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夜客

【书名: 活色生枭 第八章 夜客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把明天中午该发的稿子提前发下(只是临时变动下,以后还会是午饭、晚饭两更),周一的下一更还是在下午六点半左右,

    ------------------

    “药物就是药物,哪有高尚、下作之分。”宋阳继续道:“子淫封第二重功效,则是那个‘封’字,它能祛湿镇腐,山溪蛮炼化这味药,就是拿它来镇尸用的。到了这个案子上,‘子淫封’被研磨成粉涂满尸身。凶手抢了尸体离开,沿途……”

    说到这里小捕快已经明白了:“等到子时,‘子淫封’会散发怪味,循着味道就有机会追凶?”

    小捕快精神大振,可很快又反应了过来:“咱没狗啊,怎么追?何况下了一天的雨,还能留下什么味道。”

    “狗倒不必,我就行。”话说完,宋阳也自己也觉得挺别扭,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的嗅感奇强,远胜常人。而且子淫盘的味道特殊,很容易被我追到。但是今天这场大雨下得不是时候,只能试试看了。”

    小捕快大是好奇,目光在宋阳的鼻尖上停留半晌:“你的鼻子比得上狗鼻子?狗能闻到的,你都能闻得到?”

    宋阳不矫情,大方道:“就这么说吧,我闻不到的,狗也没戏。”

    小捕快的脾气和山里的雨云一样,来得凶猛但散得更快,一边笑着一边啧啧称奇,笑了一阵后转回正题:“你把我支开,是打算自己去追凶?你这人不厚道,想要独吞这么大的功劳。恩,还有些自不量力,能一举击杀十二个赶尸匠的凶手,你追上去了还不是送死?”

    宋阳没去和他争辩,只是说道:“等子时吧,先看看还有没有味道残留、能不能追,能追的话再看能不能追的上,有什么事情,也等真的追到凶手再说。本来我打算自己去,没成想你又折返回来。”

    小捕快得意洋洋:“想甩开我哪有那么容易,老天爷都帮我……”他正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神一下子慌乱了,神情也变得窘迫难堪,嘴唇嗡动,好像要说什么,可偏偏又说不出口。

    小捕快扭扭捏捏,任谁都会皱眉纳闷,不明白他怎么了,但宋阳却是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呵呵呵地笑了起来:“你总算琢磨出来了…子淫封的气味女人闻不得,你怎么和我一起去追凶?这座阴家栈不知有过多少尸体进出,沾染得子淫封药粉得按斤去算,到了子时你更待不得。现在明白了,我为啥要把你支走。”

    小捕快大吃一惊:“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子?”

    宋阳略显不耐烦:“刚刚说过我鼻嗅敏锐,初见面时就闻到你身上带着的花粉香气了。何况男人和女子的味道,本来就有些差别。不过你易容、幻声的手段还真不错,几乎没破绽。”

    小捕快愕立原地,完全不知该说点啥,宋阳伸手自怀中摸出一只针囊、打开,从长长短短数十根银针中仔细挑选出几支,摆好备用,对她招手笑道:“过来。”

    小捕快如临大敌:“干吗?”

    “暂时封住你的嗅感。闻不到味道,子淫封自然对你无效。待会你随我一起去追凶。”

    “你还会针灸、还有这本事?”小捕快喜滋滋地跳过来。银针轻捻,宋阳出手不快,但异常稳健……在受针的同时,小捕快还不忘嘴硬几句:“其实我有内功护身,劲力运转时足能化解子淫封的药力,不过还是这样稳妥些,有备无患总是好的嘛。”

    “越是内劲了得,它发作的就越凶猛,这才是这味蛮药厉害的地方。”宋阳无意辩解,只是随口说清药理。不长的功夫,他收回银针,笑道:“成了。今夜过后,我会再帮你解通嗅觉。不过要拜托你,我会针石之术的事情不要和旁人说起。”

    小捕快痛快答应:“我的女子身份,你也要守口如瓶!”再说话的时候,她已经是重伤风时才会有的声音,鼻息被完全阻塞,什么味道都嗅不出,连喘气都只能靠嘴巴了。随即她又想起一件事:“这里这么臭…你的鼻子又特别的灵,岂不是更、更受煎熬?”

    宋阳双手一摊,还是那句:“没办法,仵作就是干这个的。”

    诸事妥当,只待子时,小捕快等得百无聊赖之际,宋阳蓦地跃起掐灭烛火,低声道:“外面有动静。”说着,靠近门口侧耳凝神。

    小捕快缓缓抽出腰刀,斜压在身后,以防刀子反光会被来人发现……深山中、深夜中,会来阴家栈的,也只有山溪蛮赶尸匠。

    蛮汉不两立,这家‘客栈’又变成了凶案现场,赶尸匠又哪会和他们讲道理。不过她跟在宋阳身后,运足了耳力却只听到夜虫欢鸣。小捕快不知道,宋阳强的不止是嗅觉,他是五感明锐。

    片刻之后,宋阳的神情渐渐从警惕变成了疑惑,来人不断靠近,脚步声、马蹄声、说话声……汉话。山路崎岖,对方在牵马步行。但是赶尸匠走夜路从不带马,也从不出声,更不会说汉话。

    又过一阵,来人带出的动静更加清晰了,连小捕快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她就更迷糊了,望着宋阳低声道:“汉人?”

    这个时候外面的人也看到了阴家栈,一个人语气惊讶:“荒郊野外的,居然还有座客栈?”说着,他又冷笑了几声,应该是觉得这种地方的客栈,不会是什么好门路。

    另外一个声音随之笑道:“黑店也是店,能生火烤衣服,有床铺能睡觉!”

    很快,一行三人牵马来到阴家栈跟前,前面两个都是青年,普通的行脚商人打扮,但走路时步伐稳健,眸子内精光四溢,背上都斜挎着一个长条包袱,非刀即剑。最后则是个胖墩墩的中年人,虽然身体发福,但步履轻快举止从容,在泥泞山路上行走着,倒仿佛在自家花园散步似的。即便小捕快涉世不深,在看到这三人的样子后,也能明白他们为何明知是‘黑店’还敢过来歇脚了。

    不过三个外乡人要是知道这里不是黑店而是‘尸栈’,不知道还会不会靠过来。

    不管怎么说,来的不是山溪蛮,宋阳和小捕快都悄然松了口气,点燃火烛迎了出去,倒是对方,突然见到‘黑店’里迎出来个官差,神情都是一愕。小捕快似模似样,扬手亮出腰牌:“差官办案,你们是什么人?”

    喝问之下,两个青年都露出不屑笑意,倒是那个胖子中年客气上前,拱手道:“见过差官大人,小人姓荣,荣友全,我们都是行商之人,从燕国而来,三天前在前面的青阳州交办了货物。办完正事后,顺路过来探访老友。”说着,伸手入怀:“我身上还带着前阵通关用的文书,可供大人查验。”

    这个时候,宋阳忽然提起鼻息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而后望着姓荣的笑了笑。

    小捕快现在满心眼里想得都是‘子时追凶’,不欲节外生枝,摆手道:“算了,不用看。这里刚刚出了人命大案,你等速速离去,不可耽误了官家查案。”

    姓荣的好说话,闻言立刻点头:“我们这便离开,有件事还请差官大人指点,燕子坪还有多远?”站在旁边笑呵呵不说话的宋阳,闻言心中微微一愕。他自幼从燕子坪长大,东家门口闲聊西家院里睡觉,情况再熟悉不过,从未听说谁家在大燕还有亲戚朋友,倒是他和尤太医,在大燕的‘熟人’不少……

    宋阳接过了话题,并未直接去问对方要找谁,而是伸手指向小镇方向:“不远,向南三十里便是。但不巧得很,大雨引发山洪,阻断了道路,你们今晚过不去了。”

    荣友全微微皱眉,宋阳又安慰道:“山里的水,涨得快去得也快,只要不再下雨,明天中午过后就差不多退了。到时候咱们同路而回。”

    荣友全点了点头:“同路而回?这么说你们就是燕子坪的差官。这可好的很,我要去探望的那位老友,已经多年没再联系过了,刚好向两位打听一下。”他的话是向着小捕快问的,毕竟小捕快一身官差打扮,应该更可信些。

    小捕快耸了耸肩膀,转头望向了宋阳。她才刚到燕子坪,连衙门里有几匹马都不知道,没法帮忙找人。可荣友全却会错了意,还道小捕快故意刁难,了然一笑中大袖微摆,把一锭银子塞了过来:“还请公差大人行个方便”。

    南理各州县衙门的差役、捕快,都是地方上私募的,并不列入公职,也没有饷酬,一年下来就只有十两的‘工食银’。姓荣的递过来的这一锭银子,已经抵得上普通捕快一年的收入了,要是盘头儿或者差官,此刻早就换上笑脸了,可眼前这位小捕快不吃这套,扬声叱喝:“大胆,行贿公差,不知有罪么?”

    说着,她还真想动手拿人,可惜这次出来的匆忙,没带铁锁链,要绑人只能用腰带,一时间还真有些踌躇。

    从大燕远道而来,把黑店当成个笑话的夜行客,又哪会在乎一个小小捕快,不过荣友全还有事情要办,不想节外生枝,改口而笑:“大人误会了,这银子是我刚才在来路上捡到的,寻不到失主,只能向你交公。”

    话音刚落,旁边就有个声音响起:“我丢的,我丢的,这是我的银子,找了好几天了。”说话中,宋阳快步上前,把银子拿到了手里,笑得开心无比……

    小捕快又欲发作,宋阳才不给她机会说话,问荣友全:“几位要找的人叫什么?镇子小,家家户户我都再熟悉不过,只要人在燕子坪,我就一定知道。”

    荣友全并未去提及姓名:“我那位老友,长得又高又瘦,脾气不好不太会说话,最好认的是,他中气虚弱、睡眠不足,长年挂着两只青黑的眼袋。”

    三个燕国武者来找尤太医,他们没想到尤太医隐居却未改名,是以只说特征不提姓名。

    小捕快全不知道他们说得是谁,满目茫然,宋阳则是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笑道:“个子高高、身材瘦瘦,臭脾气黑眼袋,晓得了,你们说的是郭德纲啊。他本来是外乡人,十几年前才落户这里,一直到现在。”

    荣友全听说尤太医果然住在燕子坪,神情一喜:“不错,就是这个郭德纲!”

    宋阳收了钱,此刻‘知无不言’,也不用等对方再发问,就继续说道:“郭德纲不是一个人,他身边还有个外甥,听说还在襁褓的时候,被郭德纲抱着一起定居到燕子坪,今年也十五岁了,不过他外甥先天不足,这里不太好……”说着,宋阳伸手指了指脑子。

    提及‘傻外甥’,荣友全眼中精光一现而逝,暂时没去理会宋阳,而是转回头望向了自己的两个手下,沉声而笑:“果然,很好!”

    宋阳也在笑,眸子晶亮,心里说了句:我就是郭德纲的傻外甥。

    ---------------------

    不光推荐,点击也好重要撒,各位看过故事,开心之余又得闲的话,随手点几下前面的章节,给些点击吧……新的一周开始,呼唤各种支持。

    前面几章大家应该也能看出来,相府百岁宴、宋阳右心、老谢杀妖星、太医偷娃娃,各种因果纠缠到一起,才有了宋阳后来的命运;小镇边缘的血案里,也是线索交杂的,除了案子本身的蹊跷之外,还会牵扯到蛮人对小镇的攻击,另外小捕快的加入、宋阳的成长交代、甚至最简单的‘阴家栈’也是仔细琢磨的,因为要有客栈才引来夜客投宿……所有这些都要反复的去琢磨、设计,可光有了设计还远远不够,怎么把它们交代清楚,同时更得把故事写得好看。豆子的确很吃力,说一句煞费苦心也不为过。

    现在写的我很满意,甚至还有些自豪。至少,我希望看书的人都能明白,这是个很用心的故事;至少,我能对你们有个交代。

    所以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求所有支持。

    新书焦虑综合症,总忍不住唠叨,抱歉抱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