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利器

【书名: 活色生枭 第六章 利器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整整一个白天。

    一直到黄昏时分,宋阳终于站起了身体。

    在他面前,摆放着一堆一堆被囫囵拼凑起的尸体,遇害之人一共十二个。

    拼凑完整后,隐约可见尸身背上的刺青,图案古拙狰狞,正是山溪蛮的标记;每个人的左手食指根上,都磨出老茧,赶尸匠用这根手指来挂阴魂锣,久而久之,自然出茧。

    验明正身,惨死于此的都是山溪蛮的赶尸匠。而且仅仅是赶尸匠,碎尸之中,并无他们所带的尸体。在‘拼图’的时候宋阳仔细看过,碎尸的皮肉都是‘新鲜’的。新丧的尸体和被药物封镇的老尸,区别大得很,对他来说不难辨别。

    宋阳抱着双臂,站在尸体前,垂目凝思……不久之后,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这片血腥之地,回到前堂。小捕快抱着腰刀蜷缩在角落里,已经睡了一个下午了。宋阳上前摇他肩膀,小捕快惊醒,目光迷糊睡眼惺忪,还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居然可怜巴巴地对宋阳说:“我饿。”

    宋阳笑:“饿了?这里只有香烛,怕你吃不惯。”

    小捕快迷糊了下,嘟囔着‘香烛?’,这才真正回过神来,横了宋阳一眼,伸手指向里面:“完事了?我去看看!”跟着从地上一跃而起。

    宋阳点头:“看过后你就先回去,我……”话没说完,他忽地闭上了嘴巴。不知何时,外面淅淅沥沥地小雨变成了滂沱暴雨。之前宋阳一直在专心干活,就未察觉天色变化。

    出乎意料的大雨,宋阳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小捕快从凶屋里转了两圈,再回来时,眼睛里满满都是敬佩之意:“你这个人油嘴滑舌,看不出做事情还挺仔细,居然真把尸体都拼出来了。”说到这里,微微停顿,细细打量了宋阳一番,又继续道:“更难得的,你的衣衫上都没沾到血迹。我做不来,佩服之至。”

    宋阳笑着应道:“你也不一般,在这个地方还能睡得这么香、还会觉得饿,我做不来,一样佩服之至。”小捕快喜欢较真,但不会计较这种这种玩笑话,呵呵笑着说:“我天生就有这个毛病,困意一上来就非睡不可,肚子一饿……唔,不说这个,一说起来胃口就像着了火似的难受。”

    闲聊之中,小捕快找出几根蛮子留在此处的香烛,点燃火光,又跑到宋阳跟前,伸手拉起他回到凶屋:指着现场问道:“忙了一个白天,有啥发现没?”

    宋阳刚要开口,不料小捕快又伸手制止了他:“先别忙说,我先来猜猜看。”一边说着,小捕快深蹲、双手抱头眉心紧皱,做出一副痛苦模样。

    宋阳失声而笑:“也不用这么夸张吧?”

    小捕快回了句‘你不懂’,就不再理他,开始冥思苦想,半晌之后猛一抬头:“是蛮子内讧!”说出结论,他的神情恢复正常。

    “这就完了?总得有个原因、说道吧?”宋阳反问。

    “呃…原因自然是有的,你听我说…”小捕快目光闪烁,左顾右盼了一阵,终于想到了什么:“杀了人还不够,还要碎尸万段、真正的碎尸万段啊!就算真有深仇,要分尸泄愤,也不会分得这么匀称,尸块大小都差不多。”

    小捕快越说越精神:“看上去,倒更像个‘仪式’,或许是他们山溪蛮惩罚叛徒的手段呢。再说也只有茹毛饮血的蛮子才会有这么残忍的手段,咱们汉人可做不出这种事。”

    这些赶尸匠死状太惨,远远超出普通的仇杀、劫杀,把现场看成是一个蛮族的血腥仪式,倒也合情合理。只不过小捕快的断案方式完全是颠倒的,别人查案,都是根据线索来推测结果;他则是直接‘蒙’出个结果,然后再来找证据支持。

    小捕快说完,目光得意,望向宋阳:“案子虽然还没破,但你大可放心了,是他们内讧,与咱们无关,蛮子不会闹事,更不会来找燕子坪的麻烦了。”

    “我倒真盼着事情是你说的样子。”宋阳苦笑:“可惜…凶手九成九是汉人,这次燕子坪麻烦不小!”

    不容小捕快反驳、追问,宋阳就继续道:“先看屋子里的血迹,从屋顶到四壁,鲜血喷溅得到处都是,人死之后再被碎尸,血液绝没那么大的力量会喷到屋顶上。”

    跟着,宋阳一指地上一堆堆尸体:“你再仔细看看他们,不觉得别扭么?”

    小捕快应道:“我本来也在纳闷,你怎么把尸体都拼着这种怪模样。”十二‘堆’尸体,并不是‘老老实实’的躺卧在地,都是四肢大张、腿歪肩斜,姿势古怪得很。

    宋阳摇着头说:“不是我把他们拼成这样,而是他们死前瞬间,大概就是这样的姿势,那时候他们什么样,我拼出来就会是什么样……现在他们躺下了,看上去异常别扭,但是在死前,他们可不一定都是躺着的。”

    小捕快不解,但暂时没有多问,而是举臂横腿,模仿着跟前那具尸体的姿势,片刻之后恍然大悟:“这是扑跃的姿势!”

    宋阳一点头,又伸手指向房门正对的那面石墙:“你仔细看,那面墙上有什么?”小捕快小心避开地板上的尸堆,走到墙壁跟前,这才勉强看清,墙面上横七竖八,一道一道尽是尺余长的刀痕,细数之下不下数百道。

    刀痕极细、薄如蝉翼,阴家栈里光线昏暗,再加之墙壁上溅满血浆,先前小捕快从未注意到这面墙上的痕迹。

    宋阳站在门口,并没跟小捕快一起走上前,他在这间屋子里待了整整一个白天,所有的情形都以了然于胸:“石碴泛白,都是新痕……死前的扑跃姿势、死时喷溅的鲜血,死后石墙上留下的刀痕,当时的情形也不难猜测了。”

    跟着宋阳长吸了一口气,径自说出了自己的论断:“千刀齐发,乱刃分尸!”

    而后宋阳声音不停,一股脑地向下说道:“十二赶尸匠齐聚于此,突遇强敌,同时起身扑向敌人,对方却一举打出千百道利刃……这些赶尸匠还扑在半空时,就像一排注满水的大缸,被人彻底击碎,这才有了这样一个血腥的现场。”

    “几百道利刃瞬间割碎这群赶尸匠,余力未消,又打在了墙上,留下了这些刀痕。不过,你再仔细看看,所有刀痕的深浅都差不多…这就古怪了,就算真有绝顶厉害的高手,能同时打出数百枚暗器,也不可能把力量平均分配到每一枚暗器上,留在墙上的痕迹,应该深浅不一才对。”

    “我猜测,凶手手上,应该会有一件威力奇大的机括凶器,能在刹那释放出几百把只蝉翼快刀。也只有机括、绷簧、绞弦的力量才会分配得如此平均、留下深浅一致的刀痕;也是因为机括的缘故,射出的每一盏蝉翼快刀的间距相等,这才削出了一样大小的尸块。十二个赶尸匠,就死在这件凶器上了。杀人之后,凶手又把射出的利刃一一捡回,这才从容离开。”

    “山溪蛮体格强健、天上巨力,他们族中也有古怪技击流传,极难对付。何况赶尸匠又都是蛮子中的强者,如果不是靠着这样一件厉害凶器,想要一举狙杀十二个赶尸匠,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宋阳不是怪物,也一样不愿在凶屋里多耽搁,一番话说完,转身返回前堂,这才继续对小捕快说道:“薄如蝉翼,却锋利到割肉如豆腐的利刃,蛮子的铁匠可锻不出来;那种能同时绽放大批利刀的机括,不用问更是复杂到了极点,蛮子的木匠估计也没那么高的水平……这件杀人利器,一定是汉人的。先前说过,山溪蛮排外、斥汉,汉人的东西再好,他们也绝不会用的。由此也就能大概断定了,凶手是汉人。”

    一番长篇大论,小捕快听得津津有味,目光锃亮不停点头,见宋阳收声他急忙追问:“还有呢,接着说啊。”

    宋阳眨了眨眼睛:“还有什么?”

    “案子啊,你看出死者是山溪蛮赶尸匠;断出凶手是汉人;猜出凶器是一件霸道机括。还有没有其他发现?”小捕快意犹未尽,应该是觉得这故事挺好听的,打算接着往下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