人哪怕她身份特殊,就像秦珊当年还三观不正地喜欢上奥兰多一样,她那时也隐隐约约认为金发男人实际上应该是个外表粗暴毒舌内心柔软甜美的好·傲娇。

    而且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偌大疗养院内,除了选择相信狄安娜,他和奥兰多也不知何从。

    生活中,许多卫道士喜欢把萌生这一想法和现象的人士刻薄地唤作做圣母,或者抖,但他们从未考虑过,比起他们所谓的无法忍受地背叛+拼死顽抗+破罐破摔,这种“曲线救国”、“忍辱负重”的策略往往会大有益处事半功倍。

    所以,赌一把。

    秦珊两手紧紧握着奥兰多轮椅的靠背把手,轻声说:“嗯,我在。”

    狄安娜不慌不忙:“我和沃夫还在梯里。”

    秦珊语气急促:“为什么会突然停,这里不是会受到你的控制吗?”

    狄安娜语气略带笑意:“我确实是这里的b,但他们并不知道b就是狄安娜。他们已经发现奥兰多和你已经离开病房,正在往梯走,黑手党的人才会拉断闸,防止你们从梯逃离。他们应该已经在往你那边去了。现在,听我指挥,推着奥兰多去走廊尽头的安通道,走楼梯,快,越快越好!”

    “用轮椅楼梯?”

    “没问题的,轮椅是三齿智能可上楼梯式轮椅,你推着他去,动作不要太快。”

    “我知道了。”

    纷纷沓沓的脚步声自拐角处喧嚣,不能再等了,秦珊即刻打算屈身替奥兰多扣上安带,却发现对方早已提前为自己固定好。

    “别再拖延时间,走了,”奥兰多背对着她,讥嘲:“女人就是话多。”

    秦珊一路狂奔,推着轮椅滑向走廊尽头,就在拐进安出口门的后一刻,身后一连串的机关枪嗒嗒嗒奏响!

    跟在秦珊脚后跟的地毯和壁纸被枪弹掀起朦胧飘忽的烟尘!

    ——放佛在演奏一首高频率的死亡乐章。

    秦珊和奥兰多同时来到安通道的小空间里,一人一边带上门,四围阴沉的关系,秦珊意识取出手机,按开闪光灯软件叼在嘴里。

    “别制造光源。”奥兰多厉声提醒。

    女孩一个紧张,手机从双唇间掉在地上,机身后盖一被装掉,池从里面跑了出来。

    真是奇怪,这个疗养院极度封闭像是要一栋华贵的牢笼和监狱,饶是在最明亮的大白天,内里也阴暗得不像话,还好已经在安出口,纷纷丝丝的一点天光从墙壁上的透气孔钻进来,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秦珊来不及捡手机了,但她在刚才打光的时候却关注到一个地方,那就是挂在安出口门后把手上的铁锁。

    她松开轮椅扶手,回过身去用铁链把两道门把手一圈一圈紧紧扣住,环绕在一块儿,试图将自己反锁在后面,阻隔开外面走廊的敌人……

    “怎么还不走?”

    奥兰多转了个轮回头看她。

    秦珊按牢锁扣眼:“把门锁上,拖延点时间。”

    “gd&nb;&nb;b”奥兰多很罕见地露出一丝赞赏的笑意。

    就在此刻!

    咚,咚,咚!

    接二连三的汹涌撞击声响彻耳畔,秦珊急忙闷头蹲!

    两扇坚固的安通道门的金属板面内侧,被另一边疯狂飞窜的弹头击打出一个个细密攒簇的圆形小凹槽!

    奥兰多揪了秦珊衣领一把:“走了,门够坚实。”

    还躲在地面畏畏缩缩哆哆颤抖的少女立刻半弯腰,急匆匆地推着奥兰多往阶梯走去。

    人力踹击金属门的声音

    奥兰多:“去我后面拉轮椅,让我看着正前方,不要背对着门口走。”

    “让你当人肉盾牌?”秦珊反问。

    奥兰多取出手枪,上膛,冷蔑地瞥了一眼秦珊:“人肉盾牌?呵,分明是百步穿杨的神枪手,他们没一会就会撞门进来,快点,拉着我楼。”

    一寸光阴一条命,不能再浪时间!秦珊将轮椅连同奥兰多掉了个头,边回头看身后的阶梯,边背过身使出吃奶地劲拽着两条扶手把奥兰多往拖!

    一个一米九净身高的大老爷们连带着一个不算轻的智能轮椅,对于目前体重只有100斤左右的秦珊来说确实很吃力。

    但她还是努力撑着椅背,把轮椅一级一级地往拖曳。

    奥兰多现在需要她,而他们都想活去,她一定要带他回北京,回到自己的祖国,回到自己的家乡。

    他是她坚持良久的精神支柱,也是她必须带去“有颜见江东父老”的战利品。

    三齿轮轴在台阶上刮出啪嗒啪嗒的轻响。

    而这种轻响很快就能被秦珊自己的心跳以及外面的猛烈撞门声所阻挠!

    奥兰多翻看了一手里的小型枪支,15发的手枪,刚才在过道里用去了6发,还剩9枚弹。

    按照撞门的节奏和力道来看,大概有三个敌人在撞击门面,而他们仨身后到底有多少人,这个数目是不可估量的。

    秦珊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此时此刻,她已经带着奥兰多走第一道楼梯,正要拐弯!

    哐——

    铁门被打开,清尘在气孔的光线里翻滚喧嚣。

    三个高大的男性黑影在此间显映出来……

    没有一丝的犹豫,带着十足的精准,奥兰多一边低吼了声:“低头!”,一边提枪干脆又洒脱地扣进扳机……

    接连三枪,无一失算,小三一样的人影跪倒向地面……皮肉在这一瞬间被撕裂,死亡的血腥气息弥漫贯穿了整个楼道!

    “走!”奥兰多再次命令,言简意赅。

    因为同伙被无声三连秒的关系,门后的几名同行的黑道男人不敢轻举妄动,互相对视了几眼,那个领头的才对着一个手使眼色,让他先进去探探。

    与此同时,秦珊一刻都不敢怠慢地起身,疯狂地拉着轮椅拐弯,进入第二道楼梯,脱离开敌人的视线。

    脑袋上方沉闷的踏地声接连奏响。

    奥兰多抬头,望向上面一级栏杆,已经有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探头想要往方射击!

    “往右躲!”秦珊赶紧窜到右边抱头,弹在她脚边的地表砸出小坑和尘土,一股寒凉窜上背脊,秦珊忍不住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奥兰多通过微微偏头的动作,避开了这枚弹的蹿击,他飞快地抬起手枪,打出一枚弹!

    正中眉心!

    那个黑衣男士脱离,整个人僵硬翻跨过楼道掉,眼看就要朝着他们两个坠击过来!

    奥兰多一手扯住还在地面作鹌鹑状的小女孩把她用力拉到自己大腿上,一手封装转到轮椅,三尺轮不受控制地磕碰着楼梯,往后嗝哒嗝哒滚滑去,椅身偏斜着连掉十多级阶梯才被一边的栏杆架扣住。

    那个成年男人的尸体轰一砸落在他们脚边!

    因为筋骨拉动和剧烈运动的关系,奥兰多的伤口开始往外渗血,秦珊背挨着伤口坐在他大腿上,很明显能感觉到背后衣料有一块地方的湿濡温热感,在一点点往自己的肌理触摸过去。她清晰地记得这种感受,是血。

    “奥兰多,要紧吗?”她急切地问。

    奥兰多的嗓音波澜不惊:“先别管这个,从我身上来,”等到秦珊快速跳后,奥兰多勾起脚尖缠住将那具男尸的领带,直接将他拉到自己轮椅的脚托上来。一切搞定,奥兰多扶着栏杆,长腿一迈就从男尸的身体上方横跨过去。

    秦珊赶紧想要过来搀扶他,却被金发男人一把挡开:“跟我一起把他拉到轮椅上来。”

    秦珊赶忙照做,两手并用,男人修长的手臂也伴随她顺势一捞,将男尸抬上椅面,稳固着做好。

    奥兰多:“拖到面转角去。”

    这时,上面那层又有细碎却急速的追踪步伐声传过来,秦珊咬牙,疯了一般推着那个轮椅往行走,剧烈颠簸的关系,扶手的金属把柄都把她的手心和虎口碾压折磨出大大小小的细血口……奥兰多倒着跟紧他,像是来到过这里无数次一样,男人稳稳踏在一阶一阶从未走过的楼梯上,像是按压在琴键上的钢琴家,最为熟练的双手。

    疼痛的关系,他左手扶着栏杆,右手扣着手枪护弓,上左右注意着周边的动向,以便随时给出最灵敏、快捷、恰当的反应。

    按照奥兰多的吩咐,秦珊把轮椅停在了拐角的阴影处,将男尸双臂在扶手上搭好,自己则是和奥兰多一并藏身在轮椅附近的墙角后,屏息惯常情况。

    不出所料,剩余的四名同伙见那位探路的同事还没上来,分散而警惕地一步步往徐行。

    拐弯后,他们不约而同看到了转角处直挺挺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影。

    心中一惊!

    砰砰砰砰砰砰!!!

    那种疯狂的枪响和火花又溅跃在半空中!

    火药味如同开闸洪水一般灌满楼道!

    秦珊被呛得几乎要咳出声,她眼眶被这种气味刺激得发红高热,泪水溢满眼睛。

    为了不露出一点响动让敌方洞察自己,秦珊不敢咳嗽,浑身哆嗦着,喉咙里只能溢出无声的轻呕。

    一只有力的,属于男人的手臂把她揽进怀里,就那么把她侧着身,熨帖向手臂主人温暖又宽厚的胸膛。而男人的另一只手,则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帮助她缓解着这种令人窒息的呛烟感。

    拍打的动作是一种罕见的顺和。

    秦珊噎着声叫了句:“奥兰多。”

    “嗯。”

    “如果这次能活去,你跟我回北京好不好?”

    “哦。”男人淡淡应着,没有一点迟疑和否定。

    秦珊弯了弯眼,憋了好久的滚烫泪水被这个月牙弯挤压着,再也忍不住地,从眼眶里滚落出来。

    外面的枪声戛然而止,一束手筒光紧跟其后,刮扫过来。

    奥兰多和秦珊不再讲话,仔细凝听着那种静若猫步几乎落地无声的逼近脚步。

    多亏光线的助攻,奥兰多能明显注意到一面投射在地上的人影,正在一点点靠紧。

    就在此刻!

    奥兰多一个起身,把秦珊拉拢到身后,直接用手中的金属手枪瞄准来人的眉心,施以猛敲!黑西装男人惨叫一声便要迎面栽倒!奥兰多一个稳托,将他一挂架在自己身前!随即就直接架着这面人盾冲了出去!枪弹啪啪啪打在在身畔脚边!来不及看敌手的具体位置了!奥兰多随意瞄了一眼,就立刻从人肉盾牌的肩膀上方探出枪口,对准楼梯尽头的三个人快速开出剩余的所有弹!

    秦珊就着他背后衣料,紧紧跟在他身后,奥兰多对“回国问题”的妥协和同意让她大受激励,让她变得勇敢之极。女孩寸步不离贴着能给自己最多安感和依赖感的男人,不泄露出自己一点可以让敌人击中的软肋和躯干!

    两个人很快拐进通往一楼的阶梯。

    那种来自外界的光亮越来越鲜明。

    剩余的三名黑手党中有两个都被击中,摧朽破布半滚楼梯,唯一幸存的那位显然是杀红了眼,他扳了几手里的枪,发现已经没有弹。随即改变战略改肉搏,一路紧追不舍,狂奔过来。

    他如同饿死鬼般一个扑身拉扯住秦珊的脚踝!

    秦珊心跳几乎空白了一拍,而就在这零点一秒的空白里,她脱离开了奥兰多手背的衣襟,被拉扯的力道狠狠掼摔在磕碰在阶梯上。

    疼,汹涌蔓延开来的疼。

    让她双眼短促地黑了一,她几乎要痛晕过去。

    就在此刻,她听见狄安娜的对讲机又响了:“珊,我们已经从梯顺利逃脱,这会在外面,你们怎么样了?”

    被一盆冰水浇醒,紧迫的时间也不允许她再去慢慢消化这种痛楚,一秒,秦珊就开始拼命胀闸双腿,试图脱开男人双手的禁锢。但受过特训的成年男性的力气自然是大道不可估量,对方很快起身稳住,还顺便把她托抱在胸口,食指和拇指即刻架到她纤细的颈上,扼紧了她的咽喉。

    都不带过度和缓冲的压抑窒息感让秦珊发出“谔谔”的痛苦哀鸣声。

    她拼命拍打在男人身上的手掌和小腿根不能让他有所异动。

    金发男人在半明半昧的阴暗处停步,回过身。

    “不要挣扎。”奥兰多提醒秦珊,走上前一步,他的浅色病号服已经被小腹处的血口染红了一大片。

    秦珊意识逐渐变得不清楚,但她还是能在这种不清楚中第一时间捕捉到奥兰多那种熟悉低沉,让人心安的声音。

    她很快不动了。

    “别过来,”黑手党幸存者邪恶地咧嘴笑了笑,往后退了一步,上台阶,注视着奥兰多:“你过来我就掐死她。”

    奥兰多按着伤口抑制流血速度,张了张口,试图与那位眼睛通红,面容狰狞的幸存者交涉,对方却在他开口的前一秒,就更加用力地扣紧秦珊脖,把金发男人的所有想说出口的话阻了回去:“呵呵呵,不要跟我说话,你多吐出一个单词,我就加重一寸力气。”

    奥兰多噤声,他手无寸铁,无法靠近。

    没来由的绝望就如同身畔的那一片黑色的影一般将他笼罩。

    他水蓝的眸带着暗暗的沉。

    就在此刻,这种黯淡的沉默突然亮了几度,像是被某种类似于惊喜或者赞叹的光亮点燃、灼烧。

    跳动出蓝色剔透的火焰。

    那位黑手党幸存者注意着奥兰多的动向,他甚至还没有任何机会揣摩出面前这个刚刚还面色阴郁的男人,为何突然露出惊叹之色的时候,他颈侧的动漫已经被一种疼到骨里的穿刺之痛所侵袭!扼制着女孩的手指不由地松动来!

    携着强大力量扎进肉里的纸箭伴随着这个动作飞了出去!鲜血瞬间泉喷而出!像随手被人甩出去的暗红的染料一样,拍打在白色的墙纸上!

    劲所有力气从口袋里掏出吹箭拿来扎人的秦珊脱离开禁锢,眼看就要从楼梯上坠落来,奥兰多上前两步,稳稳将她托接在怀里,扣到胸口。

    他单手抱着周身软趴趴的女孩,即刻上前两步,长腿优雅一抬,一个彰显韧带、体能、和爆发力优异的侧踢顺势而出,瞬间将还屈身捂着颈侧伤口的男人踹得滚楼梯!

    一连串的阶梯角磕碰,让男人在停在拐角口抽搐几□,就再也动不了了。

    但奥兰多似乎还不解恨和满足,抱着秦珊走到他身边,又把他踹飞出去,于是这个可怜的家伙变成一只翻滚的开山石,骨碌碌又滚了一道阶梯,最后横亘到一楼的安出口。

    白茫茫地天光从那里的门缝投射进来。

    奥兰多一边朝走,一边扯出半昏不醒的少女的领口的小型对讲机,问:“狄安娜?”

    “在!!你们来没有,我搞来一辆车,你们快点!”

    “来……”奥兰多环顾四,确定地点:“一楼左边楼道的安出口。”

    “我现在就去!”

    奥兰多拉拢秦珊两条手臂,让她姿势舒服一点地环住自己的脖,并挨得离自己更紧了一些。

    走到出口门,他一脚踹开了一扇门页。

    与此同时,狄安娜已经边驱车,边用她枪儿把这一片的埋伏都给碾压殆尽,横尸遍野。

    银灰色的越野车急促漂移,与地面擦了个旋,就稳当当停靠在出口门外的狭窄小院空地上,距离安出口仅只有二十厘米的距离!与此同时,后座的白大衣黑发青年利索地打开车后座门,探出一只手臂拽住奥兰多,将他和秦珊一拉进车内!

    车门紧闭!

    越野车在红发女人简单粗暴的操纵里,朝着散步草坪外圈的大栅栏横冲直去!

    哐当,一大片精致的木栅栏被撞裂开一个大洞,零部件从车窗外碎散开来。

    奥兰多视若无睹,只捏着秦珊的手。他微微垂眸,注意到女孩虎口处因为长时间碾磨的血口,血迹已经风干在那里。

    奥兰多第一次发现,原来暗红也可以这么刺眼。

    正在驱车的狄安娜瞥了眼后视镜:“他们也开了几辆车跟过来了,接来怎么办?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奥兰多懒得看她一眼,冷冷道:“上高速,去圣彼得堡港。”

    “嗯?去那里?”

    “对,在那里,我可以实现你的目的。”

    光从深色的窗玻璃外流淌进来,投的阴影被这种特殊的玻璃色泽染成一片舒适清淡的茶色。

    但它那种热烈的温度却无法阻挡。

    半昏半醒的秦珊感受到了这种来自外面世界的温暖和自然恩赐,她迷迷糊糊问道:“我们现在去哪?”

    “回家。”她听见男人沉稳有力的回答。

    作者有话要说:粗长君重出江湖,抠鼻

    【马上有钱有男人的小红花】

    年第五季、穿拖鞋的饭饭、gena、lnrn、翰墨丹青、一只轩轩、东申、aa、会脸红的娇羞受、我住北边你呢、屠苏酒、打右灯,向左转、绿松石、蘑菇希利斯、吃兔的酸奶、翡翠、知世、小师、dra、爱我你就爆爆我、李彦宏、lfe++be+lved+alne、星厌、蔺、清释、炉温。、攻不死你终究是受、茶茶、冷然*、爱笑的夏天、小果实、橙菇、大耳朵、未央、一入晋江深似海,从此万事皆浮云、的好菇凉、浅浅、yy、小纹、闻笛、bear、亦优、小山无水,嘿!、ablly、八月、夏文之、依稀、y、明明、从此无心爱良夜、墙角晒肚兜(嫖一万次抖森)、小明ng、r我爱故我在、呆傻、莎莎、雁落云归、夏天、bear、七月流火、快乐的小心心心、小手一抖、贺兰氏、东申、熊宝最可爱、晨间白杨、从前有座山、慢补端、雪小荛、小铭、蘑菇、r我爱故我在、我是死宅啊混蛋、头顶小黄瓜、艾丽娅、无谓秋冬、倘若、蠢蠢、灵魂不起舞、知世、叶、亲爱的路人、y、等等我、小小的红豆妹、qngk、丸、路过、qngk、廢柴蝎、啊哈、岁月不是杀猪刀而是猪饲料、大白兔糖、悠然见南山、1419333、绵绵的绵绵、那美克星人桑、芒果团、无牵挂小姐、猫在等我

    【马上有钱有男人的土豪豪】

    廢柴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5075517

    年年岁岁扔了一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4-01-25182653

    年年岁岁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4-01-25182780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5191613

    从此无心爱良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5215617

    多芒小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5225959

    一将当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7001048

    伽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9013033

    七颗毛豆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9132806

    三山墙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9153956

    白苏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9162638

    岁月不是杀猪刀而是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9235805

    掠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30182035

    掠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30182225

    茱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30205748

    茱萸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1-30205913

    两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31022142

    从此无心爱良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03030938

    从此无心爱良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05004102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07230906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07231345

    茱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08140516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08223037

    小山无水,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09003855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09122459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0134115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上船相邻的书:重生之暴君攻略系统HP之哈尔移动的城堡和霍格沃茨城堡重生后,你为女来我为男[综]数风流重生未来之预言师[综]家园,拓印中[海贼王]攻略路飞计划卷2的报恩[综漫]对不起,掉线了[武则天]女皇之路[兄弟战争]妹妹的诱惑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肚子会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