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手心

【书名: 活色生枭 第八十章 手心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一桩惊动朝野的大案终于告破,可杜尚书却一手把它捂了下来。{首发}

    宋阳对此毫不知情,二月初一,明天便是大选之日,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可他还有要紧事没做。一早起来他就跑去了药铺,乱石果、花荷根、渐寒衣、紫欲尺、迷方草籽、水人丹……中土的药材,和上一世的叫法大相径庭,这倒不奇怪,毕竟不是一个神农尝出来的。宋阳一共买了这六味药材,都普通的很,‘地位’和前生里的陈皮、黄芪差不多,只要是个药铺就有的卖。

    返回驿馆,宋阳同时摆开几个锅子,对六味药材小心炒制,这个时候就看出尤太医传下的本领了,锅子、药材、不同的手段、各异的火候,宋阳忙而不乱,衣衫上更没溅上一点污渍。正忙得起劲,承郃郡主忽然到访……

    ----------------------------

    “怎么可能!”任初榕瞪大了眼睛。

    宋阳苦笑了下:“大宗师也逃不过病、也逃不过命的。”

    不久前任初榕托付他去查一下陈返的状况,再之后宋阳一直没能脱开身,郡主只道没什么事情,但昨夜里驿馆闹出的动静不小,她也得了消息,专程过来询问。

    宋阳把有关陈返的一切都如实相告,任初榕惊讶之余还着实有些感慨,端起茶杯小口小口的抿着,宋阳则转开话题,突兀问道:“朝廷里的势力,应该挺复杂的吧?”

    任初榕没想到他好端端地会问这个,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随口应道:“有亲吐蕃的,有亲大燕的,有苟且偷安的,也有力求一战的,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皇帝呢?他怎么想的?”

    周遭无人,任初榕谨慎但并不小气,评论两句圣上她也不太当回事:“皇帝年轻,平日里也不太有主意,无功无过,算是中规中矩吧。”

    宋阳点点头:“那要是……”说着,他微微皱眉,似乎觉得这样把话说出口不够妥当,抬手捉住了任初榕的柔荑。任初榕哪想得到他会这样,当即又羞又怒,可还不等她说什么,宋阳就摊开了她的手心,伸指在其中慢慢写了几个字。

    等他写完,任初榕只剩下满脸满眼的惊愕,声音饱含戒备:“你想干什么?”

    宋阳放开她的手:“就是好奇,随便问问。”

    任初榕的眼睛再度眯成新月,牢牢盯住宋阳:“这种事没人敢提,更没人能问!”

    宋阳笑:“你不说也无妨,我来猜下,猜对了麻烦你点个头……你爹。”

    任初榕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缓缓地点了点头:“不错。”之后她不再多待,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缓下了脚步,回头对宋阳沉声道:“你…别吓我,千万不能胡闹。”

    宋阳挺开心的样子,笑意吟吟:“放心,你看我像胡闹的人么?”

    “像!”任初榕最后甩下一个字,就此离去,回到红波府之后立即传令干练手下:“查,宋阳这些天都做过什么,买过什么,一举一动我都要知道!”而后整整一个下午她都显得心不在焉。

    掌灯时分。

    宋阳在摆弄新衣……他在洪家兄弟的房间、摆弄着洪家兄弟为了明天朝见天子准备的新衣。

    现在正是吃饭时候,洪家哥仨不在屋中,宋阳口中轻轻念叨着:乱石果一位、花荷根一位、渐寒衣一位……三味经过秘制的药粉,被宋阳分别涂抹在三个人的新衣上。经过炒制的药粉细不可辨、颜色几近透明、药味也被宋阳尽数驱除,涂抹在衣衫上看不出一丝异状。

    在新衣下过药,宋阳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四处翻动,寻找着什么……明日金殿选拔的位次,自己倒数第一、洪家倒数第二,未免也太巧了些。平心而论,宋阳没想过再去对付三个丑人,不过真地避无可避,一定要‘打’的话,宋阳肯定是先动手的那个。

    大多时候,宋阳总能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上一世的职业让他有这个本事,翻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宋阳口中嘟囔着着什么,笑眯眯地离开了他们的房间。

    进入走廊,左右看了看,宋阳轻捷纵跃,又潜入了南荣右荃的闺房。

    南荣靠着舞技入选,明日面圣的盛装就是她的舞霓裳,宋阳依样而为,仍是给衣服上‘下药’,只不过换了种药材,他给南荣右荃种的是紫欲尺。

    值得一提的是,南荣的屋内‘机关’重重,门上、窗边、柜前都有细小布置,或是一根头发,或是几片草叶,而宋阳也提前加了小心,保证这些一切都保持原样。

    六味药粉,只剩最后两味,宋阳没再‘找’别人,返回房间后取出小九修改好的鞋子,把药粉分别注入鞋底夹层,穿在脚上试了试,小九的手艺果然不凡,鞋底夹层缝制巧妙,普通走动无妨,只有足底贯力才会让药粉泄露出来,宋阳大喜,着实夸了小丫头一番。

    等到晚饭过后,宋阳又好像个没事人似的,去拜访南荣右荃,进门后也不客套什么,直接开口:“有件事情,想问你能不能帮上忙。”

    ‘助宋阳’,这是顾昭君的命令,南荣不会违背:“说来听。”

    宋阳递上一张纸条,口中交代了几句,南荣右荃面无表情地听完,点了点头:“明早给你。”

    至此,临时起意也好、早有打算也好,所有有关‘大选’的准备,宋阳已经全部完成,只剩安心等候。无论如何他也要抢到一个赴擂一品的席位,这件事是绝不容阻挠的。

    而长夜未尽,就在宋阳准备睡觉的时候,任小捕偷偷摸摸地跑来找他了……小九的眼力价没得说,笑嘻嘻地带上哑巴离开,把房间留给了两人。

    宋阳有些好奇:“这么晚还跑来,不怕家里追究么?”

    “本没想来,怕打扰你。可今天晚上和三姐聊天,说起你登殿献艺的事情…她说情形对你不利”说着,任小捕的神情也变得郑重起来,好像很严重的样子:“第一个,你幫刑部破案的事情。”

    苦主像已经传遍大街小巷,朝野皆知这幅画出自宋阳的手笔,现在‘青阳奇士宋阳’的名头在京师响亮得很。只要稍有些心思就能想到,宋阳平白无故跑去帮刑部破案,多半与他的‘殿试’题目有关,可是到现在为止刑部还没有抓住凶手,大笑苦主像已经沦为笑谈,宋阳的确出名了,不过不是什么好名声。

    任小捕叹了口气,忧心忡忡:“再加上你本来就顶着个‘燕人出身’的头衔,已经有人在胡说八道,说你故意嘲弄南理。”

    宋阳笑了笑,评论了句:“当我是燕人的,没有那张画像仍当我燕人,反之亦然,没所谓的。还有呢?”

    “还有姓洪的那三个人。三姐和他们接触过几次,看得出他们心胸狭小,和你结怨是一定会找机会报复的……偏偏殿试的排次,又和你紧紧相邻,不能不防。”说完,还生怕宋阳不信,又认真嘱咐了句:“我三姐看人很准,不会错的。”

    任筱拂懵懵懂懂,不善算计,她提到的这几样,都是刚刚听任初榕说的。

    宋阳把任小捕揽在了怀里,语气认真:“多亏你……”刚说了三个字,后面的谢语还没来得及说出,任小捕就嘻嘻地笑了:“太假,不用专程哄我开心。”

    任小捕把头枕在宋阳的肩膀上:“我跑来前,三姐说不用,她说她能想到的,你也早都会想到,

    可我就是忍不住,想来告诉你。”说到这里,公主殿下忽然低呼了一声,宋阳的另只手已经解开她的书生袍,悄然入怀。

    肤若凝脂触手滑腻,心神荡漾中谁能把持,又何须把持?宋阳不老实,任小捕假装老实,软绵绵地推了几下,不但没能推开那只惹是生非的手,反倒把自己完全陷入宋阳怀里……除夕后到陈返逼宋阳画画前那段时间里,公主常常来找宋阳,亲密中、不知不觉里从‘一回疼两回麻’变成‘每回好像小虫爬’,短短一会功夫,她的喘息开始轻轻发颤,身体软了、气息乱了,温暖湿润的任筱拂。

    宋阳俯下头,在她耳边轻柔调笑:“任小捕,你这身板就是个豆腐渣工程。”

    任小捕面色潮红,眼波柔媚流淌,梦呓似的:“豆腐渣?”而后她吃吃地笑了:“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说话间,公主不自禁夹紧双腿,口中却深深吸气,努力把自己从迷情中挣脱出来:“明天大考,今天不能胡闹……”不等说完,宋阳便摇头:“放松精神的。”

    任小捕将信将疑:“真的?”

    宋阳正经八板:“听大夫的,没错。”

    公主喜上眉梢,双臂柔若无骨,缠上了心上人的脖子,红唇滚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