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人证

【书名: 活色生枭 第四十四章 人证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笑声之中,一个红波卫跨步走出,先对着太守抱拳道:“请太守大人稍待,公主殿下要亲审此案。”

    太守小心提醒:“这两个盗匪都有惊人武艺,最好是先把他们两人拿下。”

    红波卫摇头道:“公主殿下自有分寸,不劳大人费心。”说完,伸手一指还在台上纵跃来去打拳不休的秦锥:“你,”刚说了一个字,红波卫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赶忙收敛笑容,虎着脸继续喊:“你先停手,站在原地不许乱动!”

    跟着,红波卫又伸手指向台下宋阳:“你也上台,站到他身旁,不得号令不许稍动,否则格杀勿论!”

    青阳太守眉头微皱,心中责怪公主糊涂,通缉大令上写的明白,两个贼人都是厉害武者。现在选贤突然中断,他们明白自己暴露了行踪,哪会安心听令,必会发难以求逃走……可没想到,秦锥老老实实地站在了原地,宋阳也安安分分的上台,全无反抗之意。

    高长史远远坐在一旁,手捻须髯,公主这是要审案…待会几句问讯下来,两个恶贼肯定是喊冤、不服,哪会怎么办?红波家将岂是好相与的,自然是严刑拷打,一想到此,高长史不禁微笑,目光转动,望向就站在台下不远处的大侄子。

    绸衫青年脸上笑容洋溢。

    这个无声的交流,被宋阳尽收眼底,本来宋阳还不知主使是哪个,没想到对方却自己‘举手’了。

    台下百姓本来正兴高采烈的看打拳,突见台上形式急转,不知公主打算做什么,一时间尽做哗然,台上那位红波卫则高声叱喝:“公主法眼如炬,发觉此地有作奸犯科、重罪之人,暂停选贤亲自断案,借此高台暂作公堂,旁人一律噤声,不得扰乱公堂!”

    选贤变成了查案,大伙打从心眼里那么高兴,此刻只嫌站得远看不清、听不清,哪会有人喧哗,人人嘴巴紧闭,目光兴奋盯着台上。

    等彻底安静下来,红波卫转目望向台上两人:“报上名来!”

    “草民秦锥。”

    “草民宋阳。”

    红波卫点了点头,回身对着公主所在处躬身一揖,退开了一步,剩下的话就要由任小捕亲自问了。

    任小捕半天没出声,她正躲在丝幔里,一手捂住嘴一手捂着肚子没完没了的笑,足足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她才勉强平复声音,开口道:“秦锥、宋阳,本宫收到密报,指你二人为凶残恶盗。”说着,加重了语气:“辗转三州,作案数十起,身上背了十多条人命!”

    秦锥不吭声,宋阳大声喊冤,已经坐上‘中选’席位的二傻也帮他一起喊冤。

    任小捕哼了一声不怎么冷的冷哼:“再胡乱喊冤,就重打五十大板!”

    宋阳立刻闭嘴。

    任小捕吓唬了个平民,声音都得意起来,循着卷宗上罗列的案子念道:“四年前,正月初一,东罗城刘员外家遭劫,死三人,伤十一人,劫银七百两;三年前,六月十三,铁桥关如意金宝行遭劫,死五人,伤两人,遭劫珠宝作价三千两;两年前,九月初六,青阳本地吉祥赌档遭劫……别的先不提了,就说这三桩案子,都是你俩做的吧!”

    宋阳又喊了声‘冤’,开口道:“这些年里,小人一直住在燕子坪,从未远行,街坊四邻都能作证。”

    公主语气不屑:“他们都是你的同伙也说不定,不足证信。秦锥,你又有什么话说?”

    秦锥循礼躬身,恭敬回答:“四年前,小人在西陲苦水关;三年前落户京都凤凰城,一直跟随家主办差……”

    不等他说完,任小捕就呵呵笑道:“说得头头是道,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刘太守,您看该如何?”

    青阳太守姓刘,听到公主询问,明白公主是把‘断定真假’的差事交给自己了,当即转回头望向自己的长史。

    平时城中大案,都由高长史主办,总能做得妥妥帖帖,这种事情还是要指望他。

    高长史没想到自己还有在公主面前露脸的机会,心里着实高兴,郑重开口代太守问话:“秦锥,你所说的这四年中的行踪,可有人证?”

    对公主躬身回话,对姓高的秦锥可就没那么客气了,直起了腰身,冷着脸应了句:“有,与我共事的同僚甚多,都能证明。”

    “同僚?”高长史冷笑:“或许是同伙吧!也罢,你说出人证在何处,本官当派快马寻证,放心,你若是清白的,没人能害你;你若真是贼盗,也没人能救得了你!来人,先将两名疑犯收监,等人证到时再仔细审过。”

    当着钦差公主的面,高长史也不敢招呼用刑,事情到现在和他想象中的略有差异,不过也尽在控制之中,姓高的有自己的想法,等‘取证’回来,公主早就回京,而秦、宋两人,也早都变成大牢中的枯骨了。就算公主一时兴起,又想起这桩案子再来垂询也不怕,连刑部的通缉大令都能伪造,何况区区几句证言证词,这是桩‘铁案’,两个恶贼死定了。

    高长史传令,不料秦锥却摇了摇头:“不用快马,证人就在眼前。”说着,伸手一指就守在他身边的那个红波卫。

    高长史一愣,一时间有些分不清,是自己眼花看错了,还是那个丑陋壮汉突然发了失心疯……而被指到的红波卫却笑了起来:“不错,我能证明,四年前我和秦大哥一起在苦水关戍边,那一年里我一共杀了七个西境越界的恶匪,秦大哥杀的,是我的两倍还多!”

    秦锥哈哈一笑:“好兄弟,你也不错!”跟着又伸手向前一指:“他们也能证明。”

    他手指的方向,不知何时从公主丝幔中走出了十余个红波卫,为首之人也点头笑道:“我也能证明,我与秦大哥一起,同为红波家将为王爷效命,两年前受王爷之命,追随玄机公主殿下。”

    这个时候任小捕哪舍得不吭声,人在幔后,声音清脆传出:“我也能证明!秦大哥的清白,就是红波府的清白。”

    咕咚一声,太守大人跪倒在地。虽然还有些想不通事情为什么会这样,但他又哪能不明白,这次麻烦大了,竟然把公主身边的红波卫错当成‘通缉大盗’,更要命的,这个丑陋汉子在红波卫中竟还颇有些地位,在他面前公主只以家人相称,唤他‘秦大哥’。

    心中又惊又怕,还有无尽愤恨,刘太守转头狠狠瞪向高长史。

    高长史此刻面无血色,目光惊骇,愣愣站在原地,彻底呆住了,如果不是额头一滴一滴不停渗出的冷汗,让人几乎难以分辨,他究竟是个活人还是个泥塑。

    ---------------------

    强烈求推荐~~我都恨不得去抓你们的鼠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