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恩怨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三十四章 恩怨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近身特工     第三十四章恩怨

    罗冠停顿了片刻,转目望向宋阳:“想知道为何事,让我师徒反目么?”

    宋阳反问:“你肯说给我听?”

    对此,罗冠只是摇头一笑,应了句:“宗师也是人。”宗师也是人,郁结在心底太久的事情,若有了个机会,也想一吐而快吧。

    罗冠还是娃娃的时候,就拜在陈返门下,他根骨了得、天资聪颖,长相又讨人喜欢,深得陈返喜爱,不仅把他当做衣钵传人,在罗冠长大后,还把唯一女儿也许配给了他。

    听到这里,宋阳略显意外:“陈返还有女儿?这么说,他也有妻子?”

    “师母早逝,师妹和我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后来做了我妻子,我欢喜得很,她那时也是一样的。”罗冠微笑着。

    成家之后罗冠出师,陈返再没什么牵挂,游走青山逍遥遁世去了;罗冠则带着师妹来到燕都,凭他的本事当即受到重用,一切都好得很,如果几年后师妹不曾红杏出墙的话……分不清是羞恼还是悲恸,罗冠伸指用力戳着自己的额头:“我是宗师啊家里有什么不对、身边人有什么不对,又哪能瞒得过我呢?少不得大吵一架……当天夜里我负气而去,找地方写了休书,打算转天扔到她脸上,是她不对在先,师父只会罚她,不会说我什么的。可我当时就忘记了,师妹的性子。”

    宋阳嘴唇动了动,终归还是没出声。

    罗冠却看懂了他的意思,摇着头:“你猜错了,她没自杀,她的性子霸道得很,怎么会自杀呢?转天我才一进门,当头一箭射来,背后则是一蓬刀光闪烁,她找了姘…找了那个男人一起,伏杀我。”

    宋阳啊的低呼了一声。

    罗冠不为所动,语气依旧平静:“师妹的本领只比我差上少许,那个男人也不是庸手,我全力反击下,就没法再控制生死了,一场恶战之后,只有我活下来…其实我到现在也分不清,究竟是不是故意要杀掉师妹。那可是师父的独女,从小娇护长大,她的命,比着师父自己的死活还要更重。现在明白了?我与师父的仇便是由此而来。”

    当年陈返闻听女儿死讯,再一查验伤势,就是伤在本门传承的本领之下,哪还不知道凶手是谁,而罗冠早已不知下落,苦寻却未果。宋阳手中的红袖,当年曾是陈返女儿的佩刀,在她死后被陈返收回,这把刀本来绝不会送人的,但大宗师记忆模糊,几近呆傻了…而罗冠一见宋阳手持红袖,也就立刻把他当成了来报仇的人。

    宋阳皱眉:“陈返知道事情经过么?这件事怪不到你身上。”

    罗冠却笑了:“为什么要告诉他真相?是要逼着他说‘你杀我女儿杀得好’;还是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宝贝失洁、狠心,逼着他羞愧难当?何况,就算他知道真相,便不报仇了么?”

    “师父的脾气,你不懂的。他一样都会报仇的,唯一不同的是:他不知道真相,只存恨意,在杀我之后会大哭一场;他知道真相,知道我不该死,杀我之后会再自刎来赔我一条性命……你说,我又怎能告诉他事情经过。”

    “而且,我又何尝没有错呢?师妹的性子我最了解不过,早就该想到奸情败露、为了逃避父亲责罚,她会伏杀我的。我就不该再回去,本来都写好休书了,找人给她送去不就是了……归根结底,我还是杀了师父唯一亲人,他找我报仇理所当然,我能做的便只有躲藏了。”

    “这么多年过去,当年事早都看得清淡了,惟独一件我放不下:师父最亲的那个人,死在了我手上。罗冠所有一切,都是他老人家给的,我却毁掉他老人家的所有一切,累得他半世不得欢笑。”说着,罗冠抬眼望向宋阳:“偶尔喝醉时,我会胡思乱想,若当年就那么死在师妹手中…也未必会是坏事吧。”

    父亲永远不会觉得女儿不好。

    独生爱女死在悉心栽培的传人手中,陈返一心报仇,可是到了晚年又何尝察觉不到,自己的记忆在渐渐衰退?他找不到、逼不出罗冠,所幸燕国召开一品擂,大宗师猜到弟子会代表大燕出战,这是他报仇最后的机会……可是他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人还在凤凰城,脑疾就开始恶化了。

    只看陈返,可怜得很;而再看罗冠呢?

    唯一可恨的,就是陈返的女儿了,活该死掉。可是这个狠毒妇人若能不死,却能换来师徒的平静相处。

    宋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件事也当真没法去说。

    而罗冠也不用他开口,再讲述过往事后,又问他:“你说,我要是回去探望师父,他会认出我么?”

    除非真正师徒见面,否则不会有答案,陈返虽然失忆,但谁也没法保证,他乍见后半世里时时刻刻都刻骨铭心的仇人,会不会猛地想起些什么。

    见松阳迟疑不定,罗冠也就大概明白了,暂时没在追究什么,岔开了话题:“刚才听你说,你和他老人家结缘全因‘蝴蝶蓝’,你又怎会知道这位药材?”

    提及此事,宋阳精神一振,立刻显出关心的神情:“这道方子是我舅舅为陈返开出的,他们两个应该是旧识,你从小跟随陈返,可知……”

    不料还不等宋阳把最关心的问题问出来,罗冠就皱起了眉头:“怎么可能?他老人家提到的那位神医朋友我认识,她是位女子,怎么可能是你舅舅?”

    “啊?”宋阳愣住了,舅舅当然不会是个女子。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继续追问:“陈返的神医朋友…你知道她人在何处么?”

    事情和宋阳当初的猜测有不小的出入,但‘蝴蝶蓝’明明白白是一味世人所不知的奇药,由此不难再向下解一步:中间多出来了一个。尤离或许不认识陈返,但是这两个老怪物,肯定都认得同一个人,那位‘神医朋友’。

    让宋阳真正大喜过望的是,对他的问题罗冠稳稳点了点头:“我知道,但她从不与外人接触,你想见她的话…我会帮你传话,她若同意自能相见。”

    宋阳从地上一跃而起,兴奋异常,连声音都情不自禁地有些颤抖,语无伦次道:“请、请务必转达,我舅舅唤作尤离,但可能是假名,不过没关系,他长得异常好认,瘦竹竿似的个子、睡眠不足脸上总是挂着两个黑眼袋,天生一副臭脾气……”

    一股脑地,宋阳把自己能想到的,有关尤离的所有特征全都讲了出来,之后还嫌不够,又认真嘱咐了几句,最后对罗冠道:“请务必告知那位前辈,我无论如何也要见她一面。拜谢前辈。”

    说着,就要施大礼,罗冠挥手扶住了他,笑了下:“站都站不稳了,就别总想着施礼了,话我一定带到,至于见不见,就要看她了。”

    宋阳认真道谢,之后两人有闲聊一阵,少不得提起‘一品擂’,正如宋阳先前所料,罗冠会代表大燕出战,苏杭说的果然不错,一品擂一定会被向后推迟几个月,但为何推迟罗冠没问过,是以并不清楚原因。

    不知不觉里天色破晓,罗冠给宋阳雇了辆车,送他返回驿馆,两人就此分别。

    宋阳伤得不轻不重,他自己就精通药理,养伤不算个大事,回到驿馆后开出方子请仆役帮忙抓药,自己动手煎服了,休息一阵缓起了些精神,等到午饭过后他又出门去了。

    这次走上大街,宋阳才发觉自己的光头实在够显眼,总有路人带着笑意望向他,宋阳自己揣摩着,施萧晓还俗后还穿僧衣,怕是不止因为习惯…光头配普通衣衫,的确不太像样。

    不过他现在要是穿件僧衣,就更惊世骇俗了,因他去的地方是这天下最大的勾栏聚集之地。

    虽然还是午后,但是用上一世的话讲,无关风月坊已经个‘商业区’了,此刻依旧热闹,只是花楼开门的不多,漏霜阁越不例外,小丫头叶非非不在,宋阳正踌躇要不要进去,没想到里面的人已经看到了他,叶非非从窗里探出半个身子,对他招呼道:“上……咦?”

    平时再怎么清漠冷静,毕竟还是十几岁的少女,总会有份活泼心思,突见宋阳变成恶劣光头,叶非非没忍住笑出了声:“上来吧。”

    李明玑不在楼里,看上去身份最卑微的迎门丫鬟,实际却是楼子里的主事人。见面时叶非非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漠,连一句招呼问候都没有,带上宋阳一直走到走廊末尾的房间,伸手一指:“就在这里。”

    谭归德。

    宋阳多少有些意外:“还以为会被藏在密室之类的地方。”叶非非没什么表情的应了句:“若燕兵知道他在此,密室就能藏得住么?”

    宋阳呵呵一笑,没再多说话,迈步走到了床前。

    昔年威震蛮夷,指挥千军万马决战沙场的一代名帅……十八年前,百岁宴之前,他曾被付丞相引着来看过自己,仔细想想,宋阳甚至还能记起当时脚步腾腾,笑声响亮……如今却不过是个活死人吧

    瘦得皮包骨头,卧床多年护理得再精心肌肉也难免有些萎缩,老人佝偻着,肤色暗淡无光,嘴巴半张,稍凑近些就能嗅到他呼吸中带出的恶臭,还有偶尔睁开的双眼,眸子浑浊目光散乱,不知他想看什么、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看到。

    宋阳叹了口气,把随身带来的药物、针石等一众应用之物取出、摆好,伸手拿过老帅的腕子,开始诊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