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新凉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三章 新凉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老谢对着丞相告了声‘得罪’,抢上两步,伸手先后探索宋阳的脉搏、鼻息,很快就确定娃娃生机断灭,死透了。但事情太突兀、也太蹊跷,即便他能确定四公子已死,仍是不敢有丝毫大意,借着检查尸体的机会,大袖轻轻一抖,将一支长针悄然扎入宋阳的左胸心窝。

    不管怎样,心脏中针,这最后一个‘妖星’都死定了。

    老谢是当世武学大家,袖中银针刺出、收回,都在瞬间完成,而付丞相只是个文人,根本看不出他的手段……

    只有宋阳自己知道,现在他还没死,他也迷糊得很。

    本来他已经在闭目等死,没想到还不等胖子老谢动手,一股阴冷感觉就从胸腹间升腾开来,转眼弥漫到四肢百骸。

    阴寒所侵,身体变得麻木、僵硬,再无法稍动半分。或许是穿越、附魂的关系,宋阳能够清晰‘辨识’自己的身体状况。他明明白白的感觉到,虽然麻木不堪,但自己还活着,只不过从心脏跳动、血液流动到呼吸都变得极其缓慢,外人根本无从察觉。

    还活着,是假死,足以瞒过所有人的假死。

    身体变得麻木了,但脑筋依旧清晰,宋阳还能‘想’,思前想后,自己会突然‘假死’就只有一个原因——尤太医。

    ‘假死’之事,正如宋阳所料。

    尤太医‘看上了’了宋阳,打定主意要偷走这个娃娃。

    太医要的是活娃娃,但是要从相府偷走一个欢蹦乱跳的四公子又谈何容易?由此,他给宋阳下了一味‘假死’的奇药。之前尤太医来时,抹在宋阳鼻端的药粉,唤作‘新凉’。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不死过一次又怎么知‘新凉’。

    ‘新凉’循着呼吸入肺,潜伏三个时辰后药性发作,中者陷入假死之态。龟吸续命、心跳异常微弱,与死人几乎全无分别……偷四公子难,但是四公子‘死’了,会在三天内入土,到时候要盗掘一具尸体,事情也就容易得多了。

    酉时之前,宋阳吸入‘新凉’;到现在子时将近,刚好三个时辰。

    因为‘右心位’,尤太医要偷四公子,全没想药效发作的时间恰到好处,救了宋阳一命;还是因为‘右心位’,老谢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而刺出的袖里针,也仅只伤到宋阳的肺叶,没能要了他的性命。

    老谢走了,离开前低声说了句‘明日我会将小女送过来,大人节哀’。

    付丞相也并未多待,在床头坐了少顷,扬手抹过眼角,口中发出沉沉一叹后起身离开……

    相爷的四公子死了,可宋阳还活着。事关‘天煞妖星’,付家不敢把四子风光大葬,更没让他入祖坟,连夜办了棺木,只在家停棺一天,就从城外选了一块风水还算不错的地方,草草下葬。

    ‘新凉’神奇,能让身体的代谢也变得极为缓慢,龟吸中存活的时间也大大延长,虽然娃娃的身体脆弱,左胸又被长针刺穿,宋阳还是勉强坚持了下来。

    药效仍在,宋阳无法稍动,连眼皮都睁不开,只能躺在自己的坟中,静静的听着,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终于有了动静。

    先是簌簌的铲土声音,再是‘咯吱咯吱’撬动棺木的声音……尤太医。

    病痨鬼来了,‘妖星’这一道生死关总算跨过去了。不多时,啪的一声脆响传来,尤太医撬开了棺木,将娃娃抱在了怀中,转身跑向停在不远处的马车。

    或许是第一次做偷尸贼,所以紧张;或许是终于找到了右心位的娃娃,所以太兴奋,瘦竹竿刚跑了两步,就一脚踢在石头上,哇呀一声连大带小一起摔了出去。

    几乎就在他摔飞的同时,原本坐在十余丈外马车上的车夫,身形倏然跃起如风欺近,赶在尤太医落地前稳稳将其扶住。尤太医却毫不领情,跳脚怒道:“蠢人!我摔不死,你该去接娃娃!”口中骂着,快步赶上前把宋阳又捡了回来。

    尤太医满眼满脸都是心疼,看上去,在他心里,娃娃可比着他自己的眼珠还要更珍贵。宋阳被摔了个鼻青脸肿,不过他生生死死过来这一回,也真不在乎再挨这一下子了。宋阳更关心的,是这个瘦竹竿千辛万苦偷自己来做什么?

    那个身怀出色武功、好心帮忙却挨了恶骂的车夫,也只是微微一笑,不存丝毫怨恨,护送着尤太医和宋阳上车后翻身跃回座位,扬鞭打马,趁着月色赶车急行。

    从外面看上去平常无奇的马车,行驶起来异常平稳,内饰也豪华、舒适,在内厢两壁还悬着两盏青玉琉璃灯,灯内置放的是一团团的磷藻,全不受行驶途中车子晃动的影响,光线柔和但并不暗淡,堪比火烛。

    借着灯光,尤太医胡乱解开娃娃身上的装裹,准备驱散新凉药力,可很快尤太医就愣住了……宋阳左胸上的针孔虽不明显,但还是逃不过一代名医的目光。

    尤太医伸手摘下车灯,凑近针孔仔细地端详,片刻后干巴巴的脸上又显出了笑意:“谢胖子的袖里针?他不是把闺女送给你做媳妇了,怎么又要杀你?你老子得罪他了?啧啧,官做得越大,是非就越多呵。伤得不轻,不过不用担心,有我在你死不了。嘿,我可舍不得你死。”一边说着,尤太医取出针灸、药石,忙碌了起来……

    “莫急、也莫哭……我把你偷来,虽有自己的图算,但也不会害你,相反,还有莫大的好处给你嘞。”

    “能遇到你这个天生右心的娃娃,是我的造化;可你遇到我,对你而言又何尝不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小子,你可知道,我的炼血之术,是天下第一等的神奇本事。”

    “夺了你的富贵身份,将来我会送你一副了不起的身骨,也算对得起你了。”

    “十八年后,你得了第一等的身体,我只从你手指头上挤几滴血就好了,大家就各不相欠,从此分道扬镳……十八年说短不短,说长可也不长,晃几晃就过去了。”

    ……

    尤太医有个毛病——自言自语。

    在施针用药,替宋阳解除‘新凉’、治疗左胸伤势的时候,尤太医嘴巴不停,一直在喃喃自语,他又哪会知道,自己甘冒奇险偷来的娃娃,是个两世为人、有着一颗成熟灵魂的‘妖怪’,他嘟囔的这些话,统统都被宋阳听进了耳中。

    到了现在,宋阳终于能够放松些了,虽然还不明白‘炼血’两字的意思,但至少能确定,眼前这个古怪太医,并无伤自己性命的心思。

    从子夜一直忙碌到破晓,马车始终不停,尤太医终于施针完毕、用药妥当,把宋阳重新包裹好,正想长舒一口气,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骤变,从座位上直接跳起来,打开前窗对车夫喊道:“快、快回去,昨晚上光想着挖坟,忘了填了……”

    不等他说完,车夫回头应道:“太医放心,我早已吩咐阿泰去善后了,不会有破绽。”

    尤太医脸色一松,嘿嘿嘿地傻笑了几声,说道:“那就好、还是你们这些人做事周到…我已经不是太医了,喊我老尤就成。”说完略略停顿片刻,又摆了摆手:“无所谓了,反正分别在即,以后再无相见之日,喊什么都成!”

    车夫笑了笑,没应声……

    大燕景泰四年,中秋刚过,燕国京师邹城中接连发生了两件怪事:

    当朝丞相四子,在‘百岁儿’时突患怪病,暴毙当夜;

    太医令尤大人辞官而去,和谁也没打一声招呼,从此消失不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