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玄数

【书名: 活色生枭 第八十二章 玄数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宋阳没有把刑部拉下水,仍是把事情全都揽到自己身上:“像或者不像,我都已尽力而为,刚刚就说过,无论怪罪或耻笑应由我一人承担,现在再加上洪先生的怀疑,也无妨的。”

    画像这件事,自己和刑部就是一条绳的蚂蚱,洪老三举着棍子打过来,根本不用宋阳说啥,苦瓜脸尚书自然看得到。若再换个角度,杜大人能同意分发画像,宋阳就已经承情得很了,到现在案子没破,这份巨大压力,宋阳也想尽力多分担些。

    洪止犹自张扬,疤瘌眼斜忒宋阳,冷笑道:“宋先生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想问的是,你凭什么画出那副像?依据何在、道理何在,到底是不是胡乱涂鸦借以嘲笑……”小人得意而忘形、妄言,全没想到此刻指摘宋阳恶意嘲笑京师、律法,刑部也同罪同责。左丞相终于听不下去了,咳嗽一声站了出来:“今日诸位登殿,是为了甄选我南理奇士,两位贤才可越说越远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从殿上响起:“圣上,臣有事启奏。”刑部杜大人跨出一步,手执牙板对丰隆躬身。

    丰隆没说话,只是点点头,示意他但说无妨。

    杜大人目光平静,先看了宋阳一眼,而后又转目望向洪止,出乎意料的,这位一向没什么表情的大员居然对他笑了下……每当有大案需要尚书亲审,在案情落实、元凶被定罪处斩时,杜大人都会送过去一个这样的笑容。

    洪止受宠若惊,还不知道他在苦瓜脸的眼中,已经变成了死人。

    笑容敛去,杜大人对左丞相拱了拱手:“人心才是最重要的,胡大人以为,宋阳的心地如何呢?他画出苦主肖像,究竟是为了哗众取宠,还是真心想替死者伸冤?”

    刑部尚书不好惹,左丞相的‘门生’惹到了他,他就直接要左丞相的态度——宋阳的心地,就是刑部的心地,杜大人的问题简单直接。

    而丰隆皇帝高坐在龙椅上,看着臣子‘议事’,好像挺开心的,全没有出言打断的意思。

    左丞相心中痛骂洪止惹是生非,脸上则笑容儒雅,轻飘飘地卸开了话题:“宋阳是青阳选上来的奇士,玄机公主的眼光,信得过、当然信得过。”

    杜尚书没再追究下去,只是轻轻点了下头:“胡大人有所不知,此子不止心思不错,手段也称得上‘了不起’。^”说完,他转头望向丰隆皇帝,再度长身施礼:“启奏吾皇,浑仪监凶案刚刚告破,凶手缉拿归案、案情真相大白。究其缘由,还是因为宋阳的苦主画像被人认出、由此确定了死者身份,突破这一层,便在无障碍了。”

    随后杜尚书直起腰板,对宋阳点了点头。

    此言一出,金殿上所有人都大感意外,其中洪止脸色最最难看,案子破了,刚刚的斥责全都成了无理刁难,杜尚书这一记耳光,扇得还算响亮。

    宋阳也一下子轻松起来,不是因为洪家兄弟,在宋阳眼中根本没有他们。

    丰隆先是面露喜色,但很快又皱起了眉头:“什么时候破的案子?为何不早说?”

    “刚刚散去休息时臣得到的消息,本想等大选过后再呈禀陛下,刚好现在被洪…洪止提起,便提前说了出来。”

    明明押后一天多才呈报的案情,被他说成‘这还是提前说了呢’,杜大人没语气、没表情,不管是实话还是谎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永远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

    杜大人不是江湖好汉,从不去讲究什么‘知恩图报’。宦海沉浮,利来利往,没有一辈子的朋友也不存毕生的仇敌,哪能意气用事……不过,如果不费力、不伤身,杜大人也不介意去扶持一下帮过自己的人。今天的事情便是如此了,宋阳帮他破了大案,他便帮宋阳扬眉吐气。

    杜大人心思不差,当初宋阳主动跑来要帮忙破案,他就大概猜到了,宋阳此举多半与殿试大选有关,虽然他想不到两件事的具体关联会是什么。他把案子捂下一天,就是为了在大选时宣布,给宋阳助力。

    对刑部尚书而言,案情押后一天再呈报,不算什么大事。

    这个消息来得恰到好处,这些老狐狸拿捏时机的本事不同凡响。

    ‘大笑苦主像’居然真的派上了用场,再加上宋阳之前的‘只求尽一份力,甘愿被嘲笑’之说,殿上几位大员对他全都换了一副眼光,而更让人忍不住想问的则是:通过一副骸骨,宋阳是如何绘出亡者面目的。

    果然,丰隆皇帝当即就好奇笑道:“宋阳,你是怎么把他画出来的?”

    “家学缘故……”宋阳仍是在青阳登台献艺时的那一套‘观察自然参悟玄机’的说辞,之后才把话锋转回:“能从骸骨还原亡者相貌,靠得是一位‘天机玄数’。”

    洪止暂时不说话了,洪正则清晰的冷哼了一声,意思再明显不过,觉得宋阳装神弄鬼、无稽狂言。可偏巧,他这声冷哼从鼻子里出来的慢了片刻,龙椅上的丰隆皇帝已经饶有兴趣地追问宋阳:“什么天机玄数?”

    洪老二的冷哼,讥讽的好像是皇帝。洪家三兄弟同时吓了一哆嗦,所幸这时候没人注意他们。

    宋阳稍稍措辞,朗声回答:“比如蜜蜂。天下所有的蜂巢都一样,雄蜂的数量会比雌蜂多一些,如果再仔细数一数的话……便会发觉,每座蜂窝里公蜂和母蜂的数量比率,全都是一样的,这个比例便是草民所说的天地玄数了。”

    丰隆啼笑皆非:“你就靠着数蜜蜂,数出来了个天地玄数?”

    宋阳笑而摇头:“蝴蝶双翅展开长度的身长的比率;水稻、麦子的节茎,相邻两节的长度之比;海螺上的螺纹,上一圈与下一圈的内径之比;若有心,还可以量一量树木长高、和长粗的比例……世间万物,林林总总,都会有草民说的这个‘天地玄数’。”

    黄金比例,原本是个很好听的称呼,被宋阳篡改成‘天地玄数’之后,一下子俗气了不少…前一世里,宋阳读过一本风靡全球的悬疑小说:《达芬奇密码》。

    和所有看过这本书的人一样,他也对被书中渲染得玄之又玄的‘黄金比率’产生了兴趣,而后上网一查,当即骇然发现,在自然中、在生活中、甚至数不清的历史重大事件中,黄金比例真的无处不在,无法用现代科技去解释,这是属于大自然的神奇数字。

    宋阳把他所知的,有关自然中黄金比例的例子不停列举出来,完全都是身边的细节、却始终被忽略,而当这些冥冥中隐藏的惊人巧合被突然发觉,心中自然升起几分惊讶,皇帝如此,大臣亦如此。

    把自然中有关黄金比例的现象列举过后,他又把话锋一转,回到丰隆最先的问题:“天地玄数包罗万物,世上之人也在其中。正因如此草民才敢大胆一试,托陛下洪福,我画出的肖像,与死者侥幸有几分相似。”

    “还原死者原貌,最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五官的摆放和五官的距离比例……”接下来便是‘三庭五眼’之说,这套理论就是黄金比例在人面结构上的体现,在后世早已完善、成熟,而今天的说辞,宋阳准备已久,言语清晰讲解生动,殿上众人一言不发,仔细倾听。

    这一次宋阳在大选时准备的题目的核心,就是‘黄金比例’。也正因如此,在听说浑仪监的骸骨案时他才会主动赶去帮忙。此案轰动朝野,连皇帝都在关注,宋阳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能成功还原、帮助破案,那他的‘天地玄数’既有了引序话题、也多了个有力佐证。

    有关‘三庭五眼’的讲解,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功夫,其间丰隆几次插口提问细节,饶有趣味的样子,直到全部弄明白了,他才心满意足地点点头。而宋阳要说的话,还远远没完,话锋再变:“远不止五官、相貌,常人身上的天地玄数,多到数不清。”

    以肚脐为界,上下半身的比例;以咽喉为界,上半身两部的比例;肩膀到手肘、手肘到指尖的比例;手的宽、长之比…甚至细致到关节、脊柱等等,宋阳滔滔不绝,一个又一个的例子奉上。丰隆也是年轻人,一边听着,早已传旨让太监取来软尺,按照宋阳的说法,一一量过比对,既量大臣,也量自己,洪家哥仨也被仔细量了一遍……而随着一次次丈量的结果被落实、所有的数字全都落在了‘天地玄数’,皇帝的神情也渐渐变化了。

    如果说之前自然中黄金比例的例子,会让众人惊讶不已的话,那现在,这个数字突然跑到了自己的身上,心中的感觉便是…震撼了。

    至此,宋阳终于收声,向陛下施礼。皇帝正亲自和太监复核那些量出来的尺寸、比例,趁此机会大臣们也彼此议论上几句,毕竟此刻是选拔贤才,而非朝上议事,不用太过严肃。

    洪家三位兄弟也对望了一眼,神情都有些无奈。

    一个道理,可以换成无数角度、衍生无数论点,洪家三人有雄辩大才,最喜欢也最擅长搬弄文字功夫,宋阳就算把前生所知的诸子百家至理真言全都拿来,还是会被他们找出漏洞、抓住错处,但是到现在为止,宋阳说的全都是…科学,三兄弟根本找不到下嘴之处,心中郁郁可想而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