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2章 无端满阶叶, 共白几人头

【书名: 南宋风烟路 第1462章 无端满阶叶, 共白几人头 作者:林阡

强烈推荐:大数据修仙天影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不要命的!”临行前,樊井赶紧提醒林阡,“能不打就别再打!”樊井行医一向只问轻重缓急,这么长时间都只留在最讨厌的林阡身边,显然已经以行动警告他:你被金国的高手、战船和公主一起折腾坏了。

    “哈哈,对了樊大叔,劳烦您帮我问问军师,战利品里有没有惜音剑?”吟儿原还笑着牵线搭桥,忽而在林阡身上摸到一处疑似火烧的新伤,想来适才牢狱里的灯火在船沉前横冲直撞,可能是先于江水打翻在了他的身上。心疼之际,忆起当时如果自己有惜音剑在手,或许可以更快地打败对手逃出生天、也免得林阡像这般再添烧伤……想到这里,赶紧拜托樊井。

    “记仇的,你更不能打……”樊井还没唠叨完,这俩早就策马飞奔而去,刚到不久的莫如和柳闻因也一并跟上。

    樊井正待转身,忽而又想起什么,一拍脑袋赶紧要追,可是已经落下一截,脚力如何及得上他们四个?正巧柏轻舟在几个十三翼的护卫下出城,掀开那马车的窗帘见到他就急问:“樊大夫,主公和主母呢?”

    “军师晚到一步,他们已往瓜步江边去了。”樊井一愣,看出轻舟好像想要阻止。

    “这可怎么办才好!”轻舟急红了脸,立即对车夫说,“同去瓜步江边吧。”语罢还若有若无地咳了几声。樊井心念一动:“我也前去,可坐得下?”去的路上当然借机给她把了脉,开了药嘱咐她按时吃,今次和州大胜,宋军伤亡极低,倒是这几个家伙有伤有病不教他这个医者省心。

    

    阡吟四人赶到瓜步时天已大亮,途中听言三当家对他们详述了来龙去脉。郢王府的公主和驸马好像是在这里准备同一个重要人物接头,具体要做什么并不清楚,但是他们一行大约四十人,不仅行踪诡秘,而且还是分批潜行到此,有的根本是好几天前就已经抵达,所以连紧急备战的小秦淮都没发现得了他们的存在。

    “也便是说,若郢王府和仆散揆有沟通,若曹王府早一些发现他们在这里……我们的和州之战便会又有枝节。”吟儿叹了口气,差一点,瓜步据点的虚实会被金人摸清,再如何缜密的局在天意面前都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不会,若是那样的话,我们也有眼线,可以作出调整。”林阡摇头,毕竟他们在这条线也有个自己人。尽管那个姓黄名鹤去的男人不能当忠诚的细作,但当个靠谱的眼线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倒是。或许那样一来,你在战前就把这场私斗消弭了。”自弃马之后,吟儿就一直被他背着,听他气息不匀畅,屡次要下来走却都遭拒绝:“乖乖呆着,没我命令不准下来。”“哦。”吟儿一笑,却因为莫如就在不远而不敢过于甜蜜。

    “曹王府的耳目应该是在子时以后找到的郢王府余党,这两伙人发现我们在交兵、和我们发现他们在械斗,大概是同一时间的事。”言路中对阡吟继续说。

    不言而喻,对方发现他们在交兵是因为八方动鼓,而他们发现对方的存在正是因为黄鹤去传出了情报。黄鹤去虽然没能阻止也不可能阻止得了曹王府分兵来战,却是竭尽所能地给了宋军准备应付意外的时间。

    “郢王余孽只怕是要同林阡接触,像沙溪清那般为了‘平反’叛国!黄鹤去,责令你立即将黄明哲擒杀!”子时许,闻知郢王府有人在瓜步隐现,联系到他们前夜好像在和州城内出没,完颜君附派来盯梢黄鹤去的有权无实的官员捕风捉影后作出重要指示,实际不过是更想推动和观赏“黄明哲就是莫非、想要与林阡接触、却被亲生父亲针对”的伦理大戏而已。完颜君附倾向于黄鹤去生有反骨、想看他介乎杀与不杀之间的天人交战,而支持“黄大人清白”的拥趸们,也希望黄鹤去能通过杀死黄明哲或打伤林阡向曹王表忠。

    黄鹤去明白这是个洗白自己的大好机会,为了取信完颜君附自然不可能放过,所以二话不说就带队前往围剿,果然在江边破庙将莫非和雨祈那四十余人抓了个正着。为了不打扰淮西战事,曹王府众将也个个都是夜行装束,行动如一、水入沙地,然而他们的人数不宜过多,加上后来又分心去顾瓜步,故而与莫非等人对峙了很长时间都未见胜负。

    金军内斗,从中线一路蔓延到了东线,然而结果却显然不可能还是宋军吃亏。言路中和唐鑫的下属们早就在清点残局之余,在这破庙附近的江边拉了长长一道封锁线,不允许他们任何一个逃出去,曹破浑然不觉,后来气势衰竭、觉察到了渔翁得利却认了命,没有一个试图正面冲破宋军陆路包围,而是一边继续你死我活、一边各自弃车保帅:“宋军杀来了!驸马,先带公主上船走!”“完颜大人,黄大人,您几位且先上船。”似是看准了这昼夜交替之际江上风浪空前猛烈,宋军船舰刚经消耗不敢妄自出师。

    因此在阡吟几人到场之前便知,破庙只剩双方总共三十人左右束手就擒,主帅们却都已金蝉脱壳向着他们来时备好的小舟逃离。“不能让他们逃!”林阡不可能放过这帮搅局的混蛋,也不允许莫非再次从自己的指缝间溜走,思及江浪滔天他适才领略过,太过凶险,宋军舟师确实不宜出击,所以只带了几个高手上前追歼。

    而那时,黄鹤去和莫非早已在郢王府的小船上打得滚倒在地不分彼此,厮杀激烈到几个完颜高官都缩在不远处的曹王府小船上不敢多看还越划越远,反倒是那个呆呆傻傻的雨祈公主近前观战毫不避让。天靖山一战她被连累、失血过多昏迷半月,使她即使清醒也成了个痴女,曾经灵动的眼眸如今在江浪中似乎蒙了一层雾气。

    没有断絮剑在手的莫非,疏于练习连莫如都难以匹敌,更何况可以借助雨祈诱导他失误的黄鹤去?父子二人一直都是彼此心魔,所以回回作战这方面倒也抵消,久之黄鹤去就把莫非死死压在下风。黄鹤去终于有闲暇慨叹,不管自己的立场在金在宋,他和莫非都是可笑至极的对立面。

    他正准备找一个合适的身份劝莫非弃械投降,便听得远近江浪中曹、郢二府难得一次同仇敌忾又立即噤若寒蝉:“拿下他!”同仇敌忾是因为那人必须是每个人的第一敌人,噤若寒蝉是那人才到场的第一刻他们连人带船都被排宕开去、江面上只剩一大片可怕的漩涡。

    莫非和黄鹤去的剑与刀听从指令往来人打,到面前才发现那人是林阡,笑话,谁能拿得下他!何况这几丈之内,哪个都是他的自己人啊……黄鹤去和莫非立即掉转枪头,异口同声向林阡求联合:“拿下他!”与此同时刀剑往对方破绽里送……

    可是在这危急关头近乎本能的话声刚落,黄鹤去和莫非都意外地发现,对方和林阡存在一些不可告人的关系!

    “你是……”父子二人又一次不约而同地发现,他们居然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是什么!黄鹤去并不知道莫非是掩日,莫非也不知道黄鹤去又一次变节……

    林阡虽然先声夺人地把旁人都推开了一忽,勉强拆分黄莫之后却没气力再将他们擒拿,所幸吟儿在他背后及时开口:“都回来吧。”算是实打实地给他俩争取命途的归正:这或许是一次父子握手言和的好机会!

    然而就在那眨眼之间,江潮冲天如卷雪,险些将雨祈从船边掀落下水,莫非根本来不及和黄鹤去一样对林阡服帖,便立即冲上前去将雨祈揽在怀中,顷刻,将她也像林阡对吟儿那般负在背后……这一幕对于林阡和吟儿来说不过是吃个示好的闭门羹而已,可是对着冒险第一个随着林阡冲上前来的莫如来说是怎样的锥心刺骨!那时她也是好不容易才在船边站定,远远望见彼端这情景,身子晃了一晃,却坚强地伫立在风雨里不曾倒下甚至不敢流泪……

    金军全都就在不远,哪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倏然两个王府就都有人追杀上前,林阡虽然还未劝服莫非,却从黄莫二人安全出发,假装适才是作为一个强弩之末被他二人合力击败,立即带着吟儿“连退数步”,非得接着与旁人战斗而且“气喘吁吁”“应付不来”,战局的核心当即又只剩下黄鹤去和莫非两个。

    莫如和柳闻因均被冲涌而来的两大王府高手迫在外围,却还是奋不顾身、不遗余力地向莫非那里靠近着……尤其莫如,既想大声唤他,又苦于不能,望着莫非对雨祈关怀备至,莫如越战斗越柔肠寸断,纵有千言万语也堵在胸口,那天她教他受的百口莫辩之苦,今日原原本本地由他还给了她。

    不多时,不止曹、郢二府高手跃上,宋军也有不怕死的乘着小船追来,两两互斗场面一时更加混乱,局促的空间被分割成无数战场。夜半江心的历史重演——随着上来的人和倒地的尸体越来越多,脚下舰艇愈发经不起负荷地强行打起转来,飓风卷集,乌云肆虐,动荡不安,颠簸不堪。

    江畔树木摇曳不止,落叶纷纷似堕楼人,无论黄鹤去的绝漠、莫非莫如的断絮、柳闻因的寒星、林阡的饮恨,无一例外都是寒冷意境,与这漫天飘零无助最终被卷入江水的秋叶一般苍凉。当是时,他们所有人在如火如荼的交战中,无不都对着无边萧瑟叹息物是人非……

    脚下舰艇长约十丈左右,酷似宋船“海鳅”,迅疾有余,稳重不足,遇上今日这番诡异江浪,只会重蹈分崩离析之覆辙。林阡知事不宜迟,恢复正常与七八个围攻者激战,很快就在他身畔杀出一个私人空间。谁料才刚潜心入刀的一刹,忽然感觉背后一轻,回神才知吟儿落了下去,他没想到她怎么就抓不紧他还不立即跳回来,见缝插针去拉她时才发现她倒在地上形似虚脱,好在这大半刻的功夫没有一个金兵敢去碰她,才使她免于受到皮肉之苦。

    “这丫头……”他一怔,想到可能是适才纵情过度,竟使她累得晕倒在地,心里暗笑,这丫头又一次不分场合地拖起后腿来了,所以一边左手不停止劈砍,一边腾出右手意欲将她背负回来,谁料在碰触到她的第一刻他如触疾电,紧接着,也不知几刀几枪突然就砍在了他的左手左肩和左胸,霎时血流满身他却一动不动动弹不得……毫无防御的他、在发现她早已僵冷的时候、怎可能还有一丝理智去防御?!那一刻,时间宛若冻结,他回过身来只顾着将她抱起和护住,呆呆地托着她仔细看她脸色探她鼻息,忽略了周围的一切厮杀、动荡和浩劫……

    怎么会,怎么会,是因为这一天一夜没给药?!他早该吸取教训,不能再把吟儿置之不顾,可为什么他又一次忽略了她!仆散揆那冰冷的话犹在耳畔:“战后你就会明白,你牺牲了谁。”回应他得意忘形的笑:“我牺牲了谁?”牺牲了谁?

    吟儿去了,不能再陪他,什么都没有了,倏然林阡瘫倒在地,伏在吟儿身上不停吐,那一双眼全是血泪,林念昔,无论何时都不分开?你答应过我的话几时兑现过!不是叫你抱紧些别松手吗,打那个最强高手、那样大的风浪、那么凶险的境地你都抱那样紧,怎么此刻对付杂碎的时候你反而松手了!

    终于有一刀砍到他的后背,他仰天长啸双刀激荡,从颓废瞬然跳跃到疯癫,围攻的七八个金将瞬间全成泡沫,数声巨响,原就猖獗的江浪跌宕成瀑,从上到下到处涌荡着血腥。整座舰艇除了被刀锋伤及的,还有十数人被须臾的倾斜打落江中,惊天杀戮,生死潦草。

    谁又想到,他打龙镜湖和疑似战狼都没入的魔,竟在此地……始料不及,突如其来!这下谁都别指望他能制止混战,他能停止掀乱他们就已经谢天谢地。

    倏然之间谁人还敢恋战,等闲之辈忙不迭地从船逃窜,前推后挤自行堕江反而死得更快,很快这船上又一次所剩无几。风浪中却有几人宁死不退,譬如黄鹤去、莫非、莫如、柳闻因,还有几人冒死逆行,正是刚刚赶到的樊井、柏轻舟……以及,常牵念。

    郢王府单兵作战的第一高手常牵念,经过一番休整伤势早已大好,只怕他才是莫非今夜在瓜步要接触的人。他现身之前,黄鹤去苦劝莫非回归未果,又看林阡好像入魔,情急之下不慎一刀刺在他的右胸,远近宋军金军关心莫非的全是大惊失色,便是那时常牵念跃过几人头顶飞身而来,一钩挑开这个僵立原地手足无措的黄鹤去,莫如和柳闻因原是要上前来看莫非伤势的,也全被常牵念当成敌人左右开弓地击退,钩锋所指望风披靡,顷刻他便将公主和驸马救到身后。

    莫如来得最快最没防御因此伤得最深,这一刻倒在地上不顾伤势悲痛欲绝,莫非望着她肩头一片殷红,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哀恸,脚步只移了毫厘却又停滞。

    常牵念一钩立即便朝莫如补上,千钧一发莫非赶紧去拉:“常大人,咱们先撤!”可惜哪里卸得了常牵念全部力道?眼看莫如被巨力笼罩无力动弹,离得最近的柳闻因想都不想就将她往后推,顷刻她自己却暴露在常牵念的“九万里”下,电光火石之间,刚好入了魔的林阡正愁无法发泄,发疯一般掀翻常牵念带来的十几个金军高手、径直朝着此地唯一的绝顶高手挥斩,染血的眼竟似要将常牵念生吞活剥,歪打正着救了柳闻因一命,令她只是受了轻微震伤。

    “……让他别打,打入魔了吧!”樊井气得直跺脚,柏轻舟不顾凶险上前抱起被林阡丢弃的吟儿,发现她气绝不禁大惊:“主母!”

    “她死了,是我杀了她!我杀了他们!”林阡从一个最低状态入魔,打一个恢复完全的常牵念,饮恨刀气势大胜、实力却不能碾压,使得此情此景更像胡搅蛮缠。众人全是一惊,谁也不知道若干天前他因为失去吴越等人入魔时吟儿抱着他说“我还在”,如今记忆发生紊乱怕是把吴越柳五津等人的死全都归咎于他一个人的身上了……

    可是,他们不是他杀的,而且“她没死啊!”樊井没来得及告诉他,所以特地追到江边来,“我给主母把脉,好像是中了一种类似‘枫林醉’的毒,正待回去给她找药配……”

    然而林阡已然失心,哪还听得到他在说什么,仍然执拗,眼神空洞:“她死了!她死了!啊啊啊!”

    “她没死啊!”樊井哭笑不得,怎么掉了个个呢,以前都是我说她死了你不信……“回去吃个解药马上就醒了,倒是你……”他说着说着再也笑不出来,因为林阡受伤比吟儿重得多,现在又在不值得地虚耗,力压别人的时候自己身上到处喷血,再不包扎可别血流干了。

    “主公,您觉得仆散揆既想保主母又想安抚龙镜湖,对主母会做出什么举动?”柏轻舟立即帮樊井解释,风浪的噪音过大,她不得不勉力提高声音,樊井一愣,觉得她虽然比自己温柔,这句话却更说服林阡。

    “会让她……假死……?”林阡忽然记起了枫林醉。

    “对,就是这样……”樊井和柏轻舟露出了哄小孩成功一样的表情。

    谁也不知道林阡到底有没有顷刻就从入魔状态下走出,那一厢,且战且退的常牵念却趁他一瞬失神、护着莫非雨祈朝自己带来的船上退,不刻那小船便荡开好几丈远,林阡缓过神毫不犹豫地凭空跨了数十步过去,直接落到那船上继续和常牵念缠斗,只给众人见到他一个扬长而去醉生梦死的背影……

    “林阡哥哥……”“哥哥……”江水中如下暴雨,恍惚间不辨南北,柳闻因和莫如一个担心林阡入魔、一个不肯放弃莫非,和黄鹤去一起也飞身跨过好几艘大小船筏最后不惜涉水攀上去,不同于莫如伤势甚重半昏半醒,柳闻因一旦入局便立即以寒星枪协同作战,令人惊喜的是,她居然也能在林阡和旁人的对峙中找到她的一席之位。

    “赶紧带主公回来!”樊井高喊。

    尽管半空里水龙四卷,但毕竟是天明时分、又仅仅十几丈远,柏轻舟和樊井都是能分辨得出这只左右摇晃小船的,然而,随着一道闪电意外轰然从天而降,交睫间,他们的视线里竟然就再也看不见这只小船,竟好像被什么幕后黑手偷偷置换了?!适才小船存在的地方只剩一道浮光和数缕尚在翻滚的阴云;长江在天际突然裂变成深黑、绛红、淡紫这些毫无规律的一块块一抹抹颜色……

    那些离得最近、此刻漂游在水面上瞠目结舌的金兵宋兵,清楚地记得,适才天和江好像接触过,所以他们当中有些人现在身体还发麻,但是说不清楚怎么天和江一下子又离远了。

    更诡异的是,动荡了整整一夜的长江,在这一瞬天色晴朗、山明水净,美丽的风景好像在炫耀,我为民除害我骄傲极了。

    可谁还有心情去管风景的鬼祟啊,涉战三方,谁都因为主帅的失踪而心惊胆战、毛骨悚然!这当儿,心脏跳个不停却还能淡定分析的怕也只有柏轻舟一个了,许久,抱着吟儿的她才吐出四个字来:“幽凌山庄……”

    ps:年终了,再不努力工作就来不及了,所以更新频率应该会下降,大家见谅,暂时每周末来看一次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南宋风烟路相邻的书:时间操控者猪仙破法邪神无敌医生九天道无止尽妖师路仙路纵横神魔杀通天仙道法相金身忘仙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