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官马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三十七章 官马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打了一架,帮二傻出气,一头小小蜥蜴,赔回来五十两金子和五匹骏马,事情到此为止。宋阳陪着刘二傻一起,从客栈中寻回‘刘三’的头,和身体拼在一起埋了。而后把五匹好马牵在车辕上,这才重新上路。

    这次由宋阳赶车,二傻捧着一小箱金子闷闷不乐,宋阳知道他们‘兄弟情深’,免不了还要安慰几句,但说来说去也不外‘等回去再养一头就是了,我帮你捉’。

    可二傻却一个劲地摇头:“来不及了。”

    宋阳纳闷:“什么来不及了?”

    刘二傻这才说出了实话:“我的本事就是训刘三。它死了,我就当不了官了。”

    宋阳愕然,想笑又觉得不合适,忍住了。刘二傻沉沉叹气,片刻后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打开了小箱子:“这钱咱俩平分,你帮我打架了。”

    宋阳笑而摇头……差不多就在他们两人落脚下一间客栈的时候,枪折吐血的‘刘老师’也被同伴抬到房间里,喂下了伤药,绸衫青年坐在他病榻前,脸色阴沉目光闪烁。

    不长的功夫,一声呻吟响起,‘刘老师’醒了过来,他是被硬力击中,伤得虽然不轻,但经脉无损只要安心调养就好。

    绸衫青年立刻起身,神情里既有关切也有惭愧:“学生无能,连累刘老师负伤,罪不容赦。”

    刘老师勉强摇头:“公子言重了。”绸衫青年家中势力不小,否则也请不到天干戊字的好手来做亲随。

    这位‘刘老师’平时也指点过公子武功,但并未拜师,所以绸衫青年对他以‘老师、学生’相称,他则还是称呼公子。

    “可恨的是不知哪里来的野小子,蛮力惊人,打伤家丁也就算了,竟还伤了您,不让他死在青阳城,学生无颜见您。”提起宋阳,绸衫青年目光阴狠,嘴上说要替刘老师报仇,心里更恨的则是自己的两颗门牙。

    刘老师不置可否,只是皱眉道:“那小子的一刀之力,只怕天干丙字的力道了,这点年纪就有这样的修为……说不通!”

    绸衫青年不屑:“再怎么强,也不过是一个人,打得过三十个,还能打败三百个么。”

    刘老师也想给自己报仇,不过还是谨慎道:“可虑的不是这个小子,而是他的师门…别说咱们南理,就是燕国那些名门大宗,门下能有一两个这样的鬼才弟子也算是不得了了。”

    “等到青阳城,宰他的又不是咱们,是城中守备、军中健卒,他师门再凶也凶不过朝廷,还敢造反么?我这就给二叔传讯,请他帮忙。”

    刘老师当然知道东家的背景,但他自己不直说,而是引着绸衫青年说出这句话,当即也跟着点头而笑。

    绸衫青年又把话锋一转:“不过,青阳城里现在有钦差大人,二叔估计也不敢随便动兵抓人,最好能有个像样的由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要是惊动了钦差,问下来总得有话可说。”

    刘老师终于明白了,东家这是要自己这个老江湖来帮忙出主意,当即开口:“公子没留意么,那两个小子拉车用的是官马。”老江湖目光锐利,与宋阳交手前后不过眨眼功夫,但是已经看清楚马屁股上的官家印记。

    绸衫青年目光一亮,呵呵地笑了起来:“城中差官发现两人的马匹有异,上前查看,不料两个小子动手伤人,这才引来大队官兵围剿。”

    刘老师接着说了下去:“两个乡下小子被诛灭当场,事后搜身,如果找不到官马证笺那就不用说了,必是恶贼无疑;即便找到了证笺,也是两人‘拒绝盘查、动手在先’,反正都是死有余辜。”

    绸衫青年的笑容更加欢愉了,他赔给二傻的是五匹好马,谁也不会用它们来拉车,是以他不担心宋阳会换马……

    笔走龙蛇,绸衫青年迅速写好一封信,唤进一个做事妥帖的伴当,吩咐道:“连夜进城,务必把信送到长史大人手中!”他家二叔在青阳城任‘长史’之职,是太守大人的幕僚之首,这个官职虽然不是实衔,但权力着实不小,必要时甚至可以亲自领兵

    第二天一早,宋阳洗漱完毕,带着二傻来从二楼客房到客栈厅堂吃早饭,才刚一下楼,宋阳就摇头而笑,伸手捻了捻自己的眉心——顾昭君又来了,这次他身旁多出个漂亮侍女,正一勺一勺为他喝粥。

    顾昭君挺客气:“一起来吃,我把你俩那份也点出来了。”

    宋阳坐到桌前:“很闲么,最近你的功夫没少花在我身上。”

    顾昭君摇头:“碰巧,我也要走这条路,又在无意里听说你昨天打架了,有些好奇就过来聊聊。”

    “好奇什么?”

    “一个打三十个,还一刀砸垮了个戊字高手,比我想得可凶猛多了……你的武功,天干丁字总有了吧?”顾昭君眼线广布,昨天宋阳打架的情形他都已经详细了解了。

    宋阳不置可否,拿起一根油条,同时示意二傻快吃,不用管别人。

    没得到回应,顾昭君也不以为意,只是笑道:“一怒拔刀,少年英雄,果然不脱傻…那个青年的本色。”说着,转头看了身边的漂亮侍女一眼,继续对宋阳道:“我这人有个毛病,当着女人的面骂不出脏话来。”

    侍女莞尔,眸子清纯,唇角却荡起了一丝妖娆。

    宋阳没理他的话茬,径自说自己的事情:“对了,提到刀,上一把断了,还有没新的?”

    “早准备好了。”顾昭君回答。身旁侍女不用吩咐起身向外走去,片刻后转回,手中捧回一柄乌鞘长刀,并未直接递给宋阳,而是抽刀给他观瞧。

    “咦,还不错哦。”说完,宋阳自己呵呵呵地笑了起来……笑,与刀无关,是因为他在学周杰伦。可惜身边没人明白的。

    刀光阴冷锋锐流光,刀身隐隐透出一汪幽蓝,显然在锻造时加入了特殊金属,让刀子更加结实、锋利,美中不足的是刀子正中有一条红色血痕,这把刀曾经折断,又被重新炼合。

    虽仍远逊龙雀,但比起上一把刀好上太多了。

    侍女收刀,随手将其依在桌旁,又捻起汤匙开始喂顾昭君喝粥。

    顾昭君微笑:“我这个人从不小气,但也绝不会浪费。在我眼里,你什么样的人,就要配什么样的刀,你的武功在我意料之外,给你换一把好刀是应该的。不过……光身手好,你还是拿不到它。”

    说完,他也不解释什么,回头望向客栈院子里的马厩:“你今天要赶着车进城么?”

    宋阳显出一份无奈:“一点小事却兜了这大一个圈子,累不累。”

    顾昭君则怡然摇头:“不累,我喜欢这样。”

    宋阳笑了下皮笑肉不笑,转开了话题:“昨天那个绸衫青年,应该有些势力,身边带了快三十个伴当,还请到一个天干戊压阵。更要紧的,他的伴当里有几个人,用的是横刀。”

    横刀是公门专用制式的佩刀,与民间、江湖常见佩刀样式略有区别。

    话题突兀,侍女把清澈目光望向宋阳,神情不解,顾昭君却显得饶有兴趣,点头道:“你继续。”

    “他有公门背景,挨了打后如果还不甘心的话……昨天睡觉前我想过,他要报复,多半会在我拉车的那匹马上花心思。”宋阳把自己的想法大概说了说,随即又耸了耸肩膀:“不过我还不算换马,更不想步行。老马旧车原样不动,就这样进城。”

    顾昭君挑了挑眉毛,追问:“这么说,就算他在城里动用官兵对付你,你也有办法应付?”

    宋阳嘴里有食物,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顾昭君并不追究细节,只是欢畅笑道:“成了,你想到他可能会在你的马上花心思,就配得上这把刀。”

    侍女乖巧,闻言立刻把长刀递到宋阳手中,同时还送了他一个甜甜笑容。

    “那你昨天打架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干脆把那小子直接杀了,不就什么后患都没有了。”

    这次宋阳沉吟了下才开口:“如果用你的话说,应该是‘什么事情都会有个价钱’,他杀了刘三固然可恨,但我把他们打翻,又讹了五百两银子和五匹马…这件事就是这个价钱了。能明白?毕竟,我确定不来他会不会报复。”

    “还有一问,你不确定他会不会报复,为何不干脆弃马步行,这一来什么事都没有了,省得麻烦。”

    “稳赢的事情,我从来不怕麻烦。”宋阳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顾昭君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专心喝粥,但是片刻后他又纳闷望向刘二傻,笑问:“你怎么不吃东西,光看着我俩?”

    从落座到现在,二傻一直直勾勾的看着侍女和顾昭君两人,一口早饭也没吃。

    二傻目光凄然:“我以前也像她这样喂刘三。”

    触景生情。

    顾昭君咳了一声:“那我走,不扰你的好胃口。”跟着又望向宋阳:“上好宝刀,我还有几把,盼着有一天能把最得意的那一柄送你。”

    和以前一样,顾昭君起身走了几步,又站住了,回头问宋阳:“你觉得她好看么?喜欢么?”意指身旁侍女。

    宋阳只是应了前半句:“好看得紧。”

    顾昭君挺开心的样子:“你要能入选凤凰城,我就把她送你。”

    说完也不管宋阳答不答应,乐呵呵地走了,侍女跟在主人身后,走出门口时不忘对宋阳回眸一笑,眼波如水。

    宋阳没多理会,只催促二傻快吃东西,等两人吃饱喝足才知道,顾昭君的确是点出了三人的早饭,但他没结账……宋阳眉啼笑皆非,事情虽小但以顾昭君的仔细,绝不会是忘记了,老头子就是来蹭饭的。

    把帐目一并结算清楚,把五匹骏马寄存客栈,依旧老马旧车,宋阳与二傻一起驾车上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