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搭档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七章 搭档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宋阳咳了一声:“我能想到的也就这么多,剩下的我也想不通,说了也没用。”

    小捕快一下子来了精神:“就是想不通才更要说出来,没准我能想出来呢,快些说,等回到镇上我请你吃面!”

    宋阳呵呵一笑:“那敢情好。”

    暴雨封路,回不去镇里,反正都是靠闲聊打发时间,说说案子倒也无妨,宋阳没矫情什么,继续开口:“我最想不通的有两个,第一个是…赶尸匠太多了些吧?”赶尸不是放牛牧马,赶尸匠干活大都是单独行动,至多两三人凑一起,从没听说过一群赶尸匠同时行动的,这里又不是枢纽地段,而这一座阴家栈里聚集了十几个,开会么?

    “另个不解之处,赶尸匠死在这里了,他们带着的尸体哪去了?”

    小捕快手一挥,大包大揽:“说不定只有赶尸匠呢。这次他们出来就没带尸体,约定好在客栈碰头…结果出事了。”

    宋阳摇头:“你当阴家栈是什么好地方么。赶尸匠会来此投宿,纯粹是为了停尸。明白了?除非是干活时迫不得已,如果没带尸体,赶尸匠自己行路,宁可露宿荒野,也不会住进这种阴气极重的地方。”

    小捕快听明白了:“就是说这些赶尸匠,肯定都是赶着尸来的,结果他们全死了,尸体却不见了。十二个赶尸匠,最少也会带着十二具尸体……尸体去哪了?”

    话刚问完,他自己就恍然大悟:“尸体肯定是被凶手带走了,这么说的话,这桩案子是、是桩劫案?!凶手杀人是就是为了抢尸体?抢尸体做啥?”

    “恩,你问我啊?”宋阳笑。

    小捕快也笑了,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没再去提案子,而是喜滋滋地望着宋阳,好像找到了宝贝似的:“刚才说你做事细致,原来还赞得少了,不光做事仔细,心思也挺明白。看事情一条一条的,不错!”

    “线索一条条地摆着,把他们串起来就成了。”宋阳挺客气:“你是外地人,对山溪蛮和赶尸匠不了解,所以才看不清楚。”

    小捕快耸了耸单薄的肩膀,没心没肺地说了句:“就是了解他们我也串不起那些线索。”说着,上身前倾,靠近宋阳:“这样吧,以后咱俩搭档,你来帮我。”

    宋阳摆手笑道:“我这次是被抓来顶缸的,我不是仵作,我舅舅才是,你找他去搭档吧。”

    小捕快满不在乎:“不是仵作,就去衙门谋个仵作的差事呗,凭你还不是手到擒来。以后咱俩并肩,你做事仔细心思锐利,我天赋…我、我也有了不起的本事,什么样的大案到了咱们手里也不算事,嘿嘿,几年之后我就是南理第一神捕,你就是当朝第一仵作……”

    不等他说完,宋阳就哈哈大笑:“看得出来,你是饿坏了。”

    “别提‘饿’,受不了……”小捕快刚才还眉飞色舞,听到‘饿’字马上又变得愁眉苦脸,同时对宋阳不肯‘入伙’也不甘心:“别的不提,就说武功,我可是一身好功夫,从镇上到这里三十里路跑下来,你见我喘过一口粗气么?那还是我收着手脚呢。你心思再怎么好、就算把贼人放到眼前,你抓不住也没用不是,查案抓贼,一文一武,刚刚好。”

    宋阳不理会小捕快的‘雄心壮志’,不管对方怎么说,他都笑着摇头。

    小捕快劝到口干舌燥,见宋阳就是不答应,心里老大的不高兴,还以为宋阳看不起自己,撇嘴道:“你别小瞧人,论起查案子的本事,我也有独到之处。”说完,停了片刻,又不甘心地加重语气:“就今天这案子,我肯定有说对的地方,不信就走着瞧,等案子破了的时候,你再回看印证!”

    宋阳啼笑皆非:“从头到尾,有关这桩案子的,你可就说过一句‘蛮子内讧’,其他的还有什么?”

    小捕快‘哼’了一声,一甩头,发脾气不理他了。

    宋阳哪会计较这些,头枕双臂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过了一阵,忽然神色一喜,‘哈’的一声笑了起来。小捕快被他吓了一跳,怒道:“发什么疯。”

    宋阳翻身从地上跳起来:“雨声歇了,雨停了。”说着,迈步来到客栈门口。

    一场暴雨终于停歇,漫天阴云消散无形,露出璀璨星月。宋阳显得异常开心,回头对小捕快说:“请你辛苦一趟,即刻启程返回燕子坪,把案情呈报大人。”

    跟着宋阳的语气沉重下来:“蛮子随时都会出山闹事,要赶快通知大老爷,请他上书州官、调遣兵马驻防燕子坪。”

    小捕快整靴束带,准备出发,同时问道:“那你呢?不和我一起回去?”

    宋阳摇头:“你武功好、脚程快,我跟你一起反倒是个累赘,何况现场也不能没人看管,我留下来。”说完,又不忘嘱咐道:“夜路难行、再加上雨后路滑,你赶路多小心。别只顾着贪脚程,记得,事急人不急。”

    小捕快咧嘴一笑,快步而去,几个纵跃之后身影消失不见。

    宋阳露出一个轻松笑容,盘膝坐倒,开始闭目养神……

    可他没想到,半个多时辰后,阴家栈门口脚步声响,小捕快又回来了。人还没进门小捕快就大声嚷嚷道:“暴雨引动山洪,封了道路回不去了!你是本地人,知不知道还有旁的路么?”

    宋阳也没料到事情会这样,先是一愣,随即摇头:“没有别的路,只能等水退了。”

    小捕快自觉重任在身,焦急异常:“那怎么行,请调兵马的事情耽搁不得。咳……”

    宋阳看着小捕快在自己跟前急得来回踱步,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头,突兀说道:“三件事。”

    小捕快不明所以:“什么三件事?”

    “第一个,山洪封路,你过不去,蛮子自然也过不去,至少大水退去前燕子坪不会有事;第二个,这桩惨案,是咱们先发现的,蛮子还没来过,否则不会不给赶尸匠收尸,这便是说,蛮子们现在还不知道这事,闹个啥?何况从这里到蛮子的老巢,足足三天路程,即便昨夜有赶尸匠幸存、逃回去喊人,来去也得六天功夫;第三件事,咱们的县太爷虽然不太…不太那个聪明,但这么大的事他还不至疏漏,说不定现在州府兵马已经驻扎在镇上了,你就甭着急了。”

    听完这三件事,小捕快不着急了,但翻脸了。对宋阳狞眉瞪眼地问道:“要我连夜赶回去送信的是你,说没事的也是你,很好玩么?消遣人么?想打架么?咱俩出去,别弄坏了现场,我让你一只手!你起来,放心,我不打你脸!”

    宋阳笑了:“是我错,消消气消消气,越生气就越饿。我是想支开你,但不是消遣你。”

    听到‘饿’字,小捕快眼睛都红了:“到底为啥,你说。”

    宋阳站起来走到门口,抬头看了看天色:“等子时,我打算试着做一件事情,本想自己去的。”

    小捕快翻着眼睛看他:“什么事?”

    宋阳没急着回答,而是岔开话题:“在咱们南理深山里,有一位‘子淫封’的草药,就只有山溪蛮懂得如何去炒制、炼化它。这味药有个古怪之处,另外还有两重奇妙功效。”小捕快既不懂也不感兴趣药石门道,想要皱眉摇头,但是看宋阳煞有介事,他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子淫盘的古怪之处在于,经过蛮人秘制后,每到子时都会散出一股淡淡气息,闻上去好像草木灰烬的味道,等到天明又会消失。

    而它的两重功效之一,落在‘淫’字上。它的味道男人嗅了全无异常,但女子嗅得时间稍长就会血脉躁动、全身无力、春心无可抑制。

    忽然提及淫药,小捕快脸色没变化,但目光里却显出了几分恼怒,几分羞赧,皱眉道:“好端端的,说这种下作的药物做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