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豪赌

【书名: 活色生枭 第三十八章 豪赌 作者:豆子惹的祸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超神当铺君九龄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近身特工     第三十八章豪赌

    一品擂向后推迟,这次上殿不过是走个过场,之前宋阳没想过要在今天做什么、更没想过要顶撞景泰。双方实力差距太远,什么是报仇什么是送死他分得清楚。

    宋阳不挑衅,景泰却找事…或许天生的对头牌,早就注定见面不会太平。

    景泰赐了宋阳‘说什么无罪’,却没赐他‘什么都不说也无罪’;在别人的金殿上谈论自家亡国之道,南理凤凰宫中的那位皇帝又岂能饶了宋阳。前后都是死路。宋阳要还想活,就只能‘跟你拼了’。

    ……

    目光透过冕旒,景泰直视宋阳。

    宋阳刚刚获赐‘殿上昂首’,迎着景泰的目光,送了他一个笑容,轻松、愉快、和善可亲。

    景泰为人疯狂,但他不是真的疯子,他敢毫不讲究风度不请南理入宫节宴,却不能当着各国使团的面前言而无信、立刻治罪宋阳……对望片刻,景泰挥手喝退群臣,对宋阳点了点头:“南理若擅动刀兵,的确会惹来无妄之灾,你们明白这个道理便好。”

    只追字面意思,没理会其中隐语,景泰轻飘飘地翻过这一页,但也再没了兴致去追究另外几位南理奇士的本领,就此把话锋一转:“诸位入宫时当见,高台已起,万千期待…中土五国各选绝顶武士,较擂天下一品。”

    终于提到了正题,各国使节、武士精神都做一振,而景泰的语气却不急不缓,毫无兴奋之意:“举世共鉴,天下一品,此乃中土从未有过的盛事,朕却觉得…小气了些。仅只约擂、比武,却没有些像样的彩头,又和民夫村妇的撕扯打斗有什么区别?”

    说到这里,景泰笑了笑:“朕想问问诸位,要不要赌上一局?”同时他还不忘照顾下南理,转头对胡大人道:“南理未派武士,就不用放赌注进来了。”

    胡大人心里一松,其他几国怎么赌都无所谓,只要没南理什么事就好。

    景泰身体微微前倾,目光转回到吐蕃、犬戎等强国使节处,继续笑道:“朕是这样想的,赌注么,大概是那么个意思就好,诸位看看行不行。”说着,他伸出了手指,边想边数:“钱三百万贯、绢十万匹、牛羊马匹各一万头。”

    说完,想了想,他又对回鹘使节说道:“你家牛羊少,可以用骆驼充数,一头骆驼算六只羊、或两头牛……合适不合适的,朕也算不清楚,这个回头再商量,都好说。”

    三百万贯钱就是三百万两银子,比着南理一年的岁入少点有限,这么大的赌注丰隆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赌的,由此燕皇宫中的胡大人也越发觉得,自己当初提议选拔‘奇士’赴擂,是个再英明不过的想法了,现在只要看戏就好。

    但这个赌注对大燕来说,也不过是一成岁入罢了,虽然不是小数,但也尽能拿得出。对其他三座强国也是如此,金殿上的使官都没太多迟疑,这样的价钱不用回国请示,咬咬牙他们自己就能做主。

    吐蕃使节日前挨了回鹘人的打,恨不得赶紧开擂让本国勇士上台报仇,最先开口道:“这个赌注应了,立字为……”

    正说着半截,景泰就摆手打断,笑道:“莫心急,朕还没说完,赌注不止那些黄白俗物,你们都是代表本国皇帝来的,既是皇家赌斗,又哪能不赌江山”

    吐蕃使节一愣,脱口问道:“江山?怎么赌”

    景泰猛地一伸手,重重一拍龙椅扶手,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就赌你吐蕃的天关、断角崖”,喝断响亮,而景泰又把目光一转,指向犬戎使节:“赌你的白头山、风沙隘”

    下一个,他指向回鹘:“还有你的烈火城、月牙谷。”

    他说的每一处,都如南理折桥关一样,均是各国边关要塞、阻挡别国入侵的重要依仗,这些雄关并非都与燕接壤,但对于本国而言,无疑眼珠般重要。

    景泰身子一挺,靠入龙椅,这一次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燕国的赌注也不例外,朕拿出燕云、嘉峪两关,再白白加一座……睛城哈哈,你们占了便宜啊。”

    此言一出,本就躁动起来的金殿,陡得哗然了,这些赌注连燕国的重臣事先都不知道,一场擂台,他竟要把边关赌进去,另外还白加个京都…先不说赌不赌得成、赌过之后会不会赖账,单只景泰现在这个提议,就足够惊世骇俗了。

    可景泰要赌的竟还不止如此:“现在赌注里有了江山,又何妨再添一份真龙血脉?朕膝下,从早已成年的大皇子到还没满月的老十九,活着的一共十七个儿子,选出一个,也在这一注之内具体哪个任你们去选”话音刚落,刚刚喧哗起来的金殿陡然寂静,人人都知道景泰是疯的,可没人知道他竟疯狂如斯,边关、都城、外加一位皇子,全被他扔进了赌注

    眼看着殿上众人吃惊错愕,景泰猛地大笑起来,目光偏执神情疯狂,伸手一一点过吐蕃、犬戎、回鹘使节,语气狂妄:“朕用自己的龙子,赌你家的皇儿,敢不敢应?敢不敢赌?”

    谁敢应?

    哪个臣子敢替皇帝赌江山…赌儿子?

    三国使节都懵在了当场,就连置身事外的胡大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燕国一位重臣,小心踏上半步,鼓足勇气正想开口相劝,景泰陡然向他伸手一指:“说一字,诛九族”

    喝断之后,景泰又复大笑,对身前侍立的太监道:“宣出去,朕要睛城百姓都知道朕的赌注。”

    ……

    消息转眼传到了宫外,当燕帝的赌注被一一宣布,惊呼声一次高过一次,到最后终于变成喧哗乱喊,人人议论此事,个个激动万分。

    固然意外、固然觉得万岁疯狂,但这份疯狂中的狂妄,又何尝不是一种歇斯底里的‘振奋’,有人大声问宣事太监:“请问公公,蛮子们应下了赌注没?”

    宣事太监显然有修为在身,闻言应道:“万岁此刻正在金殿上问他们:敢…不敢?”说完,他又提高声音,凝聚所有修为,憋红了脸尖声喊叫:“敢不敢?”

    人群中既有朝廷安排的暗线,更有的是好事之人,在大笑中异口同声地喝应着,重复着……情绪感染、大喊的人越来越多,转眼汇聚成巨大声浪,一波又一波,就只有三个字来回往复:敢不敢?敢不敢

    万众鼓噪,巨响穿过重重宫门,直冲金殿,景泰高高在上,听得哈哈大笑。

    如此良久,他才恢复了正常,眼中笑意依旧,望向三国使节:“各自传书回国去问你家皇帝吧,朕等着你们。今日擂事延后至秋,四个月的功夫,足够消息往回了。此事不强求,若不赌就请率队回国,不敢一品之赌,又何谈较擂一品。”

    三国使节纷纷点头,宋阳却在心里琢磨着,如果自己事先把燕国推迟一品擂的真正原因泄露给别国的话……很快他就摇了摇头。景泰提出的赌注根本就不是臣子敢应承的,即便有必胜把握,也没人敢当场替国君答应下来,自然也就谈不到立刻比武。

    而景泰再度转目望向胡大人:“若胡大人能留下来最好,等秋日里南理奇士再登高台…朕还等着、盼着,到那时再一睹诸位奇士的神奇本领。”

    反正不用赌,登台还能为南理扬威,胡大人当然点头应下。

    殿上最后的决议传到宫外,‘敢不敢’的齐声呼喝一下子变作了轰涌欢呼,蛮夷没有一个敢当场答应,都要回去请示番主,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落在睛城百姓眼中,早就变成了‘示弱’,否则为何不敢当场答应、现在就登台比武。

    此事转眼传遍全城,成了坊间热议,‘无故’推迟一品擂,本来一件再泄气不过事情,被景泰几句疯话变成了鼓舞人心的强国盛事。而皇帝敢下重注,无疑胜券在握,上上之燕,早就该慑服蛮夷。

    金殿之上,又再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废话之后,景泰挥了挥手,示意众人散去,他自己也起身走向后殿。自始至终,宋阳的目光一直盯在他身上,但景泰却没再看过宋阳。在他眼中,根本就没有宋阳这个人。

    刚一转入后殿,景泰就皱了下眉头,今日没像以往那样,他一回来立刻就有小太监迎上侍候,景泰转目一看,当值小太监就在不远处,正坐在绣墩上发愣。

    景泰心情不错,没开口责罚,笑道:“小虫子,想什么呢?想家了?”

    这个小太监是被杀掉灭口的小豆子的继任,十岁年纪,长得机灵可爱,眉峰上有颗小痔,乍一看好像一只小虫儿落了上去,由此景泰就给他起了个绰号,平时都喊他小虫子。

    小虫子这才一惊而醒,赶忙迎上前来:“能伺候万岁,是奴才的福气,奴才不想家。就是…就是听了万岁爷的赌注,心里吓得砰砰跳,所以失了神。”

    景泰兴致更盛,一边解冠除领,一边道:“又没把你赌上去,你怕个什么?”

    小虫子跟皇帝的时间短,还有些放不开,结结巴巴地应道:“奴才不是害怕,是听到赌银钱、赌江山、赌皇子…奴才是被万岁爷的豪迈给震住了。”

    景泰龙颜大悦,哈哈大笑:“何止是你,朝上那些番子使节,哪个不是呆立当堂?朕当时看得开心,险些就脱口而出:再加一注,用朕的皇后去赌蛮夷的娘娘”

    小虫子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接住皇帝除下来的冠、领等琐碎事物,不敢再接口了。而景泰在大笑过后,却皱起了眉头、仔细琢磨半晌,最后叹了口气,喃喃道:“母仪天下…这个还真不能拿去赌啊。”

    一边说着一边摇头,仿佛没能赌老婆让他遗憾得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活色生枭相邻的书:无凤回到古代选老公抗日之雪耻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废弃娘娘芊泽花冒牌贤妻刀屠天地大燕王妃暴皇的养女冥王的小妖后罪恶之城